• 第70章 北母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26本章字数:3418字

    没有谁敢从总统府小少爷说里面抢东西,而且还敢直接丢到地上,这人一看就是来者不善。

    看到眼前这个人,是一个身着非常华丽的老妇人。她狠狠的扫了一眼周围,然后非常生气的说道:“堂堂总统府,就没有一个像样的厨师吗?居然还给小少爷吃这些东西,不知道小少爷才在长身体吗?”

    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北野挚不由得扶住额头,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母亲怎么会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大家都才玩得最开心的,她一来一定又要扫兴了。

    “你怎么突然来了,也不知道提前给我说一声,我好派人去接您……”北野挚开口说道,而这个时候那个妇人看了他一眼冷声说道:“如果我不来的话,谁知道你们还会闹出这样的大事呢,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居然和他们在这里干出这些事情!”

    一听就知道此时此刻她非常的生气,不过说的也是确实是有违自己的身份,但是偶尔放松一下也是可以的,总不能一天紧绷的神经吧!

    宋温馨心想到,但是看到北野挚对她的态度很好,她突然觉得这个女人一定来头不简单,说不定就是他的长辈。

    “齐风!总统一天没有多余的时间管这些事情,那么你作为这个管家,就不知道多多担待担待!那么要你这个管家还有什么作用?”老妇人看向齐风,冷冷的呵斥道,简直是不给他留下一点点的情面。

    “是……属下错了……”齐风完全没有一丝反抗,他只是低下头道着歉,看这情况,估计在这个家里面,这个女人确实非常的不简单。

    “奶奶!”说完齐风以后,北靳熠有些不满意的嘟着嘴巴,看着她说道:“这和齐风叔叔没有关系,这是我想要的!大家在一起玩的多开心!而且那个烧烤还是老师烤的,你还给我!”

    好不容易可以吃到烧烤,居然直接被人就这么丢出去了,他心情肯定非常不高兴,更何况,他还想要知道到底谁做的就好吃,可是现在什么都吃不到了。

    “老师?”北母诧异的看了一眼宋温馨一眼,她便觉得有些奇怪,于是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又看了一眼,终于可以肯定了,于是她非常震惊的说道:“你……怎么是你!…你又……”

    继续再这样说下去的话肯定会暴露的,所以北野挚立刻说道:“妈,既然你来了,那我们就好好聊聊吧!现在这些事情就交给他们弄好就行了!”

    说罢,他便走过去准备将她扶走,可是看到眼前这个女人,北母哪里能够轻易放弃。她非常的讨厌这个女人,好不容易她离开了,现在居然又自己回来了,实在是太可恶了。

    “我有事情,要和她说!”她准备靠近宋温馨的时候,北野挚一把拉住了她,在她耳边轻声的说道:“她已经失去记忆了,所以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她了!”

    他尽量把声音压得很低,就是为了不让宋温馨听到,因为有些事情,她还是不知道的好,一开始他是为了报复,但是后来想想,有些事情一旦经历了。就会在心里面留下一道伤痕,他不希望这些事情,会影响到她。

    北母有些不相信的看着他,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好端端的突然就失去记忆了?而且还在这么巧的时刻,她怎么能够轻易的相信,但是此时此刻她也看得出来,自己的这个儿子确实是非常在乎她,母子俩总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撕破脸皮吧!

    想了想,她才说道:“好吧,我也正好是有事来找你的,也正好看看我的乖孙儿!”说完对着北靳熠招了招手。就算再怎么严肃的人,对待小孩子都是一样的宠溺的,更何况还是她的亲生孙子。

    “奶奶……”小家伙看到,她在招呼自己的时候,他快步的跑到她面前,紧紧的抱住她的腿,撒起娇来。

    对于这个小家伙的撒娇,身为奶奶的北母,就更加是没有办法招架住了。于是直接把他抱到了怀里,非常宠溺的说道:“我的乖孙儿最近过的怎么样?有没有想奶奶?”

    “想……”小家伙倒也毫不客气,反正对他来说遇到老人家,撒娇就是他经常干的事情。

    “不愧是我的乖孙子,对了,以后那些垃圾食品就不要吃了,不然会长不高的!”说完以后她还看了一眼宋温馨,然后又说道:“特别是对于一些来路不明的人,做的吃的,可一定不要轻易的去吃!”

    这听起来似乎是在警告一般,听的宋温馨非常的不舒服,怎么一来就给她这样的脸色看?难道是因为她特别喜她前面的媳妇,所以非常不喜欢自己吗?

    可是才刚刚见面,就如此讨厌,还真的是让人很是诧异,而且刚刚她给自己的感觉似乎是他们以前就认识。这应该是不可能的,她第一次来到北国,也是第一次见到她,现在记忆之中,并没有这样的人存在。

    但刚刚的那种感觉,完全错不了,她可以肯定,难不成北野挚有什么事情在瞒着自己吗?否则这样一来,她还真的是想不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老师不是哪里不明的人,她以后会做我的妈妈!”小家伙直接这样说出来,听得在场人都不由得愣住了。自然北野挚觉得没有什么,他反而非常得意地耸了耸肩。

    但是北母听到以后非常的生气,她怒道:“什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这个女人又再一次回来了,而且居然还要成为北靳熠得妈妈,对于这一点,他们果然没有准备问自己意见吗?说什么她也是不会同意的!

    “现在先不说这个,一会我再慢慢给你解释!”北野挚一说完就直接扶着北母准备离开,再这样下去事情就会越来越复杂,所以无论如何,他要把这件事情给压下去。

    虽然说北母很想在这里说完,说清楚,但是毕竟是自己儿子的面子,她总不能不给他,他还有总统这个身份,并不是她随随便便就可以更改的,所以只好由他去了。

    看到他们一行人离开以后,宋温馨呆呆的站在原地,有些不解。既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为什么提前没有告诉自己,家族的事情居然还有这么复杂。

    而且她总感觉,北野挚有事情在瞒着自己,他到现在也没有透露一点。这让她心里面非常的难受,既然他们要谈事情,为什么不能当着自己的面,虽然说他们还没有结婚,可是他总是口口声声的说要娶自己,为什么这个时候谈话,却直接将她遗忘?

    “齐风……”这个时候宋温馨突然开口,不知道为何齐风心里面突然咯噔一下,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因为此时此刻,她提出的问题,一定不是那么简单的。

    “宋老师……怎么了?”

    “他是不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忘掉他的妻子,那我算什么?我在这个家没有算什么?到现在为止,他连一点解释都没有给我!那么我到底算什么?!”宋温馨可以说是直接用吼的,看得出来,她真的非常的生气。

    但是这样的问题,也让他如何回答?不管怎么回答似乎都不对,难道他要将这个秘密说出来吗?如果真的说出来的话,到时候北野挚一定会责怪他的。

    可是如果不说的话,看到这个样子的宋温馨,他又觉得有些不忍心。如果自己和自己吃醋的话,那才是最痛苦的,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从头到尾都是自己而已。

    所以他真的很想告诉她,可是纠结了很久,他终于还是放弃了,于是,只是淡淡的说道:“你放心,在总统的心里面,只有宋温馨一个人,对于这一点,应该要相信他才对,因为你应该是最能够直观地感受到这一点的人!”

    “是吗?”宋温馨听完以后似乎也并没有得到什么安慰,她反而是笑了起来,“如果真的是那样子的话,他为什么还有事瞒着我?你们以为,我会发现不了吗?”

    “总统从头到尾都没有欺骗过你,这一点,你要相信他才行,他骗任何人,都不会骗你的,这么久的相处?难道你感受不到吗?”齐风没有别的办法,他此时此刻,只能用这样的方法安慰她。

    因为总不能让她继续闹下去吧?这么一来对他们两个人都没有任何好处,其实说白了,都是为了保护对方而已,但是往往这样,会让对方陷入无尽的困境之中。

    “你要我如何相信?难道我不是,他妻子的替代品吗?到处都能够透露出她的气息,不管是任何人见到我,都是这个样子,你们以为我感受不到吗?”宋温馨这一句话说完,齐风突然愣住了。

    他倒是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对于已经完全失去记忆的宋温馨,她第一个反应,应该就是自己会成为别人的替代品,所以这个时候才会那么的生气。

    但是这个事情要如何解释呢?明显北野挚是不打算说什么的,他就是为了不让她知道这一切,所以打算一直隐瞒下去。可是这样隐瞒下去之后,真正受到伤害的,还是她呀!

    “你怎么会是替代品呢?这不可能的,你要相信总统”齐风突然觉得自己说的话越来越苍白,因为在这里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可是他也只能这样说。

    “是吗……呵呵……”宋温馨淡淡一笑,然后直接转身离开了,此时此刻她的背影看起来却显得那么的孤独与寂寞,一直以来,她都给人一种非常乐观的感觉,其实变成这个样子,还真的是让人非常难受。

    她可是曾经下定决心,一定要站在北野挚身边的人。那个时候她非常坚定的眼神,齐风都还记得清清楚楚的,可是此时此刻的变化,他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想了想,他突然打算给北野挚打个电话,因为此时,能够真正安慰她的人,只有当事人,别人说什么都没有用。

    但是连续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有人接听,齐风突然觉得,这个事情,一旦是输给了时间,那才是最悲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