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2章 代替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26本章字数:3241字

    “你不给我开门,我当然就只能翻窗了!不过不管怎么说,现在我进来了,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吧!”北野挚看着她,淡淡的笑道。

    因为这一刻,他好不容易站在她的面前,看到她脸上勾起的笑容,他觉得莫名其妙的心安,或许在他心里面,只有这一个人,才能够让自己安心,别人无论如何都是做不到的。

    “是我不给你开门吗?还是我打算给你开的时候,你已经不在了?”宋温馨没好气的说道,明明刚刚自己已经非常生气了,可是不知道为何,当这个人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那些怒火,突然之间消失不见了。

    难不成这才是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果然连自己都看不懂自己……

    这么一想,她突然笑了起来,这个时候笑的,看起来非常的温柔,竟然让北野挚都不由得着迷了,他走过去,轻轻的抱住了宋温馨抵在她的脖子上轻声的说道:“温馨……”

    这么一声轻唤,宋温馨突然愣住了,其实已经习惯了他的声音,有时候突然听不到她会觉得非常不舒服。都说习惯是非常可怕的,而如今她总算是明白了这一点。

    “今天那个人,是我的母亲,所以他说了一些让你不舒服的话,你也不要介意,因为你只要清楚,在我的心里面,你是最重要的!”又是一次非常肯定话语,这样的话他说过太多次了,所以到现在她听的有些不知道如何回答他?

    “你怎么不说话?我都说了这么多话,一点都不感动吗?”北野挚发现怀里面的人居然没有一点反应,这让他很是好奇,于是便开口问道。

    “我说什么?话都让你说完了,我还能说什么?”宋温馨没好气的说道,这次事情,其她也是可以理解的,只不过到这个地步,她一时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你喜欢我吗?”沉默了许久,宋温馨终究是问出来的这一句话,其实这也是她心里面的一个死结,这么久以来,她就没有办法完全的打开。

    宋温馨说完以后突然转身,面对着是他说道:“我想听你内心真实的答案,不要敷衍我!”她看着他,眼里面溢出来的全部都是认真二字,可想而知这句话,她有多么的想问出来。

    “到现在为止,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你永远不是任何人的代替品!我北野挚心里面自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个人而已!”他说的非常的深情,看的宋温馨那一刻突然呆住了,每一次都是被他这样蛊惑的,关键还是屡试不爽。

    罢了,她也不想再去管这些事情了,管她是不是谁的替代品?只要他能够完完全全的代替那个人,她就可以取而代之了,替代品如何呢?难道她连这点信心都没有吗?

    “那我就勉强的相信你一次吧!”宋温馨淡淡一笑,然后踮起脚尖轻轻的在他唇上印了一个吻。

    这么主动?北野挚不由得挑起了一下眉头,然后快速的回应了她,当然这还是不够的,他开始轻轻的脱下她的衣服,从唇吻到了脖子,情迷之时,宋温馨也完全陷进去了。

    这一刻她什么都忘了,只想和眼前这个人永远在一起,因为她心里面想的几乎全部是他,一开始的无所谓,到后来的打动,再到后来的愧疚,以及现在的心动,她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沦陷了。

    有些人,一旦出现在你的生命之中,那就注定再也不会离开。

    第二天起来,宋温馨又觉得浑身腰酸背痛的,她都可以想象昨晚上两个人到底有多么的剧烈了,说起来她还真的是非常后悔,怎么每一次都能够让他得逞的?

    果然还是自己的问题吗?她想了想,却突然笑了起来,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心里面甜甜的,仿佛很多事情都已经不那么在意了。

    她坐在床上想了半天,终究决定了,这件事情以后她不会再纠结,她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比任何人都清楚。

    到目前为止她觉得这个事情完全可以过去了,没什么好在纠结的了,有些事情她不需要去计较。

    刚准备出门的时候,她一下子愣在了那里有些不知所措,她看着眼前的女人,脑海里面一片空白。从来没有想过,这么一大清早的,她就会出现在这里。

    不过有些人她早晚都需要面对,这是躲不掉的,所以她便尽量挤出来了一个笑容,说道:“伯母好!”

    既然这是北野挚的妈妈,那么她称为伯母也是很正常的,毕竟不管她认不认这自己,她都是和北野挚在一起了得。这一点是她,不管怎么否认,都否认不了的。

    北母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缓缓地走了进去,记得没错这是北野挚的房子才对,这个女人居然就这么住进来了?她失忆是真的?这么快就接受了北野挚?

    这人都走进去了,她也没有办法离开,只好跟着她一起走了进去,这个女人一看就不好对付,但也没有办法,该面对的,早晚都要面对。

    “你什么时候到这里来的?”北母坐在那里一直不说话,沉默了许久之后,才淡淡的开口道。

    听到这话,宋温馨仔细回忆了一下,于是说道:“几个月吧……”

    “几个月就和我儿子关系这么好了?就已经完全收获了我孙子的心?”北母听完以后非常的不高兴,她觉得这个女人还真是没完没了了。那个时候,在总统府里面她可是受到北野挚所有的宠爱的,没想到居然最后自己离开了。

    过了这么多年,她居然又找了回来,实在是其心可居,她始终都不相信,她的目的会那么单纯,对于失忆这一点她完全信不过。

    “这……我和北野挚是真的相爱,也请伯母不要阻止,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您一见我似乎都有些不喜欢……我应该是代替不了你前面的儿媳妇,不过我会做得更好的!”宋温馨一口气全部说完,可以说她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如此低三下四过。她是为了那一个男人,她真的可以忍受。

    本来还在喝茶的北母听到这一句话后,突然一口茶水喷了出来,她还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原来的媳妇?她喜欢才怪!不就是眼前这位吗?

    她没好气的说道:“总而言之,你一点也不适合他,趁早离开吧,你也清楚,你们俩之间的差距!”

    “差距吗?我并不认为存在什么差距,只要我们两个在一起,什么都会发生,所以我不在乎那些差距,我相信他也不会在乎!”宋温馨非常肯定的说道,她也许并不能够得到眼前这个人的认同,可她还是要说出来,这就是她心里面,最重要的话。

    北母气的立刻站了起来,她很好奇眼前这个人到底有没有失忆,毕竟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说出和以前差不多的话来,实在是非常的可疑。

    这么一说,她眯着眼睛看着宋温馨,然后问道:“你还记得来这里吗?”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突然被她说了出来,宋温馨完全不明白她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诧异的看着北母好奇的问道:“什么?”她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问自己这些东西是什么意思?如果真的是为了阻止他们两个在一起的话,她为什么问这么奇怪的话。

    “那副向日葵你觉得如何?”这个时候北母突然问道,又是一个非常奇怪的问题?什么向日葵,她完全就没有见过,干嘛会突然问这些?

    也不懂她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宋温馨愣在那里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总感觉北母怪怪的,总是在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是不是,到她这个年龄都有一点点老年痴呆?

    “我……没见过……你说的向日葵?如果是凡高的话,我觉得那幅画非常不错,那是最高的艺术境界,我也无法用言语来给你形容出来!”宋温馨回答道,难道这是在测试她的能力不成?

    听到宋温馨这样的回答,北母突然笑了起来,“我问的不是那一幅有名的梵高画的,而是抽屉的那一副,怎么?你没有见过吗?”她那么一问,宋温馨觉得这一切怎么听起来有些云里雾里的,实在让人很奇怪。

    什么抽屉的那一副,她就完全没有见到过,而且也没有听到北野挚和她说过这些,难不成是前任总统夫人留下来的?这个可能性都是非常大的,也只有她留下来的话,才会被他们两个反复的提起来。

    看到宋温馨那一脸诧异的表情,北母不以为然的走到桌子边,将抽屉打开,然后翻了翻,拿出了里面一个黑色的墨盒,放到桌子上,然后再把它打开来,将里面东西拿了出来。

    “这一幅画,你没有见过吗?”北母再一次问道,宋温馨闻言走过去,看着那一幅画,轻轻地摇了摇头,“没有见过……”

    “他也没有给你看过吗?你可知道,这幅画对他来说有多么的重要,你也应该清楚,在他心里面的人,到底是谁了吧!”北母继续开口,她必须要弄清楚,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真的失忆。

    听到这话,宋温馨已经有些生气,看得出来,她非常的难过,她低下头去触摸那一幅画,就在碰到的那一瞬间,她心里面突然产生这种奇异的感觉,怎么会如此的熟悉?她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看到她脸上异样的变化,北母立刻把那一副向日葵给收了回来,然后继续放好,放回了抽屉里面,“你现在应该清楚了吗?在他的心里面,你并不是最重要的,永远代替不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