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0章 解释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28本章字数:3210字

    “天啊,你真是一朵奇葩?难道说,你对他什么都不清楚就……”这次的雪颖终于略变脸色,有些大吃一惊的诧异说道,看着陆晴菲的目光渐渐的变成带有深意的打量。

    “……”陆晴菲彻底的沉默,除了沉默就是摇头。

    听到雪颖的话,陆晴菲脸色略微有些尴尬,还有着惊讶。一抹暗红情不自禁地浮上自己的脸颊,热烫的惊人。

    蓦然想到自己到的冲动,确实,除却对方的名字,别的根本就一无所知,甚至于对方的现状都没有了解……所以才有了此刻的境地。

    陆晴菲绝对没有想到,自己一时的冲动,竟然和石越辰辗转纠缠一辈子,自然这都是后话。

    看到此时此刻的陆晴菲,雪颖反到是有些风中凌乱,原来自己无意中的猜测尽然好运气的中标,不知是自己的幸运还是悲哀?

    想到心思缜密的石越辰,再看看眼前天真可爱又有些呆盟的陆晴菲,雪颖心中暗暗有了计划,也许从眼前的人身上下手,事情反而会有些转机,自己才能顺利的离开。

    雪颖向来是行动派,想到哪就做到哪,大步上前站在陆晴菲的身边,左手亲昵的揽在陆晴菲的肩膀,自然而然的与陆晴菲熟捻起来。

    陆晴菲反而对如此自来熟的雪颖有些不适,虽然眼前的雪颖是一位艳光四射的美女,可也许是她身上浓重的香水味道,让陆晴菲控制不住的打起喷嚏,一面掩鼻,一面偷偷的往旁边挪动位置。

    雪颖的自尊心颇受打击,面色随即暗淡下来,看到这样的雪颖,陆晴菲忍住自己的不适,略带抖音的开口向着雪颖解释:“你别误会,我不是故意针对你的,事实上,我对香味过敏,而且极为严重。”

    “香味过敏?抱歉,我不知道。那个,你最糟糕的时候会怎样?”雪颖恍然大悟的问道,并且马上离开陆晴菲身边,那个样子仿佛自己是洪水猛兽一般,生怕伤着身边的陆晴菲一样。

    看着这样的雪颖,陆晴菲情不自禁的笑出声来,可随着身体的不适越演越烈,她再也笑不出声来,雪颖看着眼前的陆晴菲眼睛也瞪得如铜铃般大小。

    只见原本娇小可爱,皮肤白皙的陆晴菲,此时的脸上已经布满密集的红色痘痘,裸露在外的胳膊和小腿也无一幸,身体可想而知更加惨不忍睹。

    更让人心惊的是,这状态还在加重,陆晴菲的脸色渐渐苍白,嘴唇的颜色同样惨淡凄然。

    这样的场面让身为杀手的雪颖都心肝俱颤,她没有想到,陆晴菲的过敏症会这么严重。来不及多想,雪颖开始不顾形象的大喊大叫起来。

    没有办法,这里大的向迷宫一样,雪颖根本找不到出口,索性来个最直接的方式,这样石越辰才能最快的派人过来。

    雪颖的方式虽然不雅,但却是最为有效的。不出几分钟,雪颖灵敏的耳朵就听到众多的脚步声,随即她的身后一阵清风刮过,那灵敏迅捷的身手正是石越辰。

    动作之快,让雪颖都咂舌不已!

    “你对她到底做了什么?”石越辰森冷的声音随即在雪颖的身旁响起。

    还未等雪颖有所反应,身后一股更大的劲风刮过,只见一位医生和几位助手穿行而过,看那速度,不愧是石越辰训练的人。

    “我,不管我的事,谁知道她香味过敏啊?我只是在她身边站下而已,真的只是站下……”看着石越辰整张的扑克脸,雪颖的底气明显减弱,很是苍白无力的解释着。

    石越辰马上将陆晴菲横抱怀中,几步间进入身后的房间,将怀里的人儿似珍宝般安放在床上,令他身后的几人大跌眼镜,惊讶至极!

    这样温柔的动作石越辰却毫不自知,只是那冰冷的眼神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抖,尤其是雪颖,看到此时的陆晴菲,更加自责不已。

    终于,在石越辰的得力手下,也是颇具名望的医生的一番细致的检查,确认陆晴菲是严重的过敏体质,石越辰提起的心才放下。

    否则,他丝毫不会觉得此事会与雪颖无关!

    毕竟陆晴菲此时的症状与自己用的香水摆托不了关系,所以雪颖看向石越辰的眼神不觉心虚地闪烁几下。

    石越辰只是将眼神从雪颖的身上淡淡扫过,马上集中在陷入昏迷状态的陆晴菲身上。看着挂着输液而脸色略有好转的陆晴菲,石越辰顿时有股说不出的轻松。

    尽管他的女友无数,但是从来没有一人如陆晴菲,牵动他的身心,甚至在脑海之中也挥之不去。

    直到众人离开,石越辰静静地坐在陆晴菲的身边,半响,心绪紊乱的石越辰起身离开,去询问他的表哥北野挚。

    来到二楼与自己相邻的房间,石越辰看到北野挚正在摆弄自己的手机,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来到北野挚的身边,原来表哥正对着嫂子的的照片怔怔出神中。

    “想不到咱们的工作狂人,如今也转性啦呵!”石越辰调侃着北野挚。

    “那是你没有遇见对的人,否则你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北野挚沉声回话。

    “我可是只谈事业不谈感情的,你说的可和我不搭。”石越辰话音刚落,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陆晴菲的小脸,摇摇头,将之挥开。

    北野挚看到石越辰的动作,轻轻地摇头,语气颇有些无奈的说道:“缘分来了,想躲也躲不掉!你敢说对那个叫陆晴菲的女孩子没有好感?”

    看向北野挚咄咄逼人的目光,似要将石越辰整个人看个通透,石越辰的脸憋得通红一片,“她是个例外,真的,只是和别的女人有些不同,我,我也说不出来……”

    看着自家表弟红如苹果的俊脸,向来面无表情的北野挚,脸上终于参杂些许少见的笑意,细看之下,那笑意直达眼底。

    “你来找我就是因为这事?别告诉我,你长到23岁还没有谈过恋爱?”北野挚目光深遂的盯着石越辰。

    被北野挚盯的莫名其妙的石越辰,孩子似的挠挠自己完美的发型,“没谈过恋爱怎么啦?又不可耻。好像表哥由始至终也只喜欢表嫂一人呀!”

    “我那叫专情,知道么臭小子!”说完抬手给石越辰一个重重的爆栗。

    疼得石越辰呲牙咧嘴,样子说不出的滑稽可爱。

    “你若是想嫂子,就亲自打电话给她,何必看着照片发呆,望梅止渴呦!”石越辰痞痞的对着北野挚说道。

    “就你嘴贫,这叫情趣,毛头小子一个懂什么?”

    “怪不得家里那两位管不得你,你这张嘴,他们二位哪能招架得住?”

    这是除宋温馨母子外,北野挚说过最多的话,因为石越辰不仅是自己最为亲近的人,更是自己最为信赖的兄弟。

    时间就在兄弟俩的相互调侃和说说笑笑之间流逝,不知不觉就来到晚上。石越辰和北野挚愉快的用完晚餐后,各自分开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石越辰动作迅捷的洗漱完毕,想了想,换上一套白色的休闲服,脚搭一双同色系的运动鞋,迈开修长的双腿向着三楼走去。

    心里担心着某菲的石越辰不由加快自己的步伐,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这种感觉,石越辰一向意随心动,既然自己无法解释,那就顺其自然,一切走心吧!

    来到三楼左侧的第一间房间,石越辰礼貌的敲门后随即进入,只见陆晴菲此时正靠坐床头,雪颖坐在下侧亲自喂她吃东西。

    走到近前,石越辰发现陆晴菲的脸色已经恢复大好,甚至脸上的痘痘都几不可见,看来自己的医生的确有几分本事,石越辰的心里也按耐不住地替陆晴菲高兴。

    看着将食物吃的干净的陆晴菲,雪颖颇有眼色的将碗筷收起,然后递给门口处的佣人,自己也快速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看起来你的气色不错!”石越辰睁着似黑色漩涡般的大眼说道,全身隐约间有股浑然天成的气势。

    “这得归功你的下属,是他们本事高超!”陆晴菲回道。

    “竟然这么会说话啊,小东西!你不该先谢谢我么?”石越辰看似随意,漫不经心的问道。

    “我才不叫小东西,别乱叫人。”

    “那你叫什么?我的名字早就告诉你啦!”

    “我叫陆晴菲,大陆的陆,晴朗的晴,芳菲的菲。不过还是先谢谢呢你!”

    “陆晴菲,很不错的名字。”石越辰难得的回句发自肺腑的话。

    “以后我就叫你菲儿,你叫我辰好么?”石越辰有些忐忑的问着陆晴菲。

    “这样冒昧得叫你,是不是不太好?”陆晴菲脸上布满诱人的红晕软声细语的问道。

    “没事,既然咱们是朋友,就别过于拘泥小节。”石越辰终于露出一抹发自真心地的笑容。这抹笑容,不仅扰乱陆晴菲的心,同时也恍花陆晴菲的眼。

    “我可以冒昧的问你一句,你的过敏症是怎么回事吗菲儿?”就这么自然的从石越辰的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陆晴菲和石越辰两人的身体均是同时一震。

    这种感觉,没有经过数次的练习,就这么熟稔的出口,陆晴菲没有丝毫的厌恶之感,反而有种相识多年的而感觉。

    陆晴菲酥酥软软的声音在两人的耳边散开,听到如此醉人的声音,石越辰的心也在一点一点的沦陷。

    原来,陆晴菲的‘过敏症’是在小的时候,一次用药不当落下的病根,只要不接触所有刺激性的含有香味的物品就没有问题;反之,就会出现先前的那些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