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1章 思念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28本章字数:3214字

    石越辰听到自己需要的答案,心里对雪颖的怀疑放了下来,至少现在为止,雪颖可以作为陆晴菲的玩伴,这样她就不会太过无聊。

    等到将这里的事情办妥之后,自己会将陆晴菲一起带回北国,这丫头的性子单纯,应该和嫂子会合的来。

    石越辰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转身向着楼下走去。因为身上有伤,所以早早的就上床休息。

    而隔壁的北野挚却是心神不安,辗转反侧,一夜未眠。对宋温馨的思念没有减退,反而越来越强烈。

    北野挚对于自己的状态也颇感无奈,自己和宋温馨早已过了风花雪月的年纪,而且还有个那么大的儿子,现在竟然和年轻的小伙子似的。

    看看自己的异样,脸色瞬间爆红,翻身直接冲向浴室,泡了一个冷水澡后,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虽然白日里是齐风接的电话,可是自己的心却莫名的不安,总感觉会发生什么事情似的。无奈这边现在自己无法脱身,只有这里的事情圆满解决才能早日回家。

    北野挚的预感真的很灵验,刚想到宋温馨,结果老天就应验他的感觉,让宋温馨生起病来。

    冬天的雨水虽不猛烈,可是却冰冷刺骨,本就畏寒的宋温馨,被这如毒般的雨水淋透,简直就一发不可收拾。

    刚刚接受药液注射的宋温馨,仿佛置身在一叶摇摆的方舟中,时而往左摇晃,时而往右摆动;全身因为发烧的缘故,时冷时热,不过一会儿的功夫,整张床单如水洗一般。

    宋温馨醒来的时候,是被身下的床单硬生生的冰醒的。摸摸自己的额头,已经恢复正常,素来有较重洁癖的她,怎么能容忍自己此时的脏乱。

    点起床头的暗灯,从柜子中重新找出一床被子和床单枕套,动作利落的换下后,马上走进洗漱间。

    将换洗的床单衣物放进洗衣机,随手为自己放满一缸热水,宋温馨立刻泡起澡来。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宋温馨才恋恋不舍的从浴缸爬出。

    将自己的长发用吹风机吹干,又将洗衣机里的衣物等叠好,分别悬挂在阳台的衣物架,随后一身清爽的躺在床上继续补眠。

    当早上的第一缕阳光从东方升起的时候,宋温馨睡得分外香甜。

    这时你若细看,会发现宋温馨的嘴角弯起一抹弧度;原来她做梦了,梦里见到自己思念已久的北野挚,还有那个莫名牵动自己情感的北靳熠……

    此时的宋温馨格外的吸引人,可惜的是北野挚未能看到这温情的一幕,倒是让早起的唐盼看到这撩人心弦的情景,连同为女人的唐盼看的不由一呆。

    唐盼轻轻地将手覆在宋温馨的额头,感受着恢复正常的温度,忍不住咧嘴微微一笑,生怕惊扰到睡梦中的宋温馨,紧忙捂住自己的口鼻,轻手轻脚的离开房间。

    将自己简单的洗漱过后,唐盼穿上一套粉色的运动服,脚搭一双白色的运动鞋,为自己简单不失大方的梳上一个马尾,整个人宛如一个精致的瓷娃娃,让人眼前顿觉一亮。

    来到餐厅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一抹高大熟悉的身影,只见他身上穿着唐盼的紫花围裙,正在那里动作熟练的做着早餐。

    那个背影不是别人,正是昨晚和自己夸下海口的容泽。原来容泽真的会做饭,并不是夸口的哦唐盼在心中暗自嘀咕。

    看着一身银灰西装的容泽,那优雅的气质与熟稔的动作,让唐盼看的当即泛起花痴。

    容泽将厨具收拾干净,转身端起托盘向餐桌走去,看到唐盼的瞬间微眯起漂亮的双眸,大步走向餐桌,将早餐在桌子上一一摆好。

    唐盼刚要转身准备叫宋温馨下楼,就被坐在餐椅上的容泽抱个满怀。

    唐盼的脸果然如容泽所想,瞬间面若桃李,绯色一片。饶是在心如钢铁的铮铮铁汉,也不禁化百钢为绕指柔。

    就像此刻的容泽,看着眼前娇艳欲滴的唐盼,心头一动,低头吻上唐盼的樱桃小口。

    唐盼的睫毛轻颤,忍不住的抖了又抖,那一上一下的抖动,将容泽那颗刚硬的心都要融化成水。

    本来只是浅尝则止的吻,却让容泽欲罢不能,渐渐地由浅入深,极尽缠绵。两人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容泽的手刚要有所动作,马上停了下来。

    原来是腹中大唱空城计的宋温馨,没想到会看到如此劲爆的一幕,最终敌不过肚子的叫嚣,只能轻咳几声打断二人的好事。

    唐盼马上从容泽的身上离开,故作掩饰地来到餐桌前坐下,并且被宋温馨介绍桌子上各式各样的早餐。

    容泽向来是作息严谨之人,饮食上更是慎之又慎,因为是第一次给唐盼和宋温馨做早餐,所以他依然是按照唐盼幼稚园的口味多做的几款餐点。

    不过看着唐盼此时眉飞色舞的模样,容泽知道这次的早餐很成功,唐盼的口味和从前一样,并未有过改变,心里不禁暗暗窃喜。

    宋温馨看着眼前各式各样的餐点,忍不住的向着容泽竖起大拇指,光看着卖相,都让人食欲大阵,甚至都不忍心吃掉!

    水晶饺子,玲珑煎包,红枣薏米粥,牛奶,五谷粥,煎蛋和几样精致的小菜……结果,宋温馨和唐盼,由于吃食过多的食物,俩人开始原地遛弯消食。

    用唐盼和宋温馨的话说,容泽你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就别白白浪费资源,所以很光荣的负责三人以后的吃食住行,成为新一代的天才级别的医生加厨师。

    容泽只是一笑而过,正好这段时间闲着,那他就牺牲小我成全大我好了,顺便能时刻的陪在唐盼的身边,何乐而不为呢?

    这可是光明正大的追老婆的机会,如果不好生利用,那这智商可谓是捉襟见肘,真正的愁死人啦!

    看着唐盼和容泽两人之间的互动,彷若无人而又亲密无间,无拘无束的自由,让宋温馨有些羡慕起来。

    虽然自己已经和北野挚住在一起,可是毕竟北野挚的身份摆在那里,两人的感情和唐盼与容泽的相比,完全不在一个层次,既然已经做出选择,那么只能自己默默地承受。

    都说思念是一种蔓延的情绪,只要一经碰触,就会泛滥成灾的遍及每个角落,就像此时此刻的宋温馨一样。

    宋温馨只不过在脑海里轻轻地想起那抹熟悉的身影,结果就变成现在的魂不守舍的模样,不管看向哪里,似乎都能看见北野挚的身影。

    虽然她的人现在在这里,可是宋温馨的心,恐怕早就已经飞到远在千里之外的,北野挚的身上。

    宋温馨看见桌子上空空如也的盘子,主动请缨负责收拾碗筷,在清洗的过程中,无意间又想起和北野挚往日的一幕幕;还有那个甜甜濡濡喊她老师的北靳熠!

    想着想着,眼泪不可控制地从眼角滑落下来,一滴一滴的滴落在水池中央,混合着流水从管道流走,就像宋温馨从来不曾哭过一样。

    这边生活还算惬意的宋温馨,完全不会想到此时此刻的北靳熠,到底在经历怎样的痛苦磨难!

    虽然北靳熠的年纪小,可是从小在北野挚的身边长大的孩子,到底耳濡目染众颇,这些也让小小的北靳熠受益匪浅!

    北靳熠学会的第一件事,那就是忍耐。

    不管任何事,如果自己没有能力解决,那么首先要学会忍耐,这是北野挚曾经告诉北靳熠的话,北靳熠给力的牢记脑中。

    于是,北靳熠开始变得沉默寡言,每天无声得与讨厌的秦佳慧一起用餐,还有那个在府里整天作威作福的奶奶,偶尔看见齐风的时候,北靳熠会回以齐风一抹同情的目光。

    北靳熠的转变,北母看在眼里急在心中,可是不管她使用什么方法,北靳熠都不苟言笑,安静地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似的。

    原本圆润的小脸,短短的时日竟然已经变成尖尖的瓜子脸,细看之下竟然和宋温馨一辙。

    让心疼至极的北母,只好放弃对北靳熠的掌控,渐渐地将安排在北靳熠身边的人撤走……当然,这一切是在暗中进行的。

    相对于北靳熠的无事一身轻,总统府的管家齐风则是苦不堪言。

    北母担心齐风暗中给北野挚通风报信,可谓是24小时都安排人员跟在齐风的身边,甚至于上厕所的功夫,外面都有两名尽职的人员守门。

    齐风,风中凌乱,无语问苍天;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让北母如此的对待?天,他的额人权呢;他的自由呢;貌似都已经离他远去,而且是渐行渐远。

    想到如今下落不明的宋温馨,再想到即将归来的北野挚,齐风的额头冒出层层的冷汗,抬手轻轻地擦拭密集的汗水。

    为了自己以后的幸福着想,齐风趁机将手机掏出兜外,快速的轻触几个号码,然后长长地吐出一口浑气,这下心可以完全放在肚子里啦!

    齐风拨打的几个号码,正是北野挚交待的‘特殊力量’,现在的齐风实在是难以分身乏术,北野挚母亲的所作所为,还是等到北野挚自己回来处理吧!

    将这间隐晦的事情悄悄地办好,齐风才慢吞吞的离开卫生间,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如今的总统府北母只手遮天,齐风只得退而求其次,静静的等待北野挚归来。

    这边北母的如意算盘打的是啪啪直响,只不过,北母的算计怕是终会成空,因为这一切没有逃过北靳熠的一双慧眼。

    终于,机会被小小的北靳熠发现,就是今晚的雨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