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2章 逃走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28本章字数:3220字

    窗外的雨声非常的大,噼里啪啦的落了一地,打开窗外的芭蕉叶上,听起来让人心里面非常的急躁。

    北母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总觉得今天晚上应该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兴许是最近的事情实在是太繁琐了,以至于她一时难以入睡。

    摇了摇头,准备不再去想那么多的事情,她必须让自己好好的入睡,这样第二天才有精神。

    身体早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样子了,年过半百的年纪,必须要有一副好身体才可以。

    “伯母”秦佳慧这时候突然来敲开门,北母将门打开,看到她诧异的问道:“为什么晚上不睡觉,有事吗?”

    最近北母的状态越来越不好,虽然她已经完全掌控了整个总统府,但是身体状况明显跟不上,这样下去是不行的,肯定会遇到危险。

    秦佳慧非常清楚一个问题,在总统府里面,她唯一可以仰仗的就只有眼前这个北母了,所以绝对不能够让她有事,不然以后她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我做了些汤,具有安神作用,我伯母还是喝一点吧”就算是精力旺盛的年轻人,也经不起这么折腾,更何况还是她的身体。

    北母也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她毫不犹豫的让她进去了,尝了一下那碗汤,淡淡一笑,“还是你有心了”

    秦佳慧急忙为她再盛了一碗,但是她的动作看起来小心翼翼的,一看就是在担心什么,这样微弱的情绪怎么可能逃的过北母的眼睛,她好奇的问道:“你是不是在担心挚儿?”

    一听到这话,秦佳慧突然愣住了,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秦怎样的心情,但是这几天一直没有听到北野挚的消息她心里面说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

    虽然说这个总统府完全在北母的掌控之下但是她很清楚一个问题,有些事情并不是北母有那个能力的,北野挚的离开,有多人虎视眈眈,敌国外患这样的情况更加是不敢想象。

    这些事情并不是北母可以应付的,所以秦佳慧非常担心事情会适得其反。

    “伯母,这样下去……他会不会……”秦佳慧知道有些事情是不应该轻易的说出来的,所以难免会有些犹豫。

    但是那些事情如果一直不说出来的话,就会成为她心里面的一根刺,这样一直扎在心里面,非常的不舒服。

    “你知道你是哪里输给宋温馨的吗?”

    没想到这个时候北母居然直接这么说,听的秦佳慧立刻沉默了下来,那些事情对于她来说,就相当于是黑历史一般,都是她不愿意提起来的。

    “因为你太过心慈手软,我以为你不会这样,可是这么多天来,我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你永远下不去狠手,这么一来,你只会把自己伤的体无完肤”

    这话可谓是说得恰到好处,同时也是非常的狠,秦佳慧听完以后突然低下头去,其实这个问题她也早就发现了,但是就目前而言,她并不打算改变些什么。

    因为她非常的害怕,自己会变得越来越让北野挚讨厌,这样一来她所有的机会都付之东流了。

    “好了,这个事情以后再说吧,你先回去休息吧”北母看出来她有些不开心,因为那些对于她来说确实是赤果果的事实,也同样也是因为那些问题,到现在都没有办法讨得北野挚的欢心。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窗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打在树上声音也格外的大,这样一来即便有很重的脚步声,睡着的人也不会去察觉的。

    北靳熠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快到十一点了,这个时候总统府里面的人基本上已经睡着了,那么他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这个时候离开才是唯一的机会。

    他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门,看了一眼周围,确定没有任何人的时候他才走了出去。

    一路上他小心翼翼的绕过其他人,只要没有人看守自己,那么他就可以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

    刚走到大厅的时候,没想到突然传来声音,吓的他急忙躲到了一旁,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没想到是几个女仆出来检查了一番,看样子她们应该很快就会离开了,难得他只需要在旁边静静的等着就可以了。

    也不知道到底等了多久,大厅里面等着,还是关上了,看样子她们应该要离开了,在确定她们离开以后,北靳熠才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环顾一眼四周,悄悄的到门口将门打开然后离开了。

    他绝对不能够让别人发现自己,所以一出大厅的门,就到了外面因为今天下雨,所以外面巡逻的人并没有多少,这么一来的话他逃走才是最容易的。

    当他刚准备绕过那条大道的时候,却突然看到一个巡逻车过来,整个灯光一扫,吓的他急忙跑到草丛里面去了,这个时候要是被他们看到的话那事情就麻烦了。

    “刚刚是不是有什么影子过去了,我确定我没有看错”昨天巡逻车上的人好奇地问着旁边的伙伴。

    旁边那个人点了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之后,方才说道:“你应该看错了吧,大下雨天的谁会出来呀”

    “没错我可以肯定,就是一团小小的黑影直接从我车面前穿过去了,速度太快我还没来得及看到”见那人不相信,他又继续说道,就算是眼花也不可能演化到这种地步吧,他可以肯定那绝对是一个影子。

    “如果真的看到了,或许是野猫也说不定,你也不想想,大下雨天的那个人会出来,就动物才会出来吧,而且你看到前面那个房子了吗?那个是总统和他家人住的地方,如果真的是有什么人的话,那就是那里面的人,一想也不可能有人从那里面出来”

    他一边叼着烟一边说道,那里面的人娇生惯养,谁带一天没事干跑出来,难不成就是为了图个痛快?

    在这里当差这么久他就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最直接一巴掌拍到旁边那个人肩膀上,“所以你绝对是看错了!”

    真的是看错了吗?那个人心里面产生了一些疑虑,但是对方都已经这么说了,他肯定没有再继续说下去的必要了,特别是对方还是他的前辈,这么质疑下去的话他肯定会不高兴的。

    想到这里他便将车继续往前开,管它是什么呢,请把这最后一次巡逻完了,他们就可以休息了,都已经快要到晚上了,还真的有些累。

    见他们离开以后,北靳熠这才从草丛里面探出头来,去年他们已经走远了,他才小心翼翼地继续向前走去,从这里到大门口还需要一段距离,而在这期间可能还会遇到很多人,所以他必须靠近草丛行走,遇到什么情况立刻转到里面去,别人可能还会以为是野猫不会多注意什么。

    一直往前走了一段距离,他知道离门还是非常的远,但是比起刚才确实近了很多,想到这里,他总算是舒了一口气,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他终于可以找自己的老师了。

    刚往前走了几步,身后突然传来声音,“什么人!”

    吓的他立刻准备往草丛里面钻,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因为那个人就在他的身后,所以他向草丛里面去的话,他一定可以看到他的方向这么一来,不管他往哪里逃,结果都是一样。

    可恶,没想到这么快就会遇到一个人,实在是没有办法的话,他只能和他硬碰硬了,北靳熠想了想突然回头,看着走过来的那个人咧嘴一笑。

    “怎么是个小家伙?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那人突然开口问道,听他这么一说,看来是完全不认识他的,这个人很有可能是新人,虽没有见过他也是有可能的。

    “我……迷路了……”北靳熠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他本来就生得可爱,这个时候在做出那样的表情来,让人忍不住想要怜悯他。

    “可是你怎么可能来到这里呢?这里是总统府,一般人是不让进来的”那个人渐渐的靠近了他,非常好奇的问道。

    总统府一般人确实不让进,但问题是有些人并不是一般人啊。

    北靳熠知道这个时候自己绝对不能暴露自己,不然他很有可能会把自己抓回去,那么所有逃离计划都是功亏一篑了。

    他仔细地想了想,终于想出了一个对策,于是便看着那个人可怜巴巴的说道:“我是北靳熠的同学,他白天找我进来玩,但是没有想到我们两个居然吵架了,然后他就直接把我赶了出来,你也知道这个小少爷,我们这普通人家的人哪里惹得起,我现在还迷了路,根本就回不去,到时我爸妈肯定要打我……呜哇……”

    说着说着他便哭了起来,看到小孩子一哭,那个人明显有些不知所措,又听到他这么一段悲情的故事,于是一把拉起他的手说道:“放心吧,哥哥带你离开这里,现在那些富家子弟一个个的都爱欺负人,有钱了不起吗?”

    小家伙说的话似乎触及到了他内心深处的那一份怒火,于是一边走一边跟他吐槽,两个人相处得倒是非常融洽。

    “就是啊,那些有钱人家,都不好对付,还老是欺负我们,在学校我总是这个样子,永远都是被欺负的那一个……”北靳熠开始睁着眼睛瞎说话,谁让眼前这个人这么容易被骗,他不过胡乱说了几句,没想到他反而真的得相信来。

    “就是,现在教育问题是非常严重的,很多孩子从小不学好,才会落得这样的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