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1章 北母装病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28本章字数:2988字

    北母一直都在想法设法的将北靳熠叫回来。可总是没有办法,就连北靳熠都没有见到。

    既然正常方法不能成功,那就只能用一点偏门左道。

    北母叫了唐建来。唐建还以为自己又犯了什么错,让北母又要训他。

    “唐建,你过来。”北母叫他过来,还咳嗽了几声。

    唐建见状,自然是赶快过去,“太太,我过去,你别着急。”

    北母看出唐建一副老实样子,便直接了当的说了,“我知道你跟我孙子很好,我这几天感觉身体不是很好,你也看到了,总是咳嗽,你能不能把我儿子他们请来,我不用他们在这里住,来看看我就行。”

    北母其实打算把他们骗来,就把北靳熠关在她的房里,到时候,谁想带他走也不行了。

    唐建被北母这一出吓坏了,便答应了北母的请求,毕竟如果北母真的有什么事,总统一家看不到,也会很遗憾。

    “您放心,我会去的,你在家里等着我。”唐建看北母这是一点也不能耽搁,便马上就前往别墅。

    北野挚刚刚哄好宋温馨和北靳熠,三人才上饭桌吃饭,唐建就赶来了。

    北靳熠看到唐建还是依旧热情。“建子哥哥是来找我玩的吗?”

    唐建先哄好了北靳熠,走到北野挚面前,“总统,您妈妈最近身体不是很好,想让你们回去看看。”

    北野挚皱眉,想着这北母总是用这招,就算他想相信。也没法相信了。

    宋温馨则是在一旁担忧着,“怎么回事,严重不严重?要不你带孩子回去看看?”

    北野挚知道宋温馨是个善良的人,最看不惯别人有病。或是很可怜。更重要的是她不了解北母那个人的性格。她最会的就是装神弄鬼。

    “算了算了,你回去告诉我妈,叫她下次换种方法骗我,这个都用烂了。我也早就不在乎了。”北野挚一边喂北靳熠吃饭,一边若无其事的说。

    唐建以前认为北野挚是条汉子,但这件事情他看不起北野挚,他没有想到北野挚居然不去看北母。

    其实,北野挚只能说是唐建第一次处理北母的事情没有经验,以后处理多了,便会知道北母就是一个多事之人。

    “总统,我觉得太太没有撒谎,她咳的要命,您还是回去看看吧,那毕竟是你的妈妈。就算你不想,还有孩子,别让孩子留了遗憾。”唐建向北野挚解释。通过这番解释,北野挚倒是看出来唐建真是个善良的人,不会觉得别人撒谎。以后培养起来应该可以。

    在多方围攻下,北野挚只好带他们看一看北母的招数。

    宋温馨本就没打算去,也知道北母不想看见她。便默默的收拾起桌子。

    北野挚拉住宋温馨,“你跟我们一起去。你是孩子的妈,你婆婆病重,你怎么能不去?”北野挚就是要带宋温馨去。也让秦佳慧有点自知之明,别总在北府赖着。没名没分的。

    “可是……你妈妈……”宋温馨打算解释,却被北野挚打算,北野挚牵紧宋温馨,“别可是了,有我呢,不能因为我妈讨厌你你就不去吧,你又不是跟我妈过一辈子,而是跟我!”

    最后宋温馨也妥协下来,北野挚说得对。北母讨厌她,她也要迎难而上,不然又怎么能和北野挚在一起,自己都不争取的话,根本就不配和这样的男人一起。

    最后,唐建带着他们一家三口一起回了北府。不知为何,唐建很开心,想着北母也一定会开心,毕竟看着自己的儿子一定会开心不已。

    北府。

    北母为了演的像一点,特地让秦佳慧在旁边照顾着。秦佳慧其实很不喜欢这样欺骗北野挚,因为她知道,欺骗是绝对不会得到任何东西,而是会失去。

    “好了,到了,我给你们开门。”唐建高兴的下了车,高兴的朝着里面喊到“太太。我把总统一家人都带回来了!”

    北母听到后赶紧躺倒床上,让秦佳慧喂水。

    唐建看到北母病又重了许多,赶忙跑过去,“太太,你没事吧!我把总统他们都带回来了。”

    北母咳嗽几声,“那真是太谢谢你了。快把他们叫进来吧。”

    北野挚带着宋温馨走了进来,“不用叫了,妈,我带温馨回来看你了。”

    宋温馨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低着头,叫了声妈。

    北母真是差点被气死,她最看不惯的就是宋温馨,没想到北野挚竟然把宋温馨带回来了,居然还开口叫自己妈。

    “你怎么把她带回来了?你是想气死我!你明明知道我最不喜欢这个女人!”北母大叫着,一点也没有刚才的病态。

    秦佳慧在北府也有一段日子了,自然是看的出来北母生气,现在站在这里的都是她北家的自家人。只有她一个外人,她便打算先离开。

    “佳慧你去哪儿?这是你的家,你是我儿媳妇!剩下的谁也不行!”北母连声咳嗽。气的不行。

    宋温馨见北母又咳嗽起来,便打算离开,“您好好养病,我走就是了。”

    “不行!”突然之间,北野挚和北靳熠同时喊出。

    北靳熠走到北母面前,“奶奶。你到底要干嘛!我有自己的妈妈,你却总是要给我找后妈。我最讨厌这样了!”

    宋温馨将北靳熠拽回来,“怎么跟奶奶说话呢,奶奶正在生病,你那么说话会让奶奶更难受的。”宋温馨蹲下教育北靳熠,可这一切在秦佳慧和北母的眼里变得那么做作。

    北母看到宋温馨差点吐了出来,“宋温馨,你不要在这里假惺惺的,我不需要,你现在赶紧给我滚出去!”

    唐建在一旁看不明白,难道北母真的是装病?现在的她一点也不咳嗽,甚至都比他要喊的都要大声。

    北野挚终于听不下去了,“行,你不是要赶宋温馨走吗?我和孩子跟她一起走!我看你一点也不像生了病,再说了,生病你也不需要我们!”说完,北野挚拉着宋温馨和孩子离开了。

    唐建也没有想到自己又帮错了忙,原来北母真是骗人的!他摇了摇头,也跟着离开了。

    北母一直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不如那个宋温馨,让他们两个都不愿意回来看看!

    宋温馨路上垂头丧气的,一点也失了昨晚吵架时的那股勇气。北野挚将她揽入怀中,“怎么?昨晚不是很大声的跟我吵架吗?今天见了我妈就消停了!”

    北靳熠也看出宋温馨不开心,连连撒娇,“妈妈,你不要不开心,你有爸爸有我,我们绝对不会离开你,更不会和那个秦阿姨有任何关系!”

    宋温馨倒是也不是那个生气,只是她突然觉得很可悲,在这个家庭中,只有她才是可有可无的人。

    北母如果成功,秦佳慧代替了她的位置,谁也并不影响什么。而他们俩又会维护她多久呢?

    突然,北野挚紧紧的握住宋温馨的手,宋温馨看向北野挚。

    “老婆,你要学会相信我和儿子,我们都是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不是么!”北野挚知道宋温馨总是喜欢瞎想一些没用的。作为她的老公,能给予她的,只有信任。

    宋温馨开心的笑了笑,对,不能因为知道幸福时间短而不享受幸福。“既然今天出来了,我们就别回去那么早了,出去玩吧!”

    “好呀!妈妈,我想去湖心公园!”北靳熠也真是好久没有出去玩了,今天能和爸爸妈妈,他乐开了花。

    北野挚难得有这么好的兴致,便开车带二人去了湖心公园。

    湖心公园是一个亲子性质的娱乐场所,每天都会有许多的父母带孩子来玩。

    可由于长期住在北母那里,和父母很少见面,他根本就没有去过这里。

    “各位家长们,今天是湖心花园成立的十周年,老板决定举办一期亲子活动,赢得胜利的人可以获得湖心公园限量公仔!”主持人现在台前宣布。

    北靳熠本就第一次来,对什么都很好奇,他看到那个公仔也很想要。

    宋温馨看出北靳熠的小心思,“怎么了,宝宝,你想要这个公仔吗?”

    知子莫若母,北靳熠的头像小鸡啄米一般。

    宋温馨看了一眼北野挚。

    北野挚也听到了北靳熠的话,他是公众人物,来这里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认出来。他最担心的还是这个。

    宋温馨又怎会不知北野挚的想法,她拿出自己包中的化妆品,为北野挚化了几笔,一下子就看不出是北野挚了。

    就连北靳熠也吓了一大跳,“妈妈,这是爸爸吗?你好厉害!”

    北野挚捏了捏北靳熠的小脸,“还不是因为你!如果不是要参加游戏,爸爸怎么会用易容呢?”

    宋温馨在一旁听两人的对话哈哈大笑。“你好厉害,还知道我这是易容术。”

    “要是一会被人认出来,我们三个就手拉手跑出去!懂了吗!”

    宋温馨和北靳熠立正站好,“是,总统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