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4章 杨碧薇出现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29本章字数:3006字

    “哼!你还好意思说这是你亲手教出来的女儿,你知道你女儿不仅仅设计绑架了未来的总统夫人,还意图杀害她,这种种的罪名足以让她下半辈子老死在监狱里,你还好意思说这是你教出来的女儿!”

    如果说北野挚一开始还愿意心平气和的和秦佳慧母女周旋,那么此时的北野挚已经没有任何的耐心继续和她们说下去了。

    “什么?!”杨碧薇听完北野挚对自己女儿的指控后,脸色瞬间有些失控,但是立刻就恢复了原样。

    “总统大人空口无凭,想要指证别人之前也应该要有证据才可以。”杨碧薇这么说着,拿着限量版包包的手还是忍不住有些颤抖。

    她一开始实行这个计划的时候,是跟自己的女儿说好用钱贿赂宋温馨,按照宋温馨那样的市井小民,肯定会二话不说就答应。

    可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想要杀了宋温馨,即使宋温馨出身低微,但是好歹她身上现在挂着未来总统夫人的名号,如果真的证实了有谋杀的动机,那罪名可不是一般的严重………

    杨碧薇忍不住将视线放在了旁边的女儿身上,眼神中充满了询问,秦佳慧被自己妈咪这么一望,内心也些心虚。

    她当时有按照妈咪说的打算用钱去贿赂宋温馨的,可是没有想到那个女人不仅不接受,还一直侮辱自己,所以她一气之下才做了那个决定的。

    若是挚哥哥没有那么快回来的话,她的计划是没有问题的,因为到时候宋温馨肯定死的不能再死了,可是计划却被识破了,都怪那个宋温馨!

    “既然你们那么想要看所谓的证据,那么我就满足你们,齐风,把人带进来!”北野挚在听到杨碧薇说完证据的时候,脸上突然浮现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他今天可是有备而来的。

    杨碧薇母女在看到这个情形的时候,脸色变得有些紧张,难道真的还有什么证据吗?秦佳慧突然想起刚刚北野挚说过的。

    之前守住仓库门的保镖把自己给供出来了,心里隐隐约约有些不安,难道北野挚所说的证据是那些保镖吧?!

    “是。”齐风收到命令之后,立刻出去将所谓的证据带了进来,过了一会儿之后,当齐风带着所谓的证据进来的时候,秦佳慧的脸色瞬间白了许多,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很想立刻离开这个地方。

    和秦佳慧的惨白相比,杨碧薇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北野挚所说的证据就是那三个被带回去的黑衣男子,不过他们从正面来看,一点都看不出来是原来的那三个男人。

    因为他们的脸已经被总统府愤怒的保镖们,给揍的连他们的父母都认不出来了,当总统府的保镖们听到齐风说这三个男的,打了他们总统府的未来的的夫人时。

    纷纷群起而攻之,关押这这三个男子的房间,连着好几天都回向着他们痛苦的尖叫声,还有总统府的保镖们愤愤不平的声音。

    “让你们欺负我们总统夫人,让你们敢绑架我们总统夫人!让你们居然敢这么嘚瑟!”

    “居然还敢打我们总统夫人的脸!你们这么的是不要脸!”

    从此之后这三个男人留下了一个很严重的后遗症,每当他们看见总统府的保镖之时,就忍不住想起被他们狂揍恩恐惧。

    “这三个人想必两位都认识吧。”北野挚走到这三个男子的旁边淡淡的说着,眼神却一直盯着秦佳慧母女,那三个男人虽然被揍的眼睛肿的只剩下一条缝,但是从缝里面看到北野挚走过来的时候,害怕的下意识远离的一段距离。

    杨碧薇的脸色好不到哪里去,尽管那三个男子的脸已经肿的认不出来,但是他们身上的衣服明显是他们秦家保镖的统一制服,这下她就是有口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来,你们说说你到底是受了谁的命令,做了什么样的事情。”北野挚对着那三个男子说着,他之所以没有一枪崩了他们的原因,就是要留着这个时候用。

    他一点都不需要担心他们会说谎,因为北野挚相信这三个人知道说谎的代价是他们所无法承受的。

    “我们是秦家的保镖,正确的说是秦大小姐的手下,昨天秦大小姐让我们去绑架总统夫人,还把总统夫人给绑在了仓库里面,说要活活饿死总统夫人,后来的事情就是这样了……”

    秦家的保镖把昨天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但是足以让秦佳慧还有杨碧薇苍白了脸。

    “怎么样,我按照你们的要求带来了证据,这三个人我也调查过,他们都是为你们秦家卖命的人,所以从现在开始,你们该按照我说的做了。”

    他已经啰嗦的够久的了,不知道温馨现在醒了没,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回去见她了。

    “挚哥哥……你要做什么!?”秦佳慧听到北野挚这么说,脸上血色尽失,她总有一种感觉,挚哥哥会做出非常恐怖的事情。

    秦佳慧这个样子寻常的男子都会发自内心的去心疼,毕竟这么折磨一个女子实在是有失绅士风范。

    但是北野挚可管不了那么多,对于他来说绅士风范只会在自己最喜欢的人面前展现,像秦佳慧这种恶毒的女人,连给一个眼神都是浪费。

    “没什么,你涉嫌意图谋杀总统夫人,按照北国的法律来说,你就算是最轻也得被枪毙。”

    北野挚的话一出,秦佳慧瞬间就惊呆了,连话都说不出来,脑中一直回荡着犹如恶魔一般的那句枪毙。

    “不可以!怎么说的都不可以!”杨碧薇听完之后整个人瞬间暴躁了起来对于她来说,秦佳慧是她唯一的女儿,如果就因为绑架了一个宋温馨就要去枪毙,那怎么可以!

    秦佳慧说白了就是杨碧薇的心肝,如果她被枪毙了的话,她也没有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必要。

    “由不得你们不同意,你女儿在做出这件事情的时候,就得有做好接受这种下场的准备。”北野挚对于杨碧薇歇斯底里的话,内心没有一点动摇。

    “妈咪!我不要被枪毙啊!我真的不要被枪毙,女儿还想好好陪在妈妈的身边啊!”

    秦佳慧也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所要面临的恐怖事实,整个人立刻吓得抱住了旁边的妈咪,说着说着最后还哭了出来,这次真的是被吓的真哭了出来。

    凭什么她得被枪毙,她为了追求自己喜欢的人而除掉宋温馨有什么错,要怪还得怪宋温馨太贪心了,居然一直肖想着不属于她的东西。

    肯定是宋温馨回去之后一直在挚哥哥面前诋毁自己,不然以前一向疼爱自己的挚哥哥怎么可能会做出这么绝情的决定。

    所以秦佳慧认定,肯定是宋温馨那个贱人嫉妒自己,所以才教唆哥哥这样对待自己的!真是一个让人作呕的女人!

    她只是想要出手教训一下宋温馨罢了,挚哥哥凭什么真的对待自己!就算是要枪毙,那也得是枪毙宋温馨那个狐媚子!

    “乖,妈咪的宝贝女儿,妈咪绝对不会让你有事的!”杨碧薇看到自己女儿这么说,心一下子就软了,看向北野挚的眼神也变的有些不善。

    “杨碧薇,你是不是忘记了你眼前站着的人是谁了,居然敢用如此不尊敬眼神看着一国总统,你别忘记,你丈夫虽然是我国政府高官,但是我可以有无数个理由让他从这个位置跌落下去。”

    有些人这么的是给她三分颜色了就开染坊,他会称呼她没为杨夫人只是为了礼貌,没有想到她居然心魔的得寸进尺!

    “总统大人,我万万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一时失控,还请总统大人大人有大量,不要计较我刚才的无礼。”

    杨碧薇一向仗着自己做有个当高官的丈夫横行惯了,所以当北野挚唤自己杨夫人的时候,她的自尊心瞬间膨胀了起来,一时间忘记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很可是一国的总统。

    若是她丈夫的官位真的因为自己的失误而没有的话,那么他的的丈夫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

    “只是总统大人,我们家就只有佳慧这么女儿,要是被枪毙了的话,您让我们一家子怎么活下去啊。”杨碧薇有些哽咽的说着,一想到自己可能会失去自己的女儿,脸上看起来就像老了好几岁

    一般。

    “挚哥哥,佳慧和您一起长大,家父也一直为了北国尽心尽力,看在这些的的份上,挚哥哥你就原谅佳慧这一次无心之举吧。”

    秦佳慧知道求自己的妈咪也没有用了,于是立刻转换了态度求向了北野挚,现在对于秦佳慧对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脱离要被枪毙的命运,因为挚哥哥刚说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

    “要免去枪毙的惩罚也不是不可以,我也是个好说话的人。”北野挚像是早就预料到的人一般,语气悠悠的说着,听的人却忍不住一头的黑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