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小子出场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0:34本章字数:3042字

    碧绿的柳叶披着一层薄薄的霓裳,强壮的枝干伫立在宽广笔直的道路两旁,经过盛夏炎热‘烧烤’的知了潜伏在树枝密叶间有一下没一下的叫着,使得这个秋季的下午倍显慵懒。

    紧挨一排瓦房教室的柳树下,此时正站着一名个头不高但体型‘浑圆’的小胖子,满脸的沮丧。

    罚站!??莱辛第二中学对犯错的学生,使用的最频繁的手段。

    现在是提倡‘不许打骂学生’年代,殴打学生、责罚学生已经成为需要全校老师避讳的教育方向,而罚站,则是在‘上有政策’的基础上,迅速发展衍生的上佳对策,也是绝大多数学校‘教育学生’的不二手段。

    冯俊彦,柳树下被罚站的小胖子。

    在所有任课老师的眼中,冯俊彦是一名品性不佳,但学习成绩很好的矛盾学生。入学考试年级前五的成绩,在入校分班后,也一直都处于前三名之列,有这样成绩的学生,应该都是老师的掌中宝,手心肉,课上课下均会百般照顾。

    但假如按这个通用标准来看冯俊彦,便显得有些特殊了。身为莱辛第二中学初一部五班的冯俊彦,并没有享受到这种优厚的尖子生待遇,甚至其‘待遇’还恰恰相反。

    原因十分明确!

    在老师眼中,冯俊彦有一个很大的缺点,甚至可以说是致命伤,那便是??好色!作为一个刚刚升上初一的屁大点儿的孩子,在别的同龄人还在对男女情感懵懵懂懂、期待又羞涩的阶段,而这个冯俊彦,却已经开始尝试大展拳脚,祸害祖国小花朵了。

    此次冯俊彦被罚站柳条下,便是由于被班里前排女孩苏晓敏‘课间上访’告到班主任处,说他上课摸自己的肩膀而促成。

    摸女孩子!

    在这个黄色文化低迷、‘拘谨’的年代,冯俊彦这种大胆无耻的行为算是色狼一族中的佼佼者了。假如冯俊彦此时是名社会青年,那肯定是要关进局子里呆一段时间,屡犯不止者,甚至有判刑的可能。但,冯俊彦此时正值最佳年龄段,属于‘未成年人’范畴,正好逃过一劫!

    可,对于一名还未成年的初中生来说,这种‘懵懂’的行为还无法使其构成犯罪,可这样的情况却无时无刻证明着冯俊彦品性不佳,而且更严重影响了周围其他同学的上课心情,扰乱了班上其他同学学知识的良好环境。

    故此,初一五班班主任高严明,在接到尖子生苏晓敏的举报后果断出击,将害群之马冯俊彦从教室逮出来,用最频繁、最有效率的惩戒手段对其严惩!

    “冯俊彦,你说说,上节课你都做什么了?”高严明皱着眉,用他擅长的官腔严厉地问。

    “对不起。”冯俊彦沮丧地抬起脸,貌似诚恳地回答道。

    “知错就要改,每次都说对不起,哪次你真的改了?说说吧,你错在哪里了?”高严明态度稍稍缓和了点。

    高严明老师对于惩罚犯错的学生很严厉,但学生如果知道错了,并有悔改的意思,总会心软的放他一马。只不过这冯俊彦是属于屡教不改型的,初一开学才短短一个来月,就已经在男女动手动脚这件严重的问题上出了七八次错了,这样顽劣的学生,让从事教育多年的高老师也大为头疼。

    “我……”冯俊彦怯怯地偷瞥了一眼班主任高老师,喃喃地说:“我不应该在上课的时候帮同学拍蚊子,影响她注意力,我下次不会再犯了,我一定改正。”后面的话说起来就顺溜多了,当然,这也可能是‘长期训练’的效果。

    “帮同学拍蚊子?”高严明一听面前这顽劣的学生不堪悔改的态度和拙劣的借口,气就不打一处来:“教室里哪有那么多蚊子让你拍?别的同学都认真听讲,为什么就你看到蚊子了?还正好落在苏晓敏的肩膀上?老师本来不想这么说你,可你实在太嘴硬,太让我失望了,现在老师教育你是为你好,等你真的走上社会还不能把你这和女孩子动手动脚的毛病改掉的话,出了事再后悔就晚了!……”

    冯俊彦一脸委屈的样子,低着头任由班主任高严明噼里啪啦地教训了一通。心里暗道:“这次是真的!真的有蚊子落在她肩膀上,要不然,就算是碰她,也不选在课上啊。”当然,这话冯俊彦是不敢明目张胆的说出来的。

    “……好了,你今天最后这堂课就别上了,站在这里好好反省反省!还有,明天让你家长来学校一趟,我得好好跟他们说一下你的情况。”高严明一挥手,斩钉截铁地说完,头也不回地往办公室走去。

    冯俊彦扭头望了一眼班主任的背影,苦瓜脸更加沮丧,无力地耷拉着头站在树下,长长的叹了口气:“这回又惨了!肯定又要挨揍。”

    冯俊彦每次在学校惹事,几乎都要惊动家长,每一次冯母来学校陪着笑脸应付完校方,回家都会对着冯俊彦大发雷霆,暴揍一顿是轻的,隔三差五的加塞儿才最要命。

    冯俊彦父亲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下海工人,最早一批跑去了深圳发展,虽然不时的往家里寄生活费,但在冯俊彦的记忆中,老爸已经有两年半没有回来了。

    冯母在百货大楼上班,是一名普通的售货员,日出而做,日落而歇,收入不多,仅够母子俩紧巴度日,对花销把握比较严谨的冯母对冯俊彦这个‘不孝子’总是给自己惹火导致自己破财的行为万分苦恼,但孩子上学被别人管,家里男人不在,只能硬着头皮破财消灾,可每每想到那积攒下的不菲的钱财,冯母都忍不住拳打脚踢地暴揍冯俊彦几顿泻火。

    鉴于此,冯俊彦的生活可算是一直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而不能自拔。

    秋蝉稀稀落落的嘶哑喊着,与不远处教室内整齐划一的朗朗阅读声相互照应,形成一幅凄美和谐的校园秋景。树下的冯俊彦经受了半个多小时的炙烤,终于在一阵悦耳急促的铃声后唤来了解脱。

    放学了!

    冯俊彦仰起头晃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在刚才罚站的时间段,冯俊彦已经汗流浃背了。秋老虎的功力非凡,无论是谁在这样的天气下被炙烤半个多小时都是一件惨痛的经历,更何况冯俊彦这样最为怕热的肥胖体型。

    历史老师夹着教案从教室里走了出来,扭头瞥了一眼,眼神中流露出一丝鄙夷的光芒,随即收回目光,步履轻飘地走过。

    历史老师名叫刘娇,是同冯俊彦这一级一同进校任教的新手老师,刘老师长的貌美如花就不用过多表示了,只看她身后那无事献殷勤的众多光棍男老师热情洋溢的行为和火热眼神便能说明一切。据说她还是省城某中专优秀毕业生,刚刚分配到家乡来。当然,这一切与冯俊彦扯不上任何关系,且不说作为一个初中生的审美观与成年人不同,单单是刘娇这个‘老师’的身份,就足以让色胚冯俊彦望而却步了。

    不理会刘娇老师鄙夷的目光,冯俊彦耷拉着头,走进教室。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莱辛二中的学子们也都有小股群体意识。成绩好的学生一拨一簇,成绩差的一拨一簇,课上交流学习,课下聚一起聊天玩耍。这种小范围的聚集团体在刚刚进校不久就自然和谐的形成了。

    但冯俊彦却不属于任何一拨,他属于根正苗红的独行侠。虽然冯俊彦不孤僻,相反,还有些活泼好动,但开学不多久,在众多老师反应鞭策无效的情况下,形成了成绩好的学生厌恶他好色的品行,成绩差的学生嫉妒他超好的成绩,这样的恶劣形式,以至于两方都排斥他,拒绝他加入自己的‘清纯’小团队。冯俊彦虽有心,但身单力薄,争取几次不果后,只能暗自留守在独行侠的道路上。

    “以后老实点,别拿你那脏爪子碰本姑娘,要不然再教训你。”看到冯俊彦深情落落的走进来,苏晓敏立即高傲地扬声挑衅道。

    冯俊彦无所谓地瞥了一眼,又再次无力地垂下头,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埋头收拾书包。心里惦记着回家怎么跟火爆的老妈解释,早已没有占便宜的心情了,再说自己这次算是遭了这个丫头的毒手,短时间内还是消停点,以免后患无穷。

    苏晓敏看到冯俊彦‘憔悴’的样子,顿时仿佛打了一场大胜仗似地扬臂将书包甩到后背,昂首挺胸,迈着‘胜利’的脚步踏上了回家的路。冯俊彦也草草地收拾了书包,在班里众同学鄙夷、嘲笑的目光注视下,灰溜溜地离开了教室。

    当着班里同学的面被班主任拉出去罚站,又当着众人的面被苏晓敏挖苦,冯俊彦无力反驳,更加遭受到同学们的鄙视和嘲笑,心里倍感尴尬,周身就像没穿衣服般暴露在一片赤裸裸的嘲讽的目光下,浑身如坐针毡,只得如斗败了的公鸡似地抱头鼠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