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震惊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0:34本章字数:3194字

    “李老师,刚才测验了啊?”刘娇从六班的教室里出来,正好看到李青抱着一摞卷子从五班出来。

    “嗯,昨天刚讲完第二单元,顺便把之前学的统一做个测试。”李青扭头看向刘娇,顺便停下脚步,等刘娇一起回办公室。

    初中六个班,每两个班一拨任课老师,李青和刘娇都是五班和六班的任课老师,而两人又是这批任课老师中唯一的年龄相差无几的女老师,只是刘娇比李青小了两岁,两人一贯谈得来,虽然一批任课老师都比较熟悉,可两个年龄段相仿的女孩子总有更多的私密话题。

    “你又是提前发的卷子?”刘娇走上前来,和李青并肩向办公室走去,边走边问道。

    “嗯,提前半小时发的。反正他们都来了,闲着也是闲着,你别看他们来的早,其实不知道该怎么学,大部分都是为了玩蜡烛,找感觉来的。我这也算是帮他们规划时间。”李青笑着说。四周没有其他老师,李青也可以对刘娇畅所欲言,教导她自己这两年得来的经验。

    “呵呵,李姐,你还真直接,要是让班里的学生听到,估计都伤心死了。咯咯……”刘娇也咯咯笑着说。

    “听到又怎么了,反正我说的也是事实。要不然,咱学校这些学生,考试的时候还能考不过一中?”李青有些忿忿地说。

    刘娇对一中和二中的故事还没有发言权,对李青的话也不好回答,脑子一转,转变话题:“刚才我进教室好像看到冯俊彦刚来,他这次岂不是没考试?”

    “冯俊彦啊,考了。我正想去办公室再说呢!我告诉你啊……”李青心里冲动难熬,恰好刘娇打开了‘冯俊彦事件’的话题,便一股脑的叽叽喳喳说将起来。

    刘娇在旁边听着,不时咯咯笑两声,不过仔细听她的笑声倒是有些虚伪做作,面部微笑的表情也很僵硬。其实,听着身边李青姐的推测和讲解,敢情丰富的刘娇心底那股善良彻底被激发起来了,眼圈红红的,但却强忍着没有落下泪来。

    一个可怜的茫然无助的中学生,前一刻还在父母关爱下无忧无虑的生活,可后一刻,便家庭破裂,只能用自己幼小稚嫩的肩膀扛起整个家。不但如此,还要兼顾学业不被荒废,辛苦一整天的学习,在别的同学直奔饭桌吃饭的时候,他却要游荡在菜市场揣着皱巴巴的几块钱买菜,然后回家做饭,再一个人孤零零地吃,可能,隔三差五还要挤出睡眠的时间熬夜洗衣服,再辛苦的踩在板凳上晾晒,颤巍巍地举起细小的胳膊,将侵湿了水渍的沉重的衣服放到高高的晾衣绳上……

    刘娇是漂亮的姑娘,是善良的姑娘,同样,也是极具幻想的姑娘!在李青交头接耳的说道中,刘娇脑海中甚至都出现了一幕幕冯俊彦可怜兮兮的身影和画面,最终,再也抑制不住的眼泪顺着洁白的脸颊滚落了下来。

    “刘娇,怎么了?你怎么哭了?”李青一歪头,看到了刘娇落泪的一幕,娇俏可人的刘娇本就清秀靓丽,这一落泪哭泣,更显梨花带雨般文静让人怜惜的感觉。对这个小妹妹,李青有说不出的好感,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说错话,引起她的共鸣或者伤处了,赶紧停下身,劝慰。

    “没……没事。我就是想起冯俊彦挺可怜了。他那么个年纪,又要上学,又要买菜做饭,还要自己洗衣服,收拾房子,一个十四岁的小孩子,也真够可怜的……”刘娇可怜兮兮地诉说着自己的感怀和部分‘幻想’内容,同样的情绪,同样的感觉,深深地打动了同样身为敏感女性的李青!

    要说这李青也不是铁石心肠,在课堂上看到冯俊彦,就感受到了那股鼻酸,只不过和刘娇相比,她缺少了那股子幻想意识,没有给自己增加冲动怜悯的意识。

    两个美女大姑娘一位抱着卷子,一位捧着教案,两人缓慢地往办公室移动着,不时耸耸肩,抽泣两声,让这个有些荒凉的季节,荒凉的环境里,增添了一股特立的意境。

    好容易来到办公室门口,两人相视一笑,擦了擦眼角残留的泪滴,推门走进办公室。

    办公室很大,三组相对的桌子是任课老师的,还有一个在最里面角落单独的桌子,是班主任兼政治老师的高严明的。

    李青和刘娇的办公桌对排着,旁边是一对老搭档,四十六岁的地理老师贾珍以及对面四十八岁的语文老师贺明。

    “呵呵,咱们的一对姐妹花回来了。咦,怎么了?眼球都红红的……”贾珍是办公室里的老大姐,为人和蔼可亲,私下里对李青和刘娇也很照顾,见到两人并排着走进来,刚要打趣几句,猛然看到两人好像哭过似地,便转口问道。

    “没呢!刚才一阵风,把我们俩都给迷了……”李青经验稍稍丰富了点,脑筋转的也快,抢着回到。

    刘娇这时也缓和过来,回到办公室,就没了外面荒凉的环境,没有了枯黄的落叶便少了那种悲伤的环境和心情,再加上办公室内热情洋溢的话题和温暖的气息,让她有些酸楚沉重的心情恢复过来。

    “贾老师,你觉得冯俊彦最近表现怎么样啊?”刘娇坐下来,闲着无事问道。

    “冯俊彦啊,最近表现好多了,上课也认真了,不闹事了。”贾珍想了一下,感触颇深地说:“要说,这孩子也挺可怜的,家里这么一闹,就剩下他一人儿了。唉……”

    “要我说啊,还亏了他家里这么一闹!要不然这孩子指不定长成啥样!现在多好,也不闹事了,上课也认真了!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对面的贺明老头提出了相反的看法,不过说道最后,也唏嘘地摇摇头。

    刘娇轻笑了一声:“刚才和李老师回来的路上说起这个冯俊彦了,他今天……”刘娇把路上李青告诉自己的冯俊彦的表现都一一说了出来,果然引起了两位老师的注意,三人开始了一波又一波的交流和探讨。

    “咦?李老师,你怎么不发表发表意见啊?”贾珍突然想起,这个冯俊彦爱惜衣服是李青首先发现的,怎么她不说话呢?难道事实有误?还是咋的?

    “呵呵,我刚看了冯俊彦这套卷子,你们猜他考的怎么着?”李青抬起头,微微摇了摇头,收起那股特殊的心思,没有回答贾老师的问题,反而提出了疑问。

    “刚经历了这么大事,小孩子心不踏实,考不好也正常,只要摆正了态度,用心学,早晚能把成绩赶回来的。”贺明一脸严肃地规劝着。

    虽然刚才自己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但对这段时间冯俊彦的表现还算满意,在贺明老师眼中,自己从事教育工作二十多年,这个冯俊彦也勉强算是个可造之材吧。为了防止向李青、刘娇这样的年轻老师偏重好学生的因素,贺老师用心良苦地规劝了几句。

    “及格了?”贾珍持着疑惑的语气问道。刚才刘娇也说了,冯俊彦比别人晚了半个小时才进去,开学两个月,班里的人名差不多也都记住了,办公室里老师们也常常议论,冯俊彦的英语成绩本就不太好,这次又有家庭原因,又有时间原因,在贾珍老师以为,这么多不利因素加在一起,冯俊彦能及格就不错了。

    刘娇没有说话,只是瞪着明亮的大眼睛望着李青,幻想性超级严重的刘娇期待着李青姐嘴里喊出来的成绩会是满分,这样才会更加突出一个穷苦少年坚毅不拔、克服一切困难争取上进的情节。

    “他竟然考了满分。”李青再次摇了摇头,用大为感慨地语气宣布了这份有史以来给她最大冲击的成绩单。

    “什么?满分?”贾珍老师首先控制不住地喊了出来。晚了半小时,还能做完卷子就不错了,题量这么大,几乎没有思考的时间,能在晚半小时考试,整个做完本身就是一种进步,却不想还能得满分!

    “不会吧……开什么玩笑?”贺明对这个答案更加的感觉匪夷所思。开国际玩笑呢!平常冯俊彦最不喜欢看的就是英语书了。观察细微的贺明老师早就发现,冯俊彦的书本排列,永远是英语课本在最下面,也是最不好拿的地方。

    凭多年的经验判断:一个正常的初中生,无论经历什么磨砺,假如第一时间决心好好学习,无论是冲动的、还是持续的,都会拿起自己喜欢的书本科目用功,而不会选择自己最头疼最不喜欢的书。

    可,自己这个经过二十多年教育经验的推理,好像无法用在冯俊彦的身上。假如他真的考了满分,那不就说明在他遭受打击之后,第一个选择的便是英语学习么?毕竟,才过了短短一个来月时间,补好一门课程就很勉强了。

    而刘娇,没有说话,只是兴奋地环顾了三名神色各异的老师,在她心里,现在有十分满足的感觉:这个冯俊彦,果然是童话里的男主角呢!一点都没让我失望。果然靠着磨砺的劲头奋发向上,努力学习了,还取得了好成绩……

    李青没有责怪他们不信任自己的答复,换做自己,或许也不会相信吧!?再次低头看了看试卷,看到整洁的卷面上,那个红色耀眼的100分。其高傲地昂着头颅,仿佛其中也凝聚着一丝坚毅不拔、奋发向上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