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摆摊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0:34本章字数:3157字

    一抹昏暗的烛光从教室最后面冉冉亮起,最初只是前两排有人,亮光在前排照射着,更突出了最后面的黑暗,而现在冯俊彦在自己的座位上点燃了蜡烛,则变成了前后两相呼应,更增了一丝敞亮的气氛。

    这个时间段正是不断来人的时候,反倒是六点半以后,几乎所有的人都会到来,一起默默地呆到七点半上课。所以,冯俊彦点燃了蜡烛后,便自顾自地看起书来。他不担心没有人会看到自己独特的蜡烛,相反,只要有人看到,那么肯定用不了一会,全班都会知道。这么好的宣传效应,自己是肯定不会放过的。

    果然,没过几分钟,五班的班长大人李海杰从门外风风火火的走进来。李海杰成绩不算很好,但胜在性格直爽,虽然是女孩子,但其豪爽干练的性格,在男生中也享有盛名,被班主任慧眼识珠委任‘班长’一职。

    “咦?”李海杰进门后,第一时间便被最后面那支独特的漂亮的彩色蜡烛所吸引。不由发出声来。

    几位早就到来的同学都努力地装作认真学习不打扰不破坏气氛的样子,李海杰诧异的反应让他们多少有些不悦,也有一些解脱。

    “冯俊彦,你这蜡烛是哪里买的,真漂亮!”李海杰无所顾忌地随口夸赞着,一边往自己的位置走去。她的位置在冯俊彦前面两排处,属于中间,不前不后的,一路走过来,眼睛就没离开冯俊彦的那支漂亮的蜡烛。

    虽然李海杰有着男孩子性格,但却始终不排除她毕竟是女孩子,有着所有女孩子都存在的审美观念,唯美主义!

    “上周六在校门口买的。”冯俊彦微微一笑,心里暗道,机会这就被我等来了。

    “校门口?我上周咋没看到?小卖铺还是地摊啊?多少钱买的?”李海杰显然已经打定了主意,听口气,是要去买点备用了。

    “就在校门口,你可能没注意,今天放学走的时候,仔细看着点就行了。”冯俊彦感觉该做的,该表达的信息都已经透露完,便再无担忧,真正的踏下心来看书了。

    初中的课本内容很简单,可对冯俊彦来说,不在乎它难,只担心因为它简单而忽略到一些细节问题,所以,课本还是要仔细浏览一番的。

    苏小敏几个早来的同学刚才没有往后看,一贯地认为冯俊彦也会点燃普通的蜡烛,但经过李海杰和冯俊彦这一问一答,才恍然大悟,原来冯俊彦竟然点了一支另类的蜡烛。几人顿时掩不住好奇心纷纷扭头看去,一片轻微的啧啧声、感叹声接连响起!

    只瞥了一眼!几个人便全都被冯俊彦桌上的彩色蜡烛那靓丽夺目的光泽吸引,浑然忘记了自己这么明目张胆的注视着他,十分不礼貌。

    “这个蜡烛可真漂亮,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七彩颜色的蜡烛呢!周六在校门口就有卖的?这回,一定要去买几根回家给爷爷看。”苏小敏回过头,暗暗心想着,却再也看不下书去了。

    之后班里的同学们陆续赶来,天气渐渐寒冷,太阳公公也开始变得懒散起来,直到六点四十多,班里的同学们才纷纷熄灭了蜡烛,恢复正常。

    而那位躲在班级最后面偷乐的冯俊彦同学的七彩蜡烛,理所当然的被众人低低传送着,不一会儿,几乎班里所有的人都知道周六中午,校门口会有摆摊卖七彩蜡烛的小贩。也有更多的同学下定决心,一定要赶在其他人前面买上几根看着用。

    上午最后一堂课是历史。刘娇老师迈着轻巧的步伐来到教室,简单的复习了一遍这周学过的内容,又通知大家下周一测试,便完成了这堂课的任务,剩下的时间由大家自由复习。

    刘娇老师此时心情很高兴,也很期待。终于又盼到了周末,这次可以好好出去逛逛,不知道上次看到的那家店里的那件外套是不是被买走了……

    同样期待,同样有些急不可耐的还有冯俊彦和苏小敏两人。苏小敏这周要和爸妈一同回省城爷爷家里过周末,而冯俊彦则想着赶紧下课,好出去摆摊挣第一笔钱。

    下课铃声在众多同学的苦熬下终于姗姗响起,冯俊彦同学眼睛紧盯着历史老师的身影,在其刚刚迈出教室的刹那,猛地窜起也紧跟着跑出了教室。教室外不远处那辆崭新的山地车旁,锁着一个麻布袋子,里面鼓鼓囊囊的,放的是冯俊彦今日摆摊的物件。

    …………

    莱辛第二中学的结构很简单,路南是一座严肃敦实的中学校门,正对着里面一个宽阔的大道,往里五十米远是一个圆形的花池,里面有一座用几块大石头堆砌的假山。自花池将道路分成两片,各自横向延伸三十米,直直往南,通到最南边大操场。而二中里面的房屋则可以总结两句话来说,便是“横三层、竖三层。”

    横三层的意思是说,莱辛二中的大院里有横向三排房舍,从门口依次往里(自北向南),是初一、初二、初三年级,年级与年级的教室之间间距很大,中间不但有放松的区域,还分配了停放自行车的固定空间;

    竖三层则是两个宽阔的道路将三排房舍纵向分成了三部分,同时也将三个年级的房舍在使用性质上分了三个区域。最东面的部分是办公区,三个年级的办公室按照三排教室同等分配,中间最长的部分是教室,一个年级六个班;最西面则是单身教职工宿舍,一人一间住房,加南面一个小厨房,集体通道,没有单独划出院子;

    周末这个节日,不但是学生期盼的解放日,同样也是住校老师的独立日。

    作为一名合格的老师,平日里除了上课、备课外,很少有空闲时间出去逛,单身老师还要兼顾买菜,做饭,时间就更加紧凑了。

    李青老师和刘娇老师都是这一类单身青年,居住在第一排一年级行列,平日里也同样没什么消遣休闲时间,终于盼到了难得的周末,两人早一天就商量好了一起去逛街。

    “刘娇,收拾好了么?”李青一身休闲打扮,站在刘娇分配的单身房外喊道。李青不用上最后一堂课,所以还没下课就跑回家换了一身衣服,此时听到下课铃响,便走过来找刘娇。

    “李姐,稍等,马上好了。我换件衣服。很快……”刘娇急促的声音从房子里传来,让李青不由莞尔。

    李青是两年前分到这里的,当时老师数量不多,所以可以自己挑选房间,李青一个单身女孩子不习惯在中间,便选择了最里面那个房间,平日晒晒衣服啥的也很方便;而刘娇刚刚毕业分配回来,只能选择了这间最靠外面的房间。不但别人出出进进都经过她的屋子,而且学生上学放学也会多少影响到她。

    不过,这个地方却有个好处,那便是每每最后一节课上完,便可以转身到家,连一分钟都用不了,特别是五班几乎在最西边,除了隔着六班一个教室外,就是那条三米多宽的道路,距离那是相当的近。

    李青是听到放学铃声便走出来的,没想到铃声结束不久,自己并没看到刘娇回屋,随口一喊,却听到里面即将换完衣服的回复。显然,刘娇在铃声停止前就已经回到家了。

    再说冯俊彦,刘娇老师在铃声刚刚响起便走出教室,而下一刻,冯俊彦也在铃声停止前跑了出去,将麻袋放在自行车后面,推起自行车往校门口跑去。

    校门口右边是一个小卖铺,前面是一片空荡的砖地,紧挨着门前的油漆路,冯俊彦来时就将此处选作摆摊地址了。

    绝对是第一个跑出了校门口,但因为最近冯俊彦偷偷的锻炼,百米多的距离倒是没怎么气喘。

    将自行车支起来,打开麻袋口,首先拿出一个长方形黑色麻布摆在地上。现在这种摆地摊还没有流行到职业化的地步,但冯俊彦有着先知的条件,主动将这种摆摊事业自我定义,自我正规化,好处自然有,就是让看似随意的地摊变成了一道亮丽独特的风景线!

    黑麻布很长,冯俊彦看了看校园内,还没有同学跑出来,所以此时倒也不再赶时间了,慢慢的将麻袋里其他的物件拿出来摆好:

    左侧是两捆蜡烛,七彩颜色,现在是中午头,太阳光虽不毒热但也非常充足,阳光照耀下更显夺目;

    中间是一片彩色的小物件,类似老式刮胡刀的样子,但塑料包装倒也显得非常轻巧、亮丽、好看;

    最后边是几个长方形的盒子,不过一头塑料把手,一头中空,四周还有密密麻麻的小孔,不知何物!四个边楞同样有塑料包裹着,不过色彩不多,清一色的奶白,虽不养眼,但却新颖;

    摆放完这些东西,周围已经围了几个早早出来的同学了,里面就包括了那个苏小敏,也不知道她一个女孩子,怎么跑的那么快的!不过看她此时的样子,倒是显得非常惊讶,贝齿咬着下唇,直直盯着冯俊彦,眼神颇为复杂,不知心底儿在想些什么。

    后面还有大部队陆续往外赶,经过这里时,也都不由自主地凑过来,看热闹或者看物件儿,估计一会这地方就会被围得水泄不通。不过,这种氛围,是冯俊彦想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