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赔偿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0:35本章字数:3165字

    “起诉富民厂?”苏浩洋一愣,随即摇摇头,语重心长地说:“小彦,别冲动。唉……我实话跟你说了吧。这个富民厂的厂长李富贵有个亲舅舅,就是咱们县县委副书记李洪军。我那天刚去了一趟富民厂,回到办公室还没一分钟,李洪军就把我叫去了。叔叔知道你也是聪明人,比别的同龄人成熟,之后的事你也能猜到了。这个事情,本来就没什么证据,你怎么告他?别最后把自己陷进去。”

    “苏叔叔,这个产品我有专利证明的。没经过我的允许私自生产本就是违法行为,就算是公开审理我也不怕他。再说,我是一个小孩子,被父母遗弃的初一学生,被社会不良奸商压迫欺诈,相信报社也会很乐意跟我聊聊。开始我不想说是觉得或许这件事会牵连到叔叔你,可既然这件事跟你无关,那我也就不用客气了。”

    苏浩洋此时心里犹如翻江倒海般的剧烈震荡着。面前的这个清秀、稍稍有些胖乎乎的可爱男孩,给他的感觉仿佛是突然在身前加了一层迷雾,薄薄的一层,却始终无法再次看清那薄雾后面的容貌。

    “这个冯俊彦,果然是非同常人啊!”苏浩洋心底赞叹一声:“小彦,你什么时候申请的专利啊?你要真有专利的话,这倒是可以好好策划一下了。最起码也要把你应该得到的利润拿回来。”

    “苏叔叔,这个富民厂的厂长为人怎么样啊?”冯俊彦问了一声,稍稍一顿,不待苏浩洋开口,又接着说:“其实我就是随便问问,既然这个人一点都不顾及旁人,背后还有县委副书记撑腰,为人行事肯定不咋样,或许还祸害百姓鱼肉乡民呢!是不是?”

    “呵呵……”苏浩洋苦笑一下,无奈地感叹道:“我怎么感觉和小彦你说话,不像对孩子那般呢!你完全就是个小人精,什么事都明白。唉,要是我家小敏也有你这样懂事,我可就省心多了。”

    短短的几分钟对话,苏浩洋心里一而再、再而三的发自内心的感叹不已,感觉自己面前的冯俊彦其实不是个小孩子,他不但有敏锐的思维能力,还有着异乎常人的洞察力和观察力,对人情世故的把握,对事情发展的掌控都到了很成熟的地步。

    这一刻,苏浩洋心里一股念头电闪而过:“假如自己有这样一个儿子,不知会什么感觉!?是当做怪物遗弃?还是当成天才重点栽培?”

    “苏叔叔夸奖了。这个事我打算先不去招惹他们,原本我打算趁着周末去趟省城,到报社里去询问一下,有没有这样的专访版块,要是可以的话,便让他们来莱辛县城跟随采访报道一下。有报社跟着,也就不怕县里领导对我这么个孤儿施加压力了。”冯俊彦淡淡地说着,那话虽然简单,但听到苏浩洋耳中却一点都不轻松。

    冯俊彦年龄不大,却明显的能够抓住要点!他就是个十四岁的孩子!未成年人,关键还是个孤儿。一个小孩子生活本就不易,好容易有了养家糊口的小发明,却因为不良商人的恶意侵犯而无力反抗,只能求助报社来倡议。这个计划他可以在自己身份上做文章,也是给县直单位留了后路,要是再不秉公办理,那么便能爆料。

    为什么不找县里说理呢?冯俊彦就完全可以用一个小孩子的语气说:不敢找!为什么不敢找呢?县委副书记是他舅舅,有他撑腰,我找也没有,还不如去找大领导呢!

    这一番动作看似简单,实则非常缜密。别人不清楚,但苏浩洋却知道,报社对这种事情那可是万分关注的。国家正处在改革开放的热潮中,任何瑕疵都希望查知,而此时的报社便起了这样一个作用。

    “小彦,苏叔叔家就是省城的,你不用跑去,我帮你联系一家过来吧。相信他们会很乐意的。”苏浩洋微笑着说道。

    “真的?那谢谢苏叔叔了。我还不知道苏叔叔家是省城的呢!你怎么跑这地方来当官啊?是来镀金的?”冯俊彦随口问道。反正已经在苏浩洋面前变的不平凡了,就不在乎更加的出众。

    “呵呵,这你都能想出来。不过你猜错了。你李阿姨老家是这里的,我和你李阿姨大学毕业就一起来这里了。”苏浩洋避重就轻地说道。

    “哦,那苏叔叔你联系报社的时候,能不能顺便帮我个忙?”冯俊彦心里一动,自己确实有去省城的打算,可原本不是计划找报社,而是计划去找书店。只不过话赶话,赶上了。

    “什么事啊?”

    “我想买一套基础音乐书籍,就是零基础开始自学的那种。要是可以的话,苏叔叔能不能帮忙让人给邮过来?”冯俊彦问道:“要是能让报社的人跟着带过来就更好了。呵呵……”

    “怎么?你还对音乐爱好啊?不过现在你首要的是学习,别因为这些爱好耽误了学业啊。”苏浩洋有些好奇的问了句,然后便从一个家长的角度苦口婆心地劝慰了冯俊彦几句。无论他听与不听,自己总要说明一下自己的立场,对这样一个前途大好的少年,苏浩洋不希望他玩物丧志。

    冯俊彦表面上唯唯诺诺的听着,仿佛受教般,但心里却不这样想:娱乐圈可是个好地方,美女如云,钞票大把,买音乐书籍的目的也仅仅是想要先学这个,毕竟写剧本拍电影之类的,比起写歌制作歌曲来说,要困难的多,何况现在国内形势与后世不同,很多方面都非常受局限。

    等时机成熟,自己的年龄和身份都没有争议之后,这些所有的圈钱行为、猎艳行业,都要深深扎根触及的!在冯俊彦自己给自己定义‘金融帝国’这个庞大目标的道路上,娱乐圈是不可不涉及的重头戏。

    “我就是课余时间给自己打发时间,要不然,一个人在这个空洞洞的家里也挺难受的。不过苏叔叔放心好了,我知道学习很重要,不会耽误的。”

    “那好吧。我就是给你提个醒,你自己有分寸最好,我今天回去就给你联系一下,可以的话,明天跟你说一声。那些音乐方面的书我会让朋友买好交给报社的人一同带来的。”苏浩洋看冯俊彦一副受教的样子,心里也稍稍放心,不过难得能帮冯俊彦做点事儿,弥补自己心里对他的愧疚,这些音乐材料还是要去办理一下的。反正这个也不难,交给老爸的秘书就可以了。

    又和苏浩洋聊了一会,最后送苏浩洋一家三个人离开。冯俊彦心情不错。一切有关自己的事情都在朝着良性方向发展。而且今天有了个意外的认识。这个苏浩洋,苏小敏的父亲看来也不简单。

    刚才自己貌似无意的揣测他的背景,虽然被他一口回避,但从他的气质和对之后关于这件事情的谈话和态度可以发现,苏浩洋并不怎么怕县委副书记李洪军。

    有什么情况才会让一个县直小科长对县委副书记不假颜色呢?何况这个县直科长的家还是省城,后来再加上报社也可以联系,音乐方面的书也能一口应下,从这种种事情上来看,最起码苏浩洋在省城有一个社交面极广的人物做后台,而且是很近的关系,不然也不能没有试探就可以帮忙做主。

    不知道苏浩洋此时会有什么感想,特别是当他知道冯俊彦谈话中就在不停地撒下小陷阱,不断的试探自己的真实情况后。

    这个时代虽然有很多书店,但音乐方面的书籍并不是那么好买的,普通的文科、理科书籍很多,音乐方面的可不多,假如苏浩洋真的能短时间内找一整套音乐方面的书籍过来,那其能量就更显庞大了。

    不过,他的能量大小对现在的冯俊彦没有任何影响,最起码,从他现在做事的态度和手段上就能感受到。要不然,他也不用在意县委副书记李洪军的话了。如果他真的在意,也就不会给自己出主意,打商量。

    “呵呵,这个苏浩洋今天说的话做的事,还真的很神秘,很矛盾呢!”冯俊彦摇摇头,调整呼吸,列开架势、挥动四肢,又打起了那套无名拳法来。

    在猎猎寒风中,冯俊彦熟练地打着时而气势磅礴,时而诡异绝伦,时而举重若轻,时而奔雷迅猛的无名拳法,一遍一遍,仿佛永无停歇的样子。直到身周腾起了淡淡白雾,才稍稍有些气喘的收势打住。感受着整个身体再次侵入暖暖的热流中,让冯俊彦舒服的几乎要呻吟出声。

    良久,冯俊彦迈步回到屋里。起诉这件事情在报社过来给自己造势后,便要展开,关于自己需要的勒索,呃,不对!是赔偿……关于厂家给自己的赔偿方面,还需要好好计划几个好的名头。

    有着‘先知’条件的冯俊彦,知道一个好的借口会给整个结局带来不可想象的转机,不过,这类借口最大的看点,就以自己目前的形式来看,就只有从自己身上来发掘了!

    “孤儿、自力更生、被父母遗弃……多好的借口,多能博取众人的同情啊!呵呵……”冯俊彦一边在本子上书写着,一边满意地呵呵轻笑着。

    夕阳无限好,却是太羞愧,看到冯俊彦这般阴险狡诈,太阳公公都羞的没脸见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