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农科院来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0:35本章字数:3141字

    经过前一段时间的尴尬事件后,一贯大咧直爽的刘娇同志顿时蔫了下来,变得有些缩手缩脚,平日里尽可能地避免与冯俊彦相遇,即便是碰到,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再也没有那股泼辣劲儿,反而有些温柔淡雅起来。

    这种情况下,刘娇的表现和散发出的那股矜持羞涩的气质,让心怀暗胎的冯俊彦每每看到,内心都仿佛被猫爪似地痒痒,却又莫可奈何,不过对那次的恶作剧,他倒是没有一丝悔意,反而隐隐庆幸和满意;

    那间属于李青和刘娇共同的卧室成了刘娇的最爱,里面仿佛有什么万分吸引她的东西一样,每次回到家吃了饭就旁若无人地一头扎进去,呃,这个旁若无人也只是针对冯俊彦,在卧室里,经常会有‘咯咯’的笑声从卧室里传出来。

    到了学校,在同一个班级了,刘娇的课上当然是无可避免地与冯俊彦碰头,曾经的喜好和关注也突然消失无踪,冯俊彦独自恪守的那个角落,成了刘娇老师的禁地,从此再无巡视过。

    冯俊彦着实调皮捣蛋了一把,却还装作没事人一样重点表现了其无辜、无助、无知的特点,让两个自作自受的大美女无处发泄也无法开口。再加上最后冯俊彦那**裸的眼神、以及自己内衣裤的‘泄密’,使得这位气质独特,一贯沉稳的大美女李青也有些失了分寸。

    之后的这段时间见到冯俊彦,也难免有些尴尬局促的情绪,可整个院子只有三人,刘娇爱上了扮鸵鸟,小彦‘年龄幼小’、‘毫不知情’,李青也只能勉为其难地硬着头皮,在日常生活中与冯俊彦沟通交流,进而为缓和三人之间的气氛努力着……

    日子一天天过去,平淡中夹着些许温存,忙碌中又隐含几缕轻松。

    经过‘独立过活’和那件‘侵权事件’后,满打满算冯俊彦也有了四万多的存款,在这个物资紧缺、钱财实在的八十年代,可算是一笔无比庞大的巨款了,而有这些钱,相信在一定的时间内,冯俊彦都可以用衣食无忧、逍遥自在来形容也不为过。所以,摆摊事件也已经成为了过去式,冯俊彦每日的事情,除了早晨在李青和刘娇走了后练练无名拳法健健身,便是放学后去大棚里转悠转悠,等着果实成熟,好开展‘卖菜’计划。

    周三傍晚,冯俊彦晃悠悠的骑车回家。最后一节是体育课,大冬天的也没什么精力去白白挥洒汗水,随便借口请了个假,便提前大半个小时赶回来了。

    “唉,真是自作自受,都这么久了,刘娇还没缓过来,别钻牛角尖想不过来,等一个月后搬出去可就惨了。自己现在能和两个大美女住一起,要是刘娇搬走,估计李青也会搬走,到时候自己哪还有艳福可享,自己的鼻子和眼睛还不天天埋怨自己啊……”冯俊彦心里暗自嘀咕着,心里打算回到家精心准备一份晚宴,鼓足勇气给两位姐姐道个歉。

    反正也不用多说什么,就说感觉最近气氛有些紧张,自己年幼,不知道做错了什么,所以精心烹调点美食,给姐姐道歉。想必这样的解释应该可以化解一番,实在不行,再加上自己可怜的身世和遭遇,就一定能博得刘娇和李青的同情!

    假如李青和刘娇知道‘年幼无知’的冯俊彦竟然如此这般算计自己的话,指不定会有什么火爆的举动,还好冯俊彦这种心思一贯收拢的比较彻底,表演经验也无比的丰富,得以在两位美女姐姐眼中继续保持着那种纯纯少年的形象。

    远远的看到自己家门口停了两辆车。一辆黑色的桑塔纳,在这个年代算是很高档轿车了,另一辆则是一个白色的面包车。车子没停,径直来到自家门口,冯俊彦一边随意地看着旁侧站着的众人,一边掏出钥匙开门。

    “难道是苏浩洋又有事来找自己?怎么还带着一票人啊!?”冯俊彦眼看着一群人聚集在自己的家门口附近,不由暗想着。

    “你好,你是冯俊彦同学吗?”一名带着金丝眼镜,身材瘦小但浑身透着知识分子感觉的小青年走上前来,问道。

    “我就是,你们是……?”冯俊彦环顾四周人群,迟疑地问道。

    “我们是国家农科院的研究人员,前段时间看到你的专利申请,我们想来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做一下实地考察。”瘦小青年用手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道。

    “哦,那……请进吧。”冯俊彦心里有些嘀咕:“申请专利跟农科院有什么关系?即便要实地考察,最起码也要专利局和我沟通吧!怎么会是农科院的人来交涉!?莫不成,这一群人力根本没有专利局的办事人员,全是农科院的研究员!?”一边想着,冯俊彦一边礼让外面站着的七八个人进来。

    几个人跟在冯俊彦身后来到小院里,看到冯俊彦支起车子想要回屋,那个瘦小青年又出言喊住了冯俊彦,有些激动和迫切地开口问道:“那个冯同学,你那个大棚菜园可否现在带我们去看看?”

    “哦……好吧。”冯俊彦回头淡淡的看了眼瘦小青年,有些不悦地应了声,转身拿起书包回屋里。一个连自己名字都不舍得介绍的家伙,还这么理直气壮地要求这,要求那,让人看了真是心烦。想到这群人或许就是传说中不懂世事的书呆子,那股不悦也就淡化了许多。

    院子里七八个人见到冯俊彦应了一声后还是慢吞吞的走进屋里,人群中顿时出现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自己这一群人可都是农科院的人,是知识分子,未来的科学家,身份显贵着呢!没想到一个小屁孩也敢这样不待见自己,真是岂有此理!要知道,今天刚来到这个偏僻的小县城,县领导知道后立刻派了一辆桑塔纳供几人临时支配,可见对自己这些人的敬重程度了。

    冯俊彦回到屋里拿钥匙,虽然隔着一道墙,却也听到了院子里众多聒噪声音,心里褪去的不悦再次涌了上来。

    想要获得别人的尊重,首先要学会尊重别人!枉费你们还是一群国家精英分子,竟然连这么点做人的道理都不懂,还搞个屁研究!

    不过,想归想,冯俊彦还是老老实实的拿了钥匙推门走了出来。自己的目的是要申请专利,没必要跟这么一群人事不知却还硬充大牌的书呆子们计较。一切以自己既得的利益为前提,这种芝麻大点儿的小事,忍了!

    冯俊彦虽然心里决定忍让,但面容上就没那么多计较了,阴沉着脸带路,让这群突然来访的,不懂礼貌的,窃窃私语的家伙们,也都察觉到了‘主人’的不悦之色。

    瘦小青年目视前面带路的小胖子的背影,用手推了推镜框,镜片中在一刹那间,折射了两道凌厉、狡诈的目光,随着青年手指拿开,眼镜后的眼睛又恢复了波澜不惊和平静淡定的神色。前面带路的冯俊彦还心里不停地腹诽,丝毫没有察觉一股阴谋已经在不知不觉间,遥遥地驾临到他的身上。

    “这就是我做的大棚了。那些照片也都是在里面拍摄的,你们进来后可要小心点,别竟顾着到处看,把里面的东西给踩坏了。”冯俊彦打开门,扭过头来对着一群望着这两栋紧挨着的庞然大物感叹的众人鄙视地嘱咐道。

    瘦小青年面孔一红,不知是激动的还是感觉被一个未成年小孩儿这般嘱咐有些尴尬所造成。好在他们虽然没什么秩序,可也都算文质彬彬,没有过激的言语和行为,对冯俊彦的话不说会不会听从,仅从他们暗地里商定的对策,也不会恶意去破坏这片待申专利的地方。

    冯俊彦推开大棚门,迎着一股暖暖的热风当前走了进去,瘦小青年弯腰低头紧跟其后也走上来,剩下的人也都陆续走了进来。

    眼前的一切让第一次见识到这种场景的家伙们讶然不止,气氛再一次稍稍骚动,惊讶声、兴奋地感叹声、窃窃私语声甚至还有几声尖锐的吹口哨的声音。冯俊彦回头皱了皱眉头,往了两眼最后面一个看似壮实的青年,此时他还没从嘴里将手指拿出来,看到冯俊彦有些不善地看过来,也大眼一瞪,恶狠狠地对视了过去,两人顿时有了些许针锋相对的感觉。

    “何庭!你干什么!就不能老实点嘛!”瘦小青年第一时间发现了冯俊彦的异色,顺着眼神凝视的方向后瞧,顿时发现了何庭这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野蛮家伙正瞪着挑衅的目光和自己即将要去说服的目标对视,不由暗自上火,急忙冷喝一声,喊住已经有些躁动的何庭。

    “切!我怎么了?不就是和小家伙交流交流眼神么。田晓你也真是的,有必要这么认真么!?”何庭收回目光,虽然口里说的有些不以为然,但看他神色,对这位名为田晓的瘦小青年还是颇为忌惮。

    冯俊彦直到何庭退缩才收回目光,不过,扭头的瞬间,冯俊彦隐晦地偷偷瞥了一下那名言辞干脆的瘦小青年,竟然透过眼镜的一侧,意外地看到一抹炫耀得意的目光,心里顿时一动,连带着,对他们也暗自小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