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张:车祸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29本章字数:3091字

    黄昏渐渐凝重,暮色苍茫。高大的山棱拘谨的相对伫立。太阳仿佛烧透的煤球,渐渐的隐没在锯齿般的山峰后,一切的生命和光明都将要失去自然的本色。

    夕阳阴暗的残影中,忽然抹过两道诡异的光圈。光圈的颜色十分模糊,仿佛是太阳的眼泪,一滴落在东面的山峰上,一滴落在西面的山峰上。

    东面山峰上的那环光圈忽然如波纹隐去,现出一个娇小柔弱的身姿。长发斜掠,螺旋缠绕在右手上,隐隐泻出一袭清澈的光流。

    “哼,看你往哪跑!”娇小的身影倏然开口,语气掩饰不住的得意。她妙波横烁,远远看着西面高峰上的寒影。

    “嘶…”与少女的娇憨明媚形成鲜明的对比。西面山峰上的光圈被晚风吹散,淡淡光晕中伏着一个白衣怪物,胶状凝聚的头发滴沥着浓稠的墨绿色液体,嘴角露出的尖牙闪着白森森的星芒。它不分五官的面孔斜贯一道剑痕,里面脓血翻滚,远远就能闻到刺鼻的腥气。

    “捱了我一剑还没死,你可真耐揍!”少女纤细的双指拭过清澈晶莹的剑刃:“下一剑,我就会让你魂飞魄散!”

    “吼——”怪物一声怒吼,身后的夕阳立刻散发出诡异的光雾,天色一瞬黯淡下来,半空雷声滚动,电芒迸射。

    “不好!”少女没料到七月的天比六月的天变化还快快,毫无征兆的竟然就要暴雨倾盆。

    怪物似乎如释重负的震动喉咙,发出类似冷笑的声音。它黑色粘稠的头发猛然竖起,集成两只森森大手,竟然把半空扯出一个黑洞。

    “别想跑!”剑芒如电,少女知道这怪物最擅长借由电波穿梭空间,刚才的雷电无异为它创造了契机。少女当即一剑疾刺而来,却只刺中了空间的模糊影像。

    “呜——”天龙漆黑如墨,少女凌空四下张望,寻找怪物穿梭留下的痕迹,蓦地一声长鸣在她身后飙起,激荡的寒风吹得她长发飘散,背脊生寒。原来是两辆动车交错驶来,鸣笛示警。车灯如两对巨兽的双眼,射出刺目摄魂的光束,在少女眼前交叉照耀。

    就在这时,灯光中少女的眼神极速凝缩,化作无限惊恐:“快!快停车!快停车啊——”

    她看到,那个诡异的空间,出现在两个车头之间,怪物从中一闪而逝,冲她森然一笑。

    触目惊心的雷电,这一刻突如其来的撕破晦暗的天空,四周山水震颤,大雨,就在此时倾盆而下。

    紧随而至的,是崩山裂地的巨响和竭斯底里的哀嚎,回荡在山谷上空,被暴雨疾速的冷却而逝。

    次日傍晚,骤雨初歇。

    一个男生,颓然躺在松软的沙发上,摒弃窗外嘈杂的水流声,看着电视新闻中,播报的有关动车事故处理的消息。 他的一颗心连着所有的神经和凝固的血液,坠入冰窟的深渊,

    “不可能、不可能...”至今他还不能接受父母在这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中,双亡的噩耗。好友李月灵已经给他打来了二十几个电话,看来她也得知了这个噩耗,可是他现在不需要安慰,安慰有什么用?能让他的父母再度回到身边吗!他粗暴的把手机电池扣下来,摔到地上。

    他就是这样的性格,极端率直。

    他,就是杜宇翔。

    “因为当时在现场抢险的情况,环境非常复杂,下面是一个泥潭,施展开来很不方便……所以把那个车头埋在下面盖上土,这样方便抢险。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有关部门发言人这么说。

    “放你妈的屁!”他勃然大怒,忍住把遥控器扔到电视屏幕上,砸碎那张虚伪的脸的冲动。泪,再次狂奔:“爸...妈!”

    “我只能说,关于这个孩子的生还,这是个奇迹。”发言人还在滔滔不绝的接受采访。

    杜宇翔看着电视中那个婴儿,心里有时一阵揪痛:“这次事故,又害的多少家庭分崩离析?”他脱掉汗水浸透的衬衫,打开了所有窗户,而后魂不守舍的坐在客厅沙发上。他感觉人生道路走到了尽头,他没什么可想,也似乎再也没什么能惹得他心烦。现在他只想做一件事,就是打发掉这死缠烂打、一无是处的求声念头。

    想自杀?没错,只是还没下定决心,也没考虑过怎么自杀。“赶紧解决掉一切,就万事皆空了。我就可以去陪着父母了...”他想着,其实一条毛巾,或者床单就够了,吊死自己?或者直接买炸药炸了房子,选择和父母一样的死法。

    想到父母的死状惨不忍睹,他心里打了个突,反而有点清醒。可是清醒的结果,就是再度看到屏幕上喋喋不休的场景。

    不想再看这张嘴脸,他要换台,手指触碰到按钮的刹那,他的瞳孔一缩:“嗯?”

    画面上出现一个模糊不清的影子,黑漆漆的渗人,就站在发言人背后,徐徐飘向镜头。

    “这...”杜宇翔吓得脸色苍白,刚才还想自杀的念头一下子烟消云散。影子还在飘,离镜头越来越近,一缕胶状的东西,从屏幕里流出。

    他吓得呆住,好容易反应过来要关掉电视,但不论他怎么按遥控器,电视都没有反应,屏幕上发言人的还在接受采访,那个影子的一半,已经从电视中爬了出来,胶状的东西,看起来是他的头发。

    “嘶——”影子甩开头法,露出一对没有眼球的眼眶,滴着浓稠的嘿浆,舌如蛇信。长长地吐出来,舌尖分叉。

    屋里的灯光,变得忽明忽暗,灯光每闪一下,影子便向外爬出一分。

    “拔掉插头!”杜宇翔脑中忽然冒出这个想法,他急忙连滚带爬的绕到电视机旁,一脚踢掉插头。可不等他松口气,鞋子已经被抓住,拔掉插头,没用。

    杜宇翔使劲蹬掉鞋子,也不知哪里来的胆子,抱起整个电视,奔向窗户口。可还没等他跑出卧室,那团胶状的长条,已经一下以下的抽打他的脸。杜宇翔不觉得疼,恐惧早已封盖了他的五感。他双手一软,电视掉在地上,屏幕朝下。

    “...”杜宇翔全身战栗,看着脚下电视慢慢斜起来,那个黑影的上半身已经完全露在外面,正在竭力甩脱电视。

    “啊啊啊啊!”杜宇翔惊恐的转身缩回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苹果,冰糕,矿泉水,一股脑的扔过去。

    黑影胶状的发条绷起,嗤的一声,将他扔来的东西穿成一串,摔了回来。

    杜宇翔赶忙反身到沙发后面,慌乱间碰倒了什么,落在脚边。他低头一看,是自己十六岁时,参加全省少年武打比赛,荣获冠军的照片。

    “对呀!我有武术!”杜宇翔短路的大脑不知是重新通电,还是接错了线路。

    影子把电视甩到墙上,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每个关节,都僵硬的扭动着,咔咔作响。

    “你你你...你别过来啊...”杜宇翔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玩意,但身为男子汉,他还是发起了战前宣言:“我刚...双亲去世,正想找人...发...发泄,你别自讨苦吃...”

    “嘶——”影子不知听懂没有,依旧向他迫近。

    杜宇翔肩膀微微缩紧,双腿蜷的不能再蜷:“你你你...你千万别过来...我可是...会打架的...”

    影子的手,确切的说,这是一根看起来模糊不清的东西,波散着森森毛骨悚然的气息,向杜宇翔抓来。

    杜宇翔急忙左手拨开影子伸来的手,跟着右拳奋力打在影子的脸上。

    “咕噜”影子的脸整个凹陷进去,如泥潭的污泥,冒泡翻滚,渐渐又变回原形,那双空洞滴沥的眼睛,又打了一圈。

    杜宇翔哪里见过这种恐怖的场景,大叫一声“我的妈啊!”转身就要逃跑,但他身后是墙壁,他转身力道很大,一头闷在墙上,被反弹回来。他两眼冒星,眼泪一把一把飞了出来。忽然身后一软,他扭头低眉一看,自己坐在了影子身上。影子全身被左遍,身体也像污泥一般咕嘟咕嘟的冒泡翻滚,两排黑色的稠液从杜宇翔屁股两边滚来,似乎要把他包住。

    杜宇翔一阵恶心,举起双拳砸落影子缓缓举起的双手,屁滚尿流的往客厅跑。就在他爬出屋子的一瞬间,扁平的影子,黑色恶心的舌头如鞭子飙出,嗖的一声缠在在他大腿上。

    “救命啊,救命啊...”杜宇翔吓破了喉咙,也没人搭理,谁叫他家的隔音效果是全市最好的?

    他感到影子爬到自己屁股上,舌尖在股沟扫动,对于只穿着内裤的他,这无疑让他的任督一阵紧缩:“你...你要干嘛...”他使出吃奶的进向前爬,不断回头看着,脸,比盛夏的森林更浓。

    “十方鬼谷!苍雷坠!”墙角的电视突然跳了起来,长翅膀似的跃到杜宇翔屁股上方,屏幕中一道紫色惊雷落下。

    影子舌头一缩,千钧一发之际从杜宇翔身上滚了下来。雷电劈中股沟,杜宇翔全身痉挛酸麻,疼的昏死过去。朦胧间,他看到一个妙龄少女,身穿宋朝服饰,从电视中飘然而出,落在自己的写字台上。

    “我...穿越了吗?”意识断电前,他最后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