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排斥与接受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29本章字数:3807字

    剑,四尺挂零,宽厚曲长,通体流转着橘红色光焰,剑身橘黄,剑柄盘绕褐色光纹。

    “这是...我只是想给他一部分灵力维持灵魂,为何自己的灵力全都跑到他身上...”少女一身水蓝色的衣衫被粗布料编织的衣服取代,她捂着平阔的胸口,坐倒在杜宇翔身后,惊愕的瞠目结舌:“我从没听说过有这种情况,也从没见过这么浑浊强大的灵力,更没见过...这么大的诛邪刃...简直比...祭血队长的还要大上一圈...”太多的想不明白,但最重要的是,现在自己灵力尽失,自己的诛邪刃也因此消失。因此要斩杀眼前的恶灵,只能依靠杜宇翔。

    黑色的浪潮砸落,朔风疾卷,如末日降临,眼看着就要把这条街道囊入黑暗的世界。

    蓦地,一飙光澜激荡,橘焰滔天。

    锯齿状的气焰波散,黑色的浪潮萎靡而退。

    杜宇翔一身黑色剑服,锯齿状的下摆随风卷摆,他双目迥然看着邪灵,喝道:“现在我就要你知道!杀害我亲人的下场!!”

    邪灵先被这阵光芒刺得头晕脑胀,旋即自己的发根又被大把斩落,心头又惊又怒。

    断裂的发根咕咕浓浓的长处新的发梢,垂立在脑后,他张口吐出两波黑丝,黑丝飞到半空突然爆散开来,裂变成千万缕几乎用肉眼无法分辨的细丝,层层迭迭拢向杜宇翔。

    阴风呼啸,丝光乱舞。杜宇翔双手擎剑,一时橘光大盛,卷向他的黑丝被呼啸的剑气逆风割断,化作疏疏细雨。但邪灵的发丝依旧层出不穷,横空飞舞披靡,朝杜宇翔的身躯团团收缩。

    杜宇翔剑眉凝结,双眼炯亮,不理会那些剩余的裹绕四周黑丝,疾步冲向邪灵

    步影如山,剑如惊雷,巍峨的伫立在恶灵眼前,斩落。

    邪灵被眼前的灵力激射的心神摇曳,千钧一发,他转身遁逃,“嗤——”半个身子已被杜宇翔斩断。邪灵惨叫一声,逃得更快,杜宇翔追不上,只好放它离去。

    身上的灵力渐渐收敛,他低头看了一眼剑锋滚落的血滴,迷茫的回过头,问少女:“这就是斩灵的力量吗?”

    少女脸色惨白的轻笑,扑到在杜宇翔背后:“先...先返回...你的身体里...”说完小脑袋一歪,昏死过去。

    “先返回我的身体?”杜宇翔诧异的摸着自己胸口,把手中的剑丢到一边,拽着女孩躺倒自己怀中,仔细打量着,不由舔了舔嘴唇:“其实这样看,她还蛮正点的..可是要我回什么身体里,啥意思?”他不经意的扭头看去,脸色顿时青色发紫,自己身后,还躺着一个杜宇翔,那是自己现实中的装扮。他咬了一下舌头,疼的腮帮发麻。

    “我现在真的是灵魂出壳?”杜宇翔看看怀里的少女,心想不论如何还是先回自己的身体里。

    “她刚才要我回到自己身体里...可是咋回去啊?”他走到自己身体前面,忽然一股强骇的吸引力从身体内冲出,将自己生生拉回身体中。

    “啊!”杜宇翔从地上爬起,看着倒在一旁的少女,眉头凝成疙瘩:“这就回来了吗?”他忽然一省:“对了,小月呢!”他左右环视,却始终没看到小月的身影,迷惑道:“奇怪,她刚才明明昏倒在这里的啊...”她抱着少女,又来会找了一圈,始终没发现小月的身影,又担心被人撞见,误会自己意图迷晕少女,只好先回家。刚走两步,脚尖提到了什么,低头一看,是一个橘色近似读卡器的玩意。他本来不想理会,但借着灯光,他注意到这个东西身上刻着一个图案,与自己之前手中拿着的那把怪异的长剑一模一样。诧异之下,随手捡起塞回口袋,打算等少女醒来,一问究竟。

    少女醒来的很快,杜宇翔还没替她擦完身上的血渍,她嘤咛一声徐徐睁开眼。感到身上有一双温热的手摸来摸去,她压低下巴一看,只见杜宇翔埋头在她身上耕耘,惊叫一声,飞起一只看似柔弱的小脚,鞭在杜宇翔脸上。

    杜宇翔只是一心低头给她擦血,不料她这么快就醒了过来,而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赏了自己一份梦醒大礼。他怪叫一声,连人带门从卧室滚了出去。

    “草,你还有没有良心!”杜宇翔忍者浑身剧痛,爬进来大骂:“老子好心好意救了你不说,还替你擦身上的血,你居然醒来就给我一脚,你脑子出生时被夹了是不是!”

    少女以为自己被杜宇翔非礼,一肚子火正要劈头盖脸的向杜宇翔发泄,听到他的话,不禁一愣,低头看自己的衣服,果然注意到身上的血少了很多,但衣服轻薄,杜宇翔沾着水擦得这么用力,衣服几乎贴在皮肤上粉里透白,衬得她娇媚欲滴。

    杜宇翔骂了几句,见少女不还口,也不好意思再骂,轻哼一声抱臂倚墙而立。

    少女歉意的说:“对...对不起啊。”

    杜宇翔嗤鼻:“算了吧,比起这个,你现在告诉我,小月怎样了,为什么我刚才没见到她??”

    少女脸色微微茫然:“我怎么知道....”

    杜宇翔叹气说:“那只能等以后慢慢找了。喂,我问你,我刚才那个样子,就是斩灵吗?”

    少女说:“嗯,只是...我打通了你的任督二脉,把灵力全都过度给你了,你现在完全代替我成为了斩灵。”

    杜宇翔脸色骤变,结结巴巴的问:“等下...我记得...任督二脉那个位置...那刚才我屁股被戳...”

    少女羞红了脸,怒道:“当...当然是用剑给你渡进去了,你以为是什么!”

    杜宇翔松了口气:“还好,我还以为你...”

    少女看着他,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你的离合器呢?”

    “什么离合器?”杜宇翔愕然。

    少女失色:“你不会丢了那个吧,那是一个镶着你兵刃样子的东西,应该很小的。因为遇到恶灵或者妖魔时,你就需要脱离本体,变成斩灵战斗,离合器就是让你和灵魂分离的道具。”

    杜宇翔摸了摸裤口袋,把那个读卡器模样的东西丢到床上:“就是这玩意嘛?”

    少女脸色为之一缓:“还好你没...”

    “送你了,你伤好了,拿着这个回那个什么空灵界吧。”杜宇翔转身摆摆手。

    少女惊诧的说:“怎么...这是你的离合器,给我干什么!”

    “我没兴趣当什么斩灵,刚才是十万火急,迫不得已,而且那个邪灵被我砍成两半,看来也是死了,我已经报了父母的仇,没心思管其他灵魂,既然我的灵力是你给的,这个离合器应该能把我的灵力分出来还给你吧?”杜宇翔漫不经心的说。

    语塞,少女不知该说什么。

    “总之今晚你睡这里,我睡外面就是了。”杜宇翔说完堵起门,听脚步声是到爸爸以前的卧室去了。

    杜宇翔冲了个凉水澡,头枕着双手躺在床上,望着雪白的天花板,陷入沉思:“斩灵...真希望今天这一切赶紧忘掉,明天起床一切像平常一样。我先回学校看看,然后...再去找保险公司,索要赔款...”

    想着,他渐渐睡去。

    次日清晨。。。

    “宇翔——”顶着火红的朝阳,杜宇翔前脚刚踏进校门,背后传来比赤道还长的大喊,阴阳怪气,惊喜滑稽。

    “啊!早!”杜宇翔随意的向后一脚鞭了过去。

    身后风起云涌的狂奔戛然而止,砰的一声仰面栽倒在地上,这位相貌不俗的男生,脸上印着一个大大的鞋印,嘴角一抽一抽的,抽出一抹享受的笑容:“太爽了这感觉,这股来自鞋底的熟悉味道,令我因为烈阳蒸发殆尽的身体,瞬间充满了活力。”

    宇翔,你居然又回来暑假补课,你不是说要去旅游吗?是不是怕一个人无法解决自己的基情~”

    杜宇翔瞪他一眼,把他的手拿下来沉声说:“你的节操呢?你昨天没看新闻吗?”

    男生又把手在杜宇翔结实的屁股上摸了摸,舔了舔嘴巴说:“一朝笑尽天下事,从此节操是路人~”

    杜宇翔有点反胃,可是没有吃早饭习惯的他,什么也吐不出来。

    “喂,宇翔,我昨天听说班里今天要转来个大美女,听说身材超好,还是萝莉,到时你要帮我搞到手啊~”男生又说。

    “没兴趣!”杜宇翔甩不开他,剑眉一拧:“你想挨揍吗?”

    男生精神一振,蹦到他前面,双手合拳支着下巴说:“请鞭笞我吧宇翔,为了你再所不辞!”

    杜宇翔忍住想甩他一巴掌的冲动:“老毕,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犯贱!”

    老毕,杜宇翔的好基友,至于为什么叫老毕,看他的长相再看中央台就知道了。

    “伦家还不是只和你犯贱吗~”老毕的性取向,杜宇翔怀疑了两年,终究没找到足以证明扭曲的证据。

    二人绕过校园中间的莲花喷泉,前方不远,二楼走廊忽然崩的坠下一物,落到杜宇翔脚尖。

    杜宇翔和老毕吓了一跳,老毕已经蹦起来,整个人吊在杜宇翔身上。

    杜宇翔甩开他,低头仔细看这个有着一头红色秀发的身影,眼珠瞬了瞬说:“月灵,你没事吧?”

    听到杜宇翔柔和的声音,李月灵整个人如弹簧弹直了起来,双手紧紧抓着淡紫色的连衣裙脚,染着污渍的秀脸绯红:“嗯,没事,只是擦走廊的玻璃,不小心掉了下来。”

    她的确很美,一头红发宛若盛开的玫瑰,袅袅曲曲的直垂腰间,巧妙地勾勒出她玲珑的身段。拨开凌乱的长发,姿容绰约,俏丽可人。只是笑起来,左边嘴角现出一个小小的酒窝,让她看起来又有一些神经大条。

    杜宇翔抬头看看二楼,又看看安然无恙的李月灵,有些郁闷。老毕已经张口结舌:“月灵,你一定是葫芦娃走失的妹子,要不然怎么如此神作!”

    李月灵干笑一声,看了看杜宇翔小声说:“宇翔,我听说前些天车祸...”

    “没事了!”杜宇翔想不到李月灵居然知道这件事,看她的表情,恐怕是猜到自己父母双亡,他不愿在人前提起这件事,立刻打断了她。

    老毕一脸迷茫的问:“车祸,什么车祸?”

    “你再不从我身上下来,我要你变成人祸!”杜宇翔恶狠狠的说。

    老毕水蛇一般的腰在杜宇翔身上盘绕:“你打嘛,用力,别客气~”

    “我去你大爷的!”杜宇翔一只手拎着他的脖子根,随手甩到了莲花喷泉里,他的心情经过老毕的一搅合,明朗不少,张扬的笑容升起,他斜着脸对李月灵说:“月灵,我们上课去!”

    “嗯!”李月灵似乎对这种场面习以为常,笑靥如春的歪着脑袋。

    “可恶!”老毕把这池边,露出湿淋淋的脑袋,双眼狠狠的盯着离开的背影:“重色轻友的东西!不就是她的胸大吗,回头我也给自己装两个榴莲!看你对我垂涎不垂涎。”他竖起一只手做宣誓状:“老毕老毕,你一定不能灰心,一定要厚着脸皮,极度无耻,不要节操,抛弃下限,嘿嘿,这样我,一定能把宇翔泡到手!”他白森森的牙齿咬着手指,神情猥琐。

    莲花池边不知何时围满了男男女女,竖起大拇指异口同声的赞扬他:“好!果然贱人!”

    “噗通!”老毕一头闷进了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