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逝者的愿望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29本章字数:3479字

    封着玻璃的走廊,一望百米,杜宇翔和李月灵默然无声的并肩而行。

    杜宇翔经过昨晚的事情,死志已销,想起自己不接李月灵的电话,觉得非常尴尬,因此不好意思主动说话。

    “那个宇翔...”李月灵好半天才想起一个话题:“你知不知道,我们班今天转来一个女生。”

    杜宇翔抓抓头发说:“似乎是有这么回事,是从什么地方转来的?”

    “我也不知道,一会上课她会做自我介绍的吧。”李月灵抬头笑起来:“今天中午去我家吃饭吧,我家中午没人,我打算做 爱心便当呢。”

    “爱心...便当?”杜宇翔纠结:“这是什么名字,你哥哥呢?”

    李月灵怔了一下,含糊的说:“去旅游啦~和你父母...”她脸色有些煞白,收住口。

    杜宇翔停住脚步,转头问:“你哥哥也在那辆火车上!”

    李月灵叹口气,旋即又笑了起来:“哎呀,人有旦夕祸福,你干嘛这么大惊小怪。”

    杜宇翔轻声说:“对不起。”

    李月灵嘻嘻一笑:“有什么好对不起,你问我,我自然要回答你,否则多没礼貌~”

    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杜宇翔前脚刚迈进教室,斜里一道水蓝色倩影窜了过来:“嘿,你好啊杜宇翔~”

    打招呼的人声音有些耳熟,来人身高只到杜宇翔的胸口,杜宇翔诧异低头,不禁脸色大变,单手跨在后背的书包掉到地上。他一个托马斯回旋蹦到走廊上,不可思议的指着女生说:“你你你你你你你——”

    李月灵见杜宇翔神情夸张,错愕的走到打招呼的女生面前,小声问:“素秋,你认识宇翔啊。”

    “嗯!”素秋点点头,意味深长的看了杜宇翔一眼:“不止认识,他还把我最宝贵的东西夺走了。”

    李月灵差点要咬舌头,捂着嘴张大了眼睛:“什么,宇翔他把你——”

    班里看热闹的同学也智者见智:“看不出宇翔下手挺快的!”“什么下手,他是上下其手!”“呜呜呜呜,本来我还想泡...哦不,还想追她呢,这些全完了!”“死杜宇翔,有一个李月灵还不够!”“他是练武的,精力旺盛啊~”

    “讨厌,你们说什么啦~宇翔不是那种人...吧...”李月灵听到五花八门的感慨,嗔怨的跺脚。

    “不好意思,你们先上课!”杜宇翔猛的冲过来,提起素秋水蓝色的衣领,一路扬尘飞沙的奔下楼去。

    “什么嘛...”李月灵小手在琼鼻两侧扇着,听到有人说:“宇翔耐不住火焰了?要就地解决啊~”

    “那么水灵的女生,一看就是江南的特产,要是我,一晚上十四次~”

    “啊——完了完了!”迟了一步的老毕,眼睁睁的看着杜宇翔拽着一个美女奔下楼,哭丧着脸双手揪着头发,抓狂的大叫:“我的情敌又多了一个!”

    “你来这里干什么!”教学楼后,是一个硕大的操场,操场骤变环形绕着足球部,篮球部,游泳馆等设施兼职。因为是暑假,所以空荡荡没一个人影。杜宇翔放下素秋,打量着她:“你叫素秋是吧。”

    “嗯,我叫慕素秋~”慕素秋满脸甜美的抬起头。

    “少给我装纯。”杜宇翔双手抄在口袋里,走到阴凉的梧桐下,看着身后亦步亦趋的慕素秋,转身问:“你直接说你来的目的!”

    “你不喜欢纯洁的少女啊?”慕素秋是指在香腮敲着:“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杜宇翔气的冒烟,抽一只手扶着额头,仰天说:“你管我喜欢什么样的,根本没听见我在问什么吗!”

    “只有闹清你的喜好,我们才有交流空间嘛~”慕素秋可怜兮兮的说:“这可是我以前上交际课时,学的第一课。”。

    “你要干嘛!”杜宇翔一把抓过吹成鸡蛋的气球,感觉天地一片乌鸦:“不可理喻,你就直接说,你来干嘛!!!听得懂人话吧,不要告诉我,你要我说文言文!”他今天早上醒来,慕素秋已经不在自己家里,他还以为这个麻烦的斩灵终于卷包裹走人,谁知她居然在学校等自己。他由衷赞叹慕素秋的办事效率,一个晚上就打听清楚自己在哪里上学,今天会不会来补课,而且居然还办理好了入学手续。

    慕素秋委屈的说:“我就是要扮成你接受的样子,那样我们才能好好交流啊。”

    杜宇翔伸出舌头吐了几口气,感觉肺部张力已经到了极限:“我现在已经接受你变成人的事实了,你不是说斩灵都是灵体,那你怎么会变成人的?”

    慕素秋收起笑容说:“不是为了你,我也不用这么费心思。”

    杜宇翔听她语气严肃,心里一咯噔:“她性格怎么转换的这么快,合着刚才就是为了迎合我,才故意装的很柔弱?早知道我该说我喜欢绵羊。”

    慕素秋见他不说话,接着说:“为了方便有时候在人间居住一段时间,完成特殊人物,所以我们研发有人模。这是我们在人间借以寄居的躯壳,多以原貌用仿真材料打造。不过有的斩灵喜欢重口味,可能也会要贵妇犬之类的人模来寄居,但这样的很少很少,而且人模无法进入泛雪堂。”

    “你为啥不赶紧回你的火星去,还在这里烦我。”杜宇翔说:“离合器不是交给你了吗,你还在这里转悠啥,听起来你们可是很忙的,别把时间浪费在我这个大闲人身上。”

    慕素秋说:“我没了灵力,是无法打开时之静屏的。所以我只能在人间慢慢恢复灵力,这中间斩杀邪灵的任务,我只能靠你了!”

    “为啥靠我?再说你不回去,你们那个什么斩灵队不会派人来找你?”杜宇翔拒绝,他不怕麻烦,但他不愿找和自己无关的麻烦。

    慕素秋蹙眉说:“不是斩灵队,我们是特记战队,隶属泛雪堂!”

    “你爱啥啥,总之这事,我、不、管!”杜宇翔一字一顿的决绝。

    慕素秋气的双腿发抖,忽然滴滴两声轻响,杜宇翔循着声音看到慕素秋手腕上带着一块精致的黑色手表。慕素秋同样也在看手表,脸色微变,一把拉住杜宇翔,飞快的拖向校门口:“跟我来!”

    “你!”杜宇翔觉得手腕被一只老虎钳咬的死死,别说挣脱,现在是连一点力气都用不上。

    “她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杜宇翔垂头丧气:“居然被一个萝莉拖着满街跑,幸好天热路人没啥人,否则被看见了,我这张脸往哪里搁。”

    慕素秋一边跑一边回头说:“我手上的是灵力追踪仪,是泛雪堂最新的科技产品,可以追踪到一百里以内的邪灵,现在这只离我们不是很远。”

    “我都说了,关我屁事...”杜宇翔抗议无效,依旧被拖在地上,乒乒乓乓的飞驰。

    二人来到市游乐园,夏天的炽烈,把游乐园的地面烘烤出寸寸裂痕,远望如一条条蜈蚣,散发着白色的蒸汽,令人望而却步。

    蓦地,游乐园的气垫床被一道诡异的气浪截成两段,迅速干瘪下去。

    气垫床下钻出一个四五岁大的男孩,惶惶不安的向游乐园门口跑来,身后,是一只和水牛差不多大的黑色狼狗,青面獠牙,卷着殷红色舌尖,紧追不放。

    “那是——”入口,杜宇翔和慕素秋站定,看到这只大的令人发毛的狼狗,杜宇翔打了个激灵。

    “邪灵!它要吃掉那个小孩的魂。“慕素秋冷冷的说。

    “可恶!”杜宇翔义愤填膺,他跳过回字形栏杆,就要跑上前救那个小孩。

    “站住,你这个样子去了,不过是白白送死!”慕素秋喝住他。

    杜宇翔想到之前那只从自家电视里爬出来的邪灵,脚下一软。但旋即他不假思索的回头说:“把那个离合器给我,快点!”

    “为什么要救?你不是不管和你无关的事情吗?”慕素秋冷笑:“身为斩灵,就有解救所有魂的义务,必须平等对待,你只救你看到的,看不到的就不想管吗!这是绝对不允许的,要救魂,就要做好无论邪灵出现在哪里,都要第一时间去斩杀,并且随时可能牺牲自己的准备!更要有担负斩灵所有职责的觉悟!”她把离合器在空中抛了抛:“你没有这个准备和觉悟,所以不能给你!”

    “我没那么多废话给你说,拿来!”杜宇翔猛地转身,风一般绕着慕素秋转了一圈,离合器被他抢在手中。

    “喂,这个怎么用!”杜宇翔急迫的问。

    慕素秋不慌不忙的说:“做好觉悟和准备了?”

    “哪来这么多蛋话,快说!”杜宇翔眼皮一跳,嘶哑的大声呵斥。

    “把离合器放在自己胸口。”慕素秋见男孩跌倒,妖魔的犬牙森厉落下,急忙说。

    冷光纵裂,落下的犬牙被抛入烈日洒下的匹练中。

    一身剑服的杜宇翔,横在男孩面前,怒视着这是硕大的狼狗。

    狼狗一颗犬牙被斩断,浆黑色的血液落在地上,被地面如饥似渴的吸收掉。“汪——”它弓背、呲牙低吠。

    “呵、看来你是接受这份责任了。”慕素秋松了一口气。

    杜宇翔垂着剑,用背影说:“你搞错了,我从来没想过,要做什么斩灵!”

    “什么!”慕素秋脸色转阴。

    “只要是我能救的,我都会去救,但这不等于我会不自量力,不辞千万里的去救别的魂。”他回头,眼中跃动着火焰:“你昨天几乎牺牲自己,救我这个“人”的时候,难道考虑过斩灵只救魂这个责任吗!挺身而出,并不是为了什么责任和义务吧!”

    慕素秋心田震颤:“这样的想法...”可同时心中又是怆然难言:“笨蛋,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嗷——”邪灵见杜宇翔分心,怒叫一声,纵身凌空扑落。

    “吵死了!”杜宇翔依旧看着慕素秋,手中长剑划过一道弧形剑风,从狼狗口中横掠,至尾部飞入高空。他意气风发的说:“至少!我不会!”

    狼狗气势汹涌的攻势转化为一声哀嚎,身躯平分成上下两瓣,在空中翻了几滚,沉沉的坠下,扑荡起一轮尘埃,化为黑烟消散。

    “走吧!”杜宇翔把剑插到身后的橙色冰火盈空的剑鞘中,返回倒在地上的肉体。爬起来,他也不理会身上的沙土,淡淡的说着,与慕素秋擦肩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