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哥哥的夙愿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0本章字数:3925字

    “哥哥,你做什么都是第一呢...”浮动蜿蜒的迷雾中,李月灵失神的看着远处模糊的背影:“哥哥?”李月灵急忙张开双臂扑上前去。一瞬间,她结结实实的扑到一个人,

    “哎哟!”熟悉的声音惊得她霍然抬头,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睡倒在客厅的沙发上。

    “宇翔,从今天开始,我教你剑术,对付邪灵光靠干砍是不行的。我们斩灵在斩杀邪恶的同时,也要保护好自己的安全。”放学后,慕素秋亦步亦趋的跟在杜宇翔后面,杜宇翔走快,她跟着走快,杜宇翔放慢脚步,她也紧跟着放慢。这时二人站在十字路口,等着变灯。

    杜宇翔很不习惯自己多了一条尾巴,头也不回的说:“你教我?算了吧,我可是今年的全省武术冠军!”

    慕素秋摇头说:“武术和战斗不是一回事,我们的战斗,目的是要斩杀对方,而不是博得所谓的名誉。”

    杜宇翔向后挥挥手:“少说得那么玄乎,邪灵真要有那么厉害,怎么还被我砍得一死一伤!”

    “别太狂妄了!”慕素秋走到他身边,低声呵斥。

    杜宇翔斜眼扫着她微怒的面庞,嗤笑一声:“反正我不想学。”

    慕素秋刚想继续训斥,十字路口的左边传来刺耳的急刹车声,她被刺得浑身寒毛倒竖。

    杜宇翔循声望去,脸色一变:“李月灵!”

    左边路口李月灵倒在地上,紫色裙角淌着一抹血迹。

    的预想急忙跑过去,俯身问:“你没事吧?”

    李月灵坐倒在地上,白色凉鞋上,脚踝肿起一大块。她眉头痉挛,。听到杜宇翔的声音在头上传来,她眼睛一亮,蹭的站了起来。

    杜宇翔险些被一头红发撞到下巴上,他向后退了一步,愕然看着李月灵:“你怎么了?”

    李月灵有些语无伦次:“没事,你来啦...我就充满力量了。”她作势蹦了几下,原地转了起来,裙角飘飘,俯瞰如一朵盛开在水面上的荷花:“我没事吧~”

    “你没被撞坏脑子吧?”杜宇翔额后滑落一滴大汗。

    慕素秋这时也走了过来,一眼望到李月灵腰间有一道黑红色的抓痕,表情古怪的问杜宇翔:“这是谁啊?”

    杜宇翔回头在她耳边小声说:“都上了一上午课了,你怎么不知道她是谁?班花啊班花,李月灵。”

    慕素秋立刻绽放出甜甜的微笑:“月灵同学你好。”说着伸出右手。

    李月灵忙握着她的右手,笑眯眯的说:“你好素秋同学,你和宇翔一路嘛?”

    慕素秋轻歪脖子,看了一眼杜宇翔:“不是啊,到这里正好要分开呢。你没事吧?撞你的车呢?”

    李月灵一愣,小手在腰前伸出食指:“那个,似乎是跑了吧,反正我也没事。”

    杜宇翔有些责备的说:“你啊,怎么这么好欺负,那种人就该拖下车打一顿的。”

    李月灵忙摆手说:“不用不用,谁都有个失神的时候不是。午饭不是邀请你一起来吃嘛,刚才一下课就找不到你人了,现在又碰到你,那我们走吧。”

    杜宇翔“哦”了一声,这事他早的一干二净,见李月灵眼神真挚,他也不好意思拒绝,扭头问慕素秋:“喂,你要不要一起去?”

    李月灵也侧过来热情的说:“是呀,我刚才就想说呢,反正我昨晚买的菜也不少呢,下午没课,我们好好的吃一顿,然后再美美的睡一觉,那多享受啊~”

    慕素秋婉言拒绝:“不啦,我也要回家呢。没给父母说就大中午的乱跑,他们会担心的。”

    杜宇翔错愕的问:“你也有...”腰后传来一股紧痛,他急忙堆起笑脸说:“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不勉强啦。”天气很热,他觉得自己背后瞬间燃烧一个火炉,背后的汗水瞬即湿了又干。

    “宇翔,你的表情很怪,是不是中暑了?”李月灵见杜宇翔脸色忽白忽青,关切的扬起小手,手背贴在他的额头:“你的头很热呢。”

    杜宇翔向后退到慕素秋身后,尴尬的笑着:“没事,可能是天太热了。”他心想:“你见过谁因为天热,浑身出冷汗!”

    慕素秋抓着书包转身离开,懒洋洋的挥着手臂:“祝你们有个愉快的午餐。”

    “那我们走吧,外面太热,我们回去吹空调~”李月灵亲昵的去拉杜宇翔的手,却被杜宇翔有些别扭的甩开。她捂着嘴呵呵一笑,走向斑马线。

    杜宇翔看了看自己的手心,跟着向前走去。

    “宇翔——”他刚一转身,身后风起尘涌的传来老毕由远及近的大叫:“不能跟她去啊——”

    “中午好!”杜宇翔转身胳膊肘向后一戳,咚的一声,身后尘埃落定,十字路口旁的朝阳桥下,大多的水花溅起。

    李月灵捂着耳朵转回身:“宇翔,刚才老毕不是跑来了,人呢?”

    杜宇翔假装回头四处瞅了几眼,耸肩说:“可能是哪个井盖没盖好,他中枪了。”

    老毕从河中冒出头,麻溜的爬上桥边,盯着走到马路对面的一对身影,瘪着老婆嘴说:“宇翔,你就真的这么狠心把我抛弃在这里?我家的饭也很好吃啊~不过,你的背影,永远是我手枪的动力!”他看着渐行渐远的身影,嘴角流出口水,正要感慨几句,眼前绿灯亮起,车辆横穿如练,遮住了他的视线。

    “喂,该色(他的确这样发音的)的车流,让开让开,你们挡住我的视线了,我这么贪婪的目光,你们享受的起吗!”老毕伸长脖子大叫。

    两个小孩沿着桥边石墩追逐而来,嘻嘻哈哈的一点也没注意到樊耗子扒着桥墩的双手,可爱的脚丫从他左手踩过头顶,又踩在右手上。

    一声惨叫,河水再次飞溅。

    “宇翔,里脊肉你喜欢吃鱼香的还是孜然的?”李月灵家中,厨房里热油噼啪炸响。她捂着嘴跑出来,眼角噙着朦胧的泪珠。

    杜宇翔在沙发上玩着拳皇,随口说:“随便就好啦。”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开动八神的大招。

    李月灵转身又钻回厨房,开始大张旗鼓的张罗午饭。

    “哒哒哒~”厨房里滚滚黑烟,如舞台的烟幕,把李月灵窈窕的身姿送到客厅:“鱼香肉丝,红烧茄子,炒香菇,番茄鸡蛋,可以开动啦。”

    杜宇翔正玩的投入,猛然嗅到一股焦灼的呛人气味,扭头一看厨房,不禁吓得手柄掉在地上:“你这是做饭,还是研究炸药啊?”

    李月灵把菜一盘盘端上来,坐到杜宇翔对面羞涩的说:“我第一次做这么多菜,所以...”

    杜宇翔抓着耳垂说:“原来以前都是你哥...”喉结滚动几下,后面的话随着唾沫咽回了肚里。

    “啊,对了!”李月灵把地上的洋娃娃踢到一旁,端起一碗米,夹了些菜在上面,筷子插在米饭中间,恭敬的端到客厅角落的牌位前的香案上:“哥哥,可以吃饭啦。”

    “这是...”杜宇翔才注意到李月灵的卧室门口,供奉着一个红漆牌位,牌位前的案台上,香炉中的三根黄色细香,已经燃烧殆尽,李月灵从案台下又抽出三根,点燃放在上面。

    “哥哥的头七还没过,所以每天我都要供奉的,宇翔你别见怪啊,我刚才只顾着招待你,差点忘了。”李月灵有些歉意的站起身,双手捏着围裙的两边。

    杜宇翔淡然一笑:“你还知道给哥哥立个牌位,我都没想到给父母立个呢。今天下午也该去保险公司商量赔偿保险的事情了,你也一起去吧。”

    “嗯!”李月灵情绪有些低落:“我宁可用比保险金还要多十倍的钱,换回哥哥的生命。”她低声说着,把杜宇翔拉到桌边:“别玩啦,尝尝我的手艺。”

    杜宇翔拿起筷子,在桌上的饭菜上空盘旋一圈:“手...艺?”

    “哎呀,不能以貌取人诶。”李月灵红着脸夹起一筷子黑漆漆的东西,塞入杜宇翔嘴里:“猪油炸排骨,我刚学的。”

    杜宇翔鼓起腮帮:“这两样材料怎么弄到一块的...”忽然他眼睛睁得圆圆的,剧烈的咳嗽起来。嘴里还没有嚼烂的食物喷得满桌都是。有几粒精致的油腥,还溅在了李月灵脸上。

    李月灵吓得急忙去给他拍背,她随手扫落扫落滑下来的油腥,却忽然一怔:“这不是猪油,这是超能皂...”

    杜宇翔已经咽下去了大半块排骨,此时胃部陷入水深火热的境地,冰火双重天的气流络绎不绝的冲击着他的脑门。

    “宇翔————”屋门蓦地被一股旋浪撞开。一个火急火燎的身影光速般冲到杜宇翔身边,一把抱起杜宇翔,风驰电掣的又夺门而出。

    “老毕...”李月灵不用看也知道,这么热情无限,充满关爱的呼喊,也只有老毕能发得出。当然也只有他会第一个出现在杜宇翔面前,无论在何时,无论在何地,无论在不在冬季。

    老毕满头大汗的抱着杜宇翔,一路狂奔,目标直指杜宇翔家。

    “有病!”他听到有路人嘀咕:“抱着个病人还不知道打的。”

    老毕心里骂道:“没品位,你怎么能理解和爱人肌肤相亲的分分秒秒,是多么重要,一旦逝去,就再也没有当时的感觉。”

    李月灵在窗前看着老毕的背影,眼神微微黯淡:“宇翔...我太没用了,连一顿饭都做不好。哥哥走了...哥哥走了...我就什么也做不好。”她右手食指卷弄着胸前垂落的发丝:“哥...”

    “月灵月灵,今晚别去补习班了,我刚买最新的拳皇,我们玩通宵吧!”几天前,她的哥哥李广钟还在她面前活蹦乱跳,扬着手里的光盘:“这是昨天我刚得了奖学金后,第一时间去买的!一起玩吧,上课什么的太枯燥啦。”

    李月灵撅起嘴说:“哥,你怎么又要逃课啊,还要带坏妹妹。爸妈去世前,可是一再叮嘱我们要好好学习...”

    “好好学习又不等于就要乖乖上课,你看我,一星期逃六天课,剩下一天睡觉,不是照样拿奖学金。所以啦,学习不一定在课堂。”李广钟笑嘻嘻的打断她的话:“今天你也别去上课啦。陪我痛痛快快打两天,然后我就和约好的朋友,坐动车去旅游啦。”

    李月灵脑袋一偏:“可不是谁都像你一样,脑袋那么好。”

    李广钟握着她的手说:“嘛嘛,但是你和我差不多啊,我们遗传同样的基因,哪有我好你不好的道理。再说你期末不是考了全班第二,那还急个啥。”

    李月灵嘟嘴说:“那也不是全班第一!还是做的不够好啊,再说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怎么能玩物丧志?”

    李广钟扒拉着嘴,把光盘扔在沙发上,回头看着李月灵说:“哎呀,都要做第一,那谁做第二?就算你考了第一,但是还有比你更厉害的人。你一个个都要超过,还不是得累死?而且什么叫玩物丧志嘛,你看,你玩的是填鸭游戏,我玩的是电玩游戏,都是玩,哪能厚此薄彼...”

    “乌鲁塞!!!!!”李月灵忽然爆出一句日语:“老哥,嘴皮子我磨不过你,不过我是学生,就该做学生做的事!我要去上课啦,要玩你自己玩,注意眼睛。”说完跨上书包,走出大门。

    李广钟摊手耸肩,高声叫道:“那你早点回来,今天中午给你做最爱吃的梅菜扣肉。”

    可是当天中午,李月灵并没有回来。因为再有两天就到了暑假补课的时间。她要抓紧一分一秒,把补习班的所有课程学完,所以就留在补习班的自修室,一口气闭关三天三夜。等到她功德圆满,出门看到第四天阳光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