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死灵之怒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0本章字数:3800字

    “嗯——这个方位是哪里?”黑暗中的声音未落,一声尖锐的惨叫划破夕阳中的宁静。

    老毕捂着脸,泪眼婆娑的跪在卧室门后,看着杜宇翔说:“宇翔,我对你一片真心,你难道看不出来吗!像这样你对我的拳脚爱抚,都是那么有风度有深度,你就再打我一次,千万别留情!”

    杜宇翔额头井字攒动:“你特么把我衣服脱了乱摸什么!有比你更恶心的吗!”

    老毕连滚带爬的陪着笑脸凑到床前:“你食物中毒,刚才有些神智不清,我千辛万苦把你抱回来,给你人工呼吸催吐,你才缓过气来,你就不能温柔的体谅我一次?”

    杜宇翔掐住自己脖子:“我要不是现在没有力气,真应该把你活活打死...”话未说完,忽然整个单人床腾空而起,杜宇翔一头撞在天花板上,天花板一阵颤栗,他也一通头晕眼花。

    “宇翔!快跟我来,有情况!”床板落下,慕素秋骑在老毕身上,发号施令。

    杜宇翔龇牙咧嘴的指着她:“你你你...你是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

    老毕先是一愣,继而脆弱的少男之心七零八落:“宇翔,怪不得你不要我,原来你喜欢女的,她还住在你床底下,这才是真正恶心的事情啊!”

    “别给我添乱!”杜宇翔大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慕素秋从老毕脖子上跳过来,一把拽住杜宇翔,从窗户跳出去:“别问那么多,那个方向七公里外是哪里,有邪灵的能量反映!”

    杜宇翔被她拖着蹿高蹿低,好容易才弄清方向感,抬眼一看,不禁脸上变色:“那里,似乎是月灵家!”

    “第四天...也就是昨天...”李月灵喃喃着:“哥哥去了...”她坐回沙发上,端起桌上的相框,呆呆的看着,相框中,一个阳光少年,肩膀上托着年幼的红衣女孩,笑的天翻地覆。这个哥哥啊,从来没有对自己有过什么苛刻的要求,只是在玩世不恭的笑容后面,默默的照顾着自己。她累了,他给自己按摩揉肩,当然也会打趣几句关于她胸围的话题。她病了,他就在病床前照顾自己,每次医生开的药方,剂量大小他都要亲自试试,确定妹妹的身体能受得了,才会给她服用。“与其相信现在的一些医生,还不如相信自己的身体反应。”每次因为试药前,他都会这样说。他为自己做得很多了,而他只是在几天前,希望自己陪他玩游戏。自己却为了功课,亲手葬送掉了最后的一抹愉快时光。

    “努力学习,是为了让家人以后过得幸福,可是现在我却没了家人...”李月灵放下照片,鼻子一酸,差点流下泪来,忽然她心里充满了一股恨意:“为什么,为什么要让那样的车运行,你们把人命当成什么了!为什么你们还能若无其事的说什么奇迹,说什么你们信不信我信了的鬼话!为什么你们只是调了职,你们犯下的不也是杀人的罪过吗,可为什么还能抛头露面,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她知觉脑袋嗡的一声,继而倒在沙发上,太累了啊,这一天...

    “哥哥,你做什么都是第一呢...”浮动蜿蜒的迷雾中,李月灵失神的看着远处模糊的背影:“哥哥?”张开双臂扑上去。一瞬间,她结结实实的扑到一个人,

    “哎哟!”熟悉的声音惊得她霍然抬头,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睡倒在客厅的沙发上。

    地上的身影,慢慢爬起来,大声喊道:“哎呀,怎么几天不见,你的力气变大这么多,难道梦里有谁非礼你呢?”

    “才没有,臭老哥你这个色...”李月灵本能的撅起嘴就要回敬,忽然她睁大了眼睛,全身剧烈颤抖着。急忙抬头,她的嘴皮几乎咬出血来:“哥...哥!!!”

    “听见啦,叫得这么夸张干什么?”李广钟伸出右手小指,掏着耳朵:“你那是什么表情?”

    李月灵又惊又喜又怕,一根玉指如患上了帕金森,抖动着好容易抬起来,她指着李广钟:“你...你还活着?太好了,太好了...我就说,哥哥怎么会那么容易就...”她已经泣不成声。

    李广钟耸肩道:“你那么希望我死啊?”

    李月灵急忙摇头:“不是的,我希望哥哥长命百岁永垂...”

    “咒我的话待会再说,我回来的时候在路上碰到了些事,你跟我来。”李广钟拉起李月灵,给她披上衣服,走向门口:“待会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出生,否则...”

    “月灵!!!不要去!”李月灵刚走到门口,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大喊,她几乎跳了起来。

    身后,竟然还有一个哥哥,满脸焦灼的李广钟。

    “月灵,不要出家门!”拉着李月灵的李广钟忽然加大力道,来开门就要把李月灵拽出去。不料才一开门,门外一道身影闪入,把李广钟又堵了回来。

    又一个李广钟,三人的穿着一模一样!!!

    李月灵瞠目结舌:“这...哥,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不是你哥哥,我才是!”厕所的门骤然大开,又一个李广钟横插进客厅。

    三个李广钟转灯般把李月灵和拉着李广钟的李月灵围在中间,让他们进退不得。

    李月灵已经从惊讶升级到惊恐:“哥,这是...”

    “我不是说了,不论看到什么,都不要惊慌!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拉着她的李广钟,小声对李月灵说:“待会我冲开他们,你立刻跑,跑到学校门口等我。”

    “月灵,不要听她的,站在原地不要动。”左边的李广钟大声叫着,就要扑上来。

    与此同时,其余两个李广钟也涌上前来。

    “跑!”拉着李月灵的李广钟,猛然把李月灵甩开,自己转身向后面的人撞去。

    李月灵被这一甩,几乎撞在鞋柜上。情急之间,她双手插入一对棉拖中,叠挡在额头前,这才免了脑袋开花的厄运。(鞋柜的鞋子很乱,一年四季的都扔在那里。)

    她甩掉棉拖,急忙开门:“哥,快走!”也不知是叫谁,而四个哥哥已经扭打在一起。她站在门前不知所措,急的泪花转眼。猛然,一滴泪从眼角弹出,却没有落下,而是如子弹版射向扭打在一起的四人。与此同时,打成一团的四道身影,倏而分开,各自列在客厅一角。

    “咦?”李月灵依稀感觉到有什么从她身边掠过,但是什么也没看见。反倒是客厅里的四个哥哥,如临大敌的望着客厅中间的玻璃茶几。

    那块玻璃茶几,已经碎成几半。

    “我勒个去...你能不能找个好点的着陆点。”一身剑服的杜宇翔,揉着下巴从碎裂的茶几中间,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呲牙咧嘴的看着一脸警惕的慕素秋。

    “我想让你有点高度,可你的体重决定你没那个高度。”慕素秋随口说。

    杜宇翔心想:“我就是蹲下来也不比你低多少!”他开始环视敌情,不由吓了一跳,忙凑到慕素秋耳边,低声说:“这是啥情况?灵魂也能玩克隆?”

    慕素秋横他一眼:“他们都是邪灵,只是化作同一个人的模样而已,有些邪灵具有这种变化能力。”

    “诶?素秋同学,你从哪里出来的?”李月灵的声音在慕素秋背后响起。

    慕素秋心里一咯噔:“糟了,我忘了自己灵力几乎消耗殆尽,现在用的是人模,根本无法长时间隐藏自己。”慕素秋的灵力被杜宇翔“霸占”后,只好寄居在人模中,努力维持剩余的灵力不再流失眼下她催动灵力疾奔而来,又对人模施以隐术,灵力所剩无几。所以片刻之间,术法失效。

    慕素秋脑子瞬间达到七千二百转,好容易想到一个措词转过身笑着说:“一看你就是不喜欢魔术的人,居然连这么简单的掩眼法都看不出唉。”

    “啊?”李月灵嘴角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这...这么高端...”

    “慕素秋,你那是什么拙劣的理由!再说比起这个,这是怎么回事,这四个人?”杜宇翔在旁边哂笑道。

    慕素秋羞怒满面:“要你管吗,闭嘴!”

    李月灵见她忽然脸红如霞,急忙就要跑上来:“素秋同学,我知道你魔术高端,但这也不能把你的病治好啊,你看你都烧的对着空气说胡话额,我这就送你去医院,千万别放弃治疗啊!”

    “哈哈哈哈哈~~”杜宇翔穷凶极恶的大笑起来:“何弃疗啊何弃疗!”

    慕素秋没听懂他的意思,但也知道他是在嘲笑自己。这一怒更是火上浇油,她猛然飞起一脚,重重的踹在杜宇翔屁股上:“少废话,干活!他们明显都是邪灵,不要被迷惑了!”

    杜宇翔惨叫一声,身体化作正弦函数抛物线,向着东边的李广钟落下。“喂,你这个死八...”话没说完,忽然耳畔窜入一声诡异的轻笑。他心头警兆突起,振肩转身,背后阔剑从黑色皮质剑匣中弹出半尺,身后锐利的阴风顿时弥散。“去死!”杜宇翔趁机反手一拳,劈面而上,身后李广钟面无波澜,双手交十,把他这一拳引开,他肘下藏腿,刚要连环踢上,猛见一道橘色孤光圆弧斩落。剑,已出鞘。李广钟急忙闪身趋避,身子被剑风划得一摇三晃。

    “这家伙懂得武功招式,和之前那个贞子胡打一气完全不同,这是怎么回事?”杜宇翔心中惊愕,横剑一摆,居高临下的指着李广钟说:“虽然我对你有些好奇,但是现在我没时间问你问题,就先从你开始吧,作为害我大热天当苦力的利润!”剑气凝碧,立时化作雷霆万钧之势从天而降。“啊哈?”剑到途中,忽听得斜刺里怪声潮涌,他脸色骤变:“一起上了!”招式用老变化不及,幸而他武艺熟稔,千钧一发就势沉腕弓腰,踉跄的落到地上。银色的头发,已经凌乱不堪。

    “宇翔小心,他们虽说没有合作意识,但是对于斩灵,在强大的怨恨和恐惧下,他们还是会一起发动攻击!”已经退到李月灵身边的慕素秋好心提醒。

    杜宇翔揉着头发说:“这会才说有个屁用!”

    “杜宇翔在这里啊?咦,真的是杜宇翔,你们在搞什么,他穿成那样是怎么回事?”李月灵掩口说。

    慕素秋随口说:“待会再...”话音戛然而止,她错愕,扭头:“你看的见?一清二楚?”

    李月灵不解地说:“这难道不是你的魔术?到底怎么回事,杜宇翔的身影,一会看得见,一会看不见!”

    慕素秋心中震惊万分:“怎么可能,短短两天,竟然遇到两个能看见斩灵的人?”

    二女思绪各自起伏不定,此时被一声咒骂搅乱。

    “哇擦!”四人扑落,角度刁狠。杜宇翔阔剑无暇挥剑,但他早已有对策:“四个天真的家伙!”身影如电,倏尔高高拔起,四道身影落在脚下。

    然后,他没有笑出来,他忘了这是家里,忘了天花板,于是,他脖子卡在了吊灯中,如“风中百合”摇曳,银发在灯光下绚烂多姿。

    “糟了!”慕素秋低呼,飞身而上。

    就在这时,本来再度袭向杜宇翔的四人,忽然其中两人身形转向,刹那扑向李月灵。这大出慕素秋意料,要转身救急已是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