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平坟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0本章字数:3366字

    “你们...”

    “嗤...”

    李月灵不明状况,茫然的唇瓣刚启,眼前骤变突生。身形在前的李广钟猛然转身,斜横在李月灵面前。几乎同时,后来的李广钟舌头暴涨一尺,贯穿眼前李广钟的胸前。

    黑色的血,如沥青从胸口荡出。

    “十方鬼谷,二重奏!万仞冰栏!日光炮!”又是几乎同时,慕素秋双手齐出,分指双向。

    杜宇翔左右两扇冰门凭空乍现,来势汹汹的两个邪灵收势不住,狠狠撞在冰门上,瞬间被冻成冰雕,如两扇翅膀横在冰门两侧。

    “啊啊啊啊啊!”暴涨的红舌被从根部轰碎,邪灵现了原形,却是一个半面人脸,半面猪脸的八脚怪物。它恼怒疯狂的扑向慕素秋。

    重奏鬼谷,消耗的灵力同样翻倍,对于已经失去斩灵之身的慕素秋而言,她现在体内犹如火燎,忍不住跪倒在地,丝毫没有躲避的力气。

    “滚开!”护住李月灵的李广钟不知从何处半路杀出,全力把这只邪灵撞倒在墙上,而他胸前,再度多了五道深可见骨的抓痕。

    邪灵怒不可遏,翻身爬起,鼓动硕大的身躯贴地窜来。

    然而随着一声破冰脆响,宛若惊天长虹锐利光影,把它钉在了墙上。只是微弱的挣扎了几下,这只邪灵灰飞烟灭。

    杜宇翔从空中跳下,走到墙边拔下阔剑:“还好慕素秋救的及时,那两个家伙不被冻住,我就玩完了!”

    “哥!你怎么了?”身后,李月灵抽泣的呼喊响起。

    李广钟匍匐在地,大口大口喘着气,李月灵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没能扶起他。

    “我来!”阔剑入鞘,杜宇翔走来,蹲下把李广钟扶起,让他靠在沙发上。李广钟冲他无力的一笑。

    李月灵扑到在他身边,看着他胸前可怖的伤口,惨无人色。

    “没事的。”李广钟温柔的抚着她红色的瀑发:“你没事,太好了。”他笑着转移目光,落在被杜宇翔抱过来的慕素秋身上,见慕素秋同样看着他,他依旧笑得很轻柔:“你也没事,圆满结局啊。”

    慕素秋忍着浑身酸疼,盯着他问:“你...”

    “我是你们斩灵要斩杀的对象,邪灵!”李广钟知道她要说什么。

    慕素秋点点头:“你果然知道我们的存在。”顿了一下,她说:“虽然不想说,但是还是谢谢你刚才救我。”

    “你们不来救月灵,我怎么能救你,是你们救人在前,要谢也是我谢你们。”他脸色忽然红润起来,笑得更灿烂:“月灵没事了,我就可以安心地去了。”

    李月灵抱住他说:“哥,你说什么啊,你要去哪里?你不是回来了吗,这里是我们的家,你为什么还要走?”泪,断珠错落。

    李广钟轻轻别过脸:“别哭啦,自从你上了初中,不是就发誓再也不会哭吗,我还以为你的泪腺退化啦,没想到还是这么发达。”

    “宇翔,我现在什么也不问,你帮我看着哥哥,我去叫救护车。”李月灵嘶哑的扭头,急促地说。

    杜宇翔不知所措。

    “他已经死了。”慕素秋淡然说。

    李月灵怒道:“什么死了,我哥哥活得好好的,你看不见吗!”

    李广钟拉住她:“月灵啊,其实我在那场车祸中,并没有死...”

    三人都是一惊。

    李广钟继续说:“可是当时那个铁道部领头,下令填埋车头,并说已经确定无人生还,于是...我最后还是被活活闷死了呢,当时我只想上个厕所,果然不该不开灯啊那会,都说阴暗的厕所,是通向阴间的大门。”

    李月灵捂着耳朵,剧烈的摇着头:“哥,别说了...不,别开这样重口的玩笑了,你明明就活着。”

    慕素秋秀眉一蹙:“我懂了,当时的车祸一定引来了很多邪灵争抢灵魂。但你的执念太强,所以被吞噬了以后,反而驾驭了那邪灵。可是...这样的执念,究竟是多强大?”

    李广钟摇摇头:“谁知道呢,四只邪灵瓜分了我的灵魂。我现在控制的这一只吞掉的是我的思维。其他三只似乎是消化不良,所以就要来找月灵麻烦。我要完全控制住这只邪灵花了好大的功夫,所以最后一个赶到,而且和死去时一样通过厕所回来了。”

    “他们是为了消除你灵魂中干扰他们的不利因素。这也同样解释了,为什么你会知道我们的存在。只是这样做,你就无法 轮回,会随着邪灵的消失,你的灵魂就完全灰飞烟灭。”慕素秋眼神有些震荡。

    “转世啊,还真的存在呢?不过听说转世会忘记今生的所有事情。那样不仅我不能保证来世过的还能这样随性,而且我也就没法保护月灵了...我可是对着父母承诺过,我一生都会守护她。这一世,也就足够了。现在这样真的太好了,我还能守护她,不受伤害...”他顿了下:“你不要因为我恨那些邪灵。其实啊,我要谢谢它们,让我见到了月灵。月灵,我要对你说声对不起,我不能再,遵守自己的承诺。”

    “哥...”月灵背过身:“对不起,对不起。要说对不起的是我啊,你最后的愿望,不过是要我和你玩游戏,我却...”

    “你能坚持自己的做法,很好的,说明有你有目标,长大了。”李广钟莞尔:“再说,现在玩也不迟啊~”忽然,他爬起来,去抓手柄:“妹妹,陪我再打几局好吗?”

    “好好!宇翔,你快帮我把卧室的手柄拿来,求求你快点。”李月灵转头对一直处在原地的杜宇翔,哀求的说。

    杜宇翔回过神来,凌乱的点点头:“好,我这就去!”

    ...

    闷热的风屠戮着萎靡的街道,寂静无聊。

    杜宇翔和慕素秋走在回家的路上。

    “慕素秋,谢谢...”一路无话,走过那条百年历史的朝阳桥时,杜宇翔看着无波无声的水面,忽然说。

    “嗯...”慕素秋心不在焉。

    杜宇翔停下脚步:“你有心事?”

    慕素秋背对着他,幽幽说:“我在想,他放弃了转世,真的好吗?”

    杜宇翔弯腰,捡起一粒石子,打水漂:“与其带着后悔和劳累转世,不如无怨无悔的恪守今生。我想他一定是这样想的吧,就像这石子,落入水中一定会沉下去,但是它却不会因此,放弃荡起一波涟漪的乐趣。可能...并不恰当吧。”

    “承诺吗...那样的执着,我一直以为只是传说。”慕素秋慨然回头,斜看着再度回归平静的水面。

    杜宇翔好奇道:“你们那里,也有这样的故事?”

    “啊,只是听过,故事的主人公,姓云...”

    夜晚,杜宇翔躺在床上,枕着双臂若有所思的看着天花板,忽然开口道:“素秋,睡了没?”

    床尾的地板被向一侧推开,慕素秋从地板下的凉席上坐起来:“没呢,怎么了?”

    “你还真会挑地方。”杜宇翔打趣了一句,转而幽幽的说:“喂,你说,为什么月灵也能看见我?我之前一直觉得不对劲,刚才才想明白,原来...她那会叫我去喊救护车,分明就是看见了我。可按着你说的,她应该看不到我啊。”

    慕素秋沉思了会,轻声笑道:“这也没什么稀奇吧,邪灵能盯上她,虽说一面是为了控制各自体内吞噬的灵魂,另一方面也表明,李月灵本身灵力就十分强,虽然这样的人少见,但不等于没有,你不就是很好的例子吗。”顿了一下,她声音转低:“比起这个,我更在意的是他哥哥的执念。今天中午的他差点被撞,腰间有一道抓痕,很明显是邪灵留下的。”

    杜宇翔立刻坐了起来:“什么?你怎么没给我说?”

    慕素秋摇摇头:“就是我觉得奇怪啊,看那个抓痕的走向,分明是要推开慕素秋。也就是说,那会吞噬李广钟的邪灵就已经出现了,只是被他强大的执念压制住了,所以我们没有发现,他也因此救了李月灵一命。这种情况我第一次遇到,加上今晚的见闻,总觉得心里有点闷。”

    “为什么会闷,哥哥保护妹妹的心,不会因为身份立场而改变啊。”杜宇翔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如果我有妹妹,我绝对不会让她受到半点伤害。”他说着指指自己银色的头发:“其实我在学校有时想认个妹妹的。可是大家都觉得我是不良少年,除了一直被痞子们找茬,基本没有女的肯靠近我。都是这头发害的,真是天生我才必有用啊,这头发作用真大,注定我今生孤寡啊。”

    他说这话本来是想哄慕素秋开心,慕素秋确认就一脸茫然,她拨开垂地的蓝色窗帘,呢喃的看着窗外黑漆漆的夜色:“诶?哥哥吗...”

    “对了慕素秋,你不是要教我剑术吗,不如今晚就开始怎样?反正我也睡不着的。”杜宇翔忽然说。

    慕素秋秀眉一挑:“你怎么改变主意了忽然?”

    杜宇翔啊了声:“不行吗...”见慕素秋仍旧怀疑的看着他,分明是质疑他的诚意,他尴尬的咳嗽道:“其实...如你所说,我应变的能力实在不好,尤其是在以一对多的时候,如果我应变能力强的话,今晚战斗时,就不会看不清周围的环境,卡在那个什么里面了。”

    慕素秋不语:“仅仅这样?”

    “其实也不是啦...”杜宇翔扯开窗帘,和她一样看着窗外:“经过了李月灵的事情之后,我突然觉得当斩灵其实也不错,就像今晚能救下朋友,如果没有这个能力,可能明天我就看不到月灵了吧?”他目光迎着窗外月白,坚定的闪烁着:“因此我不想让发生在我和月灵身上的悲剧,出现在他人身上。我也要守护好自己的朋友,不让他们受到这些邪恶灵魂的伤害!为此,我决定答应你的要求。”

    慕素秋豁然回头:“这是你的真心话吗?”

    杜宇翔目光流转,同样看着郑重其事的慕素秋,报以相同的眼神:“不,不是真心话,这是我的承诺!我也会守护自己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