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退缩的恐惧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0本章字数:4184字

    “咔嗒、咔嗒,咔哒咔哒咔哒!”这个声音萦绕着地铁附近的大街小巷,越来越急,似乎在追赶着什么。紧接着这个声音的,是一阵匆忙的凌乱无力的脚步声,是高跟鞋发出的声音,断了一个跟的那种。

    “哈哈,吃得好饱呢。”杜宇翔满意的抚

    着肚皮,乜着慕素秋,她一脸不快。“早说你不喜欢吃羊肉,我就不带你来火锅城了。”

    “你提前也没说。”慕素秋哼着鼻子,摇着手里的雪糕:“一个人吃了十八盘羊肉,不怕撑死?”

    杜宇翔打着哈哈:“你这是咒我啊!”

    慕素秋恶狠狠地说:“我现在不是想咒你,我只想揍你!你吃点嘛嘛香,我却只能吃空心菜,和汽水。”她挠着耳朵:“我都有些耳鸣了,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声音和半死保护的叫声。”

    杜宇翔停下脚步,指着前方说:“你没有听错,那里真的有人跑过来。”

    红色连衣裙破败不堪,散乱在脑后因为汗水粘成一缕缕的长发,衬出窈窕的身材。她同时要注意到了二人,惊恐到面无人色的脸颊露出一丝欣喜。一瘸一拐的,她奔过来,似乎用尽了所有力气,呼喊:“救我...”

    奔到二人前方不过一丈的距离,她的声音与欣喜的表情忽然凝固,继而、上半身慢慢斜落在地,血顿时喷溅如泉。

    杜宇翔和慕素秋从头到脚接受这深夜的洗礼。他们相互对望一眼,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恐。然后,他们大叫起来,叫声震得整个街道嗡鸣颤抖。

    “喂,你叫什么,没见过死人吗!”杜宇翔忽然抓住慕素秋的双肩,剧烈的晃着,似乎要把自己和她的恐惧,一起抖落在地。

    慕素秋定了定神,拍开他的手,淡定的唆着雪糕说:“笑...笑话,我是斩灵诶,什么大场面没见过,我只是...”她忽然注意到口中一股腥气,雪糕早已沾满了血,她毫无察觉的放入嘴中。此时,她一把推开杜宇翔,蹲在马路一旁吐了起来。

    杜宇翔小心翼翼的靠近身首异处的尸体,仔细打量。

    很美的女子,二十出头吧,脸上欣喜的笑容即使是凌乱狼藉的妆饰,也遮掩不了,如风过深涧。可是,就这样,定格的倒在自己面前,死相凄惨。

    “刚才那,是怎么回事?”杜宇翔直觉告诉自己,刚才似乎看到了什么。他揉揉眼睛,转向慕素秋,慕素秋还在吐。

    杜宇翔走过去拍着她的肩:“别吐了,再吐就要把孩儿吐出来了。”

    “我乐意!”慕素秋没好气的甩开他的手,猛然,她站起来转身指着杜宇翔:“你刚才说什么!”

    杜宇翔见她蓬头垢面,再配上恼怒之色,分外滑稽,忍不住笑了出来:“你的样子太逗了...”

    慕素秋却没给他好脸色,沉声说:“刚才,你有没有看到什么?”

    杜宇翔收住笑,表情被昏黄的灯光凝固:“我看到...”

    忽然头顶火车呼啸而过,飒沓冷风吹的二人毛骨悚然,杜宇翔的话慕素秋也没有听清,只是看他的口型,在说:“一抹似有若无的影子,如利刃斜划过她的腰间。”

    彼此沉默,直到火车过去很久,他们仍然站在原地,尸体的旁边没有开口。慕素秋想打破冷局,这是却又有一辆火车飞驰而过。这又是一辆动车,很快就消失在夜幕中。杜宇翔想说什么,身后远处忽然有如豆灯光射来。

    “走吧,有人来了。”杜宇翔拉起和自己一样狼藉的她,绕过大道,在小径中七弯八拐着,一路无声的回到家中。

    客厅的吊灯,耀的整栋别墅从外部看来犹如白昼。

    已经洗完澡,换上浴衣的杜宇翔,在墙边调控着灯的亮度。他不喜欢这么耀眼的光芒,等他调节到自己喜欢的亮度时,慕素秋也裹着浴衣和头巾,从浴室走了出来。浴室中还在工作的,就是清洗他们换下的衣服的洗衣机,有些吵。

    杜宇翔看了一眼慕素秋,低声说:“没有凹凸感!”

    “什么?”慕素秋没听清,但也知道杜宇翔在看哪里,脸色绯红:“关你屁事!”

    杜宇翔嘿笑:“怎么不关我事,你现在吃我的,用我的,身材不发育起来,传出去还以为我虐待女生呢!再说你这人模,就不能造的有点女性美的样子?”

    慕素秋气的跺脚:“有没有我说了算,你不想看就把眼睛挖了!”

    杜宇翔九十要她心情转换过来,目的达到,噤声。

    慕素秋深深吸了几口气,忽然伸出双臂向着杜宇翔做了个“L”姿势。

    杜宇翔一愣:“你干嘛?”

    “我要用斯派修姆光线射死你!”慕素秋忽然笑着说。

    杜宇翔扑哧一笑:“这两天你看奥特曼的收获不小啊!”

    “他是拯救地球的英雄,我们没那个本事,当然要学习了。”她顿了一下:“喂,听说你们都不喜欢那个国家,我看视频下面一堆骂声。”

    杜宇翔歪着脖子:“你都会看评论了,进步神速啊,改天我教你下载,在这个世界,不会点电脑技术,可是寸步难行。”他转身去茶几上倒水,背对着她:“至于你问的问题吗,我只能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至少我厌恶的是他们的政府,不是人民,无论哪里的人民都是一样的。即使当时有战争,但受苦的,是双方人民而不是只有一方。所以我觉得与其仇视,不如团结起来,一起抵制不必要的战争。”

    慕素秋接过他递来的茶杯,热气腾腾中,她的眼神一瞬不瞬的看着他:“你觉得,斩灵的战争是必要的吗?”

    杜宇翔一愣,犹豫了会才说:“像刚才那样,看着一个人莫名其妙死在眼前,我不能无动于衷。即使,那只是一个陌生人。”他霍然一省:“今天那个影子,是邪灵吗?”

    慕素秋点点头,懊恼地说:“偏偏今天出门忘记带扫描表,不然不可能发觉不了它。”

    杜宇翔有些沮丧:“就是说,我没有救下他,是我们的疏忽,我们失信了。”

    慕素秋诧异:“失信?”

    杜宇翔叹气:“你不是说过吗,斩灵的任务,就是保护人们的安全。那也就是我们向自己灵魂承诺过的必践之事,可是我们却让她死在我们面前,失信于自己的灵魂呢...”

    “你以为,尽了全力去做的事情,就能得到你以为的以为吗?”慕素秋淡然说:“这样的事情,见惯了。与其感慨,不如诛杀邪灵,以免他伤害更多的人。”

    杜宇翔颔首:“我知道的!可是从那里查?那样来去如电的身形,我根本没看清。”

    慕素秋说:“如果我的灵力还在,要看清他并不困难,主要还是你没掌握技巧。”她转身走向卧室。

    “你去哪?”杜宇翔眉宇一扬。

    慕素秋头也不回:“白痴吗,出了这么大的动静,网上不可能没有新闻,与其我们费力气,不如依靠能依靠的力量。”

    杜宇翔嘀咕:“你到底是刚学会上网,还是在教我上网?”

    “看吧,第一页新闻就有,我所料不错呢。”慕素秋脸色凝重:“今晚做个不是第一次了。在这之前已经死了三个人,只是一开始政府觉得这件事情的性质太恶劣,所以压下去了不报道。现在又出了一起,而且还是同样的情况,政府压不住了,才播报出来。”玉指在键盘上噼噼啪啪的敲打着。

    “我看是他们找不出凶手,所以不敢说出来。唔,不提他们了,无能之辈不须理会!你看看这些死者有什么共同点吗?”杜宇翔抱着一包薯片,边嚼边含糊的问。

    慕素秋往下拉着网页:“下面有图,唔,都打了马...马克思?”

    杜宇翔哑然失笑:“马赛克,你都不会说啊。”

    慕素秋撅着嘴:“废话,我才接触几天电脑。”她转头继续盯着屏幕:“诶?都是红衣服的女性,二十多岁,相貌就看不清了,几乎都是在铁轨附近,也就是今天发生血案的地方。”

    杜宇翔摸着下巴:“这只鬼难道前生是铁道游击队的成员?这么迷恋铁道,靠近的都要杀死?”

    慕素秋:“明显不是这样,我们今天也去了,安然无事。看来它只对穿红衣服,年轻的女性下手。”

    “不见得!”杜宇翔指着图片:“你看,现场还照下一个红衣女性,比较靠近镜头,但是她却没事。这女的短发,长的寒碜,那只邪灵就放过她了。所以这只邪灵似乎只对长得好看的长发红衣女性下手。”

    “即使这样,也无从查起啊。”慕素秋还在盯着屏幕,忽然说:“咦?这是什么?这个声音?”原来她点开了一个视频,嘈杂的声音中似乎有一个尖锐的呼喊,但是听不清。

    杜宇翔也注意到了,急忙走过来说:“你把视频放大在!”说完急忙从床上抓起纸笔。视频放大,果然见到一个市民站在距离镜头较远得地方,喊着什么。

    “留校的报复...”杜宇翔依着口型写:“音是这样的,字就不知道是什么了,太乱了。”说到这里,他开始喃喃重复着:“留校?刘晓?刘潇!!!”杜宇翔瞪大了眼睛:“刘潇,是她吗?”

    慕素秋站起来看着他,眯着眼说:“那是谁?”

    杜宇翔吸了口气:“几月前的新闻有报道,青岛一所大学有个女孩,在陪酒之后自杀了,名字就叫刘潇。而且也是这个城市的,我以前似乎还见过她,说过几句话。确实是个不错的女孩,长得也挺好看。”

    “跳楼自杀?然后呢?”慕素秋觉得这件事有蹊跷,忙问。

    杜宇翔喑哑的摇着头:“他的母亲找学校相关人员理论,不了他们对那个阿姨百般奚落,而且还说她素质有问题。什么陪酒是自愿的,其他几个女的都没事。所以是刘潇自己的问题,他们不怕告。而其他几个陪酒的女生,当时也在场,反而也嘲笑刘潇是故意炒作自己,没事找事装纯,所以没人帮阿姨,尸体只好毫无结局送回来。但火化埋葬前,尸体却不见了,再找到时...就...就在那个铁轨边,那个位置,只有一半身体了!!!”

    饶是慕素秋,也浑身汗毛倒竖:“什么!!!”

    杜宇翔舒了口气:“下半身早已不知去了哪里,只有要以上的身子依稀还能辨认。她的妈妈说,似乎女儿把什么但自吞下了肚里,而且可能还被轮...轮了,不然不会自杀,她是很开朗的啊!!!她急着把女儿的尸体接回来,还没验尸,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慕素秋疑声:“难道是学校那些人,毁尸灭迹?有要取回那个单子?”

    杜宇翔默不作声。有时默不作声,是对一件事情的默认吧。

    可是慕素秋还有疑问:“那她葬在哪里?”

    “白口,明天我和月灵也要去哪里,把在车祸中去世的家人的遗物埋在那里。以前爷爷奶奶的坟墓也是在那里的。”杜宇翔说着已经趴在床上。

    慕素秋看看窗外,月色被一块块参差如狼牙的云朵吞噬,屋外一定又闷又阴沉。她动了动唇瓣:“那里不是坟场吧。”

    “只是以前爷爷奶奶种地的地方。他们不想葬在坟场,嫌花钱,我们就随了他们的愿望。月灵家和刘潇家不富裕,也没法买分场的坟地,所以祖辈也葬在哪里。虽然不过一米平的地方,但是还是很好找的。”杜宇翔的回答,已经有些大舌头。

    “睡醒了,去看看吧。”慕素秋关掉电脑,走出杜宇翔的卧室,轻轻为他带上房门。她靠在房门上,望着窗外,眼神无限的怅惘:“我的坟墓,在哪里呢?”

    次日清晨,天还未亮。

    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把杜宇翔惊得头发硬直。他这一夜梦见了血淋淋的刘潇,拖着半个身子想自己哭诉遭遇,但说的什么他却听不清。又梦见她双眼滴沥着愤恨羞辱的血泪,追着一群群身穿红衣的长发美女,把她们都一刀两断,毫不留情,面无表情。他阻止不了,拦不住,想呼喊,却无法出声。

    他的手机铃声是鬼来电,骤然响起,他诡异的梦立刻破碎,但铃声的阴森,令他仍心有余悸。犹豫片刻,他拿过电话,发现手还在颤抖,好容易才按下接听键。

    “杜宇翔你快来,我们家的坟,坟地被平了!!!”手机还没放到耳边,李月灵失控的呼喊几乎冲破扬声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