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二章:英雄祭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0本章字数:4928字

    自何时起我已不见五光十色的繁华不闻车流人涌的喧嚣不觉扑面的活力,而是那样呆板那样沉寂那样虚幻那样莫名其妙了无情趣,如虚拟物,如死的世界;然而已然逝去的人、事和景物,却那般历历在目栩栩如生那般可感可触可视可闻那般温情脉脉…

    似乎只有在温暖的梦中,才会有这样深沉的感慨。杜宇翔沉甸甸的躺在一片舒适之中。对了,睁开眼看看吧,明明是温暖的梦境,为何却这样沉重。

    杜宇翔睁开了眼。

    身上压着一个男人,正在被子下面坐着活塞运动。

    “我草!老毕你干什么!”房顶几乎被吼上九天。

    老毕连人带床从二楼滚到一楼。杜宇翔则上身裹着薄毯走出卧室,但旋即被热浪堵了回来,还是屋里凉快。

    老毕从楼下把床搬上来,推进杜宇翔卧室门口,揉着变形的下巴说:“宇翔,有快感了也不用这么激动吧,把我顶的这么远,果然强壮,不愧是我的男神~”眼睛滴溜溜的贪看着他健硕的胸肌,舔着嘴皮:“刚才的感觉太爽了,宇翔,你就再让我...”

    杜宇翔甩手一拳把老毕打出门外,吼道:“老毕,你在我家干什么!”说话声音大些,后脑勺隐隐作疼。

    老毕伸长舌头舔着被杜宇翔踢中的肩膀,含糊地说:“你睡糊涂了,你忘了上午你在工地中暑,被我扛回来了?还是我给你洗的澡换的衣服啊~”

    杜宇翔瞪着他:“我是记得不清了,你先给我说说在浴室发生了什么。”

    老毕急忙摇手:“啥也没发生,一切如往常一样。”

    杜宇翔嘀咕:“往常,你特么还是在我身上乱摸找死!”他疲惫的靠着墙半坐下,声音转柔:“老毕,谢谢你了,那会我被民工们缠着,不敢还手,你出了那么多钱替我和李月灵解围...”他话音一顿:“对了,月灵呢?还有...刘潇,刘潇的坟墓...”

    老毕走过来蹲下:“她见你没事就回家了,我已经拜托老爸为你们家人找新的公墓。刘潇...我不认识,只是工地上露出半个空棺材,不知是不是你说的那个。”

    杜宇翔喃喃:“是吗,灵魂被摧毁了,就连骨灰也不剩下了...”

    “月灵走之前,很担心你,一直自言自自语说什么,你不该是这样的。是不是和民工发生冲突了,你不要怪他们的,他们也是被逼的,为了钱只能舍弃自己的原则和...”

    杜宇翔打断他的话:“老毕,你觉得我变了吗?”

    老毕一愣,问:“你没变啊,怎么了,你还是我的男神。”

    杜宇翔郁郁的说:“不是这个,老毕,我...因为害怕,不敢战斗,在月灵向我求救时,我却害怕的闭上眼...”脸埋入双手:“我明明是学武的,还是武术大会冠军,而且还承诺要保护他人不和我一样悲伤,可是...我...我竟然会害怕...”

    话没说完,他的脖子被有力的抱住:“没事哦。”老毕趴在他耳边:“就算你是我的男神,但你也是人啊。人的七情六欲中可是有恐惧选项哦,还是必选题。不过如果你不愿选,就把选择权交给我。我替你选择恐惧,你只管选择快乐就行。”

    “老毕...”

    老毕在流口水,双手似乎抹在什么地方:“有些温温的!”

    “趁着机会占便宜,你还真是好这一口!”别墅又是一阵震颤。

    破碎的窗户下,老毕趴在马路上:“无论何时你都能毫不留情的爱抚我,也是我最喜欢的,你的性格之一。”

    杜宇翔拉上窗帘,趴在床边,呆呆的看着之前慕素秋出现的那块地板:“她是怎么从那里出来的?”他想去打开看看,可是退缩,上午慕素秋的惨状,还在脑海中盘旋不去,令他毛骨悚然,又深深自责:“只是看看...那是人模,不是她本身,她应该痊愈了。我也给她道个歉。”找着借口,他打开地板:“喂,素...”地板下,有一小片比较宽阔的空间,铺着地毯,凌乱的被子里没有余温。

    “啊,这里是老爸原来藏私 房钱的地方,我都忘了。爸妈不在了,素秋...也没回来,是对我失望了吧。”他暗想:“算了,反正我也,不是真正的斩灵。有恐惧之心,怎么战斗?她不在,应该是回去治疗了,对谁都好啊...”

    暑热没退,他决定再睡会,然后忘掉一切,明天起做回真正的学生。

    这一天对他来说太累了。

    睡到自然醒,正好早晨七点,趁着太阳还没开始施暴,洗漱后他背起书包,踏着渗漏在地的金色,懒散的走向学校。

    校门前,他不由驻足:“诶,她也应该不会来班里了。我还是先想着怎么面对月灵吧。”

    “宇翔,在门口发什么呆,进去啦!?”后面的人愉悦的拍着他的肩膀。

    杜宇翔急忙回头:“慕...慕素秋,你怎么还在。”

    慕素秋一身学生裙,歪着脑袋笑:“缺课可不是好学生哦。从今天起可要真正做回学生的~”

    杜宇翔心头一震:“她怎么知道我今天的心态?”

    “进去吧。”慕素秋笑的越甜,杜宇翔就越不安:“我说,你要骂还是要打我,干脆点。”

    慕素秋似乎佯作愕然:“我又没有虐待倾向,干嘛做这些?”

    杜宇翔咬牙:“嘁,算了!”走入校园,慕素秋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却不说话。走着,杜宇翔瞥眼看到李月灵从学校另一侧大门走来,脸色更加难看,急忙想要避开。

    慕素秋却挥手高喊:“嘿,月灵这边。”

    李月灵哼着歌,听见喊声扭头看来,见到慕素秋和杜宇翔,犹豫了一下走了过来,礼貌的微笑:“早上好。”她打量着慕素秋:“你的伤...”

    “我不是给你说过,人模可以修复的。”

    “昨天那个男人吗?”

    “嗯,他是出售人模的,当然也要负责售后。”

    “对了,今天的课要做好笔记啊,听说这个代课老师讲完这节课就要走啦。他上学期讲课很好呢。”

    二女边聊边走,这回轮到杜宇翔亦步亦趋的跟在她们身后,快不是,慢也不是。

    三人来到教室,慕素秋似乎心情大好,坐在座位上一边晃着马尾,一边在本上写着什么。旁边杜宇翔注意到她的手表在闪红光。

    “喂,这附近有邪灵。”杜宇翔提醒她。

    慕素秋点头,却不抬头:“我知道!”顿了下又说:“已经有人去了!”话音刚落,红光停止闪烁。“动作可真快。”她这才看着自己的指令表。

    杜宇翔见她始终不看自己,凑过去小声问:“这里的斩灵任务,不是我和你在负责吗!”

    “杜宇翔同学不要靠那么近啦,人家会不好意思的。”慕素秋忽然娇滴滴的大声说着。

    所有目光一下子集中活来,都一副原来如此的眼神看着杜宇翔。

    杜宇翔不料慕素秋会玩这一手,脸颊犹如火烧。他猛地一把拉住慕素秋手腕,向门口飞奔而去。

    出门的瞬间,与一道身影擦肩而过。二人都没顾得上回头。

    “诶,老师来了!”李月灵扬声提醒,可惜杜宇翔早已不见踪影。

    身影在门口微微一停,眼神飘向门外:“斩灵?”

    教室中响起震雷掌声,身影抖抖肩膀,抓着额前碎发,迈上讲台:“好,同学们,让我们开始最后一节政治课,老规矩,把课本扔一边,听我的长篇大论~”

    教学楼后的车棚拐角,四里无人,微尘里。万木无声的柳涛遮蔽一片轻阴,如爬山虎在灰色的墙上蔓延,展开一圈圈明灭的光晕。

    杜宇翔把慕素秋拥在阴凉的一隅,瞪着她。

    “杜宇翔同学,你不要靠这么近,就算要接吻,也得你情我愿...”慕素秋害羞地说。

    杜宇翔一拳打在她身侧墙上,大声说:“为什么你不责怪我,你这样装做什么都没发生有意思吗!”

    慕素秋依旧一副莫名其妙的神情:“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啊,感觉像狗血的对白啊。”

    杜宇翔恼怒道:“昨天我那样懦弱,那样胆小,差点害的你...为什么今天你要一副没事人的样子,这样作弄我好受吗?”

    说话间,慕素秋的手表红光又是一闪即逝。

    慕素秋低头看表:“又解决了一只,刀瑞的速度还真不是一般快啊。”

    “回答我!对于昨天我的退缩和恐惧,你就一点也不责怪?还有,明明是你和我的任务,为什么现在假手他人。”杜宇翔声音高八度。

    慕素秋没抬头,似乎随口而出:“那原因呢?”

    杜宇翔一愣:“什么?”

    慕素秋还在看表:“你恐惧的原因找到了吗?而且,所谓你和我的任务,你要怎么完成?”

    “废话!”杜宇翔先回答后者:“当然是变成...”他忽然记起昨天弄丢了离合器,顿时颓然不语。

    “没找到原因,就别大吼大叫,声音越大, 越表示心里心虚。”慕素秋阴沉着脸抬眼看他,忽然又换上笑容:“没事那我回去咯~杜宇翔同学。”推开杜宇翔,他向教学楼走去。

    杜宇翔侧立在他身后,银色发丛和着涛声微然有风,送出他似乎自言自语的声音:“我害怕那个感觉。”

    慕素秋没回头:“你说什么?这么魁梧的身子,声音却这么小?你虚吗!”

    “我害怕那个感觉!那时我想变成斩灵打那个女人,可是胸口却如万剑穿过,如大锤砸碎...仿佛我一瞬间堕落在十八层地狱一样,晕眩恶心恐惧的失去知觉!!!”杜宇翔抬起头,眼角噙满泪花:“那个感觉太可怕了,仿佛我自己在那一刻也被炼化成邪灵嘶叫,那种濒临死亡,却绝望到不能死去的感觉!”

    “然后呢?就这些?”慕素秋忽然喝道:“没有别的反省就这些!你现在的表情算什么!你现在盈眶的泪水算什么!你现在说出的话算什么!这些东西对你有什么用!能打败邪灵,还是能让你变成斩灵!”

    杜宇翔肃然:“素秋...”

    “害怕?恐惧?那又怎么了?”慕素秋快步走回来,在他胸前仰起头:“斩灵除了没有肉体,和一般人有什么区别,我们战斗的时候难道就不害怕吗?没有畏惧的战斗怎能称之为战斗!战斗时前想着可能会死,可能无法守护自己的承诺,这就是恐惧;战斗中想着如何砍中对方,如何避开对方,这就是恐惧!战斗之后想着自己的承诺还能守护多久,这也是恐惧!每一次的战斗,都是在恐惧中度过的,你明不明白!”

    “因为一时的恐惧而退缩,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无理由的向恐惧永远屈服!”慕素秋扬起手托着杜宇翔的下巴:“宇翔告诉我,你战斗的理由是什么!你成为斩灵的理由是什么?仅仅是憎恨那只害了你家人的邪灵?以憎恨的负面之心去斩杀另一个负面存在?”

    杜宇翔反驳:“不对!我只是不想让发生在我身上的悲剧,发生在别人身上!”他说着,但不敢看慕素秋的眼睛。

    “看着我的眼睛说!”慕素秋呵斥:“你战斗的理由!是憎恨吗!”

    “不是!”杜宇翔斩钉截铁:“我的承诺,不会与憎恨签下契约,否则就践踏了承诺的光芒!”他的声音渐渐低下去:“而且,真要说起来...那只邪灵也是无心的吧,虽说它的确邪恶该死,可是不能因此就乱扣帽子!”他猛地抬起头,看着远处金碧辉煌的景色:“我想守护承诺!!!”言讫,一缕橘色光芒在阳光下打闪而起。他顺手接过,摊开手心,描绘着橘色火焰的离合器,静静的躺着。似有若无的温暖,透过手心流入身体,驱散着身体中的燥热和阴霾。

    “那就证明给我看,你所说的。”慕素秋抱臂后退几步,直视着他。手腕上的指令表,红光越闪越急。

    杜宇翔感到心脏的跳动从未有过的强烈,离合器渐渐握紧,却不敢放在胸口,那种压抑感,又悄悄逼来。

    “没有恐惧的身体,只有恐惧的心!如果不想恐惧,就从心底变强!虽说变强的道路上,还有超越恐惧而存在的噩梦!“慕素秋的话刻入脑中:“想想自己能做什么,而不是自己做不到什么!武者的心,没有那么脆弱!”

    杜宇翔豁然开朗:“昨天我替刘潇挡下那一剑时,力量就瞬间回来了!原来只有我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和目的,才会有得到力量!”

    慕素秋见他的眼神愈发清澈,心底长长舒了一口气:“终于发现了啊,要变成斩灵,必须从心底牢牢确定自己长存的信念,而不是一时间的意气用事!”

    “跟我来!”慕素秋一把拽住灵魂出窍的杜宇翔,兔起鹘落间翻出学校围墙。

    银白色的教学楼上,隔着绿色的接地玻璃,隐隐泻出一抹身影:“慕素秋,杜宇翔。”

    斑斓多姿的游乐园里,此时少有人迹,一片片金叶透过树叶的缝隙洒下来,填补着林间小道的空隙,如洒落一地的金钱,散发着耀眼的诱惑气息,是四周不知名的花的香气。阴凉和金辉沉浮波动,漾漾变幻,细看的话,原来是被蜿蜒而过的溪水包绕着。淙淙流水冰凉清爽,似乎是凭空从影子中涌出来的一样,不知从何出来。蹴着一蓬蓬飞花落叶,摇曳着几只泛旧的蓝色小船,流向不知在哪里的尽头。

    溪水忽然溅起大片水花,此起彼伏中整条溪水都摇晃起来,扰乱着一路追随的枝枝叶叶。枝叶摇摆,荡起层层烟尘,清凉的水珠混着烟尘,荡在半空的瞬间,无声蒸发。

    “诶,怎么这么多啊!真不应该。”依旧是一身斑马装,夸张的黑色墨镜,以及青云流转的利刃。刀瑞推着眼镜,从容嬉笑的看着眼前一拥而上的邪灵。

    他懒洋洋的挥出一剑,利刃顿如深渊腾蛟,疾向四周环扫而去。这一下直入奇袭,突兀猛烈。邪灵嘶吼争鸣,如冰山在烈日下,大块大块的急速消融:“也对,毕竟这里是游乐园,孩童的灵魂对你们来说自然最美味!不过今天你们可是来的不巧了!”

    刀岛瑞侧背转身,忽听嗤的一声轻响,一道长长的电光在眼前疾闪而过。他手腕轻拧,利刃向下竖起。那道电光正从左向右急掠而来,眼看非撞上剑刃不可。急切间电光陡然翻转,贴着剑面从刀瑞腿外滑过。

    刀瑞刚才如果轻轻一推剑刃,势必能把电光截为三段,但他只是一动不动,此时也不转身。他摘下墨镜,透过郁郁葱葱的清凉乱影,看着天空的一方:“今天赚够本了,剩下的利息,有人来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