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三章:英雄的意义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0本章字数:4346字

    邪灵足有半辆公交车的大小,背上斑驳的蜿蜒着七八条灰褐色的蜂纹。六只黑色毛刺裹绕的爪子后踞,高高举起前面的一对巨螯,黑色眼睛滴淌着浓稠的液体。每一滴都凹凸映着刀瑞的身影。

    “别这么凶狠嘛,轻松点~”刀瑞抬头:“你的对手来了。”

    葱郁的枝叶中,流泻出弧形光华,清亮锋锐。

    “喝!”半空中,杜宇翔身形半转,阔剑荡光,居高临下劈出一道如山剑气。

    邪灵居然也出手不弱,感应到头顶强大的灵冲,双螯次第挥起,嗖嗖有声。剑气又被卷得倒翻上来。

    杜宇翔惊讶间招式不停,半空身形未稳的连演三绝技,一剑飘渺,一剑凛然,一剑刁钻,出手如电。

    邪灵怪叫一声,真的舍了刀瑞,侧身站起,六只爪子齐扬,劈出势强劲猛,如怒海狂涛的光澜,疾卷而上。杜宇翔三剑便如碰到铜墙铁壁,溃散之余反而手臂发麻。他急忙沉腕一转,剑走轻灵,卸去臂上酸麻,剑风在闷腥的光澜上一沾即过。

    “刀瑞!”慕素秋穿过小径跑到他身边,看着近在咫尺的战斗,忧心忡忡:“你怎么给他引来这么麻烦的家伙,这只邪灵的灵力,似乎足够进入修罗界了!”

    刀瑞推着眼镜说:“这只不是我引来的!”

    慕素秋一怔:“什么?”

    “我之前已经确定过方圆一里内没有灵力太过强大的邪灵,才释放了些灵力吸引它们。这只刚才是突然出来的,而且接近是LV3级别!”刀瑞说。

    慕素秋失去灵力后,对邪灵灵力强度的感知已经迟钝,听他这么一说,顿时吓了一跳:“LV3已经是高级邪灵阶段了,一般不会轻易出现在人间。这是怎么回事?”

    二人交谈间,杜宇翔已经陷入恶战。

    邪灵巨螯挥舞如流星奔月,琅琅作响中影闪动。分明距离有一丈多高,杜宇翔却感觉仿佛巨螯已刺到跟前。他出招如电,剑势飘忽,更兼双管齐下,左掌挟立劲风。可邪灵的喷薄而出的光澜热呼呼的,竟似火炉中喷出的一般热浪,不久杜宇翔觉得口干舌燥,周身百骸俱焚。他鼓起一口气,剑芒如凤点头,幻化出数十剑痕,以快打快,吞吐开阖间在邪灵披靡的光澜中抢进破绽。

    再斗几十招,杜宇翔剑法越发迅捷,一招之中竟而生出多种变化。即使是刀瑞这样的用剑高手,见到他的剑法也是略加惊叹。但邪灵也不吃素,双螯虽然笨拙,东一下西一下的看似呆滞乱打,转动也极为缓慢,却把杜宇翔的招数化于无形。

    渐渐的,杜宇翔耐不住热,只得在空中东奔西纵,左躲右闪,期间趁隙进招。可不论他如何进刺劈撩。剑气始终无法再度逼下半尺。

    “素秋,退后!”刀瑞见邪灵越打居然越有武术高手名家风范,他脸色虽然轻松,但是剑,再度出鞘。

    慕素秋乜着他:“你要逆转吗?”

    刀瑞不说话,一柄斩龙宛若一条软带,剑势轻柔曲折,飘忽不定,忽而一转,反向慕素秋身后乱世堆中刺去。一声脆鸣,一抹身影向后跃出,落在身后桐树的树干上,欠身说:“好锐利的眼睛!”

    刀瑞收回斩龙剑,看着他,吹起口哨:“我们似乎没见过。”

    慕素秋却大惊失色:“老师!你怎么在这里,难道不上课吗?”

    眼前的男人,就是和杜宇翔擦肩而过,明天就要调离岗位的代课老师。他一身T恤已经换作一套圆领浅紫色紧身衣,随着他旋身跳下树干翻起,可以看到衣服背面绣着一对银黑色天使之翼。

    刀瑞看着他,吁了口气:“原来是戮魂使。”

    慕素秋愕然:“戮灵使?那是什么?老师你到底是什么人?”

    老师面无表情:“慕素秋,你在学校待了这么些天,难道一点都没察觉我的身份?斩灵现在退化到没有灵力,就等于无能的地步吗?”

    慕素秋啊了声,刀瑞接过话头:“不论多少年不见,你们戮魂使的舌头,总是那么毒。”

    慕素秋急急地说:“有什么话待会再说,先帮宇翔。”

    老师慢悠悠的乜着上空的激战,嘿笑:“斩灵的质量真是越来越低,我按着你的标准特意引诱来了这只邪灵,没想到杜宇翔竟然陷入这样的苦战。”说着他随手一挥,黑白两道光雾如剪影抹过邪灵。邪灵双螯正制住杜宇翔的阔剑,杜宇翔挣脱不得,战局一时僵住。此时邪灵一声惨叫,双螯无力放开阔剑。八只腿,已经只剩一半,不堪重负它庞大的身躯,扯动着它倒在地上。

    “死吧!”杜宇翔剑如流星,贯穿邪灵咽喉。邪灵被钉在地上,剧烈的挣扎片刻,炽热的阳光蒸腾作屡屡灰烟散尽。

    杜宇翔摇摇晃晃的稳身落地,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第一次在空中这样恶斗,除了惊险更多的就是不适应,以至于他的很多剑招都歪七扭八,威力大打折扣:”看来我得学学空战的技巧了。”暗想着,他猛然记起刚才酣战间,似乎看到有什么重创了邪灵,才让自己逆转战局。他循人逐一看着,看到自己的老师时惊讶的神色溢于言表,但旋即又放松下来。

    “不用惊讶,我看得见你,不用放松精神,我看得见你。”老师的两句话是对他的表情做得最好诠释:“你似乎战斗的十分吃力,吃力到连我到来都不知道。如果没有它们...”他扬起右手,并排握着两把闪光的短枪,一黑一白。

    杜宇翔愕然:“老师你到底是什么人....”

    老师淡然说:“这里没有你们的老师,只有张鸿绅,以及代号夜月的戮灵枪。”

    刀瑞低声说:“原来你叫张鸿绅,今天你给我惹的麻烦不小呢。”

    张鸿绅傲然侧立,不理会刀瑞,转而对杜宇翔说:“杜宇翔,我曾经很欣赏你的率直和热血,但是现在,我唾弃你的灵魂。舍弃为人的自尊,甘愿做这种卑劣的存在。”

    杜宇翔不知所以,慕素秋已然半遮在杜宇翔身前,怒道:“虽然你是老师,但请你注意说话方式!”

    刀瑞伸手按在慕素秋肩上,低声说:“这件事不是一时半会说的清楚的,先看看他要干什么?”

    张鸿绅打了个响指,双枪化为一对手环扣在腕上:“你果然明白事理,我只是要找杜宇翔,与你无关。你如果再在这里碍眼,我就连你一起收拾。”

    刀瑞急忙做出无害的表情:“别别,有话好好说,你不是不愿意看到我吗,我走,我走!”说走还真走,拉着慕素秋,嗖的一声消失的无影无踪。

    杜宇翔呆立当场,不料刀瑞会轻易抛弃自己。而对于老师,他交流起来一向苦手,此时只好装作若无其事,转身就要离开:“我现在回去上课。”

    “课已经有人代上,杜宇翔玩个游戏怎样?”张鸿绅原地不动的说。

    杜宇翔侧头:“我没兴趣。”

    “如果是和邪灵有关的游戏呢?”杜宇翔肩头抖动,转身说:“你该不会是想...”

    张鸿绅屈指一弹,一缕光华冲上半空,如烟花炸裂,四周的灵冲霎时密集庞大起来。

    “这个灵冲...”杜宇翔剑眉蹙动:“你刚才撒的是什么!”

    张鸿绅不疾不徐的说:“灵冲,是灵力对四周空间物体的冲击力!灵冲越大,说明出现的灵体越强!现在已经有大批邪灵被我的饵钓来,我们就来比比,日落之前,谁斩杀的灵多!如果你不想做,那就看着多数善良的灵魂被吞噬吧!”

    杜宇翔伸手喝道:“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张鸿绅扬起下巴,眼光斜视:“我要让你知道,斩灵是多么无能的卑劣存在!”声音未落,人已在十米开外,继而光影浮动,人迹无踪。

    “好快!”杜宇翔吃了一惊,猛听的背后嘶吼连连,腥风闷心。回剑斜撩,杜宇翔一招斩杀身后的邪灵,身子却也微微晃动。他心头骇然:“这个强度的邪灵,不能不管!虽然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不过现在...”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刀瑞你干什么,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慕素秋被刀瑞带回杂乱的两层木屋。这里就是刀瑞的家,木屋外是一片荒芜的院子,一个身形魁梧的园丁,正在顶着烈日耕作着地里的一小块干涸的瓜田。

    刀瑞手放在唇边呈斗状:“喂,老何,来客人啦。”

    田里的老农丢下手中的活,身轻如燕的几步窜来,一个急刹车,身体前后摇晃的说:“原来是慕素秋小姐,怠慢了!我这就给你去冲酸梅汤。”

    慕素秋本来一脸怒气,但听到酸梅汤后,双眼顿时亮堂,神色也舒缓下来:“唔...那我就不客气了,来一大杯加冰的。”

    老农说了声知道,转而走上木屋二楼。

    慕素秋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却每次都对木屋前的那块圆形大石十分感兴趣。刀瑞说过那叫日晷,是用来测量时间的。慕素秋看不懂上面一圈圈刻着的文字,但碍于面子也不好问,这时她的目光又被日晷吸引,认真的看着。

    “啊,素秋,这具人模用起来感觉如何?”即使在大热天,刀瑞也喜欢喝热气腾腾的清水。他把木杯挨在唇边,缩唇轻吹浅饮,忽然问。

    慕素秋回神,摸着自己的身体说:“还行吧,就是灵力回来的太慢,这些天感觉都没什么长进!该死的宇翔,也不知是用什么方法,居然把我的灵力榨得那么干净。”

    “慢慢来。”刀瑞继续说:“把你带到这里,是有原因的。”

    “你做事都有原因,不管是不是真的有原因,你都会弄出原因。但今天你要不给我解释清楚,我就要无原因的揍你了。”慕素秋恶狠狠地说。

    刀瑞急忙捂脸嗲声:“千万不要,我很怕疼的,你温柔点。”

    慕素秋哼道:“那还不快说,戮灵使到底是什么?”

    刀瑞抬脸,似乎在努力回忆起什么:“哦,其实吧,这个名词是在百年前的仙劫后,才出现的。这个名词的前身,是除妖者!”

    慕素秋动容:“除妖者,这个我在课本上看到过。二百年前邪灵还没有现在这么猖獗。那时最多的是妖魔精怪。当时的修真者也很多,一些低位修真者,为了糊口就做起了除妖拿钱的勾当,在当时被视为不齿的行径。大多修真者觉得有辱清修之道。”

    刀瑞点点头:“那场莫名其妙的仙劫发生后,修真者不论正邪几成绝迹。余下来的,也在这百年的光阴中慢慢凋亡。可是那些低位的修真者,也就是除妖者,可能是因为并不算严格意义上的修真之人,所以还是有些逃过了劫难,幸存下来。从那时以后,妖魔不再出现,反而因为人们太安于没有仙人满天飞,法术卷地摧的生活,心中的欲望比以前更加膨胀,于是就出现了邪灵。那些低位修真者没有了妖魔这样的宿敌,也慢慢强大起来。”刀瑞摇头叹道“但依旧为了生活,开始斩杀邪灵,并把自己称为戮灵使。他们一度使得邪灵锐减。但他们斩杀邪灵只是为了拿钱生活,所以本身心中也有邪念存在,并随着斩杀邪灵数量的增多,他们心中的邪念越来越强大,最终质变,里外邪念相呼应,使得他们暴走起来,再度给社会带来了不安。”

    “这么严重?”慕素秋问。

    “如当时西藏和新疆的暴乱,打砸抢烧,其实就是很多失控的戮灵使所为。虽说当时有人暗地操控,但没有这些戮灵使,局面也不会发展成那样,这样的暴乱几乎几年都会出现一次,几乎成了轮回。于是总队下令,除去这些失控之人,损小护众。所以...”

    慕素秋恍然大悟:“总队总说他做了一件自己都不知道是正是邪的事情,原来指的就是这个。”

    刀瑞点点头:“所以在戮灵使眼中,我们就是不能容忍的邪恶存在,自然对我们大有敌意。”

    这时家丁端上来一杯冰凉的酸梅汤。

    慕素秋注意到家庭已经换成一个绿发少年,于是揶揄刀瑞:“你口味还真重,老幼都不放过。”说着低头去嘬酸梅汤。

    “嗡————”嘴唇刚碰到汤面,忽然平静的汤面如杂乱的心电图一般乱颤起来。

    刀瑞看着他手中的木杯,平静的清水升起凌乱的暖烟,嘟舌道:“麻烦那,走吧素秋,我们这时才要去帮杜宇翔。”

    “刚才为什么不留下?”慕素秋抬起头看着他,不动,眼神在酸梅汤中打转。

    “刚才如果我们不走,杜宇翔就会十分尴尬,而且也不知道戮灵使想做什么!现在结论已经得出了,走!”

    “等下,什么结论?”

    “他要用斩杀邪灵的数量,证明斩灵能力的低下,不过似乎引来麻烦了!”

    “...”

    “你干嘛往回跑?”

    “带上酸梅汤,敢撒一滴,我就抓光你的眉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