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五章:无情的海鸣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0本章字数:5156字

    那之后,张鸿绅果然没有再出现在学校中。虽然学生们对他很怀念,也经常提起他,希望他回来。可是等到最后,只是迎来了一位地中海的严厉老师,每天都把他们培训的死去活来。如果说暑假的阳光能把人的精神灼烧的奄奄一息,那么这位老师的培训,足以连人带三世轮回,一并摧残的飞灰湮灭。

    而杜宇翔的生活似乎也暂时回到了正常,每天做的就是尽学生义务,做题做题再做题,任他精神再好,时间一长也开始上课打马虎犯困,不由得希望邪灵再出来一些:“拜托了,给我个释放灵魂活力的机会吧~圣母玛利亚,耶稣大帝,穆罕默德,法老王...”他胡乱念叨着,几乎每天都这样念叨着,慕素秋听的早已倒背如流,甚至知道他那一连串的唠叨,所有字是多少笔画组成。

    好在还有老毕偶尔让他锻炼一下打击力,李月灵会热情的邀请他去家里打游戏,地狱般的炎日,才有了一丝丝的清凉。

    终于,苦日子到头,临近开学的一周,校长大赦天下,统一放假,于是经过甚嚣尘上的一个傍晚之后,学校空荡荡静悄悄的尘埃落定。

    “今天哪里也不去。”杜宇翔一连几天都是关着手机,软趴趴的倒在床上:“睡觉睡觉睡觉...”然后死气沉沉的合上眼。

    他还没睡过去,忽然一股摧枯拉朽的力量震得他浑身汗毛倒竖,一下子坐了起来:“这个灵冲...“

    “宇翔!你有没有感觉到!”慕素秋从地板下窜出来,跳到他的床尾:“有一股很强大的邪气,向这边靠近!”

    杜宇翔随手抓过床头的离合器,来开窗户跳到街道上:“可恶!在哪里!”

    慕素秋从窗户扔下他的半截袖:“穿上衣服再说话!”正说着忽然别墅一阵抖动,慕素秋差点栽下来,她对这股灵冲也是闻之色变:“从没见过这么浑浊强大的灵冲,这是怎么回事?”

    “那是...”杜宇翔灵魂出窍,把身体藏在别墅的拐角,跳到墙上向远处张望,蓦地看到东边街道口,地面被一道青黑色上弦月牙划出宛如长蛇巨蟒,疾速蜿蜒而来噼啪声如炸雷次第跳跃,地面上的一切物体被完整的分割开来,斜成四十五角,却都没有倒下。

    “那是什么!”杜宇翔扭头问慕素秋。

    慕素秋错愕的说:“这种样子的邪灵我从没见过!”

    “既然是邪灵就不用多说!”杜宇翔反手拔出诛邪刃:“直接干掉就是!”

    那道宛若方天画戟小枝的月牙剧烈的蜿蜒而至,还有十几米远,杜宇翔已经感觉到扑面而来的灵力十分骇然。“喝!”杜宇翔从墙头跃下,阔剑横扫如风,矮身回扫,震鸣中抵住这条突如其来的月牙。月牙冲劲不衰,杜宇翔直觉一股大力如浪潮澎湃入体,双足下的地面如斧凿刀刻般向后迅猛滑开。”这是什么东西!“杜宇翔双手翻转剑面,螺旋剑气倒卷起来,地面的表皮的水泥被掀起丈余。

    “宇翔,别...”慕素秋发觉有些不对,在楼上刚要出言阻拦,杜宇翔大喝一声,周身灵焰爆燃,橘色光芒如锯齿层层叠叠扬起。贴地急冲的月牙,被杜宇翔连根拔起。

    “这是什么怪物?”慕素秋不禁叫出声来:“这不是邪灵!”

    头顶月牙的怪物,身长两米左右,它被杜宇翔挑上半空,猛然头下尾上,披靡的灵气如墨,似海啸盖落。杜宇翔这一挑几乎用尽了全力,此时感到头顶杀机如炽,不及多想,双脚脚尖在地上一点一踏,斜斜向后滑退。他避招还招,仅在一瞬,在身前荡起星罗密布的剑华。怪物虽然扑的凶猛,却也收的及时,就在最后关头,笔直射来的身躯猛然躬身弹起,化作一团螺旋光束,当空罩落。杜宇翔纵身扬剑,从怪物螺旋的身躯中穿过,沉肘侧身,剑刃贴着怪物的表皮划过,居然发出金属般的摩擦音。

    慕素秋捂起耳朵,心头更是惊骇:“怎么...”

    摩擦音尖锐刺耳,几乎令人晕厥,杜宇翔首当其冲,眼前禁不住一片眩晕,被怪物一尾巴拍落在地。

    “草!”杜宇翔不顾疼痛,就地左右翻滚,来回躲避怪物盘旋成团的碾压。闪躲了几个来回,趁着怪物势头微弱,他左掌在地上一拍,身子如陀螺横向旋转,如星丸泻地,橘色剑芒缠绕在他周围,织成无坚不摧的剑网,随着一连串金鸣声,怪物终于被砍的躲到半空,重新伸展开身子,细长的双眼紧紧的锁着杜宇翔。

    这些天来,杜宇翔每天晚睡早起做各位老师布置的各类作业,身体相当疲惫,因而战斗时难以发挥全力。而在遭到怪物的一击后,体力更是消耗殆尽,就连最后一丝力量,也用在击退怪物的这一招上。此时他半跪在地上,呼呼的急促喘气,仰头看着空中的怪物,却不觉呆住了。

    慕素秋此时也是目瞪口呆,怪物被杜宇翔斩破的表皮下,竟然是错落有序的各种连接线和齿轮,发出细微的响动。

    “机器人?”慕素秋喃喃道:“怎么可能!”

    “当然可能了,因为是我制造的~”她的问题,背后有人回答,可不等她转身,脖根猛地遭受重创,顿时不省人事。

    杜宇翔感到家中异变,急忙冲刺回来,正见到一个强壮的男人把慕素秋夹在腋下,站在窗台上鄙夷的看着他:“你还没死啊!”

    “你是什么人,对素秋要做什么!”他大喝。

    男人丝毫不怕被人看见,虽说现在四下无人,他弹出一根手指,指着杜宇翔身后:“这个问题,等你有命活下来再说吧!”

    杜宇翔心头警兆骤起,低头向前快冲几步,回身阔剑斜挂出去,正迎上怪物张口咬来。只听“当啷”一声,诛邪刃被怪物死死横身咬住,怪物趁势盘身,把杜宇翔牢牢缠住,不住收紧身子。

    “啊——————”杜宇翔眼珠几乎就要爆裂开来。濒死时刻,他体内骤然迸射出一股强骇无匹的力量,让他抓紧就要松开的诛邪刃,愤力向怪物口中推进。怪物死死咬住诛邪刃,纹丝不动,但杜宇翔此时潜能爆发,力量何止翻了一两倍。他周身橘色的火焰再度燃烧起来,吹走四周所有不固定的物体。舌绽春雷,他愤然抽出另一只手,握住剑柄,所有力量一瞬集中在双手间。怪物牙齿断裂,继而细长的眼睛猛然瞪圆,缠住杜宇翔的蛇躯慢慢松弛下来,却又立马被拉的比直。

    “去死!”杜宇翔大步奔出,剑刃把怪物从头到尾,劈成两半,怪物体内的机械叮叮当当的散落一地。

    阳台上的男人忽然如电闪落下,手中提着杜宇翔的肉体,杜宇翔这一冲击,将体内的灵力燃烧殆尽,此时无力收住去势,正好一头栽入自己的身体中。

    “呃...”男人放开杜宇翔,杜宇翔却立刻软瘫瘫的跪倒在地,干呕起来。

    男人居高临下啐了他一口:“果然没用!”

    “你说什么?”杜宇翔抬起头,疲惫的问,想站却站不起来。

    男人揪住杜宇翔衣领,把他稍稍拖起来,猛地甩在旁边的墙上。杜宇翔“噗通”一声,坠落在地,口袋中的离合器滚落出来。

    “哼!”男人狞笑着捡起离合器,夹着慕素秋转身就走。

    杜宇翔疼得说不出话来,匍匐着爬行:“你干什么...”

    男人回头一脚踢在杜宇翔下巴上,把他踢得鼻青脸肿,嘴角舌尖淌血。整个身子都仰面飞了出去。“看见了吧,我比你强大,我才更适合当斩灵,你乖乖的呆在那里别动,否则我就杀了你!”男人面色冰冷中渗着刁狠,不再理会杜宇翔,很快消失在斜阳中。

    慕素秋悠悠转醒,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金属椅上,她脖子酸疼,用力振了振身子,半点也动弹不得。

    “哟!你醒了。”男声从旁边传来。

    随着耀眼的灯光大开,慕素秋不由眯起眼,半天才看清自己处在一个宽敞的实验室中,实验室四处罗列着各种稀奇古怪的生物模型,都浸泡在弄绿色的液体中。从裸露在外的地方可以看出,他们都是机械产物,而且右侧的空间中,还有一些正在加工的机械怪物,机器转速极快,却没半点嗡鸣。而左侧则是一面大屏幕闪烁着微微蓝光,最扎眼的莫过于,不远处一个玻璃筒高耸出龟壳状的天花板。

    “你是谁?”慕素秋知道挣扎也无济于事,索性直奔主题:“对付宇翔的那个怪物,是你制造的?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用问得这么急,你刚醒过来,先喘口气。”男人换上一身西装,绕着她悠哉的说:“我是叶天问,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现在似乎应该是我求你多关照了!”慕素秋问道:“你把我抓来这里干什么?”

    叶天问哼的一声:“是和你们斩灵有关的事情!”

    慕素秋一惊:“你知道我们的存在?你是什么人!”

    叶天问不回答,反而拍着她的肩膀,指向前边:“你看见那个了吗?”

    慕素秋定睛一瞧,只见那个玻璃圆筒正前方,立着一面类似缩小雷达状的金属,凸起的一面面向玻璃筒。而雷达背面,一个三棱锥样式的台面上,凹槽中半露着的,是杜宇翔的离合器,离合器的尖端闪烁着火焰般的星芒。

    “你是这个城市唯一的斩灵,虽然是过去式,但你迟早要回去,那就代我向你们特记战队通报一下,我申请加入特记战队。”叶天问得意地说。

    慕素秋质问道:“你为什么抢了宇翔的离合器!”

    叶天问耸肩道:“不为什么,因为我觉得他不够资格,你看,他被我制造的机器人,打成什么样子了。这种战斗力,能干什么?你托付错人了!”

    慕素秋哼道:“我托付谁不需要你置喙!你究竟是谁,为什么知道斩灵,还知道我们特记战队!”

    叶天问报以哼笑:“这个问题你问的真稀罕,灵力强的人,怎么可能看不见灵魂?还是说,你感觉不到我的灵力?”说话时屋宇微微颤抖。

    慕素秋惊骇的暗想:“这股灵冲...的确强大的有些离谱,但是他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灵压,而且灵压力量还这么浑浊?”她闭上眼仔细感受了片刻,忽然睁眼斥道:“你到底吸收了多少灵魂的灵力?”

    叶天问似乎被吓了一跳,随即又镇静下来,悠哉悠哉的说:“别吼那么大声。我只是用高科技,把那些碍事占地方的东西,给清除了一些。不然本来地球人口就那么多了,再让灵魂占据空间,多不和谐~”

    “高科技?”慕素秋问:“什么意思?”

    “我不是说了,我生下来灵力就很高,所以看得见你们这些灵魂,也知道你们这些灵魂十分占地方。后来我从科技大学毕业,就在想如何为人类做贡献,想来想去,觉得把你们这些死了还占地方的家伙们统统消除,多么伟大的壮举!而且还深藏功与名,实在太完美了。”

    慕素秋低声道:“你真是个疯子!”

    “世界从来就是靠疯子改变的!”叶天问激动的把脸凑到她跟前,急促地说:“你看爱迪生,你看牛顿,你看爱因斯坦,他们哪一个在当初不被当成疯子,结果后来做出了多少贡献!所以我即将成为下一个这样的伟人!”

    慕素秋淡然问:“那你是怎么知道我们斩灵和特记战队的存在?”

    “啧啧啧~”叶天问咋舌道:“你还真笨啊,刚才我展现的灵力中,有你们斩灵的灵力,你难道没发觉?”

    慕素秋骤然一省:“之前这个地方发生过好几次斩灵被杀的案子,我们一直以为是有强大的邪灵作祟,难道...”

    “邪灵?你用那种东西玷污我的功绩?”叶天问不屑道:“其实真相是~有一次我无意间看到斩灵斩杀邪灵!也就意味着有人跟我抢饭碗,这我可不能容忍!可你们斩灵似乎很强,不好对方!于是我就发明了这些机械怪物,嘿嘿,我把从那些灵魂中吸取来的灵力都注入了这些机械里,就用那个!”他指着玻璃筒说:“于是,一个个孩子就都出世了!那些斩灵再厉害,也架不住车轮战,所以一个个都被我拿下了~然后还从他们口中知道了特记战队的存在~嘿嘿~”

    说着他启动墙上的大屏幕,屏幕上一幕幕他如何以残忍手段对付灵体的图片,映入慕素秋眼帘。

    “混蛋!”慕素秋不会骂脏话。

    叶天问不以为杵的关上屏幕:“别这么说嘛,我还指望你给我引荐一下呢~其实我后来想通了,那些斩灵不应该杀的,反正我吸收的灵力也够多了,制作的孩子们也都很厉害了!还不如留着他们和你们谈条件~所以我一直在等下一个斩灵出现,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你了!也怪我注意到的晚,这几天才发现你和那个赝品~”

    慕素秋沉声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有话直说!”

    叶天问道:“好!那我干脆地说,据说你们斩灵来往人间还要通过什么隧道,而且高级别的斩灵还会被压制灵力,相当不方便!所以我想你给你们总队通报一声,不如你们多分些更强大的灵力给我,所有人间的活我就包了,这样你们也不用来回跑了不是?”

    慕素秋又惊又怒:“胡扯!”

    叶天问说:“你也看到了,我的灵力不是那个杜宇翔能比的,而且我还有这么多孩子,办起事来效率绝对高~”他在慕素秋耳边笑着说:“而且我现在就能变成斩灵,可以为你斩杀任何看不顺眼的灵体。”

    慕素秋勃然大怒:“你把我们斩灵当什么了!我们斩杀邪灵,只是为了保护人类生命,根本不会随意斩杀灵体,不准你践踏我们斩灵的荣耀!”

    “哟哟哟,还荣耀!”叶天问摆手说:“那种东西有屁用?还是来点实惠的吧,我退一步,你们分给我强大的灵力,我不要多,做到人间最强就行!我帮你们斩杀邪灵,省得你们跑腿,如何?”

    “你战斗的理由是什么?”慕素秋忽然问。

    “理由?那是什么东西?”叶天问想了想,以为慕素秋松口了,忙说:“当然是保护人类,和你们一样的!”

    慕素秋怒道:“我再说一次,不准践踏我们的荣耀!”顿了下,继续说:“你根本没有战斗的理由,你先前杀掉的灵体,有灵魂有邪灵还有我们斩灵,而且为了抢夺宇翔的离合器,你破坏了那么多公共财物,所以你根本不是为了守护人类,而只是为了一己私欲。这样的人,绝对没资格成为斩灵!”

    “守护?”叶天问似乎听到了最可笑的笑话,大笑道:“拼了命打架,就是为了保护别人?这理由说出来谁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别装了!你以为...”

    “我们早已不是人,所以你的论点也不成立!”慕素秋冷笑:“宇翔是为了不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剧,在他人身上重演,他了守护朋友甚至是毫不相干的陌生人,所以才战斗!为此我可以安心的把所有重担托付给他!至于你,哪怕真的通天彻地,也根本不配和宇翔相提并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