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迷茫的返校日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0本章字数:5194字

    叶天问见她说的坚决,眼中竟然还带着鄙视,羞怒的板起脸道:“既然这样,我就彻底粉碎你的寄托,然后再和你慢慢商讨也不迟!”说着走向那个三棱锥状的台面。

    “你要干什么!”慕素秋心中有一丝不祥。

    叶天问诡异的笑道:“你看着就好了!”他把手放在台面上,确认了指纹后,台面上升出一个小键盘,他飞快的在上面按了几个按钮,凹槽中的离合器随机爆出七道光芒,在半空汇聚成一点,投射在雷达尖端。雷达开始转动,发出哔哔啵啵的电流声,而屋里四处的灵力也开始汇聚过来,所有的机械都停止了运转。

    “看着!”叶天问打开玻璃筒的门走进去,从里面在胸口位置卸下一块圆形玻璃,然后按动旁边的红色按钮。雷达旋即停止转动,尖端对准了玻璃上的缺口,一束波浪形的电光,直射入叶天问胸口。

    玻璃筒里顿时五光十色,开始剧烈颤抖,裂纹如爬山虎从底部疯长,忽然玻璃筒碎裂如雪,满屋飞扬,又疾速落下,砸在地上叮叮咚咚的,有些大珠小珠落玉盘的节奏。

    光华在屋里时涨时缩,七色光忙不停变换,大约过了三分钟,光华骤然敛去,一道黑色身影从玻璃筒的残骸中慢慢走了出来,地上的玻璃被踩的更加细碎,声音噗噗的十分刺耳。

    “你...”脸庞被碎玻璃划出多条伤口的慕素秋瞪大了眼:“开玩笑吧...”

    叶天问穿着一身剑服,身后背着比杜宇翔还要搭上一圈的彩色阔剑,诡笑的看着她:“怎样!”

    慕素秋一个激灵回过神,暗暗吃惊:“太强大了,这股灵冲!”

    “我再问你一次!”叶天问对慕素秋被自己震慑到的表情十分满意:“答不答应我的条件!”

    慕素秋挺起胸膛说:“不!”

    “我猜你就会这么说!既然这样,在杀掉杜宇翔之前,我还要先做一件事!”叶天问说的很诡秘,瞳孔深处掠过一缕黑芒,那是邪光。

    “什么!”慕素秋隐隐猜到。

    果然,叶天问说:“我要大肆斩杀灵体,引起你们特记战队的注意!”

    慕素秋大声说:“不行!不分青红皂白的乱杀,只能让所有灵魂的怨气集合在一起,会产生更强的邪灵!”

    “那又怎样?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再说我现在的灵力,有什么邪灵是我对付不了的?”叶天问嘿嘿一笑:“等着吧!我回来时,会把杜宇翔的尸体一块带来的!”说着身形一晃,竟不见了踪影。

    慕素秋奋力挣扎,好容易带着凳子站了起来,却只迈出一步,就失了平衡向前栽去。

    “素秋同学!”一个声音忽如疾风掠过,她没有碰上坚硬的玻璃渣,反而落入一团柔软如絮的肉体中。

    慕素秋只感觉双手一松,人已经恢复自由。她抬头一看,不觉又惊又喜:“李月灵,怎么是你!”。

    “李月灵,找到素秋了吗?”杜宇翔的声音竟然也从外面传来。

    李月灵急忙叫道:“宇翔,这里!”

    杜宇翔急匆匆的身影从门外跑进来,还穿着之前的半截袖,下巴上还留着一片青紫,他一见到慕素秋,整个人顿时软了下来:“呼...你居然没事...”

    慕素秋干笑道:“你这盼望我出事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宇翔,这里怎么回事?我感到一股很强又很乱的灵力,似乎刚刚离开不久!”李月灵不给俩人争嘴的机会,直奔主题。

    杜宇翔点点头,转而看着慕素秋:“你还好吧?”

    “你看不到吗?”慕素秋指着自己被挂花的脸庞,不悦的说:“其他没什么,对了!你快去追叶天问。”

    杜宇翔愕然:‘叶天问是谁?“

    慕素秋答道:“就是那个劫走我的男的!他在这里制作了那种机械怪物!详情我现在没空说,总之他用了你的离合器,成为斩灵,要去屠杀这个城市的所有灵体!”

    杜宇翔和李月灵不约而同闻之色变:“他疯了?”

    慕素秋说:“他要我答应他,让特记战队供给他强大的灵力,他负责斩杀所有邪灵。我不答应,他就用你的离合器,不知做了什么手脚,就变成了斩灵!还说要大肆杀戮灵体,引来特记战队其他人,和他谈判!对了,他之前就已经杀了几个斩灵了,确实有些接近疯狂!”

    杜宇翔缄口,忽然说:“这么说,不论怎样,都是我的离合器造成的错误!”

    李月灵急忙安慰道:“你千万别这样说!根本就是那人...”

    “月灵,你照顾素秋,我来解决这件事!”杜宇翔说着转身走向平台,一把抓向离合器。不料一通强大的电流从中透出,杜宇翔顿时手脚发麻,险些跌倒。

    “宇翔!”月灵和慕素秋急忙要上来扶他。

    “别碰我!有电!”杜宇翔仅仅被电了一下,声音已经嘶哑。但他却毅然再度伸手,抓向离合器。电流如风浪从他手心用尽身体,他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不堪,青筋急促的跳动,似乎随时可能爆裂。“嗯嗯嗯嗯...”浑身不受控制的抖动着,他感觉自己已经飘到了太空,什么也看不见,只是漂浮,旋转,不能呼吸。猛然,他抓到了什么,本能的快速按在胸口上。

    一阵橘色光芒闪烁,杜宇翔灵魂出窍,站在二女眼前。

    “宇翔...”李月灵几乎是虚脱的露出微笑:“太好了...”

    “抱歉,让你们担心你。”杜宇翔柔声道,顺手替李月灵拂掉额上汗珠。但李月灵的脸颊突然更加红艳,大颗大颗的汗珠涔涔而下。

    杜宇翔咦道:“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慕素秋白他一眼,嗔怒:“你快去!不用管我们了,如果他真的杀了太多灵体,到时怨气汇聚成更大的邪灵,那就糟了!”

    杜宇翔一个激灵,收回手道:“知道了!”脚下幻出风尘,继而一去无踪。

    慕素秋心中的大石落下,才笑着问李月灵她是怎么和宇翔怎么找到这里的?

    李月灵犹豫了,才和盘托出。原来这里是老发电厂的遗址,由于地处偏僻,所以少有人至。但无巧不成书,今天正赶上李月灵想捉些蝗虫知了什么的回家吃,所以就来到了这里,不料到了这里后,居然发现地下似乎有灵力扩散上来。她急忙躲起来,半天才看到叶天问驱使着一个劈开地面的月牙,从这里飞速离去,并且口中大声念着什么杜宇翔之类的。李月灵隐隐觉得这个男人要对杜宇翔不利,可自己又没带游戏手柄,所以不敢阻拦,就远远缀在其后,目睹了之后所有事情的过程。等到男人携着慕素秋离开,她才从街头拐角的暗处跑出来,扶起杜宇翔,送他回家歇息。而杜宇翔挂念慕素秋安危,刚刚缓过气,就问李月灵怎么会来找自己。李月灵把自己的所见告诉了杜宇翔。杜宇翔心急如焚,根本不听李月灵劝他先休养安神的劝告。只是催着李月灵带路,李月灵无奈,只好带他火急火燎的赶到这里,这才发生了现在的事情。

    虽说一切都是巧合,但没有这些巧合,也就没有了以后的剧情。

    “原来是这样!总之这次麻烦你了!”慕素秋听完来龙去脉后,点点头:“哼,宇翔这家伙,居然敢催美女给他带路,真是一点男人风范都没有!等事情结束了,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

    李月灵若有所思的看着慕素秋,轻声问:“那个,素秋同学,你觉得宇翔会赢吗?我的意思是,他刚经过一场恶战,都没怎么休息,现在又要和强敌交手...”

    慕素秋一愣:“是呀,我都没想过这个问题!”

    李月灵忙说:“那我们去找刀瑞先生帮忙!”

    “不行!”慕素秋一口回绝:“这是宇翔决定要自己解决的战斗,我们不要干涉!你没听他说吗,这是他的离合器引发的事件,所以他要亲手解决。”

    李月灵说:“我知道!可是万一他体力不支输了...”

    “我没想过他会输,因为我相信他能赢!”慕素秋说着,眼睛飘出门外:“宇翔,千万不能输啊...”

    李月灵勉强的笑道:“你真的很了解杜宇翔呢,我和他认识这么久,感觉还没你了解。”

    “我并不了解,只是相信!”慕素秋说:“我相信我托付重任的男人!”

    城市中...

    人民公园里上演着血腥的大屠杀。

    闷热无人的公园,此时阴风森森,腥气荡荡。

    “哈哈,往哪跑!”叶天问手起剑落,血光中把一个灵魂拦腰斩断。

    “妈妈...”不远处一个小女孩的灵魂吓得双腿发软,无力的叫道。

    妈妈的灵魂在化作两截消失前,向着她涩声道:“快跑...孩子...”随即化作青烟不见。

    “哼,都死了还在这里上演肥皂剧!”叶天问随手射出一道剑气,把一个想上来和他拼命的灵魂贯穿:“哼!米粒之光也敢于我争辉?”提着剑,走向那个瘫坐在地上的小女孩。

    小女孩吓得双眼无神,根本不知躲避,即使绚烂的剑影已经从头上劈落。

    “住手!”杜宇翔声到人到,大喝中一剑横飘。

    叶天问看也不看,转手倒剑,以剑柄封住杜宇翔的剑势。

    “啊...”小女孩被近在耳畔的剑击声震得回过神,无助的四处张望。

    “快过来这边!”杜宇翔和叶天问各自被对方震退几步,他急忙伸手让小女孩过来。“

    小女孩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猛然爬起向杜宇翔跑来:“哥哥救我,哥哥救我,哥哥...”蓦地,身后一道阴森森的剑华掠过,小女孩奔跑的身形忽然分为三截,身体顿时化作烟尘,只有头颅滚到了杜宇翔脚边,那双绝处逢生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杜宇翔,闪烁着最后一丝希望之光,口中仍旧呢喃着:“救我...”

    “切,本来就是死人,连肉体都没了还指望跟活人争地儿?”叶天问冷笑着收回阔剑。

    杜宇翔看着小女孩的头颅在脚下渐渐化为灰尘,那双眼睛里流露的希望也被风沙淹没的荡然无存。他双手渐渐握紧,胸前疾速起伏着:“...........”

    “哼,不自量力!”叶天问知道杜宇翔随时可能出手,却压根不把他放在眼里,鄙夷的一笑,以剑指着杜宇翔说道。

    杜宇翔双眼几如火山爆发,只听他大喝一声,左手猛然甩开,一引阔剑,化出如幕剑影,刺向叶天问。声音、气流、光芒、意念...彷佛一切都被这剑华吸收吞噬,再无其它。

    蓦地,如幕剑华中亮起一团绚烂光彩,如彩霞烘托出一轮旭日,任霞光无限,却无法遮蔽太阳的光辉。七彩诛邪刃,同样迫击而出。二人再度交手,即是一决生死。

    杜宇翔剑芒吞吐,直取叶天问腹部要害。叶天问缩身收腹,剑尖从胸前划过,仅隔一线就挑破他的肚皮。他也不回避,仅在方寸之间闪躲腾挪片刻,剑势陡变,从不可思议的角度斜撩过来,杜宇翔反手沉肘,剑芒从斜撩而来的剑身掠过,居然是残影。杜宇翔心头一震,叶天问已经展开狂风暴雨的反击。

    “嗡”一记激昂的金属颤音,二人身影在半空擦肩而过,叶天问回身圈剑,幻动出眼花撩乱的光澜涌向杜宇翔。杜宇翔扭身直进,抄手挥剑合身切入如海潮般澎湃的光影中,在几乎不存在的狭小空间横劈猛剁,不过片刻就把这团光影砍得支离破碎。“咭!”叶天问的身影倏忽来去,往杜宇翔身前急速劈落。杜宇翔也不变招,依旧横剑于胸,二人双剑再度相交,又是各自退开。

    但二人旋即在后退之时,同时出手吗,两束螺旋矫夭的剑华,自二人剑尖射出,飒然相碰,轰然爆裂,气浪吹把二人高高抛起。

    杜宇翔在空中连翻了几个没头跟斗,才勉强站住。叶天问则是在空中滑退数米,摇摇晃晃间也站住了身形。

    “素秋同学,看!”此时二女已经赶到附近,远远看见二人的激战,都不由停住了脚步。

    这一招明显是杜宇翔略逊一筹,二女都不由捏了一把汗。

    “哟,我说这里怎么灵冲激荡呢,原来是斩灵间的决斗啊!”刀瑞不知从那里走了出来,扶着帽子揶揄二人:“想帮忙吗?”

    “不!”慕素秋斩钉截铁:“这是人心引发的战斗!就让同为人的他们自己解决!”

    李月灵本想开口让刀瑞帮忙,但听到慕素秋这么说,心中一震,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在心底暗暗对自己说:“相信宇翔,一定要相信他能赢!”

    二女心思迥异,远处的战斗已经进入到白热化阶段。

    叶天问攻势愈发猛烈,阔剑在身周如卷起灿烂星河,河水前赴后继的拍向杜宇翔。

    杜宇翔转而剑走轻灵,错步游斗,剑芒微微颤抖间,总觑势不离叶天问全身要害。

    两人高呼大战三十多个照面,但见绚烂的星河呼啸四溢中,总会接连不断露出橘色的瑕疵,虽然旋即被潮流覆盖,但这些瑕疵也立时从别处生出,好似永远也抹不掉,补不完。

    “嗛!”这时叶天问剑气骤然迸散,星河之水四射出去,转而如百川到海,向中心澎湃汇聚,如鲸吞龙吸,霎时封住杜宇翔所有退路。

    杜宇翔毫不畏惧,于风口浪尖举剑环身回旋,剑气越转越快,犹如万顷沧海,波澜壮阔的奔涌而出。

    两股摧枯拉朽的巨浪水乳 交融,在空中卷作一团光球,光球表面八种色彩不住错落交替。蓦地激越高亢的海浪声稍纵即逝,二人的身影再度闪现。

    “哈...”杜宇翔左半身鲜血淋漓,剑服完全破裂。

    叶天问也是脸色凝重,但他全身只是散发着焦热之气,却没有丝毫破损。

    “宇翔!”李月灵吓得掩口惊呼。

    “哼,知道实力上的差距了吗!”叶天问哂笑中,猱身再上,锋芒吞吐闪烁,实不知刺向杜宇翔身上的哪处要害。杜宇翔飞身急退,挥剑招架,渐渐显出散乱不敌之状。叶天问却越斗越勇,剑气譬如铺天盖地的惊涛骇浪,将杜宇翔牢牢卷裹在内。叶天问见杜宇翔被攻得眼花缭乱,心忖道:“最多十招,这小子就会魂飞魄散!到时还怕特记战队不和我谈条件?”他正打着如意算盘,猛见杜宇翔一个假身,竟然脱出剑光包围,斜刺里阔剑在左右手来回交换,分袭他左肋左腿。他担心杜宇翔剑中套掌,不敢轻易应招。原来他这一轮狂攻,也是到了强弩之末的地界。武学之道有云盈不可久,杜宇翔在受创之下,做出诈败放他一轮疾攻,待他剑势锋芒尽去,在展开绝地反击,这一招偷天换日,是凭着剑影在双手来回变幻,使敌人猜不透到底何手出剑,不得已回防,从而令自己获得先手。这是慕素秋教他的一个很简单的剑术技巧,其实完全就是仗着速度迷惑对方,如果遇到眼尖或者速度更快的,这一招根本无效,甚至还可能因此使自己双手被对方削掉。

    但此时叶天问剑势已尽,猛然间到这招,仓促间不及变招,只觉得凌厉无匹,直使出浑身解数抵挡闭闪。

    一蓬橘光掠过,血花迸现。原来饶是叶天问高接低挡,仍被杜宇翔虚晃一枪,一剑刺穿左肋,透体而过。

    叶天问身形踉跄,手捂伤处,落回地上。 然而杜宇翔这一招,也是尽了全力,此时体力也是消耗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