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七章:队长登场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0本章字数:3798字

    “你这混蛋...”叶天问现在悔青肠子,早知杜宇翔这么难缠,一开始就应该杀了他。此时他的伤口火辣辣的疼痛,让他心底莫名泛起恐惧:“我是在为人们做贡献,除去那些占地的灵魂,给我们更广阔的生存空间!你们为什么都不理解,都要来阻挠我!”

    杜宇翔怒道:“那你自己的灵魂呢,你将他置在何处!”

    叶天问被他吼得一愣,杜宇翔继续道:“你出卖自己的灵魂,斩杀那些无辜的灵魂,这样的行为,有什么资格说为他人着想?如果今天你死在这里,魂飞魄散还好,否则百年后,你的灵魂如果遇到和你相同做法的人,你是觉得庆幸,还是悲哀!”

    叶天问寒声道:“死的是你!”声到人到,剑华如练,唰的向杜宇翔眼睛刺去。

    杜宇翔转身绕步,肩膀上的衣服被“嗤”的一声划破,只差一点就要皮开肉绽。他还没站稳,叶天问的阔剑已从腰间回旋而来,不得已只好就地滚开,起身时摇摇欲坠。

    叶天问见他已成强弩之末,心头大喜,越打越快,蓦地身形微侧,阔剑横抹,右掌同时从剑底穿出。杜宇翔此时气喘吁吁的提防他的剑势,却不防他招走偏锋,只听“砰”的一声,如击破帛,杜宇翔口喷献血,滚出七八米远。

    叶天问见状大喜,如影随形赶来举剑就劈。不料眼前忽然一黑,阔剑似被一条黑影缠住,带向身外,紧接着“噗”的一声,场中形势逆转,他已经被半跪的杜宇翔一剑贯穿胸口,血,一霎染满上身,不住的泼洒在地上。

    “你...”叶天问难以置信的看着杜宇翔。

    杜宇翔缓缓抬头,嘴角还在淌血,眼神却十分清澈锐利,注视着他:“你输了...”

    原来杜宇翔虽然体力不济,但要再抵挡叶天问百二十招不是问题。但他自知伤势比对方重得多,所以不敢再有消耗。因而故意露出不敌之态,甚至正面挨上对方猛攻。待到叶天问自以为得手时,杜宇翔借着滚地之势,暗中震断半边剑服,以软鞭招式突袭卷住对方阔剑,继而一带,叶天问用力过猛无法收势,就自行撞上了他的剑刃。

    “不...不可能...”叶天问咽噎着:“我...比你厉害...”

    杜宇翔握着剑的手没有松开,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啊,的确,论整体实力,我的确不如你,但是...战斗,从来不是只靠实力就能完事的!”他猛然抽出剑,血花飞扬在阳光下,灿烂的有些惊悚。

    “何况,外表的强大,根本不算什么!”杜宇翔振臂挥剑,冷光转过,叶天问身首异处。“你不该何一个愤怒的对手过招,尤其在你心底被自以为是的邪念蒙蔽时!”

    “当啷”叶天问的七色剑从手中滑落,在地面上如冰雪一般融化开去。他的身体,也被烈日弹指间蒸发消散,只留下淡淡的黑色烟雾。

    这时,一袭靓丽的黑影红浪猛然扑向刚转过身来的杜宇翔。杜宇翔大脑还没跟上节奏,已经被扑倒在地,后脑勺硬生生磕在地上,甩的七荤八素。压在身上的人柔软细腻,散发着温润的香气。因着香气,他不用睁眼聚焦,也知道突袭自己的绝对是李月灵。李月灵沉甸甸的压在他喉咙上,因为她的激动欣喜,上下左右的来回转动,弄得杜宇翔脸色一会青一会红,却又不敢乱动。而她本人还不自知,依旧趴在他身上大声笑着夸赞杜宇翔多么威武拉风帅气英俊潇洒风流,那样子几乎就是想把杜宇翔融为一体一般...

    “月灵,你先停下,宇翔翻白眼了。”慕素秋在旁边忽然惊呼道。

    李月灵这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爬起来,向慕素秋解释着自己只是激动,没有别的意思,让慕素秋别误会。慕素秋见李月灵惊慌诚恐的样子,颇觉好笑,就和她打趣起来。浑然忘了就在脚边还倒着一个翻白眼的战士,刀瑞慢悠悠地走过来,一脸无奈悲悯的看着杜宇翔,叹气道:“诶,男人果然可怜...”

    这一战,杜宇翔在家里整整躺了三天,身体状况才完全恢复。其实他本来是打算趁着这三天,把之前丢掉的睡眠完全补上。可惜天不遂人愿,第一天李月灵掂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来看他,慕素秋和她在楼下陪着萎靡不振的杜宇翔嬉闹了将近一天。第二天上午刀瑞又来他家凑了热闹,告诉他叶天问魂飞魄散,那些被他杀掉的灵体,怨气他也尽可能驱散了,不会对周围的人产生威胁。到了下午他打定主意要睡到次日,绝对要天塌不惊,雷打不动。但是到了下午两点,保险公司的人员打电话来告诉他,如果今天再不来办理赔款手续,那么过期不候。杜宇翔这才想起来保险费自己一直没去拿,只好又拖着疲惫的身体去保险公司。保险公司的人催的急,但等到他来了,办事又拖沓起来。待到半死不活的杜宇翔被慕素秋拖回家时,已经是黄昏。

    等到了第三天,杜宇翔提心吊胆的看着窗外,挨到中午终于确定不会有人再来造访,他终于安心的闭上了眼~

    “大地渐渐苏醒,一丝晨光打破了夜的寂静,炽热的心在跳动,祈祷和平降临~”慕素秋缩在客厅,一边喝着清爽无限的橙汁,一边跟着电视里的迪迦奥特曼片尾曲,活力四射的高唱着。

    “啊啊啊啊————你有完没完!”杜宇翔抱着枕头,冲出卧室,把这栏杆冲下面怒吼:“我要睡觉,把你那幼稚的兴趣给我收敛一下!”

    慕素秋一脸无辜的指着屏幕:“可是迪迦奥特曼剧情真的不错啊!看得人心潮澎湃~”说着又继续唱起来:“看那蔚蓝色的星球,是我们永远的守候~”

    杜宇翔无奈的走下来,瘫坐在沙发上:“哪里不错了,不过是个人英雄主义而已。”

    “总比咱们没有信仰强吧。”慕素秋看着他:“即使是个人英雄主义,但也是一种信仰,这是他们的信仰。我说,这个国家有什么信仰?”

    “那是因为我们不屑塑造这样虚无的英雄。”杜宇翔心虚的说。

    慕素秋说的没错,这个国家,没有信仰,是很可怕的。

    慕素秋打了个响指:“说起来,今晚似乎是英雄日,我们去看看吧,我们的英雄。、”

    杜宇翔啊咧一声:“那是什么?”

    “晚上你看了就知道嘛~”慕素秋嘟嘴:“亏你还在这里生活了十八年,连这个都不知道。”

    “现在我只想睡觉,就是奥巴马来了,我也没心情看!”杜宇翔转身回屋睡觉,他打定了主意,排除一切阻碍,睡到天亮。

    可惜主意不是现实,现实是,晚上他被慕素秋活生生的拖到了人民广场。

    人民广场,是城市中最大的广场。今晚万人空巷,大理石铺就的广场,望去银灿灿如银蛇蜡象,摩肩接踵的人群熙熙攘攘的拥在广场中间的金莲花周围,双手合拳,放在胸口,高声呼喊:“英雄,英雄!!!英雄麦克斯!”热烈的气氛四溢,似乎连天上的月亮也被震颤的就要云落下来。

    杜宇翔站在人群中,皱眉掩耳,乜着身边扯嗓呼喊的慕素秋,嘀咕道:“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一群疯子!”

    人群的呼声渐渐安静下来,转成窃窃私语。慕素秋吁了一口气,竖起食指问杜宇翔:“喂,这位麦克斯英雄是男是女啊,你知道吗?”

    杜宇翔咋舌:“敢情你啥都不知道,就来了?”

    慕素秋哼道:“不行吗,看看有什么损失?毕竟是英雄嘛~”

    “都是骗人的玩意...”他刚要说,忽然广场的灯光齐刷刷绽放,斑斓的星辉宛若从地下升起,席地波卷。金莲上的喷泉骤然喷出双手撞的水花,做花瓣状绽开,捧出一个络腮胡子的黑衣黑披风的大叔。他一手高举青色短杖,一手举着Y的手势,而后双手交十,放在胸口,大声喊:“类得死安德杰特们,古德奈特~”

    杜宇翔发痒揉着耳朵:“这是什么鬼发音?”

    人群的热情再次高涨,做着同样的姿势,高呼:“麦克斯麦克斯~英雄麦克斯~”

    杜宇翔低头闻慕素秋:“他是怎么站在喷泉上的?我没看到有吊威亚吗?还是喷泉里有东西支撑他?”

    “别问那些有的没得!”慕素秋被人群的气氛感染,也高声呼喊起来:“麦克斯麦克斯麦克斯~”

    麦克斯哈哈大笑:“各位,今晚的是一年一度的英雄祭,如期上演!这回我给大家带来了什么呢?!”

    杜宇翔这才注意到,人群外四周还有大量的电视台记者和摄像机以及音响,难怪麦克斯的声音那么响亮。

    麦克斯对着镜头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摆完招牌Bpose后,扬手从空无一物的旁边拉过什么,高声说:“看,这就是这次的祭祀品,一个成精的老妖怪!”说着双手结成法印,在胸前一抹,一个浑身过着白布的老人一闪即逝,表情痛苦难受。

    众人大声欢呼:“英雄之光,照耀一切,所有妖魔,无所遁形!”

    杜宇翔惊愕的看着慕素秋:“那个是...”

    慕素秋点头:“是魂!但是他是怎么让那个魂突然能被大家看见的?而且他要干什么?”

    想着,麦克斯已经把无形的魂按倒在地,喷泉的谁对他来说,似乎宛若平地,他站在上面不论做什么,都畅通无阻。只见他从腰间解下当中刻着“雄”字的暗红色皮带,绕在魂脖子上,一点点的勒紧。“邪灵,就要受尽折磨而死,永不超生!!!”麦克斯一边绞杀,一边热情奔放的大喊.

    “快阻止他!”慕素秋低声对杜宇翔说:“他也是个通灵之人,能看到这些东西,却都当作了邪恶,这样杀掉一个魂,他会因为怨恨而化成邪灵!”

    杜宇翔急急地说:“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他用力挤出人群,向麦克斯跑去:“喂,快住手!”

    “不准随便靠近英雄!”杜宇翔刚跑出几步,就被一堆城管如山按到,差点把他他的憋死过去。人群的目光却并没有因此转移,依旧申请热情痴情迷情,默默无限的盯着喷泉上神圣的光影。

    “呃...”就在此刻,老人的魂断了气,化作一缕飞烟在夜空下消散。

    慕素秋面色一沉:“糟了,邪灵会在别处重组,这里的人有危险!”他也急忙挤出人群,向杜宇翔跑去,她要解救杜宇翔,却也步了杜宇翔后尘,被一群人压在地上,动弹不得,一张娇脸憋得青白明灭。

    “哈哈,邪灵已被诛杀,各位晚安!”麦克斯再次做出他的招牌动作,嘴张呈圆形,高声呼喊。

    莲花下,再次人声鼎沸。众人不约而同做出同样的招牌动作,呼声一浪高过一浪:“麦克斯麦克斯麦克斯,英雄麦克斯,英雄麦克斯!”

    “糟了!”如雷如潮的欢呼中,却有两个不和谐的声音被淹没,万分的气急败坏。

    杜宇翔和慕素秋看到,重组的邪灵已经出现在麦克斯身后,隔着一条花木扶疏的小径外的高楼顶端,怨怒的双眼几乎喷出火,如魅影,携着森森然的阴风向这里飞来,一眨眼间袭至人群上方。

    无人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