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八章:决心与抉择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0本章字数:4207字

    邪灵似乎在寻找着最可口的食物,,悠悠的在人群上空徘徊,鼎沸的人声并没有让它也跟随着活跃起来,动作依旧是慢的惹人催眠。

    忽然,愤恨、怨怼、无奈、挣扎的光芒一瞬汇入他的眼中,宛如美人蛇的身子,,螺旋向麦克斯罩落。

    “都给我滚开!!!”猛然,杜宇翔不知从那里爆发出一股惊人力量,把身上的重负纷纷弹开。继而手伸入口袋,狂气的表情立刻僵滞:“糟了!又忘记拿离合器了!”

    “去吧!”忽然,一只手掌轻柔的按在他的背上,杜宇翔只觉得身体一颤,已经灵魂出窍。回头,只见刀瑞拄着拐杖,马虎的看着自己:“嘛嘛,没时间了,别愣着啊~”

    杜宇翔一凛,顾不上问刀瑞为什么也在这里,霍然转身,刹那紫电飞空,剑光练绕,斩向邪灵。

    麦克斯正在欢呼,忽觉人锐风呼啸,还没看清什么情况,已被人抓住肩膀,向后急推出去。他没看清杜宇翔推着他,却看见一只蛇状邪灵卷向他刚才所站之处,那里水花四溅,灯光如风中的夏花,簌簌凋落湮灭。

    “邪灵...我竟然没注意到!”麦克斯愕然间,后脑勺随着一声脆响,剧痛难当,却是倒撞入小径对面的市委大楼中。工作人员早已下班,此时黑漆漆的不见五指,唯有打烂的玻璃门里,洒落点点斑斓。

    “哟,学会选择战斗地点了,进步很快呢~”刀瑞把慕素秋从人堆中拖出来,调侃慕素秋:“你的调教不错啊~”

    慕素秋心情恶劣,当即一拳干脆的甩在他脸上:“乌鲁塞!”目不斜视的看着墨色笼罩的市委大楼:“宇翔...”

    “喂,就这里吧!”杜宇翔放开麦克斯,淡淡的环视周围:“到楼顶应该不错。”

    麦克斯看着一身剑服的杜宇翔,认出他是刚才被城管按住的少年,讶然失色:“你是刚才那个少年。”他骤然回神:“是你把我带到这里来的?刚才救了我,否则我就被那个邪灵偷袭了,我真是谢...”

    “闭嘴!”杜宇翔不耐烦:“很吵!”

    麦克斯打了个响指,络腮胡不知涂了什么闪闪发亮:“哦,看来你是比较深沉的孩子,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多说!我感到那个邪灵正在接近,你快逃吧!”

    杜宇翔莫名其妙:“这句话应该是我要给你说的!你既然知道那个邪灵快来了,还不赶紧走!”杜宇翔扛起阔剑,乜着他:“快逃!”

    麦克斯肃然直视他:“英雄,怎么能逃!”

    杜宇翔眉毛一挑:“啥?你是什么英雄,骗...”话音未落,猛然斜刺里腥风四散,有如水银泻地,秽雨缤纷。二人争执间,邪灵已然追入大楼。

    二人登如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飘摇不定,仿佛面临灭顶之灾。“这个灵冲..”杜宇翔惊愕这只邪灵的灵冲之强,又胜过之前遇到的大部分邪灵。杜宇翔振腕拧剑,寻势连击三剑,剑风指处,锐风飒飒。这一招三连环,登时把腥风卸去七八成。杜宇翔趁着身上所受的重压骤减之际,拽起麦克斯,沿着楼梯向楼顶飞奔。期间他的剑多次卡到墙壁,好容易才拔出来,因而屡次被邪灵追上。而他每次挥剑迎击,都因为剑的尺寸太大,威力大打折扣。不但没有迫退邪灵,反而被震得胸口阵阵气血翻腾,说不出的郁结。

    “孩子让开!”杜宇翔再度反击被迫得踉跄而退时,麦克斯突然从他身后跳出,双掌连环疾扫,风声呼啸,掌中寒光震散,冷气荡开,居然把楼梯冻结破裂,邪灵惨叫一声,随着碎裂的冰石,轰然埋入楼下。

    杜宇翔松了口气,斜视麦克斯:“你还真有点本事。”

    麦克斯一抹鼻子:“那当然,因为我是英雄,对付一只邪灵...”话音未毕,杜宇翔再次一把拽住他,向楼上拖去:“它还没死,快走!”

    麦克斯被拖的眼珠乱转,几乎夺眶而出。

    二人把楼梯踩的噔噔作响,终于伴着铁门沉重的呼吸,他们步入清凉寂寥的楼顶。

    “唔~~”麦克斯环视空旷的周围,用力呼吸:“这个作战的地方不错!”

    杜宇翔诧异:“你知道我的意思?”

    麦克斯点头,托着下巴倾斜身子:“英雄的战斗,不能波及无辜,这是永恒不变的真理!”他戟指杜宇翔:“现在,孩子,你快离开这里!”

    “我说了这是我要说的!”杜宇翔甩手说:“别以为刚才你偷袭成功,就能正面打赢它!”他跨前一步:“再不逃就来不及了,战斗时我会波及你的!”

    麦克斯拍开他的手,郑重地说:“所有人都能逃,唯独我不能!”

    杜宇翔被他突然严肃的气势震得一呆:“什么?”

    麦克斯竖起一根手指:“你知道我每年这个节目的收视率以及因此产生的书籍销量是多少吗?”

    杜宇翔不明所以:“我不关心这个!”

    麦克斯自顾自说着:“收视率百分之五十,也就是说,这城市三百万人口里,有一百五十万人在看我的节目。而我的书销量是一年内二百万本,就是说有二百万人在看我的书!我既然是英雄,就要通过各种途径,毫无回报的把正能量传递给他们!因此你看!”他指着楼下。

    黑压压的人群从高处俯瞰,宛若蚁潮,嗡声嘈嘈切切,虽说听得不太清晰,但是依稀也能判断出大家对麦克斯的关心以及信赖和支持!他们都相信现在麦克斯是和一个邪恶的强敌在这座大楼中战斗,因此都蜂拥而来,热切关注。

    “看!如果我所在的这栋大楼是棵大树,那么这些人就是需要有依赖才能攀爬的常春藤!所以我怎能不做他们的大树,让他们攀爬的更高,更接近阳光!”麦克斯大声说。

    “麦克斯...”杜宇翔瞬间对他肃然起敬。

    “我小时候的崇拜英雄是奥特曼和卡卡罗特,虽然他们都是虚构的,但是无私拯救他人的心却是真实存在的!反观我们的国家,没有任何英雄可以信仰!反而我们以前的雷锋,主席,被诽谤,被造谣,被各种抹黑。人们对逝去的人总是怀着自以为是的质疑和八卦的态度!所以,我就要当他们能看到的英雄!告诉他们该如何面临困境和厄运!”麦克斯张开双手:“所以,你快逃吧!”

    杜宇翔张张嘴,正要说什么,蓦地身上一紧,邪灵已悄然逼近,贴地从外围绕来。趁二人分神之际,忽然奇袭,缠住最难解决的杜宇翔,毫不犹豫的,张口想他的喉咙咬下,杜宇翔吓得急忙闭眼侧脸。

    杜宇翔浑身几乎被拧的散架,腥风熏得他窒息濒死。千钧一发,麦克斯斜刺里横臂扫来,邪灵的利齿贯穿他的臂膀,却被他趁势连同臂膀冻结。

    “麦克斯!”杜宇翔不料他会不顾自身安危的冲来救急。

    麦克斯额间汗珠如浆如豆,滚滚而落。五官几乎扭在一起,依旧自信的笑着:“哈哈,我说过,我是英雄,要把正能量传递给你!接受我的正能量,别再轻易闭眼!”他另一只手按在邪灵的蛇身上:“麦克斯最强招数,马库修姆————”如豆的一点冰星,在他掌上凝聚,忽的炸裂,把缠住杜宇翔的蛇身,轰成冰屑。邪灵大声嘶吼,甩动残余蛇躯,把麦克斯重重的摔向一边。

    “孩子,即使充满流言蜚语,即使只有一个听众,即使对着自己的影子,也要把自己的正能量传递出去!倒下的最后一刻,也要开朗的笑着!不要闭眼,不能哭泣!这就是英雄!”似乎是最后的话语,麦克斯横空的身躯侧转,一瞬微笑着面对杜宇翔,坚定的柔声说。

    “砰”他撞在厚重的铁栏上,头破血流,软瘫瘫的倒在地上。

    杜宇翔睱眦欲裂,剑华耀目生撷,身影拔地腾起,漫天兜绕间,进如雄鹰扑兔,退若龙蛇飞舞,起如羚羊飞涧,落若猛虎伏地。邪灵自身满眼都是杜宇翔的身影,分不清虚实缩身如圈,头埋在身盘中风雨不透。杜宇翔攻势落空,急中生智,甩手飞剑,狠狠砸在邪灵身躯上,邪灵被巨力冲击的头晕眼花,不由抬头换气,杜宇翔趁机跃上高空,如流星划落天际,狠狠踢中邪灵脑门。邪灵怪叫着斜飞出去。杜宇翔反手捡起地上阔剑,飞旋而出,半空中将它旋为几段。

    “哟西,干得好!”麦克斯的信息的声音忽然从旁传入。

    杜宇翔松了口气,把阔剑负在背上,侧脸看着后脑血流如泉。却欢呼雀跃的麦克斯,嘘声道:“你还真命大。”

    麦克斯举起双手大声说:“那当然,英雄哪有那么容易流逝。”他眼角忽然渗入点点寒光,错愕的循视过去,只见被斩杀的邪灵,在他脚下重组成老人的模样,继而飞灰湮灭。他顿时如遭五雷轰顶:“这是怎么回事....这难道是...”

    杜宇翔淡然说:“你看到了吧,这只邪灵的诞生,其实是因为你残杀了善良的灵,使他怨气凝聚成形。”

    麦克斯颓然跪地:“难道...我以前...我以前...”

    杜宇翔摇头说:“我没看过你的节目,也不知道你以前是怎么斩杀惩治邪灵的。但是这次你却错杀了善良的灵魂,就是因为你的正能量泛滥。”

    “是吗...”麦克斯苦笑:“我还大言不惭的说,要传递正能量,没想到我才是诞生邪恶的源泉。”

    杜宇翔屈肘依着栏杆,向下俯瞰:“不能认同哦,你往下看!”

    麦克斯从地上缓缓爬来,张望着下方。

    下方的人群众似乎已经感应到战斗结束,自己的英雄就要回归,呼喊声如雷激荡,天上人间如卷沧澜,忽然烟花弥空,闪闪绽裂,如龙如凤盘旋进退,起落变化,不可名状。

    “这...这是...”麦克斯双眼不知不觉的湿润,从来没有哪一届英雄祭,让他经历这般凶险,但也如此感动。

    杜宇翔笑着伸出手:“去吧英雄!英雄怎能因为一次挫折,就跌倒不再爬起?把你的正能量,传递给他们吧。”

    麦克斯抓住他的手,撑起身子,站在栏杆边做出自己的招牌动作:“邪恶已被驱散,人间重现光明!相信无限的光,与我们同在!”

    人群争相双十合十放在胸前,仰面长呼:“麦克斯麦克斯麦克斯!英雄麦克斯!”

    麦克斯紧紧闭了一会眼,霍然睁开转向杜宇翔:“孩子,你叫什么名字!我想和你成为知己!”瞳孔中,已经没了杜宇翔的踪影。耳中,却落下他的话音:’杜宇翔。“

    他急忙扭头从向下观望,只见一道背影缓缓从人群中挤出去,徐徐离开,背影,向着他挥动手臂,竖起大拇指。即使在宛如灯光如星海,斑驳如森林的夜空下,却也如此耀眼,宛若一道彩虹。

    紧紧跟着他的,还有一抹娇小的白色倩影。

    二人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路灯灼夭,密若繁星。绿树枝头宛若挂满水晶,一眼遥望,俨如银花雪浪。各种门面店鳞次栉比的街道,流行曲,民歌戏曲交杂回旋,绵绵不绝。幽香淡雅的气息,将二人渐渐送入疑幻疑梦的幽静。桥上,闷烟浩淼,空气依旧闷热,却也有些暖融融的,红色桥梁被远处的灯光渲染,如红烛高烧,将二人的心融化在一起。

    “宇翔,今晚的表现很不错呢。”二人行至纵横交错,长桥卧波,无云化龙的万方桥上时,慕素秋深深的呼吸着江面上的空气,欣欣然说。

    “啊,毕竟我也见到了英雄!”杜宇翔笑着说。

    慕素秋有些惊讶:“你终于承认这不是骗人的把戏了?”

    杜宇翔看着她,逸兴遄飞的说:“无论何时,正能量都是不会骗人的!”

    二人相视而笑,慕素秋忽然向前快步跑着,宛若蝴蝶在风中翩然。

    “找到你了!”蓦地,一个声音从前方的雾里如鬼魅飘来。

    慕素秋顿如双足生根,束身立在原地,脖子似乎僵了一般,艰难的回头。

    桥上开始雾气缭绕,风卷雾影,如梦沉浮,明暗不定。

    缓缓地,雾气释散,健硕的体魄,束身的黑红剑服,过耳色紫发尖徐徐飘动,向上堆簇起短刺丛生的紫发,背后露出半截过着黑色尼龙绳的龙头剑柄。狂气的嘴角、上扬,笑的有些邪气,只是他的眼睛,深红色的瞳孔,却是不笑的。

    慕素秋喃喃自语,似乎遭遇了可怕的梦魇:“李...李翼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