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九章:恢复三步走之蹊跷的战斗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0本章字数:4461字

    “哟,慕素秋,好久不见啊!”红色的头发,如火-焰,在夜空跳动,闷热的空气中迸射出点点火星,散落在桥上,似幻似真。

    慕素秋下意识的向后退着:“你怎么来了?”

    李翼飞阴恻恻笑着:“你逾期不归,我自然是来执行惩罚的。”他忽然脸色一沉,瞳孔闪烁着诧异的光芒:“我从你身上感觉不到灵力,怎么回事?”

    杜宇翔感觉到慕素秋躲在自己身后,紧紧抓着自己的手臂,攥的自己生疼,即使如此,她的双臂还在颤抖,不能自已。

    李翼飞似乎才注意到杜宇翔,鼻子中嗤的一声:“原来你是在人间谈了老公,难怪...”

    “你说话干净点!”慕素秋忽然跨出一步,厉声说。

    杜宇翔眉头微蹙,拉着慕素秋说:“他是什么人?”

    慕素秋一缕缕的抓着头发,似乎想以此排遣心中的凌乱,好半天才重重吸了口气,侧脸说:“贪狼队副官,李翼飞!”

    杜宇翔吃了一惊:“什么,他是特记战队的人!”

    李亦非上扬的嘴角沉下来:“你知道特记战队?”他转而看看慕素秋,视线再度移回杜宇翔身上:“素秋告诉你的?”

    杜宇翔凝视他,见他神色不善,警惕的问:“你来干什么?”

    李翼飞指着慕素秋,咧嘴:’我们特记战队的事情,不必外人知道。你是谁!“

    慕素秋急忙转头大喝:“宇翔别说!”

    可杜宇翔的嘴巴比她转头的动作更快:“我叫杜宇翔,目前代替慕素秋,负责斩杀这个城市的邪灵!”

    李翼飞勃然大怒:“原来素秋的灵力是给你了!凭什么!”

    慕素秋张开双臂护着他:“是我不小心误伤了他,为了救他,我只有把自己灵力都给他!和他无关。”

    “你以为我会信吗?”李翼飞指着杜宇翔:“能和斩灵灵力相融合的灵魂,哪有那么随便遇到!而且你根本不会治疗型法术,怎么可能给他止血,再救他!”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一定是你看上了他,所以把自己灵力给了他,怕他哪天被邪灵吞了!还真是伟大啊~”

    “特记战队的使命我从没忘记,我说的都是事实!中间的情形,我会在回去后全部交代清楚!”慕素秋见杜宇翔恼怒的就要冲过去,急忙推着他胸口,扭头对李翼飞说。

    李翼飞右手拇指挑着小指指甲,眼睛半开未开:“好,那你现在就跟我回去,否则我就杀了他!夺取战队队员灵力的人,按规定必须处死!”

    慕素秋看看杜宇翔,又看看李翼飞,唇瓣滚动着,望着杜宇翔面孔的双眸,慢慢的地垂下来。推着杜宇翔胸口的双手,也徐徐滑落,转身:“好,但你不要杀他,否则我就...”

    话没说完,身后澎湃的灵冲忽然如雷炸开,桥栏被如遭浪冲,嗡嗡作响。

    “罗里吧嗦的烦死了!”杜宇翔扛着剑,银色发丛如雪中寒梅傲然招摇。

    李翼飞和慕素秋都吃了一惊,不同的是,慕素秋吃惊的是杜宇翔这时变身,要向李翼飞叫阵。而李翼飞吃惊的是,杜宇翔真的是斩灵,而且那把阔剑大的出奇,他在队中,从没见过这样造型的橘色剑刃。

    “喂,素秋跟你回去还要挨罚,不如通融一下,就当没找到她。”杜宇翔挺起腰杆:“如果你不想挨揍的话!”说着慢慢转为自言自语:‘嘁,还以为自己没带离合器,原来是口袋烂了个窟窿,离合器从里面掉到裤腿里了,幸好没丢。”

    “白痴,你...”慕素秋勃然变色,后面的话被李翼飞故意拖唱的怪声割断:“哟,还真敢说啊,那就来试试吧!看看素秋的灵力,在你手里发回了几成!”

    铮然有声,背后利刃出鞘一尺。李翼飞反手徐徐拔剑:“虽然不想说,但还是要夸你一句,看起来不赖!你知道不?诛邪刃的大小,代表着斩灵的灵冲强度,而颜色的差异,代表灵力的属性,橘色是什么属性,我还真不知道!”

    杜宇想见他的诛邪刃类似于汉剑,同样轻狂一笑,反击:“难道你是想为自己一会蜡样枪头的战斗力,提前找出借口吗!”

    李翼飞瞳孔一缩,嗖的一声,剑气斜引,嗤嗤有声的直劈杜宇翔中宫,快逾幽灵。杜宇翔愕然惊诧,但觉一剑袭来,剑气斜逼,剑刃却直戳胸口,怪异凶狠见所未见。他纵身便起,避招还招,斜身横空,剑华冲云撩雾,如练匹泻落。他招式甫出,猛然间打了个寒噤,李翼飞不知何时欺入他身侧,诛邪刃拦腰圈下。杜宇翔急忙反手刺剑,挑开他的剑刃。“没完呢!”李翼飞狂荡的剑刃,如狂风暴雨,辛辣迅疾,旧招未定,新招突起,,倏如狂涛卷地,倏如长虹经天。

    杜宇翔几乎被压得透不过气来,阔剑左挡,右推,上拨,下转,将四面八方的剑影尽数拨开。“这家伙剑法又快又狠,千万不能疏忽片刻!”他改为双手握剑,凝目进招。如果不是他自小练武,别说和李翼飞对战,恐怕连他出剑也看不见。

    他却不知李翼飞也惊异万分:“他真的只是凡人?怎么能跟上我的速度和剑招?!”诛邪刃横里一扫,乘借扫荡之势,剑尖蓦地自下反弹,上刺杜宇翔眉心。杜宇翔见他剑招下撩,索性当头直砍。他打定主意,即使对方砍伤自己的腿,自己这一剑也非把他整个上半身斩裂。不料眼前寒光乍现,李翼飞的剑从自己怀中上抹。他旋即仰身侧脸,向后闪退,飘飘摇摇落回慕素秋身边。

    李翼飞“咯噔”一声落地,看着额头中间鲜血滑落的杜宇翔,得意地说:“现在知道差距了吗,你是人类,能和我斗到这个份上,已经很不容易,所以我劝你,趁我杀心未动,赶紧滚开!”

    “宇翔!”二人交战之际,慕素秋的心悬到了嗓子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牢牢锁定杜宇翔的身形。此时杜宇翔落地,额头中伤,直到她的手拂在杜宇翔额头上,为他拭血,才迟迟惊觉自己已能发声。

    杜宇翔感到额头火辣焦灼,但是却有一抹细腻的温柔,轻柔而又急迫的为自己点点驱散着疼痛,令他精神振爽。

    “嘁!”李翼飞眼中说不出闪烁的是什么光芒,他大声叫道:“喂,还要我再说一遍吗!收起你们那令人作呕的动作!”

    杜宇翔轻轻放下慕素秋的手,对着李翼飞哂笑:“你也好不到哪里吧,还在那里大言不惭!”

    李翼飞歪着嘴说:“敢小瞧我!”左臂微动,猛地一阵紧疼,血从肩上如雾画喷出。李翼飞眉头看着肩上的伤口,满脸惊疑:“什么时候...”

    杜宇翔哈哈大笑:“原来你也有看不清我动作的时候!”

    原来刚才杜宇翔闪避他自上而下的诡招时,虽然仰面撤身,然而同时他趁势沉腕拖剑,剑刃平滑过李翼飞的左肩,李翼飞只道杜宇翔被自己砍中,却没提防他在避招之时还招。

    “什么副官,不过如此,你以为我杜宇翔是什么人!武术大赛的冠军白当的吗!”杜宇翔哼笑。

    李翼飞恼羞成怒:“我竟然被一个人类打伤!!”他眼中陡起杀机,忽而转身纵上不远处高架的桥梁,虎视眈眈的看着杜宇翔。

    杜宇翔本来以为他胆怯逃跑,谁知他却只是跳到高处,李翼飞奇怪的举动让他莫名其妙。

    慕素秋却深知李翼飞这样做,是心中已经动了杀机!她霍然抬头,对杜宇翔急声说:“快走!”

    李翼飞左掌平贴剑身,大声喝道:“释刃!双飞影!!!”

    杜宇翔骤然感到一股沛然莫御灵冲扑面而来,他仿佛刹那处在风口浪尖,如扁舟摇荡。

    桥上的薄雾,一霎那被螺旋聚集,继而疯狂绞散。朵朵飘尘里,杜宇翔依稀看到两条宽大之物,在自己侧上方徐徐转动。

    雾霭完全散去,李翼飞恢复了邪邪的笑容,手中的诛邪剑刃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两条黑白相间的两丈有余的宽带,宛如腾蛇乘雾。

    ”这是...“杜宇翔惊讶的长大了口。面对着如此诡异的庞然大物,他实在做不出其他反应。

    慕素秋脸色灰白,拉住杜宇翔就要跑:“快跑,李翼飞的释刃不是你能抵挡的!”

    然而刚跑两步,脚下桥面忽然掀起,向二人盖落。杜宇翔挥剑斩开,两条魅影从中如苍龙出洞,划过他的两侧。

    杜宇翔惨叫一声,萎靡倒地。

    身体两侧,肋下,手臂,双腿,不计其数的裂痕中,血如泉涌。

    “啐!居然逼得我逆转诛邪刃!”李翼飞倏忽来到杜宇翔面前,一把反剪住慕素秋双臂,藐视的俯瞰趴在地上抽搐的杜宇翔。

    “宇翔!”慕素秋拼命挣扎,身体却纹丝不动。

    杜宇翔侧过脸,眼角射光:“那是什么...”

    “你不知道吗?我们的诛邪刃,平时都处于凝刃状态,一旦遇到发誓要斩杀的敌人,就会随着呼唤逆转形态,因为相当于对诛邪刃能力的释放,所以叫作释刃!”李翼飞心情极好,耐心的看着杜宇翔解释着。

    “原来...类似于《死神》里面的斩魄刀,能解放...对吗...”杜宇翔断断续续地说。

    李翼飞皱眉:“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但如果剑与人彼此不知道灵魂的名字,你就是叫破了喉咙,他也不会理你。”

    “原来...也有名字...”杜宇翔此时才记起来,刀瑞作战时,总会呼喊着“结印!龙王阵!冲陷!龙王阵!”他之前一直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现在想来,龙王阵就是他的诛邪刃的名字吧。

    李翼飞缓缓举起剑,遥遥对着杜宇翔的脖颈:“后悔吧,向我的龙纹宣战!”

    “你的叫...龙纹吗...”杜宇翔下巴支着地面,费力的贴地侧脸,眼角努力注视着他。

    李翼飞的诛邪刃,已回归凝刃,剑身盘旋着青色的龙影,青色光芒仿佛极光一般耀眼,光芒中,青龙张开大口,向着杜宇翔吞噬下来。

    “谁知道是不是幻象呢!”杜宇翔无奈的闭上眼。

    “不能闭眼!”麦克斯的声音忽然在他脑中炸开。“谁!”他听见近在耳畔的尖锐啸声,贯穿了李翼飞的喝问。

    桥的对面,瘦削挺拔的身影,踏着闷响的地面,悠悠走来:“诶呀,错过了飞机就已经够晦气了,没想到在这里透口气,还能遇见路见不平的事情!”

    身影,停顿。

    慕素秋和杜宇翔异口同声:“张鸿绅!”

    杜宇翔趴在地上,不知是多少度角仰望,忽然觉得张鸿绅的形象格外高大。

    李翼飞已经放开慕素秋,乜着张鸿绅,抬手在脸上抹下,抬头,一滩血映入眼帘。鼻子中发出重哼:“你是戮灵使!刚才那杆枪,是你投的吧。”

    张鸿绅不回答,径直走到杜宇翔面前。杜宇翔靠在吃力支撑他的慕素秋肩上,同样看着他。张鸿绅嘴唇初动,杜宇翔抢着说:“你怎么在这里。”

    张鸿绅手放在额头,向江面张望:“我不是说了,我错过了飞机,所以就四处转转了。”而后他转用以为只有自己能听见的自言自语:“怎么可能告诉你我从人民广场跟着你到现在,只是不想轻易出手帮你,才故意又从桥下饶了一大圈回来。”

    杜、慕二人汗颜。张鸿绅抓抓蓬松的头发,正要继续说什么,忽听耳后微风飒然,一个筋斗翻开出去。回身,他蔑视的看着李翼飞:“斩灵已经卑鄙到要从背后偷袭对手的地步了吗?”

    李翼飞收回砍空的剑,侧步而立:“真要偷袭,你觉得你闪得开吗?刚才听你说,你要做我对手?”

    慕素秋和杜宇翔一致回绝:“不行,他很厉害!”

    张鸿绅不理会二人,双手在背后缓缓亮出,两柄枪,金色的比太阳还要耀眼,比秋田更为夺目,白色的,比雪还要无暇,比冰更为寒冷。

    “哦,戮灵枪!”李翼飞嘿嘿笑道:“正好我还没过瘾,你要是想当出头鸟,我不介意多打一个!只要最后留你一口气,就不算违了规定!”

    张鸿绅被一再轻视,早已动怒。亏他涵养极好,只是淡淡地说:“等你接下我的夜月双枪,在喋喋不休的狂妄吧!”

    “不...不行!”杜宇翔摇摇晃晃的,以剑支地站了起来。慕素秋想拉住他,他却托着沉重的脚步,走到张鸿绅身旁。橘色的剑华,如扇影扬起。他双手握剑:“这是我的战斗!”

    张鸿绅看都不看他:“以你这身体,能做什么?”

    “但这里的事情和你无关!”杜宇翔反驳。

    张鸿绅左手的枪在五指的指隙间轮番转出一个圆,模糊着李翼飞的身姿:“我有义务庇护我的学生!”

    “别唧唧喳喳的,嫌麻烦的一起上!”李翼飞不耐烦的摆着手,向后退开一步:“你是老师,作为对你的尊敬,我让你先出手!”

    张鸿绅额头青筋暴动:“啊,还真是大言不惭,就让这里的海鸣声,为你吹响惨败的号角吧!”

    杜宇翔和慕素秋都是一愣,二人对望,眼中都是不解:“这里怎么会有海鸣?张鸿绅耳朵飞到哪里去了?”

    风过,层层细微的声响从江面掠来。

    的确是海鸣,却又不是海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