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二章:进击!空灵界!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0本章字数:5112字

    泛雪堂中...

    白色的围墙里,小桥流水,回廊曲折,蜿蜒的卵石路四通八达,尽被不知名的扶疏花木遮掩,一眼看不到头。较宽阔的的小径五步一潭,十步一亭,连接着一座木质的拱桥,精致细巧,桥栏两侧雕刻着栩栩如生的宛若飞天的图画,面容身姿是同一个女子,风韵绰约。桥下溪水潺潺清澈,绿油油的水草在水底招摇。溪水倒映着一大片繁密的粉色花瓣,那是樱花,桥的尽头是一块不大的的田地,四处的竹筒汲取着溪水绕着这片田地灌溉,田地只种着一颗很大的樱花树,足够十人合抱。枝干被樱花压弯,参差垂落下来,倒映在湖面上。鱼儿游过,花影涟漪,引着它们争相饮啄。

    这时,一袭白色披风,下摆划过水面,滴着清凉的溪水,定格在桥上。披风的背面绣着黑色的狼头,露出灰森森的利齿,微微上翘的眼角,孤独而又无情的看着周围的斑斓。

    特记战队之贪狼队队长,慕白,每天早晨,他都会在太阳升起时,一个人走到这座桥上,静静的站着,面无表情。望着那棵樱花树,樱花树的背面,有一块凸起的土地,上面栽满了樱花花枝,稀稀落落的开着一些小指大小的樱花。似是一座坟,依树而建,却没有墓碑,或者说,立坟的人,不想或者不知道,应该在墓碑上刻些什么,也许在他看来,树干就是最好的墓碑。

    白色的剑柄,悬挂着一条细腻晶亮的剑穗,反射着樱花的粉色,散发着清雅的香气。

    “什么事?”听到身后急匆匆走来的脚步声,在他身后三尺外停下,他不回头,上扬着眼角问。额前的刘海梳成三捋,如冰凌等分的垂落在眼前。

    李翼飞半跪在地:“总队让各队副队通知队长,召开紧急队长会议。”

    慕白的眼角稍稍平落:“现在?”

    战队中,如果召开会议前,需要副队亲自通知队长,表明是刻不容缓的保密会议。

    李翼飞答道:“是!二十分钟后召开!”

    慕白放开步子,转到樱花树背面,优雅修长的手指捻去几片花瓣上的露珠,淡然说:“就去。”

    李翼飞默然退下,他飞快的跑出这座宅院,压抑的神情终于稍稍放缓:“每次一只脚踏进这座宅院,就感觉心脏几乎停滞,而每往里走一步,就仿佛向生命的尽头迈近一步。”想着,他抬头看着远处被楼宇淹没的地牢方向,心里再度揪紧:“会议,是和素秋有关吗?”

    白黄相间的会议楼,坐落在泛雪堂的最深处。三层而起的楼房在插云入宵的从楼中十分渺小,却是把守最严的地方之一。楼体两侧,白色的大理石地面倒影着十几个守卫肃穆郑重的身形,一动不动的站着,乍看他们站得毫无章法,可一旦遇到强行闯入者,他们立刻就能组成一个变幻无穷的剑阵,给与敌人迎头痛击。现在他们分列两排,鞠九十度躬,静待队长到来。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殊荣,占秧歌队队长的风范,有的人当了一辈子守卫,也不一定能睹全风采。

    “空那几哇(日语早上好),everyboy~”第一个到达的队长,远远的挥着手,慵懒的打着哈欠,向守卫问好。他踢着一双破烂的木屐,穿得十分邋遢,头发胡须几乎扎在了一起,几乎看不清面孔,整体感觉十分阴冷,却偏偏穿了一身花里胡哨的大麾,露着毛茸茸的胸膛,裸露在外的黑色剑服。洗得发白,向皮筋一样紧紧箍在厚实的身躯上。

    “巨门队队长,早上好!”守卫一致的大声说。

    巨门队队长,银瞳,外貌四十岁上下,由于不修边幅,看起来给人阴沉沉的感觉,其实人缘格外不错,就是有点。

    “都是男的,屁股撅那么高有啥看头,别弯腰了,直起身子四处活动活动吧啊~干吧爹~”明知自己发号施令没用,他还是站在两排队伍中间,如音乐家指挥着。

    忽然,沉重的脚步声打乱了他的节拍,雄浑粗豪的声音如巨雷轰落:“巨门队队长,汝不进去,还要总队他老人家多等待乎?”

    银瞳挠挠耳朵,自言自语的嘀咕道:“呀得呀得,我最受不了他这半文言文的说话方式了。”但他转身时已经换上笑脸,还是有点阴沉:“哟,好久不见啊,廉贞队队长,近来可好~”

    “甚好,劳烦挂心。”巨大的身体,犹如一头阿拉斯加棕熊站立在面前,硕大的身影几乎遮蔽了守卫们的存在,橘黄色的剑服外,肩膀手腕小腿脚踝,都捆着沉重的钢套,所以他挥手行礼时,带起的风让守卫们一摇三晃,随着踏近得脚步,地面仿佛颤栗的化作薄冰,不禁蹂躏。而他的样貌,也如同棕熊一般,令人不敢直视。廉贞队队长——厉鸣。

    “速进,不可误了时辰。”厉鸣拍着银瞳的肩膀上说。

    虽然银瞳身体结实,但被他这么随手一拍,还是一个趔趄:“啊咧,亚麻得,很疼的哦~”

    二人并肩走上楼梯,进入会议楼,沿途讨论着这次会议可能召开的内容。

    “你觉得会是什么?”银瞳猜来猜去,不管多么离谱滑稽,厉鸣都是面色肃然,自总进来这里,他就一直是这个表情。银瞳自感没趣,转而把话题引给他。

    “总队的指明,吾辈安知,悉听后绝对服从就是!”厉鸣坚定的说。

    这时,一声轻哼从身后传来,阴阳怪气:“你们这帮笨蛋,这种事情还用想,肯定是总队要跟那位公子哥算账,连个人都杀不干净,好意思当队长?是吧~白家大少爷~”声音尖锐的刺耳,说话的人居然带着一张喜洋洋头套,把自己的脑袋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白色的眼珠黑色的眼白和正常人完全相反,令人看者不寒而栗。他十分瘦小,几乎是形如枯骨。剑服在他腰间缠了好几圈,才能合身穿上,黑色的靴子被他画着两个骷髅。他靠着墙,斜眼看着刚刚走上楼梯的慕白。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禄存队队长!”慕白停下脚步,眼角依旧扬着。

    银瞳踮起脚,在厉鸣耳边悄声说:“有好戏看了~”说着退到墙边,含笑不语。

    禄存队队长,焚天,名字和身材完全不符,他跳起来,弹着右手中指,绕着慕白说:“连一个山寨斩灵都杀不死,你不是号称慕家最强当家少爷吗,怎么就这点能耐。”

    慕白眼角流过一丝怒气,他答应慕素秋不杀杜宇翔,谁料却给人落下质疑他实力的口实,这是他不能容忍的,慕家最强当家少爷。这八个字称谓,对他来说,是他的全部的荣耀和骄傲。他淡然说:“我只是手下留情。”

    焚天戴着面具,看不见表情,因而声音表现得十分夸张:“第一次听到贪狼队队长会手下留情,当然,这是你主动手下留情,还是,你给自己找的台阶?”

    “铮”慕白腰间、白色的锋芒弹出半截:“你可以试试。”

    焚天向后跃了一步,摇头道:“我只喜欢用头脑,打架是野蛮人干的事。”

    慕白眼角又挑了上去,忽然脸色微变,白刃出鞘,如银月向身后掠去,架住如泰山压顶而下的大剑,这是柄红色的大剑,双侧剑刃如锯齿一般锐利。握着剑的人,呲着一口白森森的牙齿,倒三角的眼睛睁得有铜铃大小,他凑近慕白,沙哑的声音仿佛被砂纸粗糙的打磨着:“哟,你居然敢在这里亮剑,要打架吗,正好我奉陪!”说着青筋环绕的手臂向下压了一层。

    慕白的剑纹丝不动,眼角依旧没有转向,只是看着前方说:“就凭你吗?杂牌军的光杆司令!”

    他口中的杂牌军,即是独立在特记战队以外的独立军,由号称最强剑刃的祭血统领。祭血当让不是他的名字,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名字,这是他给自己起的名字,代表着要把所斩杀的一切,为自己的剑做祭品,也包括自己的生命。由于加入特记战队,‘成为队长,需要掌握诛邪刃完全逆转的技能’这个限定条件,他虽然有强大的灵力,却连自己的诛邪刃都没有,因而最初并没有加入特记战队。而他手中这把诛邪刃,只是他在一次战队外出平乱后的战场上捡到的。这把诛邪刃十分巨大,颜色亮丽的如灌注了千万人的鲜血。祭血为了让这把剑配上自己的名字后,能显示出自己的强大,取名为凯撒大剑。

    而总队爱才,在亲眼目睹祭血以一人之力击败了三百名战队队员后,决定让他破格加入特记战队,并要升为队长。但这遭到了所有队长的反对,诛邪刃的完全逆转,是成为特记战队队长的招牌指标,绝对不能因为一个人更改。总队抗不过人多,只好打太极一般,在特记战队外,又多加了一个独立战队,交由祭血统领,而且可以便宜行事。

    “在这里拔剑,可是违反队规的!”祭血显然被“杂牌军”三个字触到了肝火,凯撒剑倏然一转,就向慕白腰间斩去。慕白右臂一弯,白刃反转而上,双剑在半空一缠一碰,啪的一声,二人各向后退了一步。

    “好的很好的很!我早就想跟你打一架了,你这副牛逼哄哄的二比态度,我早就看不顺眼了!”祭血狂笑一声,瘢痕斑驳的手腕翻振,红光疾闪,唰的向慕白打去。

    慕白眼睛微睁,全是杀机,白刃摇闪万点寒星,劈手朝祭血刺去。

    眼看双剑相击,斜刺里一到身影如风云雷电,插入二人中间,强大的灵冲登时波散开去,整个楼层晃了几晃,却没丝毫裂损。

    “这里不是打斗的地方,住手!”斑白的披风荡起又落下,一袭矮小的身形,半跪在凯撒大剑上,反手握剑,正架住慕白的白刃。

    祭血“嘁”声道:“什么时候你也开始管闲事了!”

    慕白手腕轻拢,把白刃插回腰间,转身走向会议厅。

    祭血看了看这位不速之客,嘿笑道:“其实我以为你,身为武曲队队长,可能会有兴趣替他和我交手。”

    “前提是你把我惹怒了。”矮小的身影不卑不亢:“我们是队长,注意形象,不然的话队员们怎么看?有样学样算谁的错。”

    祭血哼了声:“要是能学会和我一样厮杀,我随时欢迎。”

    “除了厮杀你心里没有别的?”武曲队队长问。

    祭血看向楼下,无所谓的说:“也许还有,不过都没兴趣。”他讨了个没趣,转而也向会议厅走去,顺便回头说了句:“如果一会冬翎知道你抢了她的活,她会不高兴的。别什么都管,麻烦死了,宇楼。”

    武曲队队长,宇楼板起脸,望着祭血的背影说:“管理好战队秩序,是每个队长的责任。”他话音没落,身后熏风扬起,轻盈的步伐如凌波而至,无声无息:“喂,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清脆的声音,宛若百鸟朝凤,却带着一丝不容拒绝的冰冷威严。

    “没什么!”宇楼摆摆手:“现在去会议厅吧。”

    “宇楼,你管的事太多了!”身后穿着无袖剑服的少女,虽然貌若姑射,洁白似雪,疏淡清致,不能逼视,但话音比起慕白,还要清冷寒峻几分。

    宇楼不疾不徐的和声说:“抱歉,我只是履行队长的职责。”

    “什么都操心,难怪身高还不到一米六,头发却白的掉渣了。”冬翎不满的抱怨。

    走在前面的宇楼,额前冒起三根黑线,转脸说:“我突然想亲自用行动告诉你,他们之前在干什么!”

    “冬翎,宇楼,汝二人作甚,要总队等你们吗——”走廊尽头,厉鸣的吼声轰鸣而至。

    “哼!”二人彼此瞪对方一眼,一前一后飞快奔到了圆形的会议厅中。

    会议厅很简陋,中间是一张有缺口的圆形桌子,刚好容的一人通过,队长们分列桌子两侧,而顶端的三阶台阶上,一个白发须眉,将将拖地,满脸皱纹的老人,凛然而立,双手按在台阶上的小桌间,扫视着众位队长:“总共来了七位,还有一个没来吗!”底气充足,声音在空旷的会议厅回荡的一波三折,丝毫没有衰老的迹象。

    “应该都通知到了,不一会她就来了。”银瞳扬起三根手指:“三、二、一~”

    “汪汪汪——————”泡沫般的烟尘从楼下奔雷而至,三声犬吠代替了来人的报道,却是一只白色的巨大萨摩耶,吐着长长的舌头,欢快的扑到宇楼身边的空位上。萨摩耶背上骑着一个身着灰色广袖剑服,扎着马尾的巨乳金发美女,金发扎成三个巨大的麻花辫,一个束在脑后,两个交叉系在胸前,而胸前的两条发辫,被那双大的尺寸高高的撑起来,几乎随时能断。

    “唔——”

    “哇~”

    两声垂涎的惊叹,一声来自银瞳,一声来自总队。

    金发美女视而不见,懒洋洋的仰在萨摩耶背上,高高的抬起笔直圆润的美腿,撩人的盯着宇楼:“小帅哥,好久不见了,最近看起来还是没长个啊,要不我开点新研制的要给你,保证一吃见效,各方面都飞快发育哦~。你看我的身材就知道了,上个月还没这么好呢~”

    宇楼额前再现三道黑线:“叫我武曲队队长!另外,妖月,身为文曲队队长,怎么能无视开会的时间,来得这么晚!”

    “咳咳,没事没事,来了就来了~”总队拿手帕摸着鼻子,声音尖细起来:“我们开会,开会~~”他使劲擦了几下鼻子,放下被染红的手帕,清清嗓子肃然说:“请守卫关上会议厅大门。”

    大门徐徐关上。

    总队眼神有一下没一下的瞄着妖月的胸器,又咳嗽几声,慢慢说道:“首先感谢各位队长来参加队长会议!这次的会议相信不用我多说,你们已经猜到了是怎么回事!慕白回来后,人间发生的事情已经上报!那个人类的死活我们姑且不管,按着战队法规,慕素秋必须处以死刑,大家迄今还有意见吗?”

    一片蓦然,只有萨摩耶在滑稽的吐着舌头喘气,那一对胸器的重量,全放在它背上,似乎有些吃不消。

    总队一拍桌子,声调突然提高:“这些天对这件事讨论的队员太多了!为了严正视听,我决定提前十天行刑!你们对此有何意见。”

    “不如不要行刑,直接丢给我做实验素材吧,我一直没用过高层的战队队员做过生物实验,迫不及待啊!”焚天阴阳怪气的说着,眼睛故意挑着慕白。

    “她不够和我厮杀,随便。”祭血打着哈欠:“这种无聊的事完全不用叫我来。”

    总队充耳不闻,又问了几遍,依旧没人反对,最后,他把目光定在眼角上扬的慕白身上:“作为哥哥,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没有!”慕白干脆地说:“她的作为已经给慕家的荣耀和骄傲蒙羞,该死!”眼角扬的更高。

    总队颔首,一锤定音:“那就这样决定,十天后,在断魂场,行刑!!!”声音忽如爆炸一般,回荡在泛雪堂各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