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四章:英雄攻略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0本章字数:4789字

    《一寸的战斗》

    墨云惊涛,狂风咆哮,电闪雷鸣,骤雨倾盆。

    一向万里青云的泛雪堂,今晚忽然宛如地狱降临一般。

    “大风!

    再给我更大的风

    我就可以把一切固执推翻!

    把我吹到天上

    我们一起怒嚎!!

    雷鸣!!

    只有你能憾动黑夜

    做这最无情的鼓乐手

    震碎俗世的妄作

    给灵魂一场巅覆!!

    闪电!

    你却刺穿了夜的孤独!!

    留一道伤疤直到破晓么

    能否也给我一剑

    让我流着与黑夜相同的血

    雨啊…

    此刻我无法赞你温柔

    作为唯一留下的使者

    尽情冲刷吧!

    任你把黑夜洗成白昼!!

    不要宁静!

    我要听你最真切的声音!!

    不要妥协!

    我宁愿自己是通途的第一个祭品!

    咆哮吧!

    让我听见你压抑已久的悲鸣!!

    撕吼吧!

    用耀目之光为世界裁决!!!”

    天空的咆哮中,杂着隐隐约约的怒吼。

    空旷的战斗训练场,大理石铺就的地面,雨水模糊,倒映出两条腾空巨影,搅碎重重雨幕,打在地上犹如雷霆。红发披散的李翼飞,双目怒睁,犹如地狱的阿修罗。手中的双飞影如蛟龙从天而降,“蓬”的一声,把地面抽出两道三尺深的沟槽。

    “可恶可恶!为什么会这样!”队长没有为慕素秋求情,反而说她该死,对于自己妹妹的生命,竟然那样轻贱?难道存在的所有的一切,都比不过那虚无的荣耀和骄傲:“我一定会救你的!素秋,我不会看着你被送上断头台,即使,是与整个空灵界为敌!”

    他忽然想起杜宇翔,那个少年,当时望着自己的眼神,是否和现在自己的眼睛,如出一辙?“如果那时队长没有赶来就好了,至少我有借口...即使舍弃尊严,我也会放过素秋,总好过现在...”脸上昏花的水痕,分不清是眼泪还是雨水。

    “杜宇翔!”两个呼唤的声音,埋没在震耳欲聋的大雨中。

    人间...

    “怎么了?”黑色肌肤的御姐,今天换上了让人看起来欲火焚烧的红色紧身衣,差点撞在突然驻足的杜宇翔背后,急停之下胸前的山峰波澜壮阔,有些恼怒的,她转到杜宇翔面前,沉着脸说:“喂,迟了时间,能不能恢复灵力我可不管了!”

    杜宇翔迷茫的回头看着渐转萧瑟的天空,迷茫的说:“我似乎听到,有谁在叫我。”顿了下,他又说:“雪莉姐,为啥非得走路过去,我们从早上走到现在,这会都快中午了,还没到啊?”

    雪莉摇着手指说:“我自有我的道理,你不要多问就是。”说完抓着杜宇翔的手腕,挤着熙熙攘攘,热流滚动的人群,向前走着:“要恢复灵力,我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所以你也别那么焦急,焦急的越多,失败的绝望就越大!”

    二人又走了一个多小时,杜宇翔忽然再度停下脚步,这里,茫茫大江从桥下奔腾而过,淘尽千古风流,寒意阑珊。江上几片小舟随波逐流,或立于风口浪尖,或埋入峰壑谷底,却始终没有屈服于浪涛。杜宇翔看的心潮澎湃,不由想到:“难道我...还不如这些没有生命的东西?”在这里,他与慕素秋含恨而别,在这里,他的血和剑,碎裂无痕,沉入江中。在这里,那片雨云仿佛仍旧没有散去,混合着他的悔恨和泪水,冲击着他的心灵。让他健硕的身躯,摇摇欲坠。如今又站在这里,他清晰的听见,慕素秋那句情感错综复杂的话语:“别死啊,笨蛋!”

    ”与其有时间回忆过去,不如留给以后有能力制造回忆!“雪莉语重心长地说。

    杜宇翔点点头,二人快步走下桥来。雪莉的脚步忽然加快:“跟上!”

    杜宇翔心头一动,急忙迈开步子,紧随着雪莉的身形,一路雪莉疾走如飞,头上的猫耳欢快的跳动着。杜宇翔使出吃奶的劲,才堪堪跟上。等到雪莉停下脚步时,杜宇翔已经左摇右晃,在她身后吐着舌头大声喘气,仿佛一只哈巴狗。

    “能感觉到吗?”雪莉等杜宇翔气息慢慢平稳下来,扭头吊眼看着他。

    杜宇翔点点头:“刚才就感觉到了,这里卖的是泡椒牛肉盖浇饭。”

    雪莉差点栽倒,怒气冲冲的对他说:“你是饭桶吗!早上刚吃过饭!”

    杜宇翔低声道:“你早上还上了厕所呢,路上不还上厕所了。”

    雪莉脸凑过来,挤出一个阴森森的笑容:“你说什么~”

    杜宇翔缩起脖子后退一步:“没什么,我是说,你要吃饭吗?”

    他刚说完,忽然远处传来一阵喧嚣。他张目看去,只见不远处的一栋哥特式建筑内,涌出一大批身着红色武服的男女,他们用着一个担架,急急的向停在建筑东侧的救护车上奔去。

    “就是那里!”雪莉似乎看清的人潮中的担架上,躺着何许人也。她脸色忽然凝重起来:“走!快些!”这次她不再让杜宇翔跟着自己,而是转身忽然抓起杜宇翔,以迅雷之势,将他向那栋建筑敞开的大门抛去。

    杜宇翔如一颗流弹在空中画出优雅的抛物线,耳畔尖风嘶叫,一颗心脏差点飞出喉咙。正当她就要天旋地转时,头顶忽然撞到了什么,飞驰的身躯戛然而止,如柔软的钢条,当朗朗的从头到脚一阵颤抖,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嗯?”黄色的木质地板,光华锃亮,一角跪坐着一个面孔阴郁的少年,穿着白色的训练服,腰间扎着黑色腰带。听到响动,他缓缓睁开眼。

    “哟!”雪莉抓着杜宇翔的头,手腕一翻,杜宇翔就莫名其妙的站直了身子。他抓着被雪莉揉乱的头发,心里又惊又疑,惊得是雪莉速度如此之快,竟能后发先至的轻易截住自己。疑的是,他不知道雪莉把自己带来这个看起来是武术练习场的地方干什么。

    “你一直在找他不是吗!”雪莉叉着腰,一只手的大拇指点着杜宇翔。

    少年目光转去,在杜宇翔脸上扫了一下,忽然眸子里射出令人汗毛倒竖的冷焰。

    杜宇翔心里不由打了个突,忽然全身不由自主的戒备起来:“这个人...”

    “要想恢复灵力,就给我认真打!”不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雪莉俯身在他耳边呵着淡淡的兰香,低声说。而后就退到了墙角,一副抱臂袖手旁观的样子。

    也不见少年站起来,只是一双裤腿微微鼓起,整个人便直挺挺的站了起来。脚步在地上拧着,地板发出吱吱的尖叫,在空旷的屋内回荡,弄得杜宇翔浑身汗毛耸动。

    “杀气!”随着少年挪至他身前一丈开外,杜宇翔心头警兆忽起,不由得向后微微退开一步。别看只是一小步,其实这一步却恰到好处的避开了对方气焰的锋芒,也就是说即使对方突然出招,劲力最强之处也伤不到他。

    “这小子,还真有点意思。”杜宇翔是今年全国武术大会少年组冠军,武学上的领悟可谓不凡,但到了雪莉嘴里,却成了有点意思。

    杜宇翔刚退出半步,后脚还没站稳,少年已是身形疾起,形如黄鹤冲霄,平地拔起右脚踢出。杜宇翔矮身环腿,横扫他左脚。少年左脚屈膝,双手凌空抓下。杜宇翔侧脸反手一掌甩出,掌缘从少年十指端划过。二人手上都是一麻,顿时心知遇上劲敌。

    “喝!”

    “吓!”

    二人身形乍分即合,少年如平地涌起一团白云,向杜宇翔当头罩下。杜宇翔五指戟张,劲气灌注指尖,唰的迎风刺去。咝咝声响,白云如被阳光射破,露出些许天花板的颜色,但依旧在杜宇翔头顶盘旋飞舞,杜宇翔的十指对他并没有丝毫威慑。

    杜宇翔全然不顾防守,踏左脚,倒滑步,欺身直进,手掌并刀自下卷上,倒削少年右臂。少年顿觉眼前沧波浩淼,塌身撩臂横腿,呼呼呼!一连三招,向杜宇翔下盘中宫直扫过去。杜宇翔虽然攻得猛,却灵巧之极,身形一起一落,对方三招已自脚底扫过,碰也没有碰着。少年掌影回折,斜引变招,仅在一瞬之间又如影而至。杜宇翔却比他更快,五指攥如鹰嘴,抢攻五招。少年无暇再度变招,索性在掌影中踏身直进,如雷霆再攻杜宇翔中宫。杜宇翔单手反护胸口,向旁一闪,身法迅速之极。少年也不回头,双臂往后一格,正逢杜宇翔回身,他上身一转,蓝光闪烁,斜掠过去,贴着少年后背翻开。少年如影附骨,飘忽如风,拳脚虚实并用,招来身到,暗藏变数杀机。两人这一场拼斗越打越急,越打越猛,

    双方出手如电,斗到急处,直是一团白云裹住一抹蓝影。

    渐渐的,少年拳脚挥出,缓慢,却极其诡厉。

    杜宇翔双手在胸前画圆,转攻为守,却也玄奇无比,隐含更强的反击之势。

    二人之间的距离渐渐拉开,隐隐有风雷声在中间穿梭回环。

    “这家伙,到底是哪里来的?”杜宇翔虽然守中蕴含反击之势,只待对方攻势衰竭,即刻反击,不料自己的双手如陷入了泥潭,虽然能搅动泥水,却无法抽出。

    忽然,一到森森寒光,疾击而下。

    血花四溅,血光进现。

    “嗤!”地一声,杜宇翔后心衣衫碎裂,一块肉曳着鲜红的血,从刁森的背上飞了起来,滚落在地上。

    不知发生了什么,杜宇翔根本无从闪避,痛的大叫起来。守势顿时溃散,他伤得不轻,脸上的肉急剧收缩起来。

    又一道迷蒙不清的寒光紧跟着击落,却是向着杜宇翔头顶。杜宇向疼的双眼昏花,根本看不清眼前,猛然头顶一阵嗡鸣,似乎是刚锥敲打在坚硬的花岗岩上,被狠狠的反弹回去。

    “嗖——”暗红色的身影斜刺里闪至杜宇翔背后,手中的短匕,泛着幽幽蓝光,刺入杜宇翔血肉模糊的后心。

    与此同时,那一道反弹而回的寒光,在空中转了半圈,陡然折回,从正面刺入杜宇翔胸口。

    “怎么!”雪莉握着匕首的手猛然一紧,却是感到一蓬汹涌的灵力从剑尖倒卷而回。雪莉急忙催动灵力,将那股诡异的反挫之力,强行阻在剑尖。两股力道如洪流撞上高山,相持不下,洪流拍岸,高山震颤。蓦地,一股晶莹细微的金光,在杜宇翔后心如波纹点点散开,金光环绕着剑刃,化作千万缕熠熠生辉的丝线,以飞快的速度,把杜宇翔绽裂的皮肉,天衣无缝的缝合在一起。“终于来了!”雪莉微笑着松了口气,放开匕首,劈掌向着少年当头击落。少年抬手一格,摇摇晃晃的倒退出去。

    杜宇翔全身顿时笼罩在一片雄浑震荡的白色浪淘了,浪淘卷成球状,贴地圆转,四周的地板倒立起来,围成一个方格,把这团白球固定其中,白球转速徐徐放慢下来,已经凝结成一团晶体,如破碎的蛋壳,咔咔有声的生出参差蜿蜒的裂纹。“砰”的脆响中,晶体崩裂,化作片片飞舞的蝴蝶,从方格中绽出,弥漫在这座训练场的每一个角落,缤纷夺目。

    身着黑色束身剑服短靴的杜宇翔,背负黑色皮鞘,鞘中弹出半截橘红色缠绕着尼龙绳的剑柄。银色的头发如火焰激越,反射着满屋的晶光,照耀着杜宇翔意气飞扬的刚毅面孔。

    “哼!刚才那是怎么回事,我终于明白了!”杜宇翔一手腋下卡着自己的身体,嘴角扬起张扬的弧线:“你不是人啊!用什么卑鄙的法子偷袭我!”他话音忽然一顿,眉头一高一低凝蹙起来:“你刚才的招式,我似乎在那里见过?”

    少年目光咄咄的逼视着他,申请恨不得活剥了他。饶是现在杜宇翔恢复了斩灵之身,心里也有些发毛:“这家伙到底是谁,怎么突然觉得那么眼熟!”

    几乎在他凝思的同一刹那间,少年五指如铁爪横扫而去,抓向他的喉咙。

    “噗!”一声轻响,没有再度的鲜血激飞,这一抓落在空气中。

    杜宇翔的残影被抓散,人却已经不知消失在何处。

    “雪莉姐,你干嘛,快放开我!”原来千钧一发之际,雪莉飘如鬼魅,把杜宇翔从险境救出。她身影如奔雷,如疾风,来去几乎无踪,等若瞬移。等杜宇翔回过神来,已不知身处何处。只见四周都是高高低低横身堆放在一起的大滚筒。雪莉把杜宇翔随手扔进其中一个石筒内,而后闪身进入。

    “喂,你怎样?”雪莉靠着筒内侧坐下,问杜宇翔。

    杜宇翔被摔的七荤八素,肉身也不知去了哪里,一肚子憋屈的说道:“地沟油都吃不死我,撞一下没什么大不了!”他呲牙咧嘴的瞪着雪莉:“这个回答你可否满意?”

    雪莉嗤鼻一笑:“我说,恢复斩灵能力的滋味如何?”

    杜宇翔正了正表情,低头看着自己的穿扮,吞吐地说:“感觉...还行吧...就是...这是怎么恢复的,我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

    雪莉抱膝而笑:“嘿嘿,其实说起来的确有点复杂,现在反正他不会追来,我慢慢说给你就好了。”

    杜宇翔忽然福至心灵:“对了,刚才那个男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人还是邪灵?我都分辨不清了,而且我觉得他很熟悉,就是想不起来他是谁...”

    雪莉笑容敛去,幽幽一叹:“你还是认出来了啊...”

    “雪莉姐你知道?他是谁?”杜宇翔一直半蹲在筒内,此时急忙爬到她身边,焦急的问:“今天你给我折腾的疑惑太多了!先是走那么远,又是莫名其妙的战斗,又稀奇古怪的受伤,还有似曾相识的对手...”

    雪莉似乎答非所问,语气感慨的有些苍凉:“你果然记不得了...这个地方永远就是这样,比赛的第一名即使生活在低调,也会引来无数眼球和关注。而...仅仅因为是第三名,所以就被冷落,一切的努力都被白眼和冷笑否定,又有谁还会关注和关怀?”

    杜宇翔讶然的弹身而起,却撞的筒顶砰砰巨响。他一连站了几次,撞的头晕目眩,才记起来自己身在何处。可剧烈的沉重的疼痛,并没有压抑住他的激动:“他是...他是...”他捂着头顶,一连说了两个他是,却没再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