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六章:震动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0本章字数:4632字

    知道比目鱼吗,就是那种眼睛长在一侧的鱼,他们把一只眼睛埋在淤泥中,只用一只眼看世界。所以他们看不到背后的更广阔的海洋,看不到独眼以外的更广袤的天空。

    “你只看到了你的努力,却看不到别人的努力,朋友对你的关心!更加不相信自己!所以失败了就一蹶不振,反而迁怒于他人。这样还算是个男人吗!是男人就要自己承担自己的一切!”杜宇翔手中的诛邪刃在风中呼呼作响。

    巨蝎状的邪灵匍匐在第,头扬得高高的,双目咄咄杀机,直视杜宇翔。

    “来吧!用你怯懦的怨恨来和我一决高下!”杜宇翔振腕拧剑,诛邪刃凝聚出一股凛冽的螺旋灵气,居高临下合身化作经天流星,呼啸陨落。

    巨蝎挺起双钳,黑色光芒大盛,如墨云出岫,向上卷涌变幻万千。

    “这一套攻击模式我已经看够了!”杜宇翔半空横身宛如高速旋转的陀螺,又如宛若狼牙的齿轮,破空疾劈,荡起一蓬绚烂亮光。

    黑云剑华凌空相交,旋转的剑华只是微微一顿,旋即势如破竹的攒入黑云中。黑云铺天盖地的气焰,骤然散落。杜宇翔身披火焰,从巨蝎身体居中挺剑电闪而出。巨蟹硕大的黑色身躯,剧烈的战抖一下,旋即从头至尾,徐徐绽裂。

    “哈哈...”杜宇翔破开巨蟹的黑云,一击斩杀邪灵,几乎耗尽了所有灵力,此时以剑支地,勉力半跪,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不错不错。”雪莉耸着肩走上前来,背手看着他:“有什么不舒服吗?”

    杜宇翔依稀感觉体内的灵力和以前相比,在丹田中并不安分守己,有些蠢蠢欲动。但他以为这是灵力刚刚恢复,继而极速消耗所致,所以并没放在心上,只是摇摇头,他现在体内灵气激荡澎湃,实在无法多说话。

    雪莉眉头皱了皱,柔声说:“没事就好,回去吧。”

    “杜宇翔~~”这时麦克斯忽然从雪莉身后窜出来,黑色的披风被他藏在背后的一只手抖动呼啦啦啦的作响,似乎这样很威风。他伸出一只手,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说:“英雄之间,也该互相帮助!这会我又欠你个人情,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只管说!”

    杜宇翔白眼看着他:“我还没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麦克斯整整衣领,大声说:“我感应到有邪灵在附近出现,十分强大,所以我来...”

    “我是说你主持完节目,不是就该走了吗!”杜宇翔想到这个做作的大叔,那副蹩脚的样子,心里就有些不爽。

    麦克斯支支吾吾地说:“这个...这个...”

    “什么?”杜宇翔惊讶他居然似乎也有什么难言之隐。

    麦克斯心里打着鼓,盘算着怎么说才能又有面子,又能说出自己的难处。

    “宇翔,现在没时间让你叙旧,你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吧!”雪莉不耐烦起来。

    杜宇翔活动着手腕,抓了抓手指说:“那个,我不是已经恢复灵力了,而且诛邪刃也回来了,还要训练吗?”

    雪莉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忽然,魅影一晃,旋即出现在杜宇翔背后,手中多了一样东西:“你看这是什么?”

    杜宇翔定睛细瞧,是一个红色的眼镜盒,他认出这是他班主任的眼镜盒,奇道:“你是从哪里拿来的?”

    雪莉答道:“当然是在你班主任家里,这里据林班主任家有大约一公里的距离。”

    杜宇翔蓦地惊觉:“就是刚才一瞬间?一公里你就奔了个来回?”

    “这是大步弥天,特记战队的每个人队长都会的,移动的距离虽然有远有近,但像这样移动一公里,还不是问题。”雪莉说着身影又是一闪,再度出现时,眼镜盒已经不见。

    (远处,班主任家中,女教师在疯狂的洗着脸:“我一定是眼花了,不然怎么白天能看见女鬼,来无影去无踪的,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杜宇翔诧然道:“战队的队长都会?难道你也是队长!?”

    麦克斯满脸茫然,黑浓的眉毛来回跳着:“你们再说什么?什么特记战队?是啥游戏还是什么小说?”

    雪莉岔开话题:“慕白的高速移动,你的看见吗?”

    杜宇翔想到自己被慕白重创的场景,颓然说:“没有,我完全看不见。”

    雪莉打了个响指:“慕白的队徽,是黄色的和田玉,象征贵派和高雅,因此为了守护自己贵派的荣耀,他一定会主张杀了慕素秋。你想从他手下救人,别说你现在这样,就是再强上十倍,也完全不可能,这不是为了打击你。”她缓了口气,接着说:“要想和对方战斗,首先要看清对方!”

    杜宇翔连忙问:“你的意思是,要我也学习这样的移动速度?”

    “咳咳,其实我也可以帮忙的...”麦克斯努力制造自己的存在感,可惜无济于事。

    雪莉翻动手掌:“你先要明白它的原理。”

    “你们不要无视我...”麦克斯无力的抗议着。

    杜宇翔眉心一动:“原理?”

    雪莉正要接着解释,忽然竖起食指:‘嘘,听,有人因为这里的骚动,已经来查看情况了!我们先离开这里。”

    “嗯!”杜宇翔四处望了望:“可是我的身体哪?”

    “回头再说,走!”雪莉拉起杜宇翔,一晃即逝。

    麦克斯大叫:“喂,你们听我说完啊!”他向前一扑,面前残影散尽,跌了他一个狗啃屎,胸前的衣服擦得五花八门,好不狼狈。

    “什么人在这里鬼鬼祟祟的!”他屁股后面,几个身穿保安制服的男人跑了过来,见地上趴着个形似夜行人的男子,一拥而上把他架了起来。

    其中一个保安二话不说,上来照着麦克斯鼻梁就是一拳,喝道:“敢来工地上偷东西,活腻歪了!”这一拳份量着实不轻,和他人高马大的身形万分般配。

    “哎哟歪...”麦克斯被打的眼歪嘴斜,无力的呻吟着。

    “穿的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抬起头来!”打他的保安扬起他的下巴,忽然浑身一哆嗦,几乎软倒在地:“是是...是迈克斯先生,英雄迈克斯先生!”

    其余几个保安斜身一瞧,都是大惊失色,急忙松开麦克斯,有的给他擦鞋,有的给他整理衣服,有保安见他胸前衣服破损,急忙脱下自己的制服给他穿上,而后几个保安围在他身边,一起把手交十放在胸前:“迈克斯先生对不起,我们不知道是你...难道你在这里是为了...”

    麦克斯一肚子憋屈,恼怒的哼道:“你们这群耳鼻,也不看清我是谁都敢打!本来这里有一只很凶恶的灵魂,我和他大战了三百回合,风云变色,你们刚才也看见了吧!”

    几个保安忙不是跌的点头:“我们就是看见这里有异动,才跑过来的,都是我们瞎了眼!”

    麦克斯一跺脚,几个保安立刻跪倒在地,他们真怕麦克斯动怒后,随手用超能力要了自己小命。“你们这群欺善怕恶的混蛋啊!本来我已经把它按倒在地,结果现在倒好,你们把我拉开,它跑了,我追也来不及!看着吧,这几天这附近的一定会发生惨案,到时你们就是罪魁祸首!”他一个个的指着,故意高高的抬起下巴,转身就要走:“你们竟然连自己英雄的背影都不认识,可悲!难怪都说你们没有真正的信仰,只会凑热闹!”

    “麦克斯先生,你不管我们了吗...”几个人悔的肠子都青了,想到自己可能被神不知鬼不觉的送下地府,几个人尖叫的声音都变了:“不能不管我们啊!”

    “哼!想让我管你们?那也行,帮我打听个事!”麦克斯背对着他们,强忍着笑:“英雄也要有时给自己行个方便~”

    ———————————————————————————————————————————————

    雪莉身影掠动,带着一个比她重很多的男生,丝毫不见吃力的样子。猛然她凝住身形,放开杜宇翔:“就是这里了。”

    杜宇翔直觉脚下松软,低头细看,原来自己站在一片松林之中,脚下层层叠叠堆满了松枝。松林满冈,遮云蔽日,翻翻滚滚松影四面汹涌卷动,林子深处隐隐发出如雷电交击般的风声。杜宇翔快步跑出松林,回头望去,所处之地宛若一座高台依山林伫立,更傲然屹立於滔天碧云间,宏伟壮观,令人为之心神震撼。阳光折射在针叶间,金碧辉煌,泼洒在松软的地面上,流光溢彩,熠熠生辉。身后云烟萦绕,山岚轻拂,十分的静谧清幽,偶尔有声声松鼠鸟儿鸣声传过,清脆悦耳。

    “这里环境不错吧。”雪莉轻盈的步伐踩在松堆上,宛若凌波仙子,与杜宇翔比肩而立,看着山冈下无数条马路如虹如缎,纵横交错,如河流潺潺汩汩往四处流去。她不禁心旌摇曳,深深吸了口气:“如果不是带你来训练,这确实是一个流连忘返的好地方。”

    杜宇翔回神道:“你带我来这里,是要训练什么?”

    “听声音。”雪莉答道。

    “听风声吗?”杜宇翔似有所悟。

    谁知雪莉摇摇头,说出来的话很奇怪:“我要你听大步弥天的声音。”

    杜宇翔向后退一步,咋舌道:“什么意思?大步弥天有声音吗?”

    “任何移动都有声音,就看你能否听见。”雪莉说道:“这里地面很软,而且又全是松树,刚刚好。”她拍着杜宇翔肩膀说:“别分心,我先做一遍给你看!”说完身影又是如一抹虹影流逝。杜宇翔一怔,雪莉的身影再度出现,怒道:“你再发什么呆,好好听着!”声随影动,雪莉的身影绕着杜宇翔方圆两丈的距离,东一下,西一下,南一下,北一下,身影乱闪如电影特效,继而连成上中下三层光圈,绕着杜宇翔盘桓,却不带起一根半截的松针,似乎连一丝风的响声都没有,但却有一泓清澈的碧波,在圈中缓缓起伏跌宕。那是她高速移动的身影,几乎与地上周围的碧澜凝为一体所致。

    “听到什么了吗?”雪莉故意放慢速度,问。

    杜宇翔凝思道:“似乎...似乎有什么声音,很微弱...”他努力锁住雪莉的身影,却分不清虚实真假,反而不过片刻,就感觉乾坤倒转,不由自主向后退开两步。忽然脚跟绊倒什么,连着向后倒退几步,撞在一个细小的松树上。

    “哎呀...”杜宇翔转身看着被他撞的左右乱晃的小松树,揉着脑袋说:“如果不是这棵松树,我就真要仰天大叫了。抱歉啊,害的你受惊了...咦?”他忽然被什么吸引了,急忙抓住欲静止的松树,使劲向两边摇了摇,小松树摇出一连串扇形影子,抖落稀稀疏疏的松针,几只松鼠惊慌的立刻窜到别的树上去。

    “我叫你训练,你在发什么呆!”雪莉从他身后走来,对杜宇翔的心不在焉大是恼火:“恢复了灵力就松懈了吗?”

    “雪莉姐,是不是这个原理!”杜宇翔忽而一扬手,抓住一把凌空掉落的松针,摊在她面前:“是不是高速震动的原理,通过自身产生高速震动,达到快速移动或者一瞬间隐去身形的效果。”

    雪莉好奇的说:“你怎么突然就知道了?”

    杜宇翔得意地说:“刚才这棵松树被我撞到,四处摇晃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他摇晃的时候会产生一系列肉眼无法捕捉的影响,和我刚才在你高速围着我转动时,听到的一模一样!所以我就猜,是不是同样的原理。”

    雪莉竖起大拇指:“不错!大步弥天就是在自身震动的瞬间,隐去身形的高速移动技巧!没想到你这么快就领悟了。”她吁了口气:“看来,我们可以进入我的最后一个课程了!”

    杜宇翔喜出望外的问:“是要教我大步弥天吗?”

    雪莉摇摇头,扬手指着头顶的松林:“不!还早呢!你只是知道了原理,但能应对吗?”

    杜宇翔“诶”了声,嘟着嘴低声道:“的确不能。”

    “所以现在,我要你锻炼的就是习惯这个震动产生的微小声音,然后做出应变反应。”

    “那是什么反应?”

    雪莉飞身跃上一棵小指一样粗的松枝上,风采娉婷绰约。她不知何时怀中多了一只可爱的松鼠,她摸着松鼠,低头微笑的看着杜宇翔:“我要你接住待会我震落的所有松子!”

    “什么————”杜宇翔大叫出来。

    雪莉垂眼看着怀中享受自己抚摸,表情憨趣懒散的松鼠,微微一笑,认真的对他说:“既然是震动,就一定会产生相应的力!而松树震动的所产生的力,就是抖落松针和松子。松针太细太小,你一开始跟不上,所以我们就从最简单的开始,你来接住待会我震下的所有松子,就站在我现在身处的这棵松树下,其余的松树不要管!”

    杜宇翔瞠目结舌,这种训练方法,离谱的他闻所未闻,这确定不是在故意刁难自己?

    雪莉看透了他的想法,悠悠的说:“如果是慕白的话,他完全能做到在你看不清他挥剑的瞬间,将同一时间落下的松针松子,平整均匀的切开。”

    杜宇翔心中的傲气蹭的被点燃起来,一丛银发似乎带起一阵电流,哔哔啵啵的直响。他挺起胸肌发达的胸膛,抬手振臂做出一个“L”型手势,对雪莉说:“你不用激我,我也不知是真是假!你也不别瞧不起我,不就是接松子吗,好~我们现在就开始。”

    雪莉看到他眼中燃烧的光焰,脸庞上流转着飞扬的英气,轻轻把松鼠放在自己脚边,露出两颗晶亮的虎牙,笑着定声说:“这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