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九章:英雄攻略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1本章字数:3924字

    英雄不是没有畏惧,却把畏惧化为力量。英雄不是一定勇猛,然而一定有勇气!英雄不是争勇斗狠,而是以损失最小的方式结束战斗。

    麦克斯屁股后面冒着团团白烟,也不辨方向,见到岔路就左绕右拐。华昭紧追在后,咬牙切齿的挥着诛邪刃,练成一扇弧光,却总是离着麦克斯的背后差上一两寸,有两三次看着就要刺中他,却又被他跳闪乱窜间有惊无险的躲过。

    “有本事别只顾着跑!”华昭追了几条街道,怒气冲冲的吼道。

    “英雄的要义绝不容许我把自己置于不利之地!”麦克斯头也不回的说,身后的披风呼啦啦作响。他话音刚落,忽然脚尖一绊,向前重重栽倒。他被摔得团成一个球,由于惯性向前极速滚去。前方正好是死路,他砰的撞在墙上,旋即又弹了回来,在两侧墙壁上来回反弹。华昭见状大喜,以剑劈了过来,不料麦克斯弹到他上空,身体突然展开,他这一剑刚好从他麦克斯胸前掠过。麦克斯吓得身体一沉,一屁股坐了下来,花招惨叫一声,整个脸被麦克斯坐在屁股底下。麦克斯本以为屁股会摔成四瓣,不料触地柔软有弹性,他也不多想,站起来拍拍屁股向着来时的方向窜去。

    华昭双眼冒星,一头靓丽的孔雀毛被压得比鸡毛还乱,他牙齿磨得咯咯响:“我...我要宰了你!”

    麦克斯可听不到他的决心,仍旧埋头狂奔,刚要放慢速度,忽然听到身后响起类似汽笛的声音。他错愕的回头望去,不由吓了一跳,华昭四肢并用,卷尘荡烟,一路火花闪电的狂扑过来,四肢擦过地面,竟然发出汽笛般的声响。而他的妖娆面容更是因为愤怒,彰显的格外诡异狰狞。

    “哦哦哦——”麦克斯陡然加速冲刺,双腿几乎转成光轮。

    二人彼此前后交替,直入赛跑一般。本来闻声追来的斩灵,见到这情景,反而吓得纷纷让路,哪敢上前半步,有的甚至根本没看清怎么回事,就被二人狂奔卷起的风沙把衣服扯的五花八门。

    “看你往哪跑!”追了一阵,华昭猛然再度加速,横身拦在麦克斯面前,转身翻腕出剑,挥作十字,要把收不住身势的麦克斯砍为四段。剑气森森,在途中射出刺耳的风声。麦克斯惊呼一声,抱头蹲身,屁股撅的高高,双膝摩擦着地面发出尖锐的摩擦音,转瞬从华昭两腿间窜过去。华昭变招也快,见麦克斯居然用这么不入流的法子躲过,屈肘拧腰,当空一剑翔麦克斯背后斩落。按说麦克斯绝无幸免,但人紧张之余,体内就会产出多余的气体,只听“噗——”的一声,一蓬黄色的的气体冲破麦克斯屁股上的布料,扩散开来,华昭首当其冲,顿觉天旋地转,剑法完全走形,“铛”的砍在一边,他卡着喉咙,蹲到墙角大吐特吐起来。

    麦克斯再度死里逃生,连滚带爬的跑得更远了。

    华昭吐完,从剑服里拿出一面镜子,对着镜子整理仪表,但他看到镜中自己的刹那,手一抖,镜子掉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他低下头,从残破的镜子中,看到自己脑袋后面的孔雀毛,因为刚才的毒气,凋落的只剩下中间枝桠。“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华昭把地上的镜子踩的粉碎,向着麦克斯逃跑的方向,再度执着的追去:“我要把你大卸八块!!!”

    “额?这个声音是?”杜宇翔服下灵丹,刚刚调息好灵力,猛听到远处传来华昭惊天动地的怒吼,不禁一呆:“麦克斯居然还没把他捉住。”

    “喂!”刘煌这是虽然依旧躺在地上,但已经恢复了些许体力,他仰面对杜宇翔说:“你怎么还不走,再不走其他对的人来了,你就走不了了!”

    杜宇翔问:“那你呢?”

    刘煌“啧”声道:“我能怎样,会有人把我送到医务室的!你不用担心,我死不了,快走!你如果想找慕素秋,她在东边尽头的地牢里,再过三天就要行刑了,你如果想救她,就抓紧时间!”

    杜宇翔正要再说几句客套话,听到不远处踏踏如雷的脚步声滚来,直到有一大批斩灵靠近,他不敢多待,急忙说了句:“那你保重!”说完朝着东边觅了一条街道,飞快跑去。

    他刚走不久,果然有一批斩灵循着刚才这里战斗的灵力赶来,见到刘煌倒在地上,浑身浴血,又惊又怒,惊得是以刘煌的灵力,居然会被对方重创至此,怒的是,对方居然就这样毫无顾忌的跑掉了,己方却连半个人影也没看到。

    “你们快把刘煌副队送入医务中心,其余人跟我来!”斩灵们骚动了一阵,终于分工明确。几个斩灵抬起刘煌,小心翼翼又十分迅速的送向医务室,其余斩灵分作四个方向,继续搜捕魂祸的踪迹。

    “混蛋,给我站住——————”华昭的嘶吼再度从麦克斯身后,如潮拍来。

    麦克斯刚放慢脚步不久,猛然听到自己的噩梦还在纠缠,浑身一个激灵,深吸一口气 ,双腿再次转成光圈,四处逃窜起来。

    “我看你往哪跑————”华昭在后面眼见自己居然追不上麦克斯,奋起神力,把手中诛邪刃投掷过来。

    麦克斯听得脑后剑风飒踏,不及回目,一抹冷光掠到脸前,形成一面藤墙,阻住了他的去路。

    “交织,藤萝仙!”麦克斯虽然也知道斩灵可以逆转诛邪刃,但也想不到华昭居然抛出剑之后,还能释刃。眼见前无去路,后有追兵,他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然而,我们这位英雄,依旧没有露出惊慌绝望的神情。他转过身,双手藏在身后,炯炯有神的双眼注视着冷笑中缓慢靠近的华昭。

    华昭见他居然不再逃跑,而且破天荒的转过身面对自己,不由愣在原地:“怎么,不逃了吗!”

    麦克斯沉吟道:“马拉松游戏结束了!现在这里正好,四处无人,让我们来一决胜负吧!”

    华昭根本没把这个灵冲弱小到几乎没有的男人放在眼里,此时不过以为麦克斯强撑场面,呵呵一笑:“都这当口了,你还死要面子,难怪面上那么难看。”

    麦克斯严肃地说道:“我不是教过你了吗!男人,绝对不能只关注外表!”

    “哼,你这话,就留着来世长得好看些再说吧~”华昭嗤笑着双拳贯出,分击麦克斯脸面胸部。

    麦克斯蓦地叉开双腿,嘟起嘴挥出双手:“接我英雄终极奥义,核灵爆!”双手忽然洒出漫天星辰,点点如豆,将自己的身影分割的模糊不清。

    “这是什么!”华昭不料他还藏了这么一手,不敢贸然进攻,急忙收势双掌在身前掀起一飙狂澜:“这种东西...”

    “你可不要小瞧它们。他们爆炸起来的威力相当惊人哦!”麦克斯竖起一根手指,神秘地说。

    华昭吃了一惊:“会爆炸?”想撤招闪退已来不及,星辰弥漫在周围,随着麦克斯一记响指,噼噼啪啪的爆炸开来,响声连成一片,如婚礼上的鞭炮声此起彼伏。浓浓的黑烟把华昭整个人都包围进去。

    “他们每一个爆炸的威力,都相当于一根火柴炮哦~所以这么多加起来,你也吃不消吧!”麦克斯终于说出后半句。

    华昭在黑烟中瞪着眼睛抓狂道:“这有什么吃不消!我要把你碎尸万段!”双臂一震,将黑烟荡去,孰知眼前一亮,他看到一个蓬头垢面的男人,龇牙咧嘴的瞪着自己,不吓得勾腿蜷身:“你是谁!”

    麦克斯把不知从哪变出来的试衣镜立在华昭面前:“你的尊荣不错吧~”

    华昭颤抖着跪倒在地,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对着镜子哭道:“这...这怎么可能是我...我英俊潇洒一表人才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出类拔萃丰神俊朗的英姿...”

    在他感慨的哭泣时,麦克斯早已一溜烟的从他身边溜了开去。

    华昭听到耳畔生风,骤然回过神来,一拳打碎镜子,吼声直比天雷滚滚:“我要让你灰飞烟灭——”身子突的高高弹起,如一颗榴弹向麦克斯俯冲过来。

    “再接我终极奥义!”麦克斯头也不回,向后又跑出一颗东西。

    “这种个小孩子玩具,以为我还会中计吗!”华昭大声呵斥,随手接过飞来的物体,向着麦克斯反掷回去。不料手心微微一麻,他接住的物体竟然甩不出去。定睛一看,却是一颗小腿粗冲天炮,下面的火线急速燃烧着。

    “嘿嘿,这是502强力胶!除非你不想要手皮了,否则别想扯下来!”麦克斯忽然顿住脚步,转身看着在空中拼命甩手的华昭,以小指点着眉心,正色说:“所以我不是说了吗!英雄,绝对不是单靠拳脚吃饭的存在!小子,你还差得远呢!”

    华昭的叫声倏忽远去,化作天边的一颗启明星。

    “我一定还会回来的————”烟火倾城,缤纷如雨,绚烂如虹,在空中如雪莲次第绽放。

    麦克斯转身以手称额,嘿嘿笑道:“清除障碍,继续开启英雄之旅!”身后的烟花交织成一首令人心潮澎湃的乐曲,向这位远去的英雄的背影致敬。

    “额?”泛雪堂的北边,张鸿绅和李月灵的面容被天空的光华映照的变幻万千。二人面面相觑:“这会居然还有人举办婚礼吗或者庆典吗?”

    “不管他们,我们现在迷路了似乎,根本不知道该去哪里。”张鸿绅冷静的分析:“因此我决定,制定两个计划...”

    他话未说完,忽然听到不远处李月灵甜甜的问:“喂,请问哪里可以找到慕素秋?”

    张鸿绅急忙循声看去,只见李月灵居然拉着一个斩灵问路,那斩灵猛然撞见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女问路,心跳加速,浑身绷直,立刻指着一个方向,结结巴巴地说:“那...那边。”

    “月灵快回来!”张鸿绅一把拉着李月灵转身就炮。

    那斩灵见到这个穿着迥异的陌生男人,猛然回过神来,大叫:“站住!魂祸在这里!”

    “那个谢谢啊...”李月灵被张鸿绅拉着逃窜,还不忘转身向那个斩灵挥手致谢。

    那个斩灵顿觉所有的光芒都集中在李月灵甜甜的笑脸上,等他回过神来,伙伴们早已把他围成一团,询问魂祸去向,可他的魂早已被李月灵的笑勾的找不到北了。

    “月灵,你怎么想的啊!”二人确定周围没有斩灵的行迹,渐渐放慢脚步。张鸿绅拉着她躲在墙角一隅,抱怨道。

    李月灵搔着头,哈哈的陪笑道:“我那不是急中生智嘛,再说也问出了素秋同学的所在啊。”

    张鸿绅汗颜道:“这是哪门子急中生智,简直是火上浇油!”他四处看了看,嘘声道:“说起来,刚才他给你指的方向,你确定就是慕素秋的所在吗?”

    李月灵笑道:“可能吧...我也不知道。”

    “那你暴露我们图个什么...”张鸿绅无语的看着她,摇头说:“这地方一望无边,有线索总比没有强,就按着刚才那个斩灵指的方向,我们去看看吧!记住,尽量避免不必要的战斗,如果真的非打不可,就交给我来!”

    “嗯!”李月灵这次倒是格外听话。

    二人一前一后,向着刚才那个斩灵指点的方向,快去离去。

    然而就在刚才二人所站之处的墙角,一抹诡异的身影如泉水从阴影中螺旋升起。“戮灵使,很好的材料啊。”他转身对紧随其后出现的窈窕玉女,尖声道:“知道怎么做吗?”

    “是!焚天大人!”玉女毕恭毕敬的鞠躬,正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