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章:卑劣的甬道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1本章字数:4488字

    张鸿绅和李月灵一路上小心翼翼的前行,却仍不免被斩灵发现。这会他们好容易又摆脱了围剿,躲在一丛常青树里,大口大口的喘气。

    “这里的人太热情了,真受不了!”李月灵含糊不清的说。

    张鸿绅瞪了她一眼“如果不是你这位美女四处问路吸引眼球,我想他们也不会这么激动。”

    李月灵食指点着下巴,嘀咕道:“那现在怎么办?不知道宇翔他那边顺利不顺利。”

    张鸿绅正要再数落数落李月灵几句,忽然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他心中一动,探出脑袋看去,只见两个斩灵鬼鬼祟祟的向这边跑来。

    其中一个说:“我们这样逃避任务偷懒真的合适吗?”

    另一个挥手道:“那么多人忙的团团转,哪有心思注意我们?找个好地方我们喝酒睡觉去。”顿了下又补充道:“其实就是抓几个人,总队弄得这么大张旗鼓,实在没必要。几个队长出马就好了,还非要我们跟着受罪…”

    “总觉得有点不踏实…”

    张鸿绅缩回脑袋,低声对李月灵说:“我有办法了,我们抢了他们的衣服,扮作斩灵混在人群中,反正人多也没谁注意,到时我们…”他话没说完,李月灵已经举起胳膊欢呼道:“好,就这么办~”

    可怜两位斩灵,正聊得开心,冷不丁被这一声欢呼吓得不轻,其中一个斩灵反应较快,本能就要拔剑,可手还没碰到剑柄,已被李月灵冲上来一拳打晕。另一个回过神见李月灵背对着自己,也忙拔出诛邪刃。李月灵听得身后剑刃出鞘声,一个大转身就要挥出一拳,不料只听蓬的一声,斩灵已经昏倒在地上 口吐白沫。敢情她这一下转身太急,硕大的胸部狠狠甩在了对方脸上。这位斩灵也是无福消受飞来艳福,登时被甩的晕倒在地。

    李月灵也不管那么多,三下五除二的把两人的外套扒下来,抱着跑回常青树丛里,双臂一展,冲张鸿绅笑道:“我们赶紧换上吧,看,我也不是光添乱吧~”

    张鸿绅瞠目结舌,李月灵这么干净利落的爆发性举动让他从心底震撼了...等他回过神,李月灵已经当着他的面换好了衣服,可惜他好一阵没有回过神,对眼前令人血脉贲张的香艳情景视而不见。

    “快点啦!”李月灵直到这时还没发觉自己换衣服的地点有啥不妥,一个劲的催着。

    张鸿绅机械的走到一个阴暗角落,换好衣服一摇三晃的走了出来:“咳咳,那啥,我们赶紧走吧!”

    二人换上剑服,一路上果然畅通无阻,偶尔有人上前问话,也不过是询问魂祸的动向,张鸿绅只言片语就轻轻松松的搪塞了过去。这时二人已经距离关押慕素秋的地牢不过一里的地方,忽听的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二人心头都是一跳,急忙转身看去,只见十几个斩灵表情各异的向这边跑来。

    “别动!”张鸿绅见李月灵掉头就要跑,急忙轻轻拉住她:“看看他们想干什么,不然你这一下就暴露了。”

    李月灵收回脚步,眼神闪烁的看着停在自己面前的斩灵们。

    当头的斩灵长相颇为英俊,他一把拉住李月灵的手,笑道:“可算找到你们,你们在这啊,总队刚才点人时,找不到你们俩人,心里不知道多着急呢,以为你们遇袭了。”

    李月灵一头雾水,只好干笑着敷衍。

    “走吧,你们快随我回去,据说发现那个灵冲最强的魂祸动向了!”斩灵催促着。他说着身后的斩灵都围了上来,一时间把这条甬道堵得满满的。他们都洋溢着喜悦的笑容,七嘴八舌的嘘寒问暖起来。

    李月灵被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只好把求助的目光转向张鸿绅,却发现张鸿绅也忙着应付这些热心的“同僚”他虽然也是满面堆笑,但心里已经起疑:“要说队长级的斩灵要捉我们,还用得着玩这种请君入瓮的手段吗?”正想着,猛然间感到空气中有一丝异样,他急忙探身拉起李月灵,纵身跃上墙头:“小心!”

    李月灵正晕头转向时,被猛地这么一拉,反而吓得惊叫起来。就在此时,他们脚下轰然窜起澎湃炽热的火光,轰隆声震耳欲聋,整个甬道都剧烈的摇晃着,却没有坍塌。浓烟火光中,惨叫尖叫此起彼伏,却都是稍纵即逝。

    “啊...”李月灵看到刚才的斩灵居然一个个都是人体炸弹,如果不是张鸿绅拉着自己跳起来躲避,只怕这会自己早已成了肉泥,不由吓得面无人色,险些晕倒。

    “这些家伙...”张鸿绅急忙扶住李月灵,看着脚下的火海,随手把蹿过来的火星荡在一边,暗暗道:“如果不是刚才突然感觉四周灵冲的细微动荡,发觉这爆炸前兆,恐怕...”念头刚起,他猛然惊觉四周的空气凝固起来,如球体来回滚动跳跃,继而四周出现数道裂痕,如爬山虎疯狂蔓延。

    “这...”李月灵摇摇欲坠,幸亏她被张鸿绅牢牢抓着,否则非得掉下去摔得头破血流不可。

    “哦,感受到我刻意散发的灵冲,居然还没倒下,有意思!”一个尖锐的声音忽然不知从何处传来,但随着话音,周围空气立刻回复正常,张鸿绅仿佛浑身如汗洗,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脸色依旧青紫不定。而李月灵却已经晕了过去。

    张鸿绅四周环视,喝道:“是谁!”

    “怎么,你看不见我吗?”声音这会是从张鸿绅背后响起。

    张鸿绅感到肩膀被轻拍一下,当即从腰间抽出银枪,反手刺出,却是一空。

    “哎呀呀,这把枪...你是戮灵使啊!”那个声音又从身侧上方传来。

    张鸿绅抬眼看去,不禁愕然,原来不远处比自己这边高出一尺有余的墙墩上,站着一个带着灰太狼面具的男人,他只露出一对和常人颜色完全相反的眼睛,瘦骨如柴,一套剑服在身上缠了好几圈,通体可谓说不出的古怪,刚才的怪声就是他发出的。

    “你是谁...”张鸿绅刚要问出口,眼神一闪,看到那人身后的披风倒卷出来,露出一个大大的骷髅头,他心中不禁一怂:“你是...禄存队队长?”

    焚天有点惊讶:“看来你们多少也做了知己知彼的准备~那也省了自我介绍的麻烦,怎样,有兴趣跟我回去吗?”

    张鸿绅沉声道:“为什么要跟你回去!”

    “你是稀有物种啊,戮灵使我解剖了那么多,还有个项目差一点没研究出来。你的资质和体能比之前的那些都好,所以你有没有兴趣,来当我的实验材料?”焚天遥遥点着他,小指的指甲足有两寸多长。

    张鸿绅皱眉道:“什么意思?”

    焚天不回答,只是眼神诡异的看着他。

    张鸿绅被看的浑身不自在,说道:“你看什么!”

    “我看你记性如何,没想到你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焚天森森笑道:“百年前,除妖者滥杀一气,不可一世,你知道为什么后来减少了吗?”

    张鸿绅心中隐隐感到不妙,还是问:“为什么!”

    “很简单!因为有我的存在啊!”焚天大拇指指着自己,颇为骄傲:“你们当时不论灵魂正邪,都斩草除根,甚至专门向我们发起进攻,怕我们跟你们争抢灵魂,影响你们财路。可你们实在太自不量力,大都被我们轻松的打败,总队不忍伤害你们性命,那我就让你们有点死的价值,所以就一个个的解剖,看看你们的灵力和我们有什么不同~然后意外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可惜为了这个研究,直到我杀光所有捉来的戮灵使,都没有发现结果。所以我打算对人间存在的最后一个能感知的强大除妖者下手~”

    “最后一个...”张鸿绅猛然记起,自己的姐姐即自称末路的除妖者,后来为了保护自己,死在一群邪灵手中。而她生前给自己讲过一个大同小异的故事:

    “以前我们除妖者,大多贪图钱财,终于自取其祸,遭到了灭亡...”他的姐姐省略了对泛雪堂的挑衅,只是说和一个异界发生战争,然后全军覆没,自己那会还小,就没有参加。但父母却也在那场战斗中被捕,她为了照顾自己,带着年幼的他来到了一个很奇异的地方,在那里时光流速很慢,等到自己成年时,他的姐姐依旧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样子,而外面的世界已经过了百年。

    等到姐姐带着他返回人间生活,有一天他放学回来,远远看到一群邪灵击杀了姐姐,继而一群黑衣人以迅雷之势出现,杀掉了所有邪灵,带走了他姐姐的尸体。他认得,那些人的装扮,就是她姐姐说过的异界之人,而他后来多处调查,才知道他们被称作斩灵。

    “看样子你是想起来了!”焚天见张鸿绅的眼光明灭不定,忽然定住,这才慢悠悠道出后面的话。

    原来那时焚天提前侦测到人间空间的扭动,本来以为是有邪灵入侵,不料却意外发现了张鸿绅姐弟。而他姐姐的灵力比之前任何戮灵使都要纯粹强大,所以焚天耐下性子等了很久,等到她对斩灵放松了警惕,就在她身上洒下了诱饵,诱使邪灵来攻,而诱饵的另一个作用是让戮灵使战力下降,所以他姐姐当时的战力不足平时一半,加上袭来的邪灵也不是易于,就不幸遇害。之后焚天再派出早已在周围潜伏多时的斩灵杀掉那些邪灵,劫走了他姐姐的尸体。

    “你姐姐其实很漂亮,那粉红的双乳,窈窕的身材,实在令我不忍解剖啊...所以...”焚天自我陶醉时,猛听的一声爆喝:“你这杂碎,还我姐姐命来!”张鸿绅掠起如流星,手中双枪疾刺而来。焚天似乎被吓了一跳,动也不动。

    张鸿绅枪到半途,忽然斜刺里紫色魅影飘动,一股淡雅的香风环绕而来,张鸿绅顿觉四面八方都是紫色魅影,一双枪被一股黏力拨向一边。他定睛一看,霎时浑身颤抖,不由刹住身形。

    面前的少女面无表情,一双纤手夹着自己的双枪,漠然看着自己。

    “姐姐...”张鸿绅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少女,双枪几乎掉落,不会认错的,这个少女,就是自己的姐姐——张鑫。

    只是张鑫满眼漠然,甚至还有一丝愤怒,那是自己对焚天突然袭击的愤怒吗?

    “所以你应该听我说完,你姐姐我不忍心解剖,就做成了人造人,她的各个器官包括大脑都被我换过了,换成能让我实验各种药物的器官。”焚天不知何时闪到他身侧,凌空嘿声道:“感动吗,这样姐弟重逢的狗血场景?”

    张鸿绅又悲又怒:“你简直是疯子!畜生!”他不忍伤害姐姐,却急切间抽不出枪来:“姐!张鑫!你醒醒啊,我是你弟弟,我是张鸿绅啊!”

    焚天忽然恼怒起来:“别叫那么恶心的名字,她现在是我的副手,只有一个名字,雅月!”他猛然拔出别在腰间的诛邪刃,沉声道:“释刃!磐石!”他的诛邪刃护手呈黑色,形状类似体形,乍一看就像一个动漫里的砝码。此时逆转开来,通体变成土色,并且剑刃两侧生出一对钩子。他冷哼一声,飞快刺入张鸿绅双臂又拔出,带出两大块血肉。

    张鸿绅痛的浑身痉挛,却连叫都叫不出来。

    “哼!继续煽情啊!”焚天把两块肉从面具下送入嘴中,嚼着:“现在感觉怎么样?”说着向雅月使了个眼色。

    雅月点头闪身退回他身后,张鸿绅急要回枪护身,不料双臂僵直沉重,他竟栽倒下墙头,把地上砸出一片凹坑。坑中沙尘弥漫卷涌,而他却倒在沙坑中动弹不得。

    “我的手臂...这么重...”张鸿绅使劲振身,却还是动弹不得。

    焚天此时已经携着雅月落在他面前的平地上,看着如丧家之犬的他,尖声道:“感觉怎么样?我的隐歧,释刃后可是能让被刺中的物体,如磐石一样坚硬沉重哦~所以才叫做磐石~”他以剑指着张鸿绅:“我再问你一次,是你自愿去当我的实验材料,还是~”

    “你这个卑劣的垃圾...”张鸿绅狠狠的骂道。

    焚天不以为杵,走上前一脚踩在张鸿绅头上,把他的头碾在土里:“卑劣?许多人因为高傲清高,明明很想得到的东西,却故意装作视而不见,结果失去的比得到的还多数倍。我就不同了,只要是我想要的,我都会去得到,当然我也不是不择手段!”他脚下用力,几乎把张鸿绅踩的窒息过去:“我用的方法,只会是那些故作清高的正人君子都不屑用的方法,而他们的方法,我一个都不屑用!”

    张鸿绅头被深深的踩进土里,却依旧奋力顽抗的抬眼看着焚天身后的雅月:“姐姐...”

    雅月却还是那样面无表情,无声的漠视着他。

    “那只是...外貌一样的躯壳...”张鸿绅的意志快要模糊。那个温柔可亲,体贴入微的姐姐,仿佛在梦中也渐渐远去,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背影。

    焚天狞声笑着践踏张鸿绅,雅月漠然看着张鸿绅,张鸿绅濒临绝望的就要昏死之际。

    蓦地,一束红光冲天而起,火红色的身影风飙而至,在如同滚雷的大喝中,双拳向着焚天劈头盖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