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路遇帅哥亦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5本章字数:3851字

    两人就那么死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真怕会钻出来个猛兽什么的。没一会儿,一个翩翩美男出现在了严明雪和唐可心眼前。

    是不是所有穿越女都艳福不浅啊?荒郊野外的都能碰到个美男?看多了穿越小说的唐可心腹诽道。

    借着夕阳的余晖,两人打量着眼前的男子。只见他着一身青常色银丝镶边长衫,浑身上下散发着平易近人的气质,残碎的阳光撒在他身上,让他宛如天人一般。五官英气逼人,乌黑的发丝高高束起,肤色白皙,真乃帅哥也。

    三个人就这么对望,只不过,其中有两女是因为美色当前,一时晃了眼。在现代,她们还真没见过长得这么儒雅的男子。

    勒煌亦看着树上的两个人,一个看起来似是豪门闺秀,另一个则是小丫鬟。左边女子有着美丽动人的面貌,衣服虽有污渍,但却可以看出用料讲究,款式大方而优雅。想必一定是富贵人家的小姐。而那个小丫鬟,相比之下就要差了一截,唯有一双灵动眸子还看得入眼。她就那么僵坐在女子身旁,和美丽动人的女子形成了天大地大的差别。他很好奇,这两人是哪里来的。

    看着两人如此放肆的盯着他,勒煌亦觉得别扭得很。便率先打破了沉静,施了一礼道:“那个……可否请两位姑娘告知回洛安城的路?因这山大路少,勒某一时迷了路,还望两位姑娘告知,勒某定当感谢万分。”一番话,彬彬有礼。

    但是,很明显,他问错人了。

    经过几个小时,唐可心的身体感觉好多了。只是行动还不是很便利。不过,手脚活动得开,对她来说还是很值得高兴的,毕竟比一点都不能动弹好些。只是,稍微动得太厉害了,就会很疼。看着严明雪一路背着自己辛苦的行走着,她的心说不出的心疼与感动。现在,来了一个可以帮助她们的人,何不用上一用呢?

    “勒公子,我和我朋友也正想去洛安城,如此还真是缘分。只是我不小心受了伤,一路上一直是我朋友背负,这样速度可能会很慢,只怕会耽误了公子的事情。”唐可心说道,意思很明显她知道路,但就是走不动,显然是想让勒煌亦帮助她。

    严明雪当然知道唐可心的打算,她们可是十多年的好姐妹,早就把对方了解透了。此时,两人都在等勒煌亦的话。

    聪明的勒煌亦瞬间的明白了小丫鬟的意思,他不禁皱了皱眉,说实话,要他一个富家贵公子背一个身份低微的丫鬟,他还真是不太乐意。唉,谁让他这么倒霉呢,大晴天的泛舟湖上还能被突来的龙卷风刮走,不知道那几个朋友咋样了,算了,忍了吧。

    经勒煌亦提议,三人趁着太阳还没完全落山,开始了寻找山洞之旅。

    唐可心趴在勒煌亦温暖而厚实的背上,小手勾着他的脖子,因勒煌亦走得又平又稳,某人只觉得舒服惬意。但是,勒煌亦却难受的要命。背个小丫鬟已经让他够憋得慌了,还有那瘦小的身板硌得他难受。“请问在下该如何称呼姑娘呢?”勒煌亦如玉般的容颜挂着温和的笑容问向严明雪。

    那样如春日暖阳的笑,让严明雪一时失神。短暂恍惚之后,严明雪讪笑道:“勒公子叫我明雪即可。”

    “明雪……”声音如春风般,吹拂在严明雪耳边。勒煌亦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气质让她感到十分舒服。

    唐可心在等着勒煌亦问她的名字,结果……

    “为何明雪姑娘会在此处逗留呢?莫非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女子闺名不可轻易告诉别人,为何眼前这位姑娘却不讲究呢?他原本只是想问个姓的……

    勒煌亦的整张俊脸都面向了严明雪,两人的目光顿时交织在一起,不过,只是一瞬,勒煌亦就转移了视线。脸色略显尴尬。他感觉,心跳似乎不受他控制了。

    严明雪脸上一红。刚才,她就像是触电了般,浑身麻麻的。唉……不就是帅哥一枚吗?她至于这样吗?要淡定,淡定啊!可是,该怎么回答他呢?严明雪看向唐可心,见某人正在若有所思,连忙几个眼神飞过去。

    接收到严明雪的眼神后,唐可心回以一记白眼,而后,勒煌亦就听到背后传来的清脆之声。“我和明雪是很好的朋友,可是,迫于身份、地位相差太大,平日里要想见一面都难于登天。今早好不容易在风景秀美的湖边见面,结果,我一个踉跄就摔进了湖里。明雪为了救不会游水的我,不顾自身安危的就跳进了湖里。后来,我们一醒来就到了这荒无人烟的地方。不过,幸好遇见了勒公子。”严明雪暗自佩服唐可心的演技。果然,小说看多了的人,编起话来都能说得特别顺溜。

    原来如此。难怪两人的身上都带着水腥味。勒煌亦不禁多看了严明雪几眼。这样心地善良的女子,怎能让人不心生好感。

    话说,勒煌亦为什么不问她的名字?!唐可心在勒黄煌亦的背上死死盯着他的后脑勺,几缕黑亮光泽的发丝落在了唐可心的脸上。某人很想扯扯头发玩。

    三人的运气不错,在天色全黑之前找到了一个山洞。洞内干燥舒适,没有发现兽类的踪影。勒煌亦将唐可心放在了一个光滑的大石头上,找了些木材生火后,退到了离唐可心和严明雪几米远的地方坐下。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勒煌亦背对两人,闭目养神。但是,只是短短几米远,两人的说话声、笑声,都传了过来。让他的心绪很不宁。

    “可心,明天赶路,你知道洛安城往什么方向走吗?”严明雪带着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凑近唐可心问道。

    这表情……唐可心很不爽地瞪了严明雪一眼,语气微带怒意说道:“你我可是同一绳上的蚂蚱,别自个儿傻愣愣地充当旁人。严明雪,你能不能别总是将损友这一角色演绎得这么完美?”哼,烂损友!亏她刚才还被感动得差点痛哭流涕呢!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严明雪知趣地收起了幸灾乐祸的表情,又作一副美人哀怨愁苦状。眉头紧锁,红唇微抿。

    “你又发神经了。小样儿,我还不了解你?每次幸灾乐祸被我说一顿后都是这副尊容,我说你能不能有点新意啊?真是受不了你了。”唐可心好气又好笑地说道。

    严明雪咯咯地笑了起来,眼睛如一轮弯月,特别好看。洁白的牙齿就像是上等白瓷,嫩滑雪色的脸,笑起来没有一丝纹路。

    真是美人所需条件,她一样不差啊。唐可心暗自神伤。她不知道,现在这副身子长大后会是怎样的姿容。中上之姿就OK,她的要求不过分。

    许是身子太困乏,没过多久,唐可心和严明雪就安稳地睡起了大觉。

    身后没了声响,勒煌亦莫名其妙地觉得有些清冷。鬼使神差地转过了身子,映入眼帘的是严明雪恬静的睡颜,和唐可心瘦小的背影。

    浓密而卷翘的睫毛在安静的洁白如雪的面容上投下了细微的倒影,动人柔和的五官散发着甜甜的气息。乌黑亮泽的秀发自然散落在娇小的肩侧,红润的唇似樱桃般水润。勒煌亦不禁看得有些痴了。不过很快,他就转过身去,暗骂自己不君子。

    次日清晨,温暖的光线透过浓郁的森林,投射到山洞之中。

    唐可心翻转了下身子,哼哼了几声,睁开睡意浓浓的双眼,模糊中瞧见严明雪坐在不远处的地上,裙角边,青色大叶上有着很多小果子。那样子,一看就知道味道不咋样。

    勒煌亦呢?唐可心睁大眼睛,四处搜寻勒煌亦的身影。没有人啊,去哪儿了呢?应该不是丢下她们独自赶路吧。

    “明雪,那个人呢?”唐可心伸展了下身子,发觉情况较之昨天好了许多。

    严明雪正在纠结要不要吃点苦涩果子填填肚子。此时一听唐可心的问话,转过身子,眨了眨眼睛,双手托腮说道:“你这懒猪,现在才醒。勒公子一大早就出去找吃的了,刚拿了这些果子回来,我刚要吃时,他又不让我吃,说什么果子太过苦涩难咽,便又出去猎捕野味了。”

    “好纠结的人,为啥一开始不去逮野味呢?”唐可心摸了摸干瘪的肚子,那里正在咕咕抗议呢。

    两双黑溜溜的大眼正在聚精会神盯着果子时,勒煌亦提着一只打理干净的山鸡回来了。

    一看马上就有肉吃了,两人都欢喜得不得了。自从穿越后一醒来就觉得胃空虚得很,现在,终于有肉可以吃了。

    生火自然还是要靠勒煌亦,烤野鸡必然也需要他动手。唐可心和严明雪,坐在一边等待分享成果。

    没有佐料,只有火烤。但那纯粹的鸡肉味还是引诱了两人肚子里的馋虫。真是的,穿越前可是吃了大鱼大肉的,算起来也才大概一天没吃肉,为啥现在这般饥渴呢?两人都在自我嘲讽。太没骨气了,真是的,丢自家脸。

    肉烤好后,勒煌亦从怀里拿出一把精致的匕首,刀鞘是玄云纹路。匕首一挥,就砍下了一个大鸡腿,而后,递给了严明雪。再一挥,另一个鸡腿递到了唐可心手中。

    真是差别待遇。为啥什么好事都是她轮到最后呢?唐可心不满的撇了撇嘴。

    吃肉的感觉真美妙。即使没有去腥,唐可心和严明雪也吃得津津有味。见严明雪吃得满足的样子,勒煌亦还以为自己做出了绝世美味。嘴角不经意间勾勒出了一抹笑意。

    吃饱之后,继续上路。唐可心的身子骨还没恢复利索,还是由勒煌亦背着。一山又一山,村子还是一个也没见着。真是悲剧得很。

    “明雪,唱首歌听听嘛,好不好?”唐可心坐在绿草地上,手里摇着一根草,悠闲得很。现在,就差听听小曲儿,喝喝清茶了。

    严明雪累得动也不想动。翻山越岭的痛,唐可心自然是体会不了。此时此刻,唐可心那丫没来给她捏胳膊捏腿,却还在一边让她唱歌助兴,真是气煞她也。但是,唐可心刚才说得那么大声,肯定是故意让树上的勒煌亦听见的。若是她不唱,倒显得小气了。唱就唱吧,她要唱得绝对精彩。

    “等夏天,等秋天,等下个季节。要等到月亮变全,你才会回到我身边。要不要再见面,没办法还是想念。突然想看你的脸,熟悉的感觉。不牵手也可以漫步风霜雨雪;不能相见也要朝思暮念。只想让你知道,我真的很好。爱一生,恋一世,我也会等你到老。只想让你知道,放不下也忘不掉。你的笑你的好,是我温暖的依靠。只想让你知道,放不下也忘不掉,你的笑你的好,是我温暖的依靠……”

    严明雪一嗓子唱出了她最喜欢的歌。倚在树干上的勒煌亦,闻得树下的古怪曲子,竟然有些痴醉。美妙的歌声如同山间清泉,汩汩流入了他的心间。这是她自己作的曲调吗?如此特别,特别到让他回味其中。只是,词句中的情意,是对着谁的呢?勒煌亦深邃的目光盯着树下站在春风中的严明雪,神情闪烁不定。

    歌声缭绕于林间,严明雪长裙飘飘,黑亮顺长的发丝迎风浮动。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唐可心拍手叫好,连树上的勒煌亦,也不自觉地和着鼓起了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