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到达洛安城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5本章字数:2505字

    严明雪话一出,勒煌亦和刘何就点了头,同意休息。

    为什么她说的话影响力不及明雪十分之一呢?唐可心表示很郁闷。

    休息少许后,唐可心万般无奈地起身继续跟在严明雪和勒煌亦的身后。她现在真的有种感觉,那就是,自己真像是明雪的丫环。

    这种感觉,真不好!

    好不容易,四人终于在赶了四个多时辰的路后,到了一个小镇。

    唐可心和严明雪,心里那叫一个激动啊。终于见识到古代的小镇了。虽说不富庶,街道上的人群寥寥无几,马车、轿子没啥影,不过,对于唐可心和严明雪来说,够了!因为这是一个小镇啊,有小镇就代表着会有马车让他们租用的。

    “刘公子,我跟你商量个事。”唐可心贼兮兮地凑近刘何。

    “什么事?”刘何显得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眼前的小丫头有什么事好跟他商量的。

    唐可心清了清嗓子,说道:“刘公子可否租用一辆马车,供我们赶路使用?”

    刘何一听,俊脸上显露一抹红晕。

    真是不应该。他居然等到这个小丫头提醒才想起此事。要是让严小姐和勒公子多想了,那可是他的失误了。

    “我马上去租用马车。”刘何对唐可心说道,而后,向已经坐在了客栈里的严明雪和勒煌亦说了声,便急急忙忙地离去。

    唐可心脸上露出个开心的笑,蹦跳着进了客栈,来到桌前,正准备坐下,便被严明雪拦住了。

    “严明雪,你这是什么意思?”唐可心很不爽地问道。

    严明雪干笑了两声,说道:“我这不是考虑周全吗?别忘了在刘公子面前,你可是我的小丫鬟。要是待会儿不小心让他看到你与我们同坐,恐怕,会不好解说。可心,你说是吧?”

    说得也是。可是,明明是勒煌亦瞎编的身份。想到这里,唐可心不禁瞪了勒煌亦一眼。谁知,被瞪的人完全忽视她。

    好没有存在感。唐可心的小心肝严重受到伤害。

    就这样,在刘何回来之前,唐可心一直站在严明雪身后干等着,而严明雪时不时还和勒煌亦说说笑笑。要不是唐可心的定力较强,说不定早就劈头盖脸对严明雪骂去了。

    “刘公子,没想到你赶马的技术这么好。这马车都不怎么晃诶。”唐可心对着正在专心赶马的刘何说道。

    “可心姑娘过奖了。”刘何谦逊一笑。侧脸在明媚的光线下,显得柔和俊朗。

    和刘何一起,总觉得无趣。无奈的是,她总会被严明雪和勒煌亦排挤在外。这不,坐个马车,还得和刘何并排坐在车厢外。她很怀疑,严明雪背着她和勒煌亦有一腿。

    小样儿,她居然什么都不知道。真是气煞她唐可心也。

    大概是半天的车程,他们就到了洛安城城门外。

    “洛安城……”唐可心盯着城墙顶上刻着的三个有力的大字,喃喃念出声。

    有没有这么巧合,这三个字,分明就是简体字。对了,穿越过来这么些天,居然忘了问这是哪个朝代!现在,如果她没猜错,她和明雪百分之九十九是架空穿了。

    “小姐,少爷,我们到城门口了。”唐可心还是好心好意地提醒到马车里的人。

    严明雪正在望着勒煌亦闭目养神的面庞,经唐可心这么一喊,勒煌亦睁开了双眼,这下,视线对上了。

    严明雪脸一红,赶紧侧过脸去,心里咒骂了唐可心好几遍。

    臭唐可心,总是让她丢脸。

    看着严明雪带着绯红的脸,勒煌亦嘴角扬起浅浅的笑。她盯了他多久,他还不知道吗?

    进了城门,唐可心才惊叹街道的繁华程度。街道两边都是大大小小的商户,有很多买家都在挑选自己喜欢的物品。街道两旁行人虽多,道路却是干净整洁的。大家穿着整齐舒服,满面满足幸福的模样。街道上没有小摊小贩,一个乞丐的踪影都没有。

    这是世外桃源?唐可心傻眼了。

    按理来说,官场黑暗的朝代,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啊。郁闷了,真是郁闷了。

    唐可心偷偷瞅了瞅刘何,瞅见的是满脸讽刺的表情。看来,这其中有很大的猫腻啊。

    “可心姑娘,请问在下该将马车驶向何处呢?”刘何已是换了一副儒雅之态问向唐可心。

    这个嘛……她也不知道啊!

    讪笑了两声,唐可心闪身一钻,就进了马车内。

    好沉静的氛围。看来,没有产生什么火花或是高压电之类的。唐可心舒了口气,看向勒煌亦,轻声问道:“勒公子家住何处?”

    勒煌亦眸光一闪,继而回道:“中街中段路。”

    唐可心一个大大的笑容顿时绽放开来,而后,身子一闪,又出了马车。

    “刘公子,去中街中段路即可。”

    “嗯。”刘何点了点头,驾着马车往中街路段而去。

    到了中街,唐可心才想起自己没有问清楚是哪家哪户。奇怪的是,刘何也没有问她这个问题。现在想来,原来如此。

    中街中段只有一户人家。勒府是也。

    方圆几十亩,都是由勒府占据。勒府正门,金匾高挂,虎头门锁,守门家丁就有八人。气派,真是气派啊。唐可心和严明雪看得两眼发光。金黄金黄的大匾诶。

    一见勒煌亦,家丁们纷纷弓腰行礼,直至四人进了大门后,才重新站直。

    进了大门,拐了几条青石板路,仆人见了几批,唐可心和严明雪才惊觉,这个勒府,出奇的安静。所有人都静到不行。

    若不是还有阳光照射,唐可心和严明雪恐怕都得瘆的慌了。

    好奇怪的宅府。莫非是有妖孽作祟?唐可心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瓜,真是想些有的没的,吓的可是自己。

    一律的绿色植物。真是一点其他颜色的花草都没有。整个勒府,显得单调、死板。

    看来,勒府的主人很怪异啊。

    唐可心斜眼看了看走在前面的勒煌亦,小嘴一撇,能有这么无趣的儿子,当爹的当然不能好到哪里去了。

    和勒煌亦结识这么久了,他和她还没说过几句话呢!看着平易近人,实则拒人千里呢!诶,也不对,至少他对明雪是很不同的。

    哼,看中长相的人!

    “少爷,您终于回来了。”一个中年男人激动地奔了过来。

    勒煌亦停住了脚步,以至于,其余三人也只好停下了脚步。

    “德叔,有什么事吗?”

    被唤作德叔的男人到了勒煌亦面前后,缓了口气后回道:“老爷他……半个月前偶感风寒,请了好些大夫看过了,谁知一直未见好转,前几日夫人派了老奴去恒州请少爷回府,可是老奴在恒州找了好些天都未曾有过少爷的消息。就连薛家公子和史家公子也是半点踪影也不见。少爷出门后总是行踪不定,不过幸好,少爷今日回府了。”

    勒煌亦沉默了少许,而后对着德叔说道:“德叔帮忙安排下雪妹和这位刘何的住处,我先去看看父亲。”说完,便迈步走了。

    德叔仔细打量了一番严明雪,眼中带着几分欣喜之色。刘何见德叔这般打量严明雪,不禁有些疑惑。难道,他们以前没有见过面吗?为何生疏至此?

    在德叔的安排下,严明雪带着唐可心住进了一间幽雅小屋。

    房间内,海青石琴桌摆着一绿色小盆栽,黄花梨雕龙纹罗汉床挂的是翠纱帐幔,地板是相思方纹木地板,地板上放置了一金漆青龙八窍香鼎。还有其他一些小摆件,精致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