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天仙一美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5本章字数:3186字

    “奴婢是小桃,小姐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即可。”德叔安排的丫环小桃,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比唐可心高了一小截。

    小桃笑起来有两个大大的酒窝,很讨人喜欢。严明雪和唐可心也毫不例外的对小桃很有好感。

    严明雪幽雅地坐在了木凳上,理了理裙摆,说道:“小桃先下去休息吧。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会让可心去通知你的。”一番话,颇有范儿。

    不过,这话让唐可心很不满。为啥明雪总是喜欢拿她当丫鬟使?以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而且,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是,奴婢遵命。”小桃咧嘴一笑,灵动可爱。说完之后,便退下了。

    见小桃把门关紧,听小桃脚步声越来越小,唐可心才叉腰指向严明雪,不满地叫嚣道:“损友!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居然把对你巴心巴肝的好友当作丫环使?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边说还边捋袖子,很有一种要打架的架势。

    一见情况不妙,严明雪赶紧一个笑脸奉上,顺势拉住了唐可心的手。

    天,可心现在的身子骨也太瘦了吧。这手捏着都硌得慌。严明雪下定决心要让唐可心增肥。

    “可心啊,我不是为了按照勒公子所设想的发展下去吗?要是让刘公子知道勒公子捏造了我们的身份,那勒公子面子上多过不去啊?”说这话时,严明雪还眨了眨眼睛。

    唐可心狠狠瞪了眼严明雪。每次都用这些烂借口来搪塞她,真是的。当她是三岁小孩儿吗?分明就是摆架子上瘾了。

    “诶,可心,你说这个勒府怎么处处透露诡异气氛啊?一朵红花都没有,多不好看啦。”严明雪单手托腮,打算细细思量一番。

    唐可心一屁股坐在床沿上,没好气地说道:“你管人家那么多干什么?再说,大宅门里的事知道多了,对你没好处的。”

    “也是哦,”严明雪点了点头,“可心,你说,我这身子原来的主人会不会就是被迫害致死的?如果真是那样,要是被仇家发现了我,那我岂不是遭殃了?”严明雪哭丧着脸说道。

    “也是哦。”

    “喂,不要学我说话好不好?”严明雪一记白眼飞刀飘过。

    “我也有说那三个字的权利好不好!”

    “你能不能说点正事?”

    “不能!”

    “你……”严明雪单手抚额,有些时候,她真是拿唐可心没辙。

    勒煌亦一进门,屋子里呛人的药味就让他皱起了好看的眉头。风寒而已,真的那么严重吗?

    “亦儿。”坐在床前的妇女见是勒煌亦进门,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娘。”勒煌亦淡淡地看着床前坐着的妇人。

    庞氏稍显尴尬,片刻之后,抽出绣帕开始拭泪。“亦儿,你爹他……身子骨大不如前了。这次病得也太过厉害了。”说着说着,庞氏低低抽噎了起来。

    庞氏微微颤动的肩膀,透露出的是悲伤的情绪。勒煌亦缓缓几步走上前去,轻言安慰了庞氏几句后,面向梨木雕花床。床上躺着的人,面色苍白,脸上的皱纹,比他离家前又多了些许。

    就这么不爱惜自己吗?勒煌亦嘲讽似的勾起了嘴角。

    唐可心拿着一件迷你版的翡翠玉白菜观察了好一会儿,越看越爱不释手。怎么办?好想顺手捎走。可是,她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孩子,这样的事,她是绝对不会做的!

    等等,再一看她的损友,往怀里揣的是什么?“喂,严明雪,你想干嘛?”唐可心一嗓子吼出来,让做贼心虚的严明雪差点手一抖,将东西摔地上去了。

    “唐可心,你鬼叫什么啊?”严明雪拍了拍胸口,真是心有余悸啊。

    “哼,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把你刚刚私藏的东西教出来,我可以视你为无罪。”

    严明雪一听,面子上挂不住了,嘴硬道:“我哪有私藏。我只是听说玉养人,我把它揣怀里,是想让它给我提供点灵气好不好?一会儿我就会把它放回去的。真是的,不要污蔑我好不好?”

    唐可心撇了撇嘴道:“严明雪,我还不了解你?说真的,你偷陌生人的东西我不说你,可是你偷熟人的东西,那我就不会坐视不理了。”

    “哎呀,我知道了,知道了。”严明雪乖乖的将自己看上的玉花簪给放回了原位。

    “这就对了嘛。”唐可心总算给了严明雪一个好脸色。

    唉,这习性,真是不好。可是,无奈她们曾经的日子,逼迫她们这样。

    “严小姐,少爷请您去膳厅用食。”傍晚时分,正在打闹的两人听到了小桃的声音。

    “嗯,知道了。”严明雪回应道,而后又想起一件事,便将乖乖站在一旁的小桃叫到了身边。“小桃,会不会梳漂亮的发式啊?”严明雪完美地微笑着,长长的睫毛还在扑闪着。

    这样的小姐,很是让小桃喜欢。所以,当下也没有太多的顾忌,甜甜一笑点点头,当下就开始为严明雪梳理长发。

    唐可心也不闲着,随意编了条麻花辫,找了条漂亮的丝带做装饰。而后,开始到处翻找适合严明雪戴的又不是特别贵重的饰品。

    小桃很是心灵手巧,约莫一刻钟后,就为严明雪梳了个飞云髻。漂亮的发型果然能为自己增色不少。严明雪对着梳妆镜,美美的看了一番。要是再换一套漂亮的衣裳就更好了。想到这里,严明雪微微一笑,对着小桃说道:“小桃,能不能替我找件素色点的衣裙?”

    “嗯。严小姐请等等。”说完,便转身到床边的梨木雕花柜翻找了一番。

    早知道就先瞅瞅那个柜子里面有什么了。都是唐可心这个闹腾鬼害得她没时间去弄些其他的。严明雪懊悔没有试穿那木柜中的漂亮衣裙。大户人家就是不一样啊,连平时用来招待女眷的房间都备了那么多衣裙。严明雪往那儿瞟了好几眼。

    “小桃,怎么没有适合我的衣裙装呢?”唐可心嘟囔着嘴,郁闷地问道。

    严明雪听后,捂嘴偷笑。可心啊可心,你注定是个悲催命。

    小桃愣了好一会儿,而后盯着眼前丫鬟模样的唐可心看了一阵子,回道:“可心妹妹若是不嫌弃,可以穿我的衣裳的。”

    小桃完全无害的神情让唐可心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便只得点头答应。

    为什么?为什么?严明雪就成了小姐,她就成了丫鬟?真是有些气人啊。

    小桃为严明雪挑选的是浅蓝色挑丝长裙,唐可心为严明雪准备的头饰是碧玉玲珑簪,坠下细细的银丝串珠流苏。不施粉黛的严明雪,清雅绝俗,姿容秀丽无比。

    “严小姐真美丽。”小桃由衷地赞美道。

    这话听在严明雪耳里,很是好听。她也这么觉得。

    “小姐,快些去膳厅了吧。要是让勒少爷等久了可是不行的。”唐可心觉得有两人已经快要忘了正经事了。特别是严明雪,一个劲儿的对着镜子照过去照过来的。真是受不了。

    话一出,严明雪才停止了臭美,小桃才止住了赞叹。

    经小桃带路,严明雪和唐可心跟在其后。路上遇到些仆人,只是简单问候了一句,眼睛观望了几眼严明雪的美貌,而后便都静悄悄的离开了。根本没有一人嚼舌根。

    真是一点大宅门内下人该有的八卦精神都没有啊。严明雪的八卦因子活跃了起来。这么奇怪的氛围,肯定有值得挖掘的东西。

    东拐西拐的到了膳厅,勒煌亦和刘何早已坐下了。而在主位侧边,还坐着一个美艳的妇人。

    弯弯的柳叶眉,红艳的樱桃小嘴,高贵华丽的衣裙,冷艳端庄的气质,让人觉得此人有镇压全场的气场。

    想必,此人就是勒府的女主人吧。严明雪和唐可心交换了个眼色,明了双方的都是一致想法。

    “娘,您也很久没见过雪妹了吧。前几日我恰巧在荆州和雪妹遇上。雪妹念及爹与娘,与姑父姑母告别后,便跟着我回来见爹和您了。”正在严明雪纠结要怎么称呼这位勒府女主人时,勒煌亦开口了。

    严明雪舒了口气,终于不用在“夫人”和“姑母”两个称呼之间来回徘徊了。说真的,很多时候,她都得埋怨勒煌亦一番。干嘛胡乱编造他们之间的关系?现在好了,在刘何面前都得遮遮掩掩的。

    “原来是雪儿啊,都长这么大了。现在真是亭亭玉立的人儿啊。来,坐姑母旁边来,让姑母好生看看。”庞氏伸出柔荑,对着严明雪摆了摆手。

    演技派,真是演技派。严明雪对勒煌亦和其母的演技赞赏不已。

    自严明雪进厅后,刘何的视线总是情不自禁地落在她身上。这些可都入了唐可心的眼。

    唉,明雪的魅力总是很强大,以前是,现在也是。特别是今天一天仙造型,更是夺人眼球。

    什么时候她才能和明雪一样啊。唐可心有些伤感。她的桃花,一朵都没开过。

    严明雪这一顿饭吃得有滋有味,倒是苦了唐可心,一直在其身后站着。一餐下来,足足吃了半个多时辰。旁氏总是拉着严明雪问长问短的,还时时为她夹菜。若是不知情的人,还真以为她们是亲戚。

    而刘何,倒显得有些沉默。吃饭期间很少说话。唐可心都替他急,这样下去,怎么能搞好关系呢?勒煌亦是答应要帮他,可又没说帮到哪种程度。现在还不抓紧机会好好勾兑一番,怕是很容易错失良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