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邪魅俊王爷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5本章字数:3701字

    啥意思?严明雪开始时还不明白唐可心所说的话,不过,往周围看了一眼,便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了。周围船的船头,都站满了人,还有些没能站在船头的,都从船舱内挤了半个脑袋出来,那阵势,都像抢着看宝似的,至于那绝世大宝贝,如果没估计错误的话,多半就是自己了。

    “严小姐真是好才能,如此佳作,必定流传开来。”刘何的话里间,满是赞许。

    严明雪往身后一转,见勒煌亦与刘何负手而立。挺拔的身姿,傲然立于船舱前。

    被刘何这个文人这样夸奖,感觉还真不赖,严明雪对着刘何礼貌性地微微笑了笑,刘何如玉的面庞,顿时染上一丝红晕。而勒煌亦,表情起了令人不易察觉的波澜。

    “少爷,那艘船一直向我们驶进。”一直沉默的小桃,指着离他们只有十几米远的正在前进的船说道。

    “可能只是路过吧。”严明雪开展起分析。

    唐可心很无语,这是什么思维啊。如果是路过的,会与他们的船几乎形成一条直线吗?那架势,是会撞上的。

    “停!”醇厚的男音响起,那艘一直向前的大船停了下来。

    干什么,难道是被明雪的歌声吸引而来的人?唐可心思量着。

    静默了片刻,对方船舱先是出来了两大美女,皆是白纱遮面,穿得也是素色长裙,即使如此,却也掩盖不住她们身上的风情。上挑的眼角,细长的柳眉,无不诉说万般勾人细语。

    这两个已经算是极品的女子,还是逊色于后来登场的那位妖孽男。

    大红的印花锦袍邪魅张扬,唇角的浅笑魔魅无双,薄唇红艳,恰似盛开罂粟花瓣,肌肤白皙胜雪,似微微散发着银白莹光一般,妖冶的桃花眼深邃若潭水悠悠,眼角微微上挑,更增添撩人风情。这人,不是妖孽还能是什么?

    比女子还要魅惑众生的男子,唐可心和严明雪今朝才得以遇见。内心的震撼,自然不小。

    至于为什么那么肯定他的的确确就是个男人,那得说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阳刚之气了。这么些距离,都能感觉到自他身上散发的威严感。迫于这样的威慑力,唐可心大气都没出一口。

    “女人,刚才那首曲儿,是你唱的吗?”司马邬俊似笑非笑地直视严明雪,说话的声音凉丝丝的,不仅不让人反感,反还觉得舒服。不过,对于严明雪的称呼,当事人和唐可心都有些不爽,而勒煌亦和刘何,不爽地程度较之两人,更为深厚。

    “草民见过俊王爷。”勒煌亦两手抱拳高拱,身子略弯,对着司马邬俊说道。

    王爷?不识眼前人的四人,听勒煌亦如此之说,也都纷纷向司马邬俊行礼。唐可心和严明雪还有些小激动。穿越女的运气就是好啊,游个湖,唱首歌都有王爷主动搭讪。之前的不快,完全消散于天边了。

    “王爷问你话呢,怎的还在磨蹭?”站在司马邬俊右侧的蒙面女右刹语气不善。

    “妹妹脾性为何总是如此呢?王爷还没怪罪她呢,你就开始教训她呢。”司马邬俊左侧侧的蒙面女左煞责怪道。只是,那语气,明显完全是嬉笑成分。

    “姐姐,你看她,还傻愣着,即使是教训一番也不见管用。真是的,要是真被王爷收回府了,那可得花费咱姐妹好些时间调教她。”

    “为了王爷,辛苦一点又有何妨?”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司马邬俊放任置之,一双妖艳的桃花眼,依旧直视严明雪。

    左煞右刹的话可是一字不落的入了五人的耳。严明雪一听,顿时乱了方寸。

    不会就因为一首歌,成了王府小妾吧?不要啊,她才不想和一群女人分享一个男人,更不想做小。她要的是自己寻找的美好爱情!

    登时,她对眼前的超美男一丝的好感都灰飞烟灭了。

    “女人,回答我。”司马邬俊的声音,轻而凉,但却直达严明雪的耳际,居然带着热气,就好像是贴着耳朵说的。

    看他那样,明明就知道是她唱的,为什么还要等着她的答案呢?真是怪人。“是,是民女所唱,俊王爷有何指教?”严明雪来了些脾气,因此这话,有些顶撞。

    周围的人,都在津津有味地看着这一幕,如果不是碍着司马邬俊的王爷身份,或许现在都叽叽喳喳对着这番场景指指点点了。话题多半是这样:快看快看,俊王爷又看上了一有才有貌的女子,看来,俊王府的二十八房小妾的空缺可以填补了啊。还有啊,那女子的容貌真是美丽动人啊,歌唱得更是一绝,男女老少皆是赞叹不已。这样的女子,被俊王爷看上了,真是糟蹋人啊。

    “女人,注意你说话的语气。惹恼了本王,地狱随时都能让你进去。”唇角微挑,邪魅无比,“你们两个去把她给我带到面前来。”司马邬俊一吩咐,左煞右刹单脚在甲板轻点,姿态优美地飞身向严明雪而来。

    严明雪傻了,眼睁睁地看着两人向自己飞来。正发呆的几秒钟内,勒煌亦已经到达了她的身边,而后拉至怀里,抱着她,闪身到船头的另一端,躲过了右刹向严明雪伸来的手。

    局面混乱起来,唐可心在心里问候了司马邬俊的全家,然后催促小桃进了船舱,回头一看,刘何都已经加入了打斗局面,和左煞纠缠的短短时间内,俨然已经受了重伤了。

    怎么办?怎么办?早知道今天该看看黄历了。唐可心 右刹出手快、狠、准,而勒煌亦怀里护着严明雪,两边兼顾不得,身上已经挂了彩。

    欺人太甚!怎么他们就遇不到仗义出手的侠士呢?算了,求人不如求自己,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她再这么沉默下去,大家真的会玩儿完了。

    “住手!”唐可心扯开嗓子喊了一句,结果,这话压根就被别人当作了一阵很小的耳边风。

    “俊王爷,您不就是看中我家小姐的才艺了吗?我也会!而且绝对不比我家小姐差!您让她们先住手,让奴婢展示一番看看是否满意再说,可好?”刚才“住手”两字可是集聚了她所有的胆量和怒气,结果被人当成了不香不臭的屁给忽略了,现在,她也稍稍平息了些,想想爆发实在也不是什么好方法,倒不如好言好语地跟那个俊王爷谈谈。

    一个小丫鬟,居然也有那样的才能?这倒是稀奇了。司马邬俊这才拿正眼瞧了眼唐可心。

    是个很普通的丫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如果刚才是夸下海口,那么,他会让她知道对他撒谎的代价。

    “俊王爷,让她们先停手好不好?”刘何已经伤得很重了,本来就是一介文弱书生,偏还要应对武功高强的心狠手辣女,那不是找死是干什么?而勒煌亦也好不到哪里去,脸色都有些发青了,依据看古装武侠剧的经验来推断,应该是受了内伤,倒是惹事的严明雪,完好无损。

    司马邬俊慵懒抬手,而后又缓缓放下,左煞和右刹就停止了攻势,轻身一跃,借助湖面之力,轻盈回至司马邬俊身边。勒煌亦也抱着严明雪飞身落在了唐可心身边。

    见局面缓和了下来,唐可心总算舒了口气,“小桃姐。”对着船舱内喊了声,片刻时间,面色苍白的小桃从船舱出了来。

    “船家,你也出来。”看着小桃娇小的身躯,唐可心才发现自己没有考虑周全,想了想,不是还有一个人应该在船上吗?

    一个哆嗦的身影战战兢兢地从船舱里出来。

    “小桃姐,你和船家将刘公子抬到船舱里去。好好照顾刘公子,拜托了,小桃姐。”躺在地上紧闭双眼的刘何,浑身是血,刺痛了唐可心等人的眼。这得是多重的伤啊。

    该死的女人!唐可心心里恨恨道。

    严明雪的脸色苍白如纸,原本红润的嘴唇此时毫无血色。目光基本处于被吓得呆滞的状态了。勒煌亦的背部和手臂处,都有红色的血迹,脸色发青,情况也十分不好。

    现在,只有她,只能是她帮助大伙度过难关了。

    待小桃和船家合力将刘何抬入船舱后,唐可心清了清嗓子,对着司马邬俊福了福身子,开口道:“俊王爷,奴婢可以开始唱了吗?”

    右刹“哼”了声,继而不耐烦地说道:“早就等得不耐烦了。我倒是要看看,你这卑贱的小丫鬟是否真像自己所说的那么有能力。要是说的是大话诓我们王爷,到时,小心我拔了你的舌头!”发狠的语气,让围观的人群听了都不寒而栗。勒煌亦担忧地盯着唐可心,环在严明雪腰上的手也不禁紧了紧。

    “可心,加油!”缓过来的严明雪,显得虚弱极了。但这话,还是说得有几分力道。

    对着严明雪点了点头,唐可心开口唱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唯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我欲乘风归去。唯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这首《水调歌头》总能过关吧?唐可心斟酌着司马邬俊的表情,等待着妖孽的评价。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丫头,还真是有才。这一句,还真唱到了人的心坎处。他曾经,何尝又不是这样想的呢?

    “想不到你这小小丫环竟还有如此才能。但是,你就只有这一项拿得出手的才艺吗?”桃花眼上挑,直直看向瘦小的唐可心。

    这是刁难吗?她才不怕呢!她乃是堂堂穿越女,当然有你们想不到的才艺。

    直对司马邬俊的目光,唐可心展露标准微笑一枚,回答说:“奴婢会诗词歌赋、洗衣做饭、讲书写作,不知这些才艺,可让俊王爷满意?”

    司马邬俊一听,不禁感到好笑。做饭还勉强沾得上边,洗衣就算了吧。还有,一个小丫头,说话竟像大人般,当真是有趣。

    这样的丫头,逗一逗岂不好玩?

    嘴角一扬,道:“本王看上的不止是你家小姐的才能,还有她那如花似的模样。你呢,徒有才艺,长相却是让本王一看便觉得厌恶,你说,你凭什么代替你家小姐入本王的王府?再者,本王可不喜欢你这么小的丫头。”

    此话一出,严明雪身体一颤。她怎么就没想到,可心为了摆平此事,后果便是替她进王府啊。

    挣开勒煌亦的怀抱,严明雪刚转正身子,便被唐可心的一句话给怔住了。

    她轻声说-不要捣乱,忙着呢!严明雪气得在一边急得直跺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