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就这么分别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5本章字数:3046字

    好吧,好吧,不打扰。严明雪很自然地又退回到勒煌亦的怀抱中。勒煌亦也很自然地将她环在了怀里。在众人的眼里,看起来就像是一对亲密的情侣。

    唐可心挺直了小身板,底气十足地说道:“自古以来,谁不知道‘红颜祸水’四个字?奴婢长得丑,那就说明奴婢绝对不会成为祸水。再说了,心灵美足以弥补长相的缺陷,奴婢自认为心灵甚是纯净。一只蚂蚁都不敢踩死,对一花一木都是呵护备至,曾有大师说过,奴婢面善心善,日后定当是福相之人,与奴婢亲近的人也会得到佛祖庇佑。关于不必年幼之说,待时间一久,自然不攻而破。王爷认为呢?”黑亮的大眼,流露的是自信。

    那双灵动有神的眼,似一汪清泉,纯净污垢,司马邬俊避开了与唐可心的目光,因为,看久了她的眼睛,他怕他所有的肮脏都会在那汪明镜似的泉水中暴露无遗。

    “你家小姐惹恼了本王,又该怎样了结?”

    还有完没完了!气量小得真是可怜。唐可心都快气得吐血了。明明是他先找茬的,结果反倒是他们什么都不对了。

    努力压制内心的烦躁,唐可心微微一笑,说道:“我家小姐神经有些混乱,特别是,她对人身份的认知有障碍。我家老爷请了好多有名的大夫,都瞧不出个究竟。最后,还是一位游历四方不留名的名医说,小姐是得了先天性脑神经阻塞障碍性综合症,为无药可治之病。”说着说着,唐可心掩面低低抽泣起来。

    在勒煌亦怀里的严明雪一听,眼角都抖了好几下。什么先天性脑神经阻塞障碍性综合症,她一个学理科的人都没听说过。这丫还真能编。看样子,再编一些,她自己也可以不用去王府了。

    司马邬俊眉梢一挑,这后面的话,怎么听,怎么不真实。这丫头,竟然敢欺骗她。不过,看那瘦小的身子还在微微颤动,感觉脆弱得很。再者,她这般有趣,他何不留在身边玩玩一阵子呢?

    “既然如此,那本王且宽恕你家小姐。至于你,便跟本王回府吧。”司马邬俊这次不是让左煞右刹来抓唐可心,而是双手负于身后,衣衫飞扬而来。

    大红衣裳耀了众人的眼。宛若天人。

    “王爷,你且等等,奴……”唐可心话还没说完,身子就被司马邬俊拎住了领子,手提着走了。

    “啊……奴婢还有话说,王爷等我把话说完……啊!”伴随水花溅起的声音,唐可心已经落在了水里。

    “可心!”严明雪大叫到,满是心痛。都怨自己,早知当时说话就不该那么横了。

    唐可心没理会严明雪的叫喊,以狗刨式的游泳动作保持自己不被淹着,对着已经立于船头的司马邬俊说道:“王爷,奴婢十六岁后才是福星,现在真真是个克星啊。待奴婢十六岁后再进王府可好?”

    司马邬俊挑眉,居高临下地问道:“这就是你要说的?”

    “嗯,奴婢不想克到王爷,所以才将实情相告。曾经,只有奴婢的爹娘及自己知道,今天,奴婢可是将隐瞒了多年的事都给招供出来了。”说着,还转过头,对着严明雪苦笑道:“小姐,对不起,以前你总是做事不顺,稍不注意就生病,全是奴婢给您带来的祸事,还望小姐不要怨怪奴婢。”声音凄凄惨惨戚戚,活像一真克星该有的样子。“即使小姐不再让奴婢跟着,奴婢也毫无怨言。”音量极低,像是喃喃自语般。不过,司马邬俊这类功夫高手可是听得清清楚楚。

    “那又怎样?你觉得本王有那心情等你这丑丫环?一个多才多艺的美人,不过三日,本王也会玩腻,更何况你这样的。我数三声,如果你还没爬到船上来,”司马邬俊眼神一冷,视线转向严明雪和勒煌亦,“他们,必将受到应有的惩处。一……”

    唐可心还没反应过来,司马邬俊就开始数数了。为了大家,拼了!唐可心卯足了劲儿蹬腿,在司马邬俊数到三的时候,还在水中……

    糟了,这下咋办?唐可心额际低落了一滴冷汗。

    司马邬俊垂眸看着水中神色紧张的唐可心,不由心情大好。刚才的自信呢?原不过还是一只看似尖牙利爪实则脆弱可怜的小猫。这只小猫,收作宠物,确实不错。

    “你超时了。”司马邬俊轻轻吐露这几个字,唐可心不由一惊。要干嘛?难道又要开打?不要,她可不想要那种结果。

    再刨了几下,唐可心终于到达了司马邬俊所在的船边,双手双脚并用的爬上了船头,其姿态很是狼狈,动作更是滑稽。围观的人中,有人抑制不住地笑出了声。

    唐可心和严明雪闻声,心里很不爽。那些人,太没良心了。真是狼心狗肺!别人有生命危险,不帮忙就算了,竟然就跟看猴耍戏似的。

    “请俊王爷开恩。”唐可心伏在地上,瘦弱的身影让严明雪心里一阵揪痛,勒煌亦似能感知她的心境,关切地看着她。

    司马邬俊走至唐可心面前,挺拔俊逸的身子,将唐可心笼罩在一片阴影中。“本王为何要开恩?”头顶传来凉凉的声音,让唐可心感觉冷飕飕的。

    “奴婢日后定当尽心尽力为王爷办事,绝不会懈怠任何一件事情。即使是上刀山,下油锅,也绝无异议。”心下一忍,说出了这么违心的话。唐可心只求老天爷不要当真,更不想妖孽男拿来玩真的。听听就是了。

    “哦?当真?”

    “是。”面对如此情形,也只有口是心非了。

    “那好,记得这话可是你说的。”司马邬俊邪魅一笑,“回府。”飘逸转身,大红衣摆拂过了唐可心的脸。

    离别时,伤感无话。唐可心深切地看了眼严明雪,只见严明雪已是双目含泪。哎,罢了罢了,唱一首歌都能惹出这样的事,想来还真是劫数。“勒少爷,照顾好我家小姐!”唐可心期盼地说道。

    勒煌亦重重点头,得到了回复,唐可心也就放心多了。明雪身边有勒煌亦和刘何两个护花使者,倒是比她好多了。只是不知,她将面对的是龙潭还是虎穴。

    “可心!可心!”严明雪声嘶力竭地喊道,还冲动地想要过来。要不是勒煌亦拉着,估计就得又出什么事了。

    唐可心一扭脸,背对着严明雪坐在甲板上。还没坐上片刻,就被右刹给拖到了船舱中。请注意,是“拖”! 

    屁股贴着甲板的唐可心,本来身上就没多少肉,这下,屁股硌得生疼。

    见到这一情景,严明雪更急了。要不是怕再生什么祸端,她真想破口大骂。现在一开始可心就遭受这样的对待,那要是以后,恐怕更不得了。想到这点,严明雪急得方寸大乱。

    “明雪,冷静一点。”严明雪红红的眼眶,焦虑的神色,刺痛了勒煌亦的眼。

    冷静,冷静,她要如何冷静?“你要我怎么冷静?可心都被她们带走了。”说着说着,泪珠开始外溢。

    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她和可心怎么这么快就分开了……

    给拖到了船舱里的唐可心,这内心的压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生怕哪个地方惹到了正主,一不小心小命就丢了。

    司马邬俊坐于高位,左边站着的是左煞,右边站着的是刚把唐可心拖进来甩在地上就归位的右刹。

    “把头抬起来。”凉凉的气息顿时充斥整个船舱。

    唐可心依言,将原本深埋的头抬了起来。视线恰好与司马邬俊的目光对上。

    司马邬俊邪魅一笑,言道:“大胆贱奴,竟敢直视本王。你可知道犯了大不敬之罪?”

    什么?唐可心真有一种想要回嘴的冲动。但是,现在人都在他手上,口舌逞一时之快的话,肯定会惹恼他。冲动是魔鬼,切记要忍啊。

    把头给转了个角度,唐可心“诚惶诚恐”地回道:“王爷恕罪,奴婢知错。”

    “怎么个认错法?”不知何时,司马邬俊已经行至唐可心身前,问这句话的时候,正用脚尖掂起她的下巴,迫使她直视他俊美如妖的面庞。

    郁闷,到底要闹哪样?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怎么个认错法?好说好说。闪动的大眼仿佛蕴含无限的坏心思。司马邬俊见着,不禁有些期待她的道歉法。

    “奴婢为王爷唱首曲儿吧。”司马邬俊,不免有点扫兴。刚刚才听了,新鲜劲儿早没了。

    脚尖一用力,唐可心瘦尖的下巴就疼得厉害,这个挨千刀的王爷,什么时候能将他的臭脚拿开?唐可心直觉自己受到了严重的人格羞辱。偏偏,还只有逆来顺受的份。“要不,本王给你个道歉方式。”声音间充满了邪恶。

    啥?她还以为他特爱听曲儿呢!还有,看他那邪气样儿,到底想干啥?

    司马邬俊转身,慢步走至右刹面前,修长的手指在右刹腰际的剑鞘抽出了一柄长剑,而后面向唐可心。

    这情况……不妙啊!唐可心只感觉心跳加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