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花谢见花飞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6本章字数:2045字

    声停。唐可心很满意自己的表现。司马邬俊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这丫头,还真是不一般啊。

    “左煞,吩咐下去,马上回府。”

    “是。”

    天呐,火坑啊!唐可心不禁哭丧起脸。这一切,可是没能逃过司马邬俊的锐眼。只是现在,他倒不想借题为难这个小丫头了。

    船一靠岸,左煞就回到了船舱,和右刹一左一右站在司马邬俊身后。而唐可心,则被司马邬俊吩咐去搀扶他的戚夫人。

    当唐可心听到“戚夫人”三个字时,额头上冒出了好些黑线。

    果然是需要搀扶的对象。唐可心心里嘀咕着。长得虽比她有肉感,却更显弱不禁风。双目含水,肌肤水嫩,腰肢纤细。简直就像是一水美人。妖孽男的欣赏水平真是高啊。

    “夫人 ,小心台阶。”唐可心像足了丫环,尽量为戚双萝扫荡所有会威胁她安全的东西。就如一个细小的石子,唐可心也会一脚把它给踢开。水美人可是摔不起的。

    从河岸上了街道,早有两辆高贵上档次的马车等在了那里。司马邬俊一辆马车,左煞和右刹坐在车外驾马,而唐可心,见司马邬俊没有搭理她,很主动地就和戚双萝上了马车,驾车的,是一个模样还算斯文的家丁。

    下了马车,唐可心见证了豪华得不像话的府宅。勒府的占地面积都已经够让唐可心惊讶的了,俊王府的,更是让唐可心张大了嘴巴,睁大了眼睛。

    这个王府,足足大了勒府两倍左右。烫金的“俊王府”三个字,在阳光的照射下,灼得人眼睛都有些火辣疼痛感。真是骚包王爷,别人府门口是放置两座威风凛凛的石狮镇宅,他倒好,在自己府门口摆了好几盆大红牡丹。开得那个娇艳啊,和他身上穿得大红衣裳还真是有得一比。

    司马邬俊一到府门口,守门的家丁就跪成了一片。一个个的嘴里不断向司马邬俊问好,头埋得老低。进了府门,过路的丫环们一见到他,马上退到路边,将头低下,向他问好。一路遇到的下人,见着他,都是大气不敢出一口。

    看来,妖孽平时极是骇人。这是唐可心得出的总结论。

    “阿俊,你回来啦!”本来还是阴沉的气氛,就这么被一句欢快的女声给打破了。

    来人一袭大红牡丹长裙,腰际处和袖口处金丝镶边,雪白的脖颈露了出来,撩人心弦。眉目含情,欲语还休,简直就是勾人心魄。

    萧珞提着裙摆直奔到司马邬俊面前,而后不顾大庭广众、青天白日的,直接扑到了司马邬俊的怀里,娇嗔道:“阿俊,怎么现在才回来啊?”

    左煞和右刹虽面不改色,这种情况早就见惯了。倒是戚双萝,将头偏转开去。

    “傻丫头,这才多久没见,想我想得就如此厉害了?”司马邬俊轻柔地将萧珞从怀里拉了出来,嬉笑道,顺带还用修长的手指刮了刮她小巧的鼻子。

    如果现在能够自由行动,唐可心肯定早就跑到一个没人的地方狠狠将身上的鸡皮疙瘩给抹下去。太恶心了,要调情就不要选择当着大家的面调。

    萧珞“咯咯”地笑着,挽着司马邬俊地手就将人给“诱拐”走了,左煞和右刹很识趣的没有再跟着司马邬俊。

    “姐姐,你说我们该如何安置这个贱奴?”右刹一转身,就用手指着唐可心问向左煞。

    被别人直直指着鼻子的唐可心很不爽。美女,不知道用手指着别人是很没有礼貌的行为吗?真是欠教养。

    左煞细细想了想后,回答说:“就让她先跟着戚双萝吧。到时王爷要是想起了她,自会安排她的去处的。”

    ……既然敢直呼王府夫人的名讳。果然不是一般的拽啊。看来,这位戚夫人平时没少受欺负。

    “嗯。姐姐说得对。贱奴,扶着她退下吧。别再在我面前多呆片刻,真是的,看多了都倒胃口。”右刹嫌恶地看了眼唐可心,然后趾高气扬地就走了。左煞看着两人笑了笑,也走了。

    你长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以纱遮面,不敢光明正大露面,那就算长得漂亮又怎么样了?再说,她长得没那么差啊。唐可心倒有些委屈了。为什么要说她长得丑?!

    “我们走吧。”心里正在翻腾的唐可心的耳边,突然响起了很轻柔的声音。

    “嗯。”唐可心点了点头,扶着戚双萝开始去往她在王府的容身之地了。

    俊王府果真很奢华。司马邬俊似将所有的红花都移到了俊王府。满府的红花绿叶,奢靡之风尽显。和戚双萝回小院的路上,路过了两处人工建造的小湖,湖里的莲花都是粉红的,一朵白的都没有。微风一吹,空中飞舞着红色花瓣,又美又有情调。

    骚包王爷、妖孽王爷。唐可心在心里对司马邬俊下了定论。还真是会享受生活。癖好还真真不一般。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一路久久不说话的戚双萝问道。

    唐可心微微一笑,乖巧地回道:“奴婢叫可心。”

    “可心……真是好名儿。”戚双萝面色平和,眼角才稍微能看出此刻她是有笑意的,“以后在我面前你不必自称自己为奴婢,在这王府中,我从来就不是主子。”神色渐渐暗淡下来,几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

    “王爷说夫人是夫人,那就是王府的主子。我们做奴婢的就应该称呼夫人为主子。”为了安慰这位哀伤的水美人,唐可心可是自己再一次动用了丫环身份。好委屈,就那么莫名其妙地坠入了当丫环的深渊。

    戚双萝伸手接住了飘转的几片花瓣,放在鼻尖轻嗅,眉梢带愁。“花谢花飞,终抵不过落地的命运。”红唇轻启,轻轻一吹,手上的花瓣随着风,在空中翩跹飘转个不停,终还是掉落在生冷的青石板上。戚双萝转身离去,纤弱的背影,映在了唐可心的眼里。

    待戚双萝的身影越来越淡,唐可心才缓过神来,踩坏了一地的花瓣,快步地追了上去。

    这个王府,看来不好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