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刁钻俊王妃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6本章字数:2743字

    戚双萝让唐可心住在了一间耳房之内。屋内摆设大部分都是大红色的。纱帐是大红色的,桌椅都是大红色的,蜡烛是大红色的……一间普通小房而已,弄得跟新房似的。

    “夫人,我自己铺床吧。”见戚双萝为自己铺被子,唐可心还真不好意思。

    “没事。我来就行。”戚双萝对着唐可心微微笑,然后继续认真铺床。

    铺好床后,戚双萝手执灯笼,交代了几句便回自己的房间去了。唐可心走到床前,呼了口气,幸好不是鸳鸯戏水绣花被。要不然还真像新房了。

    躺在床上,唐可心很是想念严明雪。虽然今天才分别,可是她们从小到大都是腻在一起的,分开是很少时候的事。更何况,今日分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第二天清晨,唐可心被清脆的鸟鸣声吵醒了。

    伸了个懒腰,穿衣起床,自己拿着个木盆和瓷杯到井边打起清水洗了脸,然后,又装了小杯水漱口。

    戚双萝的房门上了锁,大清早的便出了门。唐可心摸了摸瘪瘪的肚子,前往小厨房寻找食物。

    还好,戚双萝为她留了两个馒头和一碟小菜。要是能够一直留在这双萝院,那这王府也不算火坑。她倒像是来享受生活的。

    “妹妹今日气色还真是好啊。”萧珞用指尖挑起了戚双萝的下巴,尖锐的指尖快要陷入她细嫩的皮肉中。和戚双萝跪成一排的其他妾氏,身子都明显哆嗦了下。

    即使疼痛,戚双萝也不吭声,只是面带笑意地看着萧珞,柔声回道:“多亏姐姐厚待,妹妹才能有此气色。”

    萧珞一听,不屑哼声,“本妃的厚待?妹妹真是说笑了。若不是王爷还要你,本妃真恨不得在你的背上烙下“媚货”二字。你可以问问她们,滚烫火红的铁落在背上的那一瞬间有多舒服。怎么?昨儿跟着王爷出去了一趟,就以为自己受了多大的恩泽?竟敢这般神态自若的跟本妃说话。你知道吗,本妃最看不惯的就是你这副嘴脸!”使劲拧了把戚双萝的下巴,萧珞怨愤地坐到了主位上。

    “把茶给本妃敬上。”萧珞话音一落,众丫环就捧着茶水站在了各个妾氏面前。二房妾氏正准备奉茶,萧珞手一指,对着戚双萝说道:“你先来。”

    戚双萝姿态优雅地起身,将茶杯捧在手上,恭敬地递到萧珞面前。接过茶后,只是呡了一口,就气愤地将茶泼到了戚双萝的身上。“你是想烫死本妃吗?小小妾氏竟敢这般刁难当家主母。你好大的胆子!来人,将她带到柴房去,没有本妃的吩咐,谁也不准放她出来。”

    戚双萝不气也不恼,任由下人粗鲁地将她带了下去。其他的妾氏都不敢抬头,只希望今早的问安能够快些结束。

    “你们都退下。记住,谁敢再去引诱王爷,下场可都是明白的。”

    “谨遵王妃教诲。”一行人战战兢兢地退下了。

    “哼,一群狐媚子。”萧珞情绪起伏不定,而后对着贴身丫鬟妙瑞说道:“王爷昨儿带回来的那个小丫头在哪儿?去给我带上来。”

    妙瑞回话说:“回禀王妃,那小丫鬟现住在双萝院内。”

    萧珞猛地将茶杯捏紧,恨恨吐字道:“戚双萝那狐媚子,还真是会捞好啊。快去,将那个小丫头给本妃带来。”

    “是,王妃。”

    吃完早饭后,唐可心搬了根小板凳,摘了一大堆红艳的花,准备编个精美的花环送给戚双萝。不料编到一半,就被粗鲁的踹门声给扰了情绪。

    看来,是想到双萝院来生事的人。唐可心起身理了理拖地的裙摆,然后慢步走向门口方向。

    妙瑞见着一袭粉红宽大拖地长裙的唐可心,觉得滑稽可笑得很。气焰嚣张地走到矮小的唐可心面前,态度恶劣地问向唐可心,“你就是王爷昨天带回来的贱丫头?”

    贱丫头?唐可心的心田窜起火苗来了。这个俊王府,下人都是如此没有教养的吗?狗嘴里面还真是吐不出象牙。

    “我是俊王爷昨儿带回来的丫头,但我不姓贱。姐姐记清楚了。不要给别人乱改姓。”

    妙瑞一听,脸色不善。使劲拉了把唐可心,差点让她栽个跟头。“我家王妃要找你,你这嘴叼的丫头,要是待会儿还敢这样对王妃说话,十条小命也不够你玩儿。”

    谁怕谁啊?不就是变态王爷的变态王妃吗?她就不信,以她穿越女的资质来讲,还解决不了这一茬。

    妙瑞就跟催命似的将唐可心催促到了萧珞面前。一走近萧珞,还没打算跪下,妙瑞就用脚顶了下她的腿肚子。这下倒好,跪下去的时候,地板发出了沉闷的响声。唐可心只得在心中咆哮:我可怜的膝盖!臭走狗,姐绝对饶不了你!

    萧珞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跪着的唐可心,好笑地说:“长得还真像猴儿。干脆以后就叫猴儿好了。啊,对了,猴一般是住在哪儿的呢?树上还是笼子里?猴儿,你是喜欢住在树上还是笼子里呢?”

    最毒妇人心,果真不假。唐可心在心里已经将萧珞骂了好几次了。她很想说,两个地方都不想选,更想纠正一点,那就是,她不是猴子!居然敢对她妄下定论,并且还擅自改名!这王妃的架子还真是大啊。等她唐可心翻身奴隶把歌唱时,一定赏这高傲的王妃几十个耳光,将之打残,看哪个男的还敢喜欢!哈哈,想想都解气。

    “王妃问你话呢,贱奴还不快回答!”妙瑞一脚踹在唐可心的屁股上,力道大的让唐可心咬牙忍痛。

    还有你这个走狗,等姐有地位了,将你浸猪笼!唐可心实在看不惯这主仆二人。

    “奴婢喜欢住大屋子。”唐可心才不会选那两个非人住的地方。

    萧珞阴森一笑,“本妃可只给了你两个选择。若是你执意要选屋子的话,那本妃可得想想,是打断你一条腿,还是两条腿。只有残废的猴子,本妃才能让它住在房间里,妙瑞,你说本妃说得对吗?”

    “王妃说得极对”

    拍马屁的走狗,这算哪门子的对?好,算你拽,选一个就选一个!

    “奴婢选择住在树上。”唐可心回答道。

    萧珞“咯咯”地笑了起来,“真是听话的猴儿。记住,以后你要自称猴儿,可明白了?”

    真是有够变态的。唐可心对这样的女人嗤之以鼻。长得好看又怎样,心肠如此之黑,照样丑陋不堪。变态配变态,果真绝配。

    “妙瑞,你去告诉苏管家一声,让他在府里最大的树上搭建一个小木屋,供我们这可爱的猴儿居住。务必之日辰时前完成。”萧珞嬉笑道。

    “是,王妃。”妙瑞领命后便离开了。

    萧珞一直没有叫唐可心起身,所以,跪到现在,唐可心的脚都麻了。欺人太甚!恶势力!唐可心直犯嘀咕。

    过了好久好久,萧珞终于开口让唐可心起身。脚早已经麻了,唐可心使劲揉了揉,偏面上还不能带埋怨的情绪。好吧,她再一次向恶势力低头了。刚开始的雄心完全被淹没在胆小的情绪中了。

    “好了,猴儿退下吧。记住,你的住处在树上,别回什么庭院了,住屋子可是得付出代价的。”萧珞手一挥,很明显的赶人走的意思。

    唐可心按照妙瑞刚才退下时的姿势照做,很温顺地退下了。哼,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暂且忍了便是。放话唬她,她可不怕。

    双萝院是不能回去的,那只好在王府偏静处闲逛了,晚上再找找变态王妃命人为她现搭的小木屋。

    绕过人多的地方,唐可心悠哉悠哉地走到了一处红花林处。此处僻静得不得了。

    找了个光滑的大石,唐可心躺在上面,看着蔚蓝的天空,幽幽叹了口气。

    “贱奴,进入这片百艳林前,可征求了本王的意见?”凉凉的声音,除了妖孽男,还有谁?唐可心一个机灵,从石头上弹跳起来,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若不仔细看,还真是看不出树上有一美男。

    大红衣裳完全与大红花朵融为一体,肌肤更显白皙胜雪,魅惑众生的容貌,动人心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