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斗诗舞文墨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6本章字数:2517字

    刘何看着眼前的女子,那一双晶莹透澈的眸子,如一汪清水。拥有这般玲珑心的女子,不知又有怎样的才华?

    严明雪从凳子上起身,像模像样地作思索状。一小会儿功夫后,双眸发亮,笑容明艳,吟道:“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刘何听了过后,满是赞赏。这首山水田园诗画山绣水,清新宁静,于诗情画意中寄托了高洁情怀和对理想的追求,含蕴丰富,耐人寻味。好诗,好诗啊。果真是满腹才华的女子。

    “刘公子,接下来该你了。”严明雪笑脸盈盈地说道。

    刘何唇角微扬,正欲开口,便听到了唐可心的阻拦之音。

    “且慢!”唐可心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对着严明雪勾了勾嘴角,一脸玩味地说道:“不限制题目的笔试就没什么乐趣了。要不你们以石头为对象作诗一首,如何?”

    这话一出,严明雪就有一种想要掐死唐可心的冲动。她背的唐诗宋词中写花的多,写季节的多,写边关的多,写壮志难酬的也多,可是若说写石头的,那还真是少之又少。这下还真是出了道难题给她。该咋办呢?

    刘何和刘许有些吃惊地看着唐可心。小小丫鬟,竟然敢尊卑不分?看来,是她家小姐太过宽容了。

    “怎么样?”大大的眼睛清亮无比。唐可心咧嘴,露出灿烂微笑,那样子,谁拒绝谁就会感到罪过。勒煌亦静坐在一旁,但笑不语。

    严明雪的心里早就把唐可心数落了一百八十遍,只是面上还要保持从容淡定的微笑。

    见没人回答,唐可心一拍定音:“比试开始,这次,由刘公子先。”

    刘何点头应下,垂眸思索。认真的男人最是吸引人,此话一点儿没错。唐可心瞅了瞅刘何,心里表示出对严明雪的忏悔。阿雪,俺是公平公正之人,这下,你就好好在脑海中搜索一番吧。

    片刻时间,刘何面露笑意道:“提笔沾花晕石砚,跃然于纸作竹石。竹节支支随青天,块石个个染尘埃。”

    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作出如此诗句。严明雪感觉压力山大。她还没搜罗到相关诗句呢!这下丢脸丢大了。

    踌躇了一番,严明雪投给唐可心一个眼色。

    唐可心本想秉持公正原则,只是,被带有威慑力的眼神给震慑住了。无奈之下,只得支支吾吾、模模糊糊地说道“观沧海”三个字。别人或许不懂,但和她当了十多年的严明雪肯定明白。

    识时务者为俊杰,哼,居然还不打算给她说。待会儿再好好收拾她这个损友。

    莞尔一笑,她严明雪展示文采的时刻到了!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勒煌亦、刘何、刘许震惊了。眼前的美貌女子,这才华,恐怕在这金和国,是找不出几人可以比拟的。山水田园诗已经让他们赞叹不已,这一首诗,更是让他们感慨万千。如此雄心壮志,世间之人几人能有?

    刘何拱手面向严明雪,说道:“严小姐,刘某认输。”语气谦逊有礼,这倒让严明雪心虚。她这可是算作弊啊。万一为此伤了一才子的信心,那可是罪过了。

    “刘公子,你的文采也是很好的。小女子在琴棋书画这几项中,拿手的也只有书而已。但刘公子就不同了,想必全是精通的吧。”严明雪厚道地说道。

    刘何淡然一笑,如春风般和煦。严明雪觉得眼前的男子,看起来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这样的人,是一颗温和的玉石啊。

    “刘公子,为何要与我比试呢?”严明雪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严明雪在文学方面的出类拔萃,让刘许心中的失落感层层叠加。此刻,严明雪一语惊醒刚刚沦陷于深深悲漩的他。

    或许,一切的希望都得寄托于这位严小姐了。

    “闻言严小姐文才出众,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刘许夸赞道,“这小乡村,真正有才学的寥寥无几,真正的能人来了,我儿自然想要切磋一番。只是,没想到竟落败至此。”声音起起伏伏,让人听不真切到底哪种情绪占据主导地位。

    严明雪汗颜,唐可心无语。某人为自己的剽窃行为而心虚,某人在斟酌村长字里行间之意。闻言?听谁说的?唐可心看了看勒煌亦轮廓分明的侧脸,琢磨着勒煌亦的动机。

    她就不相信了,那个姓勒的自身没有才华。她就郁闷了,勒煌亦就那么肯定明雪的实力?他清楚明雪有几斤几两吗

    其实,如果明雪算个才女,那她唐可心就是个大才女。没办法,谁让身为文科生的她,比身为理科生的严明雪更热爱文学呢?哼,没眼光的家伙。

    勒煌亦心中还在久久回味着严明雪的那两首诗。这个女子,处处都有闪光点啊。唇角勾勒出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这抹微笑,正正撞进唐可心的视线里。

    好家伙,笑得这么阴险,肯定有什么坏心思。唐可心开始在心里描想多种可能。

    “村长,刘公子的才能是很好的。你莫要说这番丧气话。刘公子定会是村长家的自豪,也定能成为全村人的骄傲的。”严明雪安慰道。其实,说真的,她也是这样认为的。

    刘许叹了口气,悠悠的,长长的,刘何微微蹙眉,却也保持沉默,他,想要走出乡野田地的想法从来没有这么强烈过。为什么?说不清,道不明。只是一想到有可能再也见不到面前的这位赢了他的女子,他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又有些堵得慌。这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所以,由着父亲对着明雪姑娘开口提出请求,是他现在需要的。

    如此这般蕙质兰心,有德有才的女子,应该是有着善良之心的女子吧。

    “严小姐,老夫想请严小姐成全我儿的宏愿。”刘许终于开口道。

    严明雪一听这话,顿时傻了。要她成全他儿子的宏愿?不是吧,这个,很有难度。

    果然不出所料。唐可心满头黑线。一来就比试,肯定是有猫腻的。还有,那个菜,什么时候能上桌啊?她等得花儿都快落了。

    好纠结啊……严明雪正在心里组织着拒绝的语句,谁料勒煌亦这时来了一句。

    “雪妹的意思,为兄定当遵行。”

    哦?这话说的,这么暧昧不明呢?唐可心和严明雪都搞不懂勒煌亦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过,看他一副贵公子模样,定当是大户人家的公子,那么那么,他肯定能帮到刘何。所以,有他的那句话,那她何不当个好人呢?

    心里的组织语言刚到一半,严明雪就将其斩断。这次,她要送个大人情给村长了。

    标准微笑挂脸上,此刻的严明雪犹如圣母玛利亚般神圣,就差头顶光环了。朱唇轻启,说道:“刘公子如此难得的人才,被埋没了实为可惜。因此,明雪愿意帮助刘公子在仕途的发展。”

    话音一落,刘许连连道谢,刘何看着严明雪,笑容如风,清新淡雅,而勒煌亦,与唐可心对视上了。

    额,视线转得太慢了。唐可心被勒煌亦似笑非笑的目光给看得别扭至极。

    那个,饭菜什么时候上桌啊?唐可心乌龟样的缩起了头。等着食物上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