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温文谢公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6本章字数:2836字

    抱紧了自家仅有的资产,严明雪专往人多的地方钻,想要摆脱跟踪她的人,谁想,甩掉了先前的跟踪者,又有另外的人跟踪她。万般考虑后,严明雪进了一家高端大气的酒楼。料想那些地痞流氓进来也不会生出什么事的。

    严明雪选了张最角落里的桌子,点了两份小菜,便闷闷地坐在那里。让她一个人行走这陌生的古代,真是好没安全感。好怀念可心和勒煌亦在身边时的感觉……严明雪越想越伤心,不觉间就红了眼眶。

    满含热度的泪水滴落在了古色古香的木桌上,溅起了朵朵小花。严明雪抑制不住地伏在桌面上哭泣起来。

    “姑娘,可是有什么苦楚?”温柔的声音在严明雪头上方响起。严明雪抬起头来,一张布满泪痕的脸对上了一张俊逸如天人之姿的脸庞。雪白的衣袍,似是仙人之装,银丝镶边,气质非凡。此时,此人手里还递过一方纯白手帕。

    严明雪没有迟疑的就接过了手帕,擦干眼泪准备还回时,才想起这样不太合适,便尴尬地说道:“公子,待我将手帕洗净再还与公子,不知公子是否介意?”

    谢君安温柔一笑,“在下本就是将此送与姑娘作为初次见面的礼物,姑娘不必归还。”

    本来一脸哭相的严明雪,愣神了半天,缓过神来后,心里突然衍生了个想法。何不跟着这位温柔男子呢?不知为何,这么短暂的时间里,她便完全认可了面前男子的好人品。

    莞尔一笑,严明雪将旁边的凳子向外拉了一截。“公子请坐。”严明雪邀请道。

    谢君安也不推辞,修长的手指撩起袍子的一角,气度非凡地坐下。将他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的严明雪明白了,自己遇到的肯定是非富即贵的男子。所以,就算是死缠烂打,也要赖着他。

    “公子,小女子有一事相求,不知公子能否答应?”严明雪摆出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水灵灵的灵动双眼充满了企盼。

    谢君安淡淡笑道:“姑娘有事尽可道来,如若在下能够办到,定会相帮。”

    严明雪一听,激动万分,“绝不是难事,小女子就是想与公子同道。公子知道,一个姑娘家的孤身在外,难免会遇到歹人。还请公子能够带上我。”严明雪可怜兮兮的样子,还真是引人爱怜。

    谢君安犹豫了片刻,又是一个让严明雪如沐春风的笑容。“姑娘,在下有要事在身,所以不方便带着姑娘。不过,在下倒是可以带姑娘去友人府上居住一段时间。不知姑娘是否愿意?”

    闻此言,严明雪一扫之前阴郁的情绪,眉开眼笑地回答道:“自然是愿意。公子真是心底善良,愿意帮助我这个素不相识的人。对了,不知小女该如何称呼公子?”

    “在下姓谢名君安。姑娘称呼我为君安即可。”

    “君安……”严明雪缓缓吐出这两个字,而后露出雪白的贝齿,欢快说道:“我叫严明雪,君安称呼我为明雪就行了。”

    微笑点头,谢君安清润的声音直入严明雪心间……“明雪。”从来没有一个男子,唤她的名,能有如此好听。说是山间清流,又少了那份力度,说是天上弦乐,又少了那份真实感。还真找不到合适的字、词、句来形容。

    不知怎么回事,脑海里突然又冒出了勒煌亦的模样。不知他知晓自己离开的消息时,会是怎样的情绪。本来心情已见转好的严明雪,此时此刻,愁绪又爬满了心间。

    午时,在石头躺了半天的唐可心只觉饥肠辘辘。还真是好笑,闲下来也饿的这般快。慢悠悠的从大石头上下来,按照记忆中的路线摸索回人多的地方。到时得找个人仔细问问大厨房的位置所在。

    一路不知踩坏了多少红花瓣,唐可心走出了司马邬俊所言的“百艳林”。又不知走了多少路,才碰到了个丫环。

    “这位姐姐,我想请问一下王府的厨房该怎么走?”

    丫环一听,上下打量了番瘦小的唐可心,面生,想来便是王爷昨日带回的小丫头。见她穿得衣裳虽不和体型,材质却还是很好的,想来现在还是受着宠爱的时候。因此好言好语回答道:“妹妹若是想走宽敞干净的道路,那就往右走几百米,到了十字路口,便往左走,不出半柱香时间便可到达。要是妹妹想走僻静小道,从这儿往左走,见了一座用百种红花做成的美人雕,往美人雕背后的小巷走,路过柴房后,再走几步就到了。”

    为了不遇上那些让人见着就心烦的人,还是走小道吧。唐可心谢过了丫环后,往左离去。

    “阿俊,难得你今日不出府。来,尝尝这款新鲜菜式,是我特意让厨子准备的。”萧珞夹了口菜放入司马邬俊面前的白瓷碟中。

    司马邬俊将菜尝了尝,淡笑着说道:“珞儿果真是花了不少心思。对了,刚刚我见一些工匠在树上搭建什么,珞儿此举,意欲何为呢?”

    “还不是为了你带回来的猴儿。”萧珞捂着红唇轻笑道。

    “猴儿?你是说那个贱婢?”

    萧珞将头靠在司马邬俊肩上,吐气如兰,“阿俊不是说过她就是一耍戏的猴儿吗?是猴儿的话,当然就得住在树上咯。我可是询问过她的,她自己也说喜欢住在树上。妙瑞,当时你可是听见了的,快向王爷说说,是不是那么一回事啊?”

    一旁的妙瑞听闻后,连连道“是”。

    司马邬俊眼里滑过一丝讽刺,很快,根本叫人捕捉不了。轻轻捏了捏萧珞玲珑小巧的鼻子,语气宠溺地说道:“我的小妖精鬼点子就是多。”

    萧珞一听,笑得甚是甜蜜。

    没多久,唐可心就见到了丫环所说的用百种红花弄成的美人雕。其实,人物肖像还是用专门的石头雕刻而成,红花却是百分百的抢眼。雕像顶端是精致美妙的红花编制而成的花环,身上搭配的衣饰也是以红花制成的。每朵红花的形态各异,却又巧妙的组合在一起。唐可心不得不感慨赞叹一番。真是巧夺天工的技艺啊。

    肚子传来的“咕咕”声容不得唐可心驻足欣赏眼前美妙绝伦的雕像,绕道雕像背后,唐可心哼着小曲儿往大厨房去也。

    行至一间跟王府其他房间相比较起来显得破败的屋子前时,见几个家丁鬼鬼祟祟地在屋子周围放些灰溜溜的会动的东西,那不是老鼠是什么?!

    不出片刻,屋子里就传来了女子惊恐的叫声。

    一群坏走狗,不知整的又是哪个无辜女子。唐可心唾弃了番,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唐可心鄙视了那些个家丁一阵子后,走了。

    溜达到了厨房前,很多人都聚集在此领饭。唐可心不禁联想到了学生时代时,在学校食堂排队打饭的场景。分配饭食的两个婆子都是一副凶像,时不时还要大声吼些看起来胆小怕事、穿着一般的丫环,而对着一些穿着上了些档次的丫环,笑得跟朵营养不良、颓败凋谢的花似的。

    看着真是够恶心的。唐可心直觉内心翻滚得不行,很想狠狠教训这些欺软怕硬的狗奴才。

    深深吸了好几口气,唐可心才渐渐平静下来。迈着短小的腿儿,也跟着丫环排起了队。当她刚到队尾站着时,在她前面站着的丫环明显有些兴奋。这倒是让唐可心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诶,我说这次那戚双萝不知又是被王妃用哪一套法子给整治了。你听听那惊恐的叫声,还真是让人有些听不下去了。想想她还真是可怜,虽受王爷宠爱,到头来还是连我们这些丫环都不如。”和唐可心之间隔了两尺左右距离的丫环说道。

    “嘘……小声点,这话是能随便乱说的吗?”一丫环马上竖起食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谁料,她这句警告根本没起作用,挨她俩很近的丫环也参与了讨论,最后,她倒也聊得兴致勃勃。

    唐可心此刻的心情真可谓是纠结不已。刚才那声音原来是戚双萝的。到底要不要帮她呢?帮了吧,自己也会跟着受苦受累,最后怎么玩完的都不清楚。不帮吧,也有些说不过去,毕竟人家昨天对她那么好。

    纠结啊,真是纠结。纠结了许久,她还是决定安守本分,少惹事为好。毕竟,得罪了正主下场可是会很惨的。更何况她还是个小丫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