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她要他的心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6本章字数:3088字

    好不容易排到她了,婆子一看,是个穿着还算上档次的丫环,忽略了唐可心瘦小的体型,二话不说就分了一大碟好肉好菜给她。为了以后能够一直拥有这样好的待遇,唐可心抛开之前的成见,对着婆子露出了大大的微笑。

    “你,待会儿去叫那些女人过来领饭食。”为唐可心盛饭菜的婆子指着一个看起来厚道老实的丫环说道。

    “是。”那丫环很乖巧地回答道。接着继续像吃着山珍美味似的细细咀嚼着碟中的饭菜。

    待司马邬俊用过餐后,萧珞吩咐妙瑞收了剩菜剩饭,而后挽着司马邬俊的手,闲逛俊王府。

    萧珞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娇声道:“阿俊,且有半月便是你的二十一岁寿辰了,我想,是否现在就开始筹备呢?”

    司马邬俊双目盯着的是不远处的大红花树上正在搭建的木屋,对萧珞的话只是随便一应,“随你吧。你做事,我放心。”

    一听这话,萧珞的脸笑得像朵花似的。搂着司马邬俊臂膀的手,更紧了些。

    吃过饭后,唐可心还是很有规矩地将自己用过的碟、箸放到了规定的位置,而后一个人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大厨房。

    路过关着戚双萝的柴房时,唐可心驻足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走了。她在这王府人生地不熟的,况且还地位卑微到不行,肯定是帮不了那戚夫人的。所以,所以……还是默默走过吧。

    这下又该纠结了。再到哪儿去晃晃呢?左瞧右瞧的,还是准备去那个名叫“百艳林”的红花林中呆着去。那儿可是休闲娱乐的好地方。在王府根本没事做的唐可心,溜达溜达地就往目的地而去。

    严明雪跟在谢君安身后,走了不知多少条小巷,才停步于一家小户门前。轻轻叩响木门,谢君安柔和一笑,耐心等待房主前来开门。

    严明雪玩弄着自己纤长的手指,心里有些小小的紧张。不一会儿,木门“吱呀”一声开了。

    “我说是谁呢,原是君安啊。咦。还有佳人相随。啧啧,我说你最近怎么没了影儿,想来是陪伴佳人去了。还站在外面干啥?快快进来。”因着说话时,脸部的运动,大大的酒窝显露而出。严明雪盯着欧文脸上的酒窝,只想说……太可爱了!

    再加上细腻白皙的皮肤,红嘟嘟的嘴唇,完美有型的鼻梁,斜飞入鬓的墨眉,搭配起来,简直就是太吸引人的目光了。真想捏捏他的脸蛋,试试手感。严明雪心里邪邪想到。

    跟在两大美男身后,严明雪感慨自己真是艳福不浅。这来到古代才多久,就见到了这么多帅哥。换做别人,说不定一辈子也才能见到一两个。

    一进房门,欧文就风风火火翻箱倒柜地找些什么。想来谢君安是习惯了他这样,坐在一旁神态清闲,而严明雪的眼珠子倒是随着欧文的移动而转动。

    终于,欧文由嘟着嘴唇转换为咧嘴大笑,“我就说这桃花酿跑哪儿去了。原是不知什么时候被我放置在了柜子最角落处。真是叫我好找。”手里小心拿着一上有粉色桃花图案的白色小瓷瓶,说话期间,一双水润有神的眼睛聚精会神地盯着它看。那话好似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严明雪和谢君安所听。总之,究竟是说给谁听得,严明雪可就真不知道了。

    “来来来,这位娇俏的佳人快请浅尝一口我这刚酿制不久得桃花酿。”欧文拿出三个翡翠绿琉璃盏,放在三人面前,最先倒满的,便是严明雪的杯盏。

    严明雪浅浅一笑,手势优美地拿起杯盏,缓缓往唇边送,临近红唇时,一股刺鼻的酒味传入鼻腔之中,辛辣无比,没有一丝桃花的芬芳。犹疑了片刻,抱着慷慨就义的决心,正准备喝下的时候,谢君安好看的手搭在了她执杯盏的手上,另一只手轻柔地将杯盏拿过。小巧的杯盏在他手里,就如同一件精致的艺术品。

    严明雪向谢君安投以一个感激的目光。

    欧文瞧见自己给严明雪斟的酒被谢君安所夺,噘着红嘟嘟的嘴唇不满道:“君安这是做甚?我那可是为佳人斟酒的酒,你要想喝,自己不知道倒啊。”说完,伸手便开始抢夺谢君安手里的杯盏。

    两人交手之际,严明雪只觉看得那叫个眼花缭乱。两人速度皆是很快,严明雪都不敢压谁能赢。

    过了不知多久,随着一声碎裂的声音响起,欧文才停止了动作,心痛地望着碎成渣了的琉璃盏。

    “谢、君、安!”欧文咬牙切齿地盯着谢君安,却见对方一派温和的笑容,因而,怒气更盛了。

    见此情况,严明雪赶紧出来打圆场,边蹲下身来捡着地上的碎渣,边说道:“公子莫恼,君安不是有意而为之的。若是公子不介意,改日我赠公子一个同款的杯盏。”

    本来最后一句话只是说说而已的,谁曾料到,等到的,却是这样的回话。

    “既然佳人都这般说了,那我再追究下去也不合情合理了。哦,对了,佳人,这翡翠琉璃盏是在东门的品艺店中所买的,这款是小号的,可要记清了哟。一想到要收佳人所赠的礼物,心情有些小小的激动啊。”欧文夸张地笑了起来,明朗的笑容明明像是天使,可在严明雪眼里,完完全全就是一长了犄角的魔王。

    “嘶……”心情沉重下来的严明雪一个不注意,便被碎渣弄伤了手。

    谢君安立马从袖口里掏出一方白手帕,而欧文,又风风火火地四处找物品。

    若是她没记错,这谢君安明明有张手帕在她那里了,怎么还有一方一模一样的手帕啊?严明雪不禁抽了抽嘴角。

    谢君安注意到了严明雪的面部表情,却误以为是因着疼痛。于是柔声问道:“伤口处很疼吗?”如玉的面庞满是温柔。

    严明雪面颊染上一抹绯红,摇了摇头。

    平平砰砰的声音不断传来,待谢君安已为严明雪包好了伤口后,欧文才找出一小瓶伤药。

    一见严明雪被包得好好的手,欧文皱眉道:“谢君安,你看看你,真是一介草莽之人。还没上药呢,你就给佳人包扎。要是恶化或是留疤之类的,佳人不怨怪你,我都会出来打抱不平。”说完,抓起严明雪受了点儿小伤的手,慢慢地解开包在手上的手帕。

    欧文温热的指尖轻轻地将药擦拭在严明雪伤口处,末了,自己重新找了条白纱布给她包扎好。包扎时的神情、动作虽细致,效果却是不怎么样。严明雪的手,看起来像个白粽子。

    谢君安不知在哪个角落寻了扫帚来,默默地在一旁打扫干净了碎渣。雪白的袍子,总是纤尘不染。

    是夜,繁星点点。唐可心吃过饭后,在柴房前走来走去快要半个时辰。好是纠结,要不要偷偷往里塞个馒头什么的?唐可心手里拿着用油纸包好的一大白馒头,犹豫不决。要是运气好,偷送馒头的事就神不知鬼不觉。要是运气背,那她这只小蚂蚁可就会凄凄惨惨了。

    最后,处于善心的泛滥,唐可心绕了柴房一圈,总算发现发现一扇窗户破了个拳头大小的洞。真乃天助我也!唐可心轻轻敲了敲窗户,过了半响没人应声,便只得朝里小声喊道:“戚夫人,是我,可心。我给你送吃的来了。”透过窗上的洞,唐可心能够清楚地瞧见瑟缩在角落处的戚双萝,还有几只胆大的在离她不远处跑来跑去的灰老鼠。

    听见了唐可心的话,戚双萝将视线看向窗户处,而后,悲戚的目光触动唐可心善良的小心肝。同情感油然而生。

    “戚夫人,快过来吧。可心给你带了馒头来。”唐可心将手里的馒头往里一送。可是,戚双萝却丝毫没有过来的意思。

    再这么耽误下去,肯定是不行的。唐可心可是想要过平静没啥风波的生活。见戚双萝纹丝不动地在角落边呆着,唐可心真有种无奈感。将馒头放在屋里的窗沿处,便不做多一秒的停留。

    戚双萝盯着窗沿处的油纸裹住的东西,眼里闪现出晶莹。很久没有人这般为她着想了。缓缓站起身来,走向窗前,伸手拿起唐可心留下的东西,慢慢将油纸揭开,呈现在眼前的是白胖胖的馒头。戚双萝含笑带泪地吃起了馒头。

    “阿俊,你带回的猴儿的小屋已经建好了,我们一起去看看如何?”用完晚膳后,萧珞站在司马邬俊身后,双手环抱住他的脖颈。

    拉过萧珞一只白皙嫩滑的小手,乱无章法,动作却是轻柔地抚摸,慵懒地说道:“看那有何意思?本王还不如多看看娇媚可人的王妃。”

    萧珞甜蜜笑道:“去看看吧。再怎么也是我的一番心意。阿亦带回来的一切,我都是用心对待的。”说到最后一句,显得有些阴阳怪气。

    她爱他那么深,为何他却爱她爱不到心坎处。想到此,萧珞未被司马邬俊拉着的手,缓缓滑到他的胸膛处,华贵的衣料一片冰凉。愈发贴紧他的胸膛,愈发能够感受到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她要他的心,何时才能真真切切的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