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近距离对视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6本章字数:2659字

    司马邬俊和萧珞走近了木屋所在的大树时,才发现一娇小身影正坐在树下望着木屋发呆。

    “猴儿,见了王爷王妃还不快快下跪?”跟在萧珞身后的妙瑞尖声尖气地说道。

    被打断了发呆进程的唐可心心里虽不爽,也只得乖乖起身行礼下跪。“王爷王妃吉祥。”唐可心甜甜说了声,实则内心是在使劲叫骂眼前一对变态夫妇。

    萧珞掩唇轻笑,“当真是只猴儿,行礼时说的话都跟那些下人不一样。阿俊,你可真是会挑宝啊。”

    眼前跪着的瘦小丫头脊背倒是硬得很。司马邬俊嘴角一抹邪笑浮现,右腿一伸,踩在了唐可心薄弱的背上。丝毫未料到此举的唐可心,身子一软,趴在了地上。掌心处磨在了有些粗糙的石板上,生疼生疼的。

    萧珞一见,笑得像是见了很搞笑的事情一般,妙瑞听闻自家主子笑得这般开心,也应和着笑。唐可心内心,燃生出前所未有的屈辱感。却又是不敢发作。只得忍气吞声趴在地上不作动弹。

    其实,司马邬俊只是将脚踩在了她背上,力道却是和他这样高个的男子不匹配。可是,这也是很侮辱她的行为!士可杀,不可辱!额,算了算了,还是留条小命等着见明雪吧。

    见她可怜兮兮的趴在地上许久不动,司马邬俊收回了踩在唐可心背上的脚。这丫头真是太瘦了,背上一点肉都没有。

    “是想装死不成?”司马邬俊冷声道。

    一听这语气,唐可心万般不情愿地双手撑地,飞快地站了起来。

    “猴儿,可是喜欢这木屋?”萧珞柔声问向唐可心。

    心里对面前这三个人可谓是鄙夷万分。无奈,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况且她本就不是硬骨头,为了好过点,还是得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说些自己不愿意说的话。

    乖顺点头,“多谢王爷王妃厚爱,猴儿很喜欢这木屋。”这般没骨气的话,连她自己都鄙视自己了。

    “这木屋看来还大了一些。什么猴儿猴儿的,我看她分明就是一只脾性很大的小猫。明日命人将这木屋改小一些,这贱奴的名儿也得改,干脆就叫她小贱猫好了。”司马邬俊薄凉的声音,让唐可心闻之可谓是火冒三丈。这屋子再改小些,简直就是没法住人了。刚才她就闲它小了,要是再小,她铁定不住了。还有什么猴儿猫儿的,她真的是受够了!这就是贵人家的特殊癖好吗?偏偏要将好好的人当畜生看待!

    受不了了!她真的是受够了这个富丽堂皇的俊王府。好样儿的,现在开始要好好筹备“越狱”计划。要那种既不牵连明雪和勒府,又能够轻易逃脱的计策。唐可心是下定了决心,定要脱离这没人性的俊王府。

    “阿俊说什么,便是什么。”萧珞瞟了眼手无缚鸡之力的唐可心,意味莫名地轻轻一笑。

    司马邬俊负手而去,萧珞紧紧跟随。他能感觉到,背后早已经被唐可心以眼神射杀了多次。

    唐可心鼓了鼓腮帮子,顺着小木梯爬到了木屋门前。如今,她自己估量了一下身高,大概才一米四五左右,而木门的高度,只比她高了一小截。整个木屋散发出浓浓的气味儿,那是为了应景,将整个木屋漆了朱漆。此时,漆还没怎么干,唐可心一个不小心,就蹭到了衣裳上。

    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木门,进了屋里,唐可心很有种想要仰天长啸的冲动。入眼的都是大红色,红得不能再红了。

    将扑在小床上的被子给叠好,抱着它便出了小木屋。一路绕来绕去,最后绕到了百艳林。她发现,她爱上了那块平滑的大石头。将被子铺在了大石头上,唐可心平躺上去,望着满天的繁星,思念着她最好最最好的朋友,严明雪。

    严明雪,出了这俊王府,我定要你好好补偿我。闭上眼睛,以天为被,正准备好好睡一觉时,几片花瓣落到了唐可心的鼻翼处,痒痒的。伸手拈开了花瓣,唐可心继续酝酿睡觉的情绪时,忽地感觉一阵凉风扑面而来。猛地睁眼,对上的是一双妖孽迷人的桃花眼。

    眼对着眼,眼睛干涩后,不适地眨了眨眼睛,受不了这样情景的唐可心,忍不住开口道:“王爷,这么晚了,您怎么在这里啊?”

    司马邬俊不作回答,只是一直盯着她的眼睛看。波澜的眸色,快要将唐可心给溺死了。太恶心了,被一个大变态这般肆无忌惮地盯着,头皮都发麻了。而且,他的身体离她的身体只有一拳的距离……

    终于忍受不了的唐可心,集全身力气于手臂,用力地想要推开司马邬俊,谁知,即使如此,人家也只是晃了一下。

    到底要干什么?!唐可心满身戒备。

    不知等了多久,终于,司马邬俊拉开了与唐可心之间的距离,只是一眨眼时间,便隐匿在黑夜之中。

    神经病!唐可心深深吸了空气。刚刚和司马邬俊对视时,她愣是大气都不敢出。

    “啊欠……”严明雪打了个响亮的喷嚏,正在吃饭的欧文关切地看了她一眼,问道:“佳人可是着了凉了?”

    严明雪从袖里掏出谢君安留给她的手帕,揉了揉鼻子,回道:“多谢公子关心,我没有感冒。想是哪位友人思念我了吧。”

    欧文看了眼严明雪手的手帕,意味深长地露出了个笑容,“这才分开多久啊,就开始牵肠挂肚的。”两颗大门牙活脱脱的像兔牙。

    严明雪听后,无语道:“我想公子是误会我和君安的关系了,我和他……”

    话还没说完,就被欧文的一手势给打断。“我知道,我知道。佳人定是害羞了。嘿嘿,不喜我说这个,那咱们说说其他的。”忽地又像想到什么,嘴巴张得老大,“哦……对了,我还没告诉佳人我的名字呢。我姓欧,单名一个文字。佳人是不是觉得我的名字很有个性啊?实不相瞒,我也是这样想的。哈哈……”

    严明雪和着干笑了两声,“欧文也别再佳人佳人的称呼我了。我姓严,名严雪,欧文就叫我明雪吧。”

    水润有神的眼睛睁得老大,嘴巴也呈“O”字型,好似听了什么惊讶异常的话,这让严明雪不禁回味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奇怪的话。仔细回想了几遍,好似没有吧……

    “我还从来没见过哪个大家闺秀能像明雪这般爽朗痛快的。一般的,说个名字都是扭扭捏捏、羞羞答答、吞吞吐吐地,听着就急人。”

    原是这个。严明雪轻笑出声。跟欧文说话,还真是无压抑。

    夹了口菜放入嘴里,顿时,严明雪五官都快扭曲了。好难吃!一见欧文正盯着看她吃了他做了一个多时辰的饭菜的是何种表情时,硬生生地咽了下去。她能清晰地感觉,咽得是多么艰难。

    “好吃吗?”欧文扑闪者长而卷翘的睫毛问道。

    “甚和口味。”这话完完全全是违心的。

    “那明雪为何吞得那么艰难?”

    “太好吃了,还没嚼碎就迫不及待地吞咽下去了。”

    “原是如此,我就说嘛,我做的一切,都是顶好的。”欧文笑得灿烂无比。酒窝,兔牙……好是可爱。欧文五官皆是生得好看,而严明雪每次注意的地方,偏偏就是酒窝、兔牙。

    欧文拿起筷子,夹起面前形色煞是好看的菜就往嘴里送。刚到嘴里,马上就给吐了出来。皱着好看的眉头,说道:“明雪口味儿竟然这般独特。”

    严明雪一听这话,傻眼了。她要不是为了不让他遭受打击,会这样说吗?!罢了罢了,就当她是个重口味吧。

    “那明雪就吃这些饭菜吧。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不必客气。我去酒楼吃些小菜便行了。”欧文站起身来,在身上找了找银子,结果,没找到。于是,又是一番好找。翻箱倒柜的声音,再度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