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不安的情绪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6本章字数:2511字

    司马邬俊眉头略微隆起,修长健朗的身体将唐可心笼罩在一片阴影下。俯身,指尖挑起她尖锐的下巴,逼着她与他对视。

    “怎地,不喜与本王说话?”

    真想找块豆腐撞死。唐可心颇为无奈。她,就是不想和他说话,怎么地?可是,这样的话,怎么说得出口……

    使劲摇头,表意自己绝非有如此想法。司马邬俊表情微澜,接着,便让唐可心退下自个儿往左侧耳房走去。

    唐可心走后,司马邬俊自嘲地笑了。细碎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了书房,也照进了他的心。

    这个丫头,值得他那么做吗?

    因着司马邬俊对她的态度转变,唐可心在王府中呆得更不自在。

    进了耳房,见左煞正在收拾,知趣地想要退下,谁知,左煞叫住了她。

    “妹妹如今多少岁了?”态度还算和蔼,不至于让唐可心听了就不想搭理人。

    这个问题还真是问题。唐可心自己都发懵。想来,她和明雪一起穿越到这时空,都还没搞清楚自己占用的身体的实际情况。左煞这一问,还真把她问住了。

    根据这身体的长成情况,唐可心估摸着应该有十一二岁,因此,也回答道:“虚岁近十二。”

    左煞轻笑,“哦?是吗?才十二岁的年龄,就有如此本事了。妹妹当真是不一般啊。”略带尖酸的语气,讽刺的话语,让唐可心听了很是不爽。话里话间的意思,她可是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得很。

    “我自己来收拾,不必麻烦姐姐了。”为了给自己一片清净,唐可心下了逐客令。谁知,左煞又是一笑,压根就没放下手中的活计。边收拾边道:“妹妹如今可是深受咱们王爷的喜爱,我可是怠慢不得的。”

    好,你不走我走!唐可心二话不说,直接走人了。

    一丝狠绝自左煞眼里闪现。她,容不得自家主子对这样的贱奴生有别样的情绪。

    出了房门,唐可心漫无目的地到处瞎逛。路上遇到的下人,都对她指指点点,看她的目光更是肆无忌惮。更有甚者,看她时的表情活像要吃了她。按捺下心中想要奋起的怒火,唐可心疾步远离有人的地方,朝着百艳林而去。

    以她的观察来看,只有那儿才是王府的清静之地。

    柴房内,萧珞居高临下地看着跪在地上狼狈不堪的戚双萝。轻蔑一笑,萧珞不顾戚双萝的狼狈,俯身贴耳在她耳边说道:“我可怜的妹妹,你,再也分不到王爷一丝一毫的宠爱了。”说完,状似疯狂的哈哈大笑。

    戚双萝不相信。王爷那般爱她的歌声,她的琴艺,怎会一时片刻就转变了呢?

    “是不是不信呢?出去瞧瞧就知道了。来人,将她给我扔出柴房。”

    被狠狠扔在柴房外的戚双萝,不顾一身脏晦,失了魂似的往王府主院跑去。在快要抵达的时候,恰巧遇上了刚收拾完屋子的左煞。

    快步跑至左煞面前,双手紧紧抓住她的肩膀问道:“王爷现在宠爱的是谁,是谁,你快告诉我。”

    左煞嫌恶地拍掉了抓在她肩膀上的手,不屑地盯着眼前情绪激动无比的戚双萝,嘲讽地说道:“反正不是你。戚双萝,你就认命吧。还有,我告诉你,王爷至始至终都没有宠爱过你,一切,只不过是你的假想而已。怎么,不甘心吗?不甘心又能怎样?纵使你才貌双绝,到最后,不也敌不过一个丑丫头。那丫头,可是风光正盛,王爷将她当心肝宝似的疼爱着。真是羡煞旁人啊。”眉眼处,尽是刻薄的笑意。

    听了左煞的话后,戚双萝颓然地歪倒在了地上。她以为,这一生一世,他对她,是最特别的。

    看着地上的戚双萝,左煞蔑声一笑。而后,留下她一人于此。

    唐可心蹲在一棵花树下,捡着花瓣打发时间。自从司马邬俊对她的态度转变后,她感觉日子更不好过了。

    实在想不出,司马邬俊为啥会对她不一样了。难道是她有利可图?开啥玩笑,她都看不出自己有啥特别价值。难道……是喜欢她?更不可能了!就他的眼光来说,看上她,多半是眼神出现严重问题了。

    那么,到底是为什么呢?唐可心实在想不出原因。

    严明雪走进一家小饭馆,直接点了一桌子的菜。欧文坐在她对面,惊讶不已地看着她毫无形象的吃法。

    “明雪,你慢点吃,又没人和你抢。哎,你不喜欢吃我做的菜就明说嘛,偏偏硬是要吃下肚。结果……”话还没说完,就被严明雪给打断了。

    “欧文,拜托你不要再说了。让我好好吃一顿好吗?”

    欧文一噘嘴,不再多说。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严明雪吃饭。

    吃饱喝足后,欧文本来准备付账的,结果找了许久,才惊觉自己忘了带银子出门。

    严明雪无奈至极,自掏腰包付了账。

    “明雪,你还记得你许诺过什么吗?”走在大街上的时候,欧文眼里闪光地问道,两颗兔牙在阳光下泛着迷人的光泽。

    许诺过什么?严明雪想了一会儿,悔恨不已。她记得昨天为了圆场,说了要为欧文买一个一模一样的琉璃盏。这下,人家问起了,那就肯定会破费一番了。

    心不甘情不愿地回道:“当然记得。欧文是现在就想买吗?”

    只见欧文明亮一笑,两颗兔牙显露得更明显,严明雪便知自己说中了。于是,只得让欧文领路去往东门的品艺店。

    一路上,严明雪和欧文接受了不少目光的洗礼。有羡慕、迷恋、嫉妒……

    进了品艺店,严明雪直觉得琳琅满目。珠宝首饰、家居摆件、餐具杯盏……一看便知,都是价值不菲之物。物品下面的明码标价,也确实证实了这些都不是廉价货。不知,欧文的那款杯盏卖多少。严明雪摸了摸腰带上挂着的不太鼓的荷包,心理复杂。

    “明雪,就是这个。”欧文指着摆了一小排的杯盏对着严明雪说道。

    严明雪看了过去。首先关注的,不是杯盏是否是同款,而是望了望杯盏下的标价。一百两?有没有搞错?!严明雪两眼瞪得老大,硬是想将零看少一个。

    欧文瞧见了她的神情,满脸无害地问道:“明雪,怎么了?脸色怎么突然就变这么差?”

    听了这话,严明雪真不知道他是不是心思太过于单纯,说白了,就是有些蠢。这么显而易懂的神情,他愣是不懂。不过,也幸好他不懂,要不然,她丢脸可就丢大了。

    微微一笑,回应道:“肚子又有些不舒服。”

    欧文一听,脸上呈现羞愧之色。他真是不应该让明雪喝他熬制的粥。

    “欧文,我去付账,你就先随处看看吧。”严明雪心疼不已,不过,既然如今寄人篱下,就得对人家好一些。况且,那话还是她自己说出来的。说到底,要怪就怪她嘴贱。

    拿着杯盏来到付银处,严明雪压低了声音对掌柜的说道:“老板,这价钱可不可以少点?”

    掌柜的一听,皱着脸道:“本店商品决定是买得划算。姑娘若是要讲价,就请离开。”

    严明雪听后,心里窜起无名火。本来就不是出自本意想买的,偏偏这掌柜的还这么拽。

    “明雪,还没付账吗?”不知何时,欧文凑了过来。

    讪笑两声后,严明雪从荷包里掏出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递给了掌柜的。那可是她的三分之一家产!

    收下银票的掌柜总算给了个好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