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果是虚假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6本章字数:2748字

    "湖香!"

    萧珞颇有几分不满地呵斥道。

    "是,王妃。"湖香心中一凛,不敢再说什么,双手恭敬地摆放在身前,显得乖巧无比。

    萧珞倒也没有怪罪她,毕竟现如今,湖香才是自己的心腹。

    "这些饰品本王妃其实也不甚满意。"萧珞忽然笑了起来,挥手示意下人将箱子抬了下去,"饰品的事情,本宫自有主张。"

    听到这里,唐可心忽然紧张了起来,把自己召来不就是为了这个事情吗,怎么现在又不提了。

    果然,萧珞微寒的声音传进了耳中:"我问你,你可是进了百艳林?"

    虽然是问句,但是语气森寒,充满了一股不可质疑的味道。

    糟了,莫非百艳林还有什么规矩不成?啊,变态王爷不就曾经说过那是块禁地吗?

    果然,萧珞的声音提高了几分:"百艳林是王府内的禁地,平日里,可是只有我和王爷才能进去。"

    "要不是我让湖香去那儿找你,还真的没办法找到你这个四处乱窜的贱猫!"

    贱猫!又是贱猫!

    唐可心对禁地不禁地的倒是无所谓,但是这个蛇蝎美妇左一口贱猫,右一口贱婢,真是姑姑能忍,奶奶也不能忍!

    "百艳林风光秀丽,事先也并没有人跟我说过那里是个不能进去的地方。"

    "你还敢顶嘴?"

    萧珞眼中顿时升起了怒气:"我本来看你还算机灵,不想为难你,可你竟敢擅闯百艳林,莫非还想做我这王妃的位置吗!来人,给我好好教训她!"

    真是说得好听,分明今日把我叫来就没安什么好心思!

    不过唐可心倒也没有蠢到以卵击石,忍一时,或许可以风平浪静。。。

    "王妃赎罪,奴婢真的不是故意的,请王妃息怒。"

    "息怒?"

    在唐可心看来,闯进百艳林,虽然犯了禁忌,但这件事却是可大可小的。问题就在于这王府主子的一句话。不过,萧珞今日叫了唐可心前来,说是不为了刁难她,却是假的不能再假了。

    殊不知,萧珞此刻的心情可谓是千回百转。为了这个丫头,害得自己少了一个得力的手下不说,还让王爷对自己可能产生成见。最关键的在于,百艳林可是她也没进去过的!那是单单属于阿俊一人的地方。现如今,一个小贱婢私闯进去,她怎么能忍?这就是万死也难平萧珞心中的愤怒了。

    "你这丫头到底哪里好!求饶?想也别想!"萧络恶毒的话语让唐可心顿时慌了神,

    看着周围拿着细长鞭子走来的下人,唐可心吓得闭上了眼睛。妖孽男,该你出场了,快来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吧!唐可心在慌乱之时,想到的也只有司马邬俊了。

    不过,似乎某人还真的是被幸运之神特别照顾了。

    "究竟是什么事能让本王的宝贝动这么大的肝火?"

    司马邬俊的声音平和,却仿佛带着无上的威严,字字铿锵,有如金石坠地。

    龙行虎步,昭示着他才是这个府宅的主人。

    "果然是你?"司马邬俊似乎早就猜到了这跪在地上的可怜虫是谁,不由轻笑了一声。

    "王爷!"周围的下人纷纷跪了下来,对着司马邬俊行礼。

    萧珞站着,满脸的幽怨,扑进了司马邬俊的怀中,娇声说道:"王爷,你怎么来了,今天不是有贵客临门吗?"

    "先不提他,"司马邬俊在萧珞矫好的身体上揉捏了几下,而周围跪着的下人没有一个敢抬头看的。

    唐可心跪在地上,直在心里恶寒了一把。以前,司马邬俊在她眼里是瘟神,如今却仿佛是天神的化身。有些时候,一个人在你心中的转变,就是那么突兀,那么自然。

    “究竟所为何事?”司马邬俊邪魅地笑了笑,将萧珞撩拨得差不多了便将她推开,惹来了一双娇媚的白眼。

    萧珞将事情原委细说了一遍,不过出乎唐可心的意料,这恶毒的王妃竟然没有添油加醋。

    "哦,你竟然敢进百艳林?"司马邬俊的声音阴沉了下来,看着地上的唐可心,问道。

    唐可心一听司马邬俊问道这句话,不由地想要翻白眼。他不是知道自己进过百艳林吗?这又是意欲何为?演戏吗?好,她陪着他演。

    "奴婢只是见了百艳林中花草绽放,煞是美丽,寻着芳草的香气便走了进去,并不知道那里是府上的禁地,不然再给奴婢一百个胆子,奴婢也不敢冒犯王爷与王妃啊。"

    "哼,你这只小贱猫谁知道你打得什么心思!"

    在萧珞看来,不管唐可心是如何进了那百艳林的,她也一定要让她因着这事尝受重罪。

    百艳林是什么地方,那是俊王府的王爷才能进的!这丫头,要是明知故犯的话,那就只有一种解释,她在打阿俊的主意。

    真是该死!一个毛头丫环就有如此念想,在王府的女人,果真是防不胜防。

    虽然司马邬俊并不只有一个萧珞一个女人,萧珞也拥有王妃的崇高地位,但是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看中的男人只爱自己一个?

    司马邬俊摸了摸萧珞的脑袋,虽然仍旧在笑着,但是说的话却让唐可心不寒而栗。

    “你看了花草绽放,那便剜去双眼,闻了香气,便削掉你的鼻子。”

    说的云淡风轻,好像是吃饭喝水一般简单。

    “对,阿俊,就该如此。”萧络恶狠狠地说道。

    唐可心的心脏几乎都要蹦出了嗓子眼,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开口便是挖人眼珠子,这对夫妻怎么都这么狠?果真是变态的一对。

    唐可心抬起头,明亮的双眼深邃不已。司马邬俊一见到那双眼睛,不由地偏转了些原本正视唐可心的视线。

    “不过,”司马邬俊对人心的把握似乎已经达到了巅峰境界,简单的两个字就让唐可心顿时屏住了呼吸。

    “本王可以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司马邬俊如此说道。

    一旁的萧珞顿时有些不满,难道阿俊还要偏袒这个惹人厌的贱丫头吗!不过萧珞虽然在人前耀武扬威,在司马邬俊面前却如一只猫般乖巧,甚至还故意朝着司马邬俊贴近了几分。

    离开了阿俊,她便什么也不是。甚至,做不了自己。

    “第一条路,就是如本王刚才所言,剜去你的双眼,削掉鼻子,然后让你自生自灭。”

    唐可心闻言连连摇头,开玩笑,这分明就是死路啊。

    “你不肯?那是最好,第二条路,就是你现在去给本王办件事情,办得好了,自然一切好说,办得不好,”司马邬俊顿了顿,随后声音中仿佛带上了浓重的杀机,“我会让你比第一条路还要凄惨百倍!”

    唐可心不由打了个冷战,比挖去双眼还要凄惨百倍,这是什么样的酷刑?凌迟处死吗?

    唐可心郁闷了…

    为什么小说里的女主穿越都能得到百般疼爱,飞上枝头变凤凰,而自己整天面对的就是一群动不动挖人双眼,嚷嚷着要凌迟处死的变态狂?

    唐可心颇为无奈,还有的选吗?

    “不论什么事情,奴婢都当竭尽全力。”

    “好!”司马邬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其实他一点也不担心唐可心会不选第二条路,只是故意恐吓,“那你就随我走吧。”

    “王爷。”萧珞见唐可心站起身来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顿时不乐意了,“你找她有什么要紧事呀?”

    司马邬俊原本已经转身欲走,闻言转过身来:“濂亲王这次可是带着能人志士而来,想想,似是只有这小丫头能够应战。”

    似乎是自嘲,又仿佛是警告唐可心:“若是你也比不过,哼。”

    萧珞闻言,虽然不甘心,可又能有什么办法?

    展颜一笑,美艳不可方物。萧珞粘到了司马邬俊身边:“阿俊,这小贱猫长成这般可怜样,让她就这样出现在众人面前,可是会有损俊王府的颜面。待臣妾为她装扮一番再让她随你去,可好?”

    “哼,这次濂亲王是有备而来。故意要削本王的颜面,一群废物到了关键时候没有半点用处!”司马邬俊若有似无地定了眼地上跪着的唐可心,“此时是片刻耽误不得,你,快跟本王离开。”说完,一把拎起唐可心,姿态俊逸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