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他乡遇故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6本章字数:2666字

    买了东西出了店门,欧文爱不释手地把玩起了琉璃杯盏。严明雪纳闷了,他不是还有几个吗?为啥偏偏对这个情有独钟?

    和欧文并肩游逛在大街上的严明雪,不再理会众人的目光,自顾自地东看看,西瞅瞅。谁知,一向自嗨的欧文,蓦地眼神锐利地望向了一间茶楼。那儿的窗户半掩,从严明雪所在位置的角度来看,看到的是一张轮廓分明的侧脸。

    严明雪扯了扯欧文的袖子,问道:“欧文,怎么了?”

    转过视线后,欧文的面色凝重了几许,低声回道:“刚刚有人目光放肆地盯着你看。”

    又向那儿望了眼,发现刚才坐在那里的人已经离开。“就是刚刚坐在那里的人吗?”严明雪轻声问道。

    欧文点了点头,不置可否。

    严明雪心里偷笑,被帅哥放肆地看,她还真不介意。真不知打欧文介怀个啥。

    “明雪!”心里美滋滋的严明雪,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后,更是欢喜得很。循着声音看过去,发现勒煌亦正快速地绕过人群,朝她而来。而她自己,也情不自禁地加快了脚步,朝着勒煌亦而去。

    一旁的欧文见了这场面,不禁抓耳挠腮。这明雪,不该是君安的佳人吗?怎的又出来了另一个男的?

    两两相望,情难自禁。勒煌亦一把抱住了严明雪。

    “明雪,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勒煌亦深情地一句话,霎时让严明雪乱了手脚。

    她还没做好在古代谈恋爱的准备,这可如何是好?

    “诶,我说这位兄台,你到底想这样抱着明雪抱多久啊?没看到大家的视线都聚焦在你们身上了吗?你倒是没什么,明雪的声誉可就受了影响咯。哎,我说,快放开明雪啊。”欧文环抱着胸,颇有些不爽。

    勒煌亦一怔,而后松开了抱紧严明雪的手。“明雪,这位是?”

    若不是欧文出声,严明雪还陷在内心的挣扎中。一离开勒煌亦的怀抱,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有些许空落,又有些许释然。

    严明雪明艳一笑,唇红齿白,“他是欧文,是我近日认识的朋友。”

    勒煌亦眸底顿起波澜。明雪认识的男子,各个惊才艳绝……

    “哦,对了,煌亦,出门是为了找我吗?”严明雪颇有邪些担忧。

    勒煌亦点了点头。

    “那你娘知道你要来找我吗?”

    勒煌亦再次点了点头。

    严明雪睁大了眼睛,惊讶得很,“你娘可否阻拦了你?”

    勒煌亦再一次点了头。

    心里有些感动,脸颊带着一丝娇羞,嘟囔着道:“那你还来找我,不怕你娘责怪你吗?”

    “本就是她多想了。况且,我怕丢了你,就再也找不到了。”这句话,勒煌亦说得一本正经,一点耍嘴皮子的样子都没有。严明雪听后,满心的甜蜜。

    “咳咳。”欧文不合时宜的咳嗽了一下。很明显,是装的。

    “王爷,那个女人居然还活着,还真是命大。”一个身着黑色劲装的侍卫站在男子身后说道。

    男子修长的手执起盛了半杯茶水的白玉茶盏,淡淡品了一口,对侍卫的话恍若未闻。冷峻的面庞,散发着拒人千里的信号。清冷的天蓝锦袍,无一丝掺杂之色,纯粹的,如此冰冷。

    离了萧珞等人的视线,司马邬俊便将唐可心放下了。一路上,司马邬俊闲庭信步,似乎先前什么扰人的事情都没有发生。

    唐可心一步不落地紧跟在后面,出声道:“王爷。”

    “何事?”司马邬俊并未回头,而是直接问道。

    唐可心本以为他又要调侃自己一番,却没想到司马邬俊竟然只说了短短两个字。

    “奴婢斗胆问一句,濂亲王是什么人?”

    “濂亲王?”司马邬俊的声音平和而充满了磁性,让人倾听之下忍不住便心头一颤,“那是本王的弟兄。”

    “哦,”唐可心见司马邬俊似乎不愿多说,当然也没有兴趣继续问什么。

    王府的大小唐可心算是彻底见识到了,直跟的身上微微冒汗,司马邬俊才倏地停下脚步。

    “整理衣衫,我不想让人觉得我府内都是一些不注重仪表的下人。”司马邬俊转身扫了她一眼,嗤笑了一声。

    “很…很乱吗?”想想也是,又是被架着带进院子,又是走的满头汗,头发根衣衫早就变得乱遭遭的了。

    不论是否是为了王府的面子,唐可心也不容许自己在人前露出丑态。

    四下看了看,终于在旁找到了一汪池水,水清澈无比,正可鉴人。

    看着水中自己有些散乱的头发,再想想刚才就这样跟着司马邬俊走了大半个王府,唐可心直觉得丢面子。

    “你可得小心点,”司马邬俊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这府内的山石池水可都是本王特意请名匠打造的,你若是有一根发丝落到水里,本王都要将你扔到河里去喂鱼。”

    又来恐吓姑奶奶!唐可心可不再吃他那一套了。若是她真掉了根头发丝进去,司马邬俊又会给她第二条路选择。

    因此,她就当那句话是耳边风,已经习惯了这个俊王爷的无常心理,只是暗自腹诽,自顾自地照来照去。

    “好了。”唐可心站起身来,却故意没有去看司马邬俊。

    “嗯?”前方传来了司马邬俊有些疑惑的声音,“你为何不抬头?”

    抬头?你当我傻的?抬起头来然后被你抓住把柄又是一顿恐吓?

    “王爷天人,奴婢不敢直视。”

    “呵,”司马邬俊不知想些什么,不置可否,也不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不过,他却是从袖口处拿出一支蝴蝶展翼金丝簪,上点粉红无瑕珠。唐可心纳闷地盯着簪子,随着司马邬俊的手起,修长的手指缠绕于她的发间,凌乱的发丝已然被固定了型。

    “走吧。”司马邬俊的手随意地落下,轻声说道。唐可心脸色微微一红,便快步跟上了他的步伐。

    走至一个院门前,司马邬俊停住了脚步。就在这时,从院子里传来了笑声,随后一个清亮的声音响了起来:“四弟,既然到了门口,怎么还不进来?”

    能在王府如此随意的人,莫非就是司马邬俊口中的濂亲王?

    唐可心偷偷地看了一眼司马邬俊,却见司马邬俊的脸上挂着冷笑,迈着步子走进了庭院之中。

    这座院子叫做“聆香院”,贴近大片清幽的竹林而建。古色古香的庭院,流淌着醉人的芳香。

    贴着院墙,有专门开辟观赏风景的廊道,廊道尽头,上十几步台阶,便是一座凉亭,金砖碧瓦,飞檐流角。坐在亭中,王府之内百花盛开的艳丽景色尽收眼底。

    远远地,唐可心便能看见在那上方的亭子里,坐着一风度翩翩的儒雅男子,左右各立了一名豆蔻芳华的俏丽少女。

    那名儒雅男子见司马邬俊进了院子,便大声笑道:“你可算来了,我还当你不比了呢。”

    “比!为何不比?”司马邬俊似乎没有抬头看人的习惯,直走到了亭子里,才与那名男子的目光相碰。

    虽然两人脸上都是带笑,但是唐可心却隐约闻到了一股火药气味儿,

    “还不见过濂亲王?”司马邬俊冷眼扫过呆呆站在一旁的唐可心,寒声说道。

    “奴婢…”唐可心小心地打量了这濂亲王几眼,眉角处与司马邬俊颇有几分相像,虽然不及俊王爷那足以让女人都绝望的妖艳之美,却也是少有的俊俏男子。

    “唉,且慢。”唐可心话说一半,便被濂亲王挥手打断,“四弟,这小丫头莫非就是你最后的砝码?”

    司马邬俊撩起了长袍的前摆,坐在了亭子中的石凳上,闻言,嗤笑了两声:“你这话的意思,莫非我要靠一个小丫头来撑场面?”

    唐可心心里不由升起了深深地鄙夷,分明就是来喊她撑场面的,偏偏还要狡辩。想这妖孽王爷,平时就只顾着收集各路美人,直到必要时,才恨绝府中能人异士少之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