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王府来刺客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6本章字数:2549字

    唐可心这时心情大好。

    她的那个树屋,此时正有王府内的下人拿着斧子榔头叮叮当当地拆卸。

    “想不到翻身的日子来的这么快。”唐可心站在树下,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微笑。转而一想到与司马邬俊共舞的过程,脸瞬间红润。

    她记得,歌唱完的时候,司马邬俊抱着她,飞身到半空,而后翩然落下。那时,司马邬俊邪气的笑容,尽入她眼。世间万物,仿佛都失了颜色。

    那时,她想,若是他是她的,那该多好。可是很快又否决了这一想法。他明明是个变态,自己怎么能有此想法呢?

    有司马邬俊的合作,再加上那般好的歌曲,结果自然是赢了。想想当时濂亲王一脸震惊的表情,心中就是一阵快意。

    王府亭台。

    “盐商的股份,不日我即会派人前来完成交接,你大可放心。”

    司马邬俊闻言,脸上笑容更甚:“对于二哥的人品,我向来很放心。”

    “是吗,”濂亲王不置可否,嗤笑了一声,“我若是要赖账,你能把我怎样?”

    “那我自然是少不了去皇兄面前说道说道。”司马邬俊笑道,“不过我相信以你堂堂濂亲王的身份,又怎么会为这种小事自降身份?”

    “小事?”濂亲王闻言眼睛立了起来,“那可是近百万两白银!”

    “愿赌服输。”

    见司马邬俊一副吃定了自己的样子,濂亲王顿感无奈,不过百万两白银虽是巨款,倒也算不上伤筋动骨,只是有些肉疼罢了。

    “我有一个要求。”濂亲王略一迟疑,便开口说道。

    “我不答应。”

    “嗯?”濂亲王话语一滞,随后带着几分薄怒地说道,“你这家伙也不听听我是什么要求?”

    “什么要求我也不答应。”司马邬俊嗤笑了两声,然后毫不犹豫地拒绝道。

    “为什么?”

    司马邬俊伸手捋了捋衣袖,随后盯着濂亲王看了好一阵子:“这本就是一场赌斗,你输了,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你说话还真是不客气。”濂亲王冷声说道。

    司马邬俊闻言,脸上笑容不减,只是把头偏了过去,看向天空,不作理会。

    “罢了罢了。”濂亲王叹息了一声,他本是想将唐可心从司马邬俊那里要过来,却没想到司马邬俊早就防着他这手,根本不给机会。

    司马邬俊笑得肆意,他要去看看那个丫头。

    就在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名王府的下人打扮,浑身散发出阴厉的气息的人走了来。

    司马邬俊扬眉,与司马泷祁相视一眼后,便同时向此人出手。手掌过处,带起一阵猛烈的劲风。

    在快要靠近那人的时候,亭台四周蓦然出现许多同为下人打扮的人。各个浑身上下都透射出狠绝。

    司马邬俊一声暴喝,妖艳的脸上带着嗜血的刚硬。一拳直直挥向第一个出现的杀手,而司马泷祁,则是分身与其他人打斗了起来。

    那人虽落了下风,可是每每也能躲过司马邬俊的攻击,其他人也配合着他对司马邬俊出手。火红的衣袍,在亭台之上不断翻飞。司马泷祁身上已染了不少刺眼的鲜红,与杀手之间的打斗越来越吃力。

    在周围,已经有守卫听到了声响,迅速赶了过来。

    “给本王将这些狂徒拿下!”

    王府中的守卫,虽然算不上个个都是绝顶高手,但也都是少有的精英。很快,王府大门便已经关上,院墙上也站着守卫,就算是一只鸟雀,也飞不出去!

    守卫的加入,顿时让杀手失了原本的气焰。不一会儿,几乎所有的杀手都已经被擒下,除了一个。

    “王爷。”一名披着甲胄的中年男子走上前来,对着司马邬俊抱拳说道,“属下已经派人去追了。”

    司马邬俊脸上挂着冷笑,这些人的轻身功夫极高,但是这可是俊王府,“他决计逃不掉的。”

    王府书房左侧的小耳房内。

    唐可心舒心地躺在床上,打算好好歇息一会儿。

    “咔咔——”

    唐可心躺在床上,一震忽然传来的声响惊开了她的双眼。

    “什么声音?”唐可心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并没有什么东西在动,“窗子怎么开了?”

    下了床,唐可心走到窗户旁边,却见到外面一队队的守卫持着刀枪正在严密地盘查每一间屋子。

    “快点,给我搜仔细了,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王爷亲自下令抓人,如果找不到,后果你们吃罪不起!”

    “是!”

    唐可心心中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就在这时,一个冷冰冰的东西抵住了她的后背。

    天哪…不会吧…

    紧接着,背被人接连点了数下,算不上疼痛,却酥麻无比。

    一个略微有些阴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将唐可心吓出了一声冷汗。

    “别出声,出去将人引开。不要跟我耍什么心眼,我已经点了你背上的死穴,一个时辰之内,若果没有我帮你解开,你就算不死,也要落个残废。”

    唐可心一颗心直接就提到了嗓子眼,为什么这种事情会被她碰上,背后的那个家伙,怎么想也不会是善男信女。

    “这位…这位大哥,你别冲动。”唐可心深吸一口气,镇定了一下心神,“你要我怎么帮你?”

    全副武装的守卫已经快要搜寻到了这间屋子。

    “去把他们引开!”

    这冰冷的声音似乎也有些焦急。

    引开?怎么引?

    唐可心额头渗出了汗水:“我…我尽力…”

    后面又有一阵细微的声响,唐可心转过头看去,后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也不知那人究竟躲在了什么地方。

    守卫已经盘查到了隔壁的一间房。

    豁出去了!

    想到可能会落下终身残废,唐可心便觉得自己的前途一片黑暗。

    唐可心转过身去,打开了屋子里的另一扇窗户,然后猛地推开了门,尖叫了一声便冲了出去。

    “有刺客,有刺客!”

    守卫的目光顿时集中了过来,一名领队快速冲上前来,抓住了唐可心,忙问道:“刺客?刺客在哪?”

    唐可心好似受到了击打的惊吓,脸色苍白,当然也可能是营养不良的原因。

    “刚刚有个人冲了进来,然后又从那个窗户逃跑了。”唐可心脸话都有些说不周全了。

    “那边?”领队人往窗户外面看了看,脸色骤变,连忙转过身去,大手一挥,顿时所有的守卫就集中过来,站得整齐。

    “那边通向王妃的住所!快,随我去找!”

    看着盘查的守卫迅速出了院子,唐可心一直提着的心才算是落了下来,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唐可心回了屋子,小心翼翼地问道:“可以出来了吗?快帮我把死穴给解了啊。”她的心,此刻可是焦急得很。

    眼前晃过一黑影,还没看清楚,后背又被点了几下。唐可心晕倒了。

    那人瞟了眼倒在地上的唐可心,狠绝的神色自阴骛的眼中一闪,执起手中的刀正要落下,霎时,一个火红的身影自窗户进入,直接用手掌拍开了原本要落向唐可心的锃亮的刀。

    刀身还在颤动,司马邬俊一脸的暴怒,接着,用脚将唐可心踹到了最角落,开始和杀手打斗了起来。守卫进屋的时候,杀手已经奄奄一息地躺在了地上,手臂都被卸了下来。鲜红的血液,流淌了满地。

    再看自家王爷,抱着个小丫头,眉头紧皱,没有言语。

    抱着唐可心,司马邬俊径直朝门口走去,众人皆让道。在他怀里的唐可心,额头突兀地肿了一个青紫的包。

    那是刚刚被他踢到了墙角给撞的。然而,唐可心却浑然不知。因为,她此刻正晕得死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