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萧珞的恐吓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6本章字数:2577字

    醒来的时候,直觉得头疼得厉害。睁眼一看,正见司马邬俊脸色阴霾地坐在床前看她。

    “王爷。”一出声,发现自己的声音都有些沙哑。莫非,她要出事了?她可记得威胁她的刺客好像没有给她解死穴……

    心里无限凄凉。唐可心的眼睛都有些湿润了。明雪,咱们来生再见……

    司马邬俊一见唐可心的大眼充满了晶莹,便来了句:“不用感动,本王只是看不惯外人在王府里撒野。救你也只是顺手而已。”

    诶?听了这么句话,唐可心停止了凄凉,继而转悲为喜。

    “多谢王爷替奴婢解了死穴。”唐可心奉上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唐可心变脸的速度,让司马邬俊咋舌。

    “什么死穴?”司马邬俊皱眉问道。

    “啊?王爷不知道吗?那还说救了奴婢。那个刺客当时拿刀抵在奴婢脖子上威胁说,让奴婢帮他将守卫引开。奴婢万死不从,他就在奴婢背上点了死穴,说什么一个时辰内没有解开,就会嗜心而死。奴婢还是不从,他就把我弄晕了。”

    闻言,司马邬俊的脸色更加阴霾了。

    这个死丫头,她知不知道,如果他晚到一刻,她就会身首异处了。这还不是救她?至于什么死穴……压根就没有的事。

    司马邬俊起身,粗鲁地将唐可心扶着靠在了床上,走至桌前,倒了一小杯水,再走至床前,随手一递。

    唐可心接过了白瓷杯,捧在手心里,慢慢送至嘴边。

    “啊,好凉的水。”唐可心嫌弃道。

    司马邬俊听后气得不轻,他什么时候这样伺候过一个小丫鬟?居然还被嫌弃了。准备出声恐吓几句,但一看到她额头上青紫的大包,便忍住了这种冲动。

    “你好好呆在这里。没有本王的命令,不得离开这里,听清楚了吗?”

    唐可心乖乖地点了点头。“嘶……”头疼得厉害。

    司马邬俊看了眼疼得嘟囔的唐可心,也没再多说什么就转身走了。

    来到堂屋,见司马泷祁已经换了一套月白色袍子坐等。外院管家周全站在一边正是那名披着甲胄的中年男子,一见到司马邬俊,立刻上前抱拳说道:“那些人死活不肯吐露半点信息,都咬破了藏在齿间的毒药自杀了。”

    司马邬俊哼声道:“若是让我知道了幕后主使人,定让他尸骨无存!”

    “但愿如此。”司马泷祁品了口茶,不急不慢地说了这四个字。

    司马邬俊脸上的阴霾越发浓厚,“二哥为俊王府带来了这等事情,该如何赔礼道歉?”

    话锋一转,司马邬俊直直看向司马泷祁。

    干笑了两声,道:“四弟怎能确信是我惹来的祸事?说不定是我好巧不巧赶上了俊王府这档子事呢。”

    “听说濂亲府有一件传世的宝物。二哥就用那来赔礼道歉吧。”司马邬俊丝毫不听司马泷祁的辩词。

    “哪有什么传世之宝啊?”司马泷祁自己都迷茫了。

    司马邬俊嘴角一抹邪笑,“王嫂不是有一嫁妆,是自她家祖上传下来的。哦,好像叫什么碧玉滕花玲珑转。”

    一听是这物,司马泷祁纳闷地问道:“四弟何时爱起女子喜爱的物件来了,”随后,恍然大悟,“是不是要给那个丫头的?不过,我是不会让我的王妃给你的。让你不能借花献佛,看你怎么能让那丫头欢喜。”

    贱贱的笑容,让司马邬俊恨不能一拳挥过去。

    “是不是不给?”

    “不给。”

    “来人,将濂亲王给我绑起来,而后往濂亲府飞鸽传书,就说濂亲王弄坏了本王的贴身玉佩,让濂亲王妃拿碧玉滕花玲珑转来换。否则,本王绝不放人,那样,她就得守活寡了。”

    司马泷祁脸色一黑,包括他身旁站着的云珠和云慧也被司马邬俊的无赖弄得皱起了好看的眉头。

    “等等!”司马泷祁伸手喝止了上前捆绑他的人,云珠和云慧护在他身边,“四弟,还是我亲自写信让她送来吧。”语气间,颇有无奈。

    唐可心从床上爬了起来,头脑有些昏沉,但更多的是疼痛。真是不知道自己晕倒后,是不是被人当球踢了。

    来到桌前,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后,抚额思索。恰巧,手指就碰到了肿得老高的包。谁干的?唐可心蓦地怒了。赶紧在屋子里找了一番铜镜,结果没有。再一看,才发现这不是司马邬俊安排给自己的小耳房。大小倒是和原先的耳房的大小一样,但是摆置之物却少得多。

    再给白瓷杯斟满了水,唐可心挤眉弄眼好一阵子,才看清了自己额头的状况。

    一个大大的包。立于她的额角。

    她是做了什么孽啊,什么情况都不知道,竟然就成了这个样。

    当天晚上,司马邬俊命人送了一大碗十全大补汤。看着黑油油的汤面,唐可心真是下不去口啊。和丫环周旋了一阵子,谁知人家根本不让步,说什么俊王爷说过,必须是将空碗收走。

    唐可心那个欲哭无泪啊。

    憋了口气,一股脑地将汤给喝了下去。味道……还不错。

    司马邬俊又命人给唐可心赶制了好几套漂亮的新衣裳。虽是赶制,却也是精致漂亮。

    第二日清早,唐可心爱不释手地摸着丫环送来的衣裳,喜笑颜开。

    另外。还加送了许多配饰。乍一看,便知是上等好货。拿起一串红玛瑙看了半响,唐可心才深刻地意识到,她如今算得上是有财人士了。这些东西要是拿去典当,再怎么着也可以当个几百两。到时候,用这几百两买个小宅子,做做小生意,一辈子无忧啊。她的思绪又跑远了。

    选了一套粉色绣折枝堆花襦裙,头饰选配赤金宝钗花细,选用银链坠花串珠项链,选搭粉红圆润珍珠手饰。由丫鬟们帮她穿衣打扮好后,唐可心感慨万分。有人伺候的感觉真是好啊。

    对着铜镜照了一番,唐可心更加感慨。果然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此时的她看起来,果真和之前不一样。

    臭美了一会儿,唐可心便被湖香叫去了萧珞处。

    萧珞端庄地坐在主位上,唐可心进了房门,又直叹羊入虎口了。念及身上穿的是新衣裙,唐可心撩起裙摆,缓缓跪下。这番姿态,在萧珞看来,无疑是对她的一种挑衅。其实唐可心本人此时此刻还真没有挑衅的意思。

    猛地一拍桌子,萧珞雪白的脸通红一片。明显是血气上涌所致。

    “奴婢拜见王妃。”唐可心跪在地上,头也不抬。一副乖乖丫环的模样。

    萧珞蔑笑一声,“本妃可承不起王爷新宠的礼。”其中,讽刺语气特足。

    唐可心无语了,什么叫作王爷新宠?她可是清清白白的,才不要和那妖孽男有关系。

    “奴婢地位卑下,王妃自然承得这礼。”

    萧珞眼底尽是愤恨,唇角显露阴狠之笑,“小贱猫,你可要注意了,若是有朝一日失宠,本妃可是会好好招待你一番的。”

    阴森森的语气,带着恶毒与阴寒,唐可心不由的泛起了冷。

    “多谢王妃厚爱。不过,奴婢才真是承不起王妃的招待。”

    变态女,还不知道有什么损招呢!

    萧珞眼里的愤恨更盛了。

    “王妃,若是没什么事,奴婢便请求离开了。”

    唐可心清楚了,无论自己在萧珞面前表现得如何毕恭毕敬,如何的乖巧听话,萧珞也是看不惯她的。所以,她何必还要那样对待她呢?倒不如自然表现点好。

    “你这小贱猫,竟然敢这般跟王妃说话,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一旁的湖香怒气腾腾,大有要踢她几脚,扇她几耳光的作态。

    “我还想长命百岁,湖香姐姐可不要瞎编乱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