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两天一夜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1本章字数:1588字

    树林越来越茂密了,安暖走过的地方甚至已经不能称之为路。手上拿着几块荆棘上找到的衣服碎片,楚乔的脚步愈加急促,连黑狼都累的耷拉着舌头喘气。

    终于,黑狼站住了,叼着一只鞋子送到楚乔眼前。那是安暖的鞋子,小小的,还带着血迹。

    目光猛然收缩,楚乔把鞋子拿在手里,心空落落的疼。

    “找,大家分开找!务必要找到人,不管她是活是……”

    声音沙哑,楚乔带头冲进了密林。后面那个死字,他无论如何也没能说出口。

    此时,安暖悠悠转醒,正眨巴着眼睛盯着头顶井口大小的天空。迷糊了许久,才明白自己没有坠崖,而是落入了一个四五米深的坑。

    尽管满身是伤,鞋子也没了,安暖的心情还是好了起来。

    她开始尝试的向上爬,一次,两次,十根手指抓草根泥土抓的鲜血淋漓,安暖也只爬上去一半。

    坑顶,一只瘦骨嶙峋的灰狼不知何时开始守在那里。见安暖不再向上爬了,灰狼弓起身体,纵身一跃跳下土坑。

    身子还没落地,灰狼尖锐的獠牙已经露出来。口中的腥臭味熏得安暖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入目的是一眼望不到边的红色,安暖伸手,仿佛还能感觉到血液的黏腻。

    刺鼻的血腥味不断冲进鼻孔,让安暖想要作呕,可胸口偏偏像是有什么压着,她胃里翻江倒海,却吐不出来。

    朦胧中,那头灰狼嚎叫着,张着血盆大口,散发着腥臭味的狼牙已经触碰到了她的脖子。

    饿狼恶心的口水滴的她满脸满身都是,血管被它的獠牙刺破,疼痛伴着恐惧一起袭来。

    “啊!”

    嘶哑的嗓子终于发出了声音,安暖拼命的伸手去推,去挡,紧闭的眼也终于睁开。

    白色的天花板,窗外的夕阳染红了天空,瑰丽的色彩美得让安暖觉得自己到了天堂。

    “夏小姐,你睡了两天一夜了,终于舍得醒了!”

    乔恩善意的调笑让安暖如梦方醒,顺着声音望过去,就看见他穿着白大褂站在床边。

    楚乔也在,只不过他正睡着,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搭在安暖的胸口。

    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疼,让安暖的心情糟糕到了极致。盯着楚乔安静的睡颜,安暖小脸一冷,伸手就去推他。

    “喂,别推!楚乔守了你两天一夜,我刚趁他不备给他的水里下了安眠药,他才睡着了!”

    安暖赌气的模样看得乔恩忍不住发笑,帮她拿开楚乔的胳膊,又碎碎念的抱怨了一堆楚乔的不配合才罢休。

    安暖听清的,却只有乔恩最开始说得那句话:楚乔守了她两天一夜。

    她是他的谁,他能狠心的看着她离开古堡,甚至她刚走就关掉所有的灯,又怎么会管她的死活呢?

    “乔医生,你真会开玩笑!”

    忆起那黑暗的一夜,安暖后怕不已,语气更加冷如冰霜。

    她怕黑,在树林中待了一夜,她甚至发誓这辈子再也不见楚乔。可没想到,绕了一圈,还是回到了乔家古堡来。

    伸手摸了摸缠着绷带的脖子,安暖知道自己现在没办法离开,索性闭上眼一言不发。

    “夏小姐,我可没开玩笑,是楚少爷把你找回来的呢!还好黑狼记得你的气味,不然去哪找你!算了,你多休息,我去给黑狼打营养针。那家伙好久不吃生肉了,大概被恶心到了,从回来到现在什么都不吃!”

    像是没察觉到安暖对他的不待见,乔恩依然碎碎念的嘟囔了一堆。听到乔恩说起黑狼,安暖的脸色才好了一些,睁眼望向房间的角落。

    她记得,紧要关头是黑狼挡住了那头饿狼。否则,她的脖子就绝对不是受伤这么简单。

    黑狼果真瘦了不少,背上还有几道伤口,已经剃了毛包扎好了。

    此时,它正努力的藏着自己的爪子,脑袋贴着地面,像个巨型毛毛虫。不管乔恩怎样哄劝,就是不肯拿出爪子配合乔恩扎针。

    “乔医生,营养针就别打了吧!你让王妈做些全素的菜送上来,也许黑狼就吃了!”

    不忍看黑狼可怜的模样,安暖开口打发了乔恩。

    王妈来的很快,十分钟不到,精美的四菜一汤,连安暖的那一份也带出来。见黑狼果然不再抗拒了,安暖和黑狼分吃了,钻进被子里再次睡了过去。

    安稳的一觉,周身上下都温暖而舒服。安暖再次睁开眼,天已经黑透。

    黑狼正蹲在床边盯着她,尽管知道黑狼是好狼,它幽绿的眸子还是让安暖难以适应。抓着床单向里面挪了挪,触手一片温暖。

    那种热度像极了安暖睡梦中感知的,用手指戳了两下,安暖回头,楚乔幽深的眸子正盯着她,一眨不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