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走回古堡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2本章字数:3478字

    “楚乔!”

    胳膊被黑衣保镖扯得格外疼,安暖站在出租车旁边望着楚乔,声音不由自主的发抖。同样被请下车的柳荷也正盯着楚乔,眼底没有恐惧,反而带着赞赏之意。

    黑眸微闪,楚乔瞧着这母子的表情,笑的愈加肆意。

    “安暖,起这么早,是想去古堡找我吗?不用你妈妈送吧,我来接你回去!”

    缓缓向前踱着步子,楚乔磁性的声音好听而文雅,俊美无双的男人,一举一动之间尽显高贵。

    安暖微微后退,脸色苍白,仿佛楚乔的双脚是踩在她的心上。

    她就知道楚乔不会轻易放手,可没想到,只是一晚上的时间,他都不肯给她。

    “楚乔,我不是去乔家古堡的。我……其实我们……”

    退到无路可退,安暖靠在出租车上,楚乔的强大让安暖不敢轻易开口。而楚乔,身体几乎贴着她的,让安暖喘气都觉得困难。

    “暖暖,既然楚先生刻意来接你,你就让他陪你一起去一趟博影吧!楚先生认识人多,也许能帮上忙,让你在娱乐圈少走些弯路呢!”

    不知道安暖心中所担忧的,柳荷从最初的惊讶中清醒过来,拉着安暖柔声劝阻。

    楚乔的举动,在她眼中俨然变成了对安暖的喜欢和重视!

    “呵,柳女士说得对。安暖,你也知道,我在博影有熟人的,是不是?如若不然,欺负你的赵喆,怎么会被博影解约呢!”

    黑眸一丝不落的看清了柳荷眼底的贪婪,楚乔伸手抓住安暖的手腕,居高临下对她笑的意味深长。

    没看见柳荷一闪而过的慌张,安暖被楚乔冰凉的大手拽着,耳边都是楚乔的话。

    楚乔,是威胁吗?

    “楚乔,我还是自己去吧!反正博影已经决定和我签约了,有没有熟人都没关系的!”

    不敢过分的惹恼了楚乔,安暖只能好言好语的哄着。瞧见她低眉顺眼的模样,楚乔脸上笑容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冰寒。

    安暖,你真会演戏!表演过一次过河拆桥的戏码,还以为你的故作乖巧能骗过我吗?

    “安暖,我貌似忘记告诉你一件事!”

    满心都被安暖的愚弄占据着,楚乔阴沉着脸,语气凉薄:“正因为我在我在博影有认识人,所以,你以为我会让你去给我丢脸吗?”

    几乎是咬着牙反问,楚乔扭着安暖纤细的手腕,有力的大手恨不得把她纤细的胳膊折断。

    炎热的天,安暖身子一抖,惨白着脸如坠冰窟。

    她给他丢脸!原来,楚乔是打算好了要拉着她不放了!

    “为什么?”

    努力营造出一个有气势的眼神,安暖抬头,直视楚乔黝黑的双眼。

    那双眼深如寒潭,瞬间冻结了安暖所有的勇气。尽管她依然望着他,眼神中却已经有了怯意。

    “为什么?”楚乔抓住安暖的肩膀,笑的格外残忍。

    “因为,你是我的未婚妻呀!我告诉过你,别再试图离开我。安暖,你不听话!所以,我给你的恩赐,现在收回了!”

    水色的薄唇几乎贴在安暖的耳朵上,楚乔的声音格外小,小到只有安暖一个人能听到。

    在旁人觉得格外亲昵的动作中,安暖感觉到了藏在楚乔身体里无尽的黑暗气息。

    他给的恩赐,原来如此!

    “楚乔,戏耍我很好玩么?”

    眼底涌上泪意,安暖强忍着,粉嫩的唇都被她咬出了血。

    骨子里的倔强让她看起来格外的耀眼,楚乔抿着唇盯着她,胸腔中的愤怒一阵强似一阵。

    分明是她,欺骗他,利用他又丢弃他,反倒把自己弄得楚楚可怜。

    “安暖,你说得对!我就喜欢看你有了希望,再变成绝望,怎样?”

    眉宇间是刺骨的冷意,楚乔扯着安暖的胳膊,大步向他的车子走。

    周身都被男人的冷气所笼罩,安暖踉跄着,挣扎着,却没有半点的作用。

    “楚乔,你放开我!我不要跟你回去,你放开,你凭什么决定我的事情,你这个恶魔!”

    用力的想要抽回胳膊,安暖低吼。尽管告诉自己不要惹恼了楚乔,恶魔两字还是脱口而出。

    顷刻间,场面死一般的寂静!几十个保镖,盯着安暖的眼神像是盯着一个死人。

    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楚乔说话,就算有一时冲动的,也绝对没有机会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暖暖,你怎么说话呢!楚先生,暖暖她失忆了,可能对你有些陌生,不如你先回去,我陪暖暖去博影……”

    没料到事情竟然发展成了如此状况,柳荷陪着笑脸上前,不停用眼神警告安暖,却没发现楚乔眼底一言而过的厌恶。

    “柳女士,安暖说得对,我的确是恶魔!”打断柳荷的话,楚乔冷笑,大手改为捏住安暖的脖子。

    “安暖,你签在博影是为了夏坤吧!这样好了,你留在我身边一星期,只要你让我满意,我就拉安家一把,你觉得怎么样?”

    修长的手指卡着安暖的脖子,楚乔几乎把安暖拎起来,一举一动尽显恶魔本色。

    窒息,眩晕,盯着他狠戾的面孔,安暖几乎昏厥。

    身侧,柳荷被两个黑衣保镖拉着,挣扎不开,就开始哀求,开始落泪:“暖暖,答应吧暖暖,妈妈求你!你看你们两个现在这个样子,真是……”

    眼泪一双一对的往下掉,安暖眼前一片模糊,看不清柳荷眼底是心疼多一些,还是期盼多一些。

    “楚乔,我……”

    心中恨透了楚乔,安暖张嘴,却发不出丝毫的声音。

    兴趣盎然的盯着安暖张张合合的小嘴,终于,楚乔笑了:“乖,既然不说,我就当你默认了!”

    残忍在眼底一圈一圈荡漾开来,楚乔把安暖丢给身旁的保镖,迈开大步走向自己的迈巴赫。

    纤细的身子被两个黑衣保镖一左一右架着,安暖想要回头向柳荷求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安暖是被冷风生生灌醒的,睁开眼,她正坐在楚乔那辆迈巴赫的后座上,楚乔坐在她的旁边。

    车窗开着,凉风凶猛的吹的安暖嗓子干的像是要黏在一起。关了车窗,安暖一边咳嗽一边作呕。

    身侧,闭目养神的楚乔睁眼,脸色就冷了下来。

    “谁让你关窗的?”

    黑眸死死盯着安暖苍白的小脸,楚乔沉声。“安暖,我的事情轮得到你做主了吗?”

    磁性的声音冷得厉害,安暖不看他,又伸手打开了车窗。

    更大的风从窗子灌进来,吹得安暖肉疼。她被风吹气的长发打在楚乔脸上,瞧着她一脸淡漠,楚乔满眼嘲弄。

    “安暖,你真会装!都爬过我的床了,故作冷漠没用了吧,恩?”

    大手扯住安暖的长发,楚乔强行扭过她的脑袋,冷笑着嘲讽。

    头皮火辣辣的疼,安暖顺从着楚乔的动作,瞳孔里却没有他的影像。被无视的恼火,顷刻间就在楚乔心底燃烧起来。

    “停车!”

    狠狠推开安暖,楚乔低吼。

    开得飞快的车子一个急刹车停下,安暖额头撞上了车门,又弹回来,脑门上一片淤青。

    “安暖,你不是喜欢逃跑吗?现在,我教你认路!”

    冷笑的声音送进安暖的耳朵,车门被守在外面的黑衣保镖拉开,安暖被无情的推下了车子。

    “安暖,给我一步步的走到古堡去!否则,我就用车子拖着你走!”

    车子里,楚乔望着跌倒在地上的安暖,表情残忍的仿若来自地狱的恶魔。

    银灰色帕萨特绝尘而去,尾气喷了安暖一头一脸。两个黑衣保镖站在她身侧,像盯着流浪狗一样盯着她看。

    “夏小姐,走吧!”

    黑色皮鞋毫不怜惜的踢在安暖破了皮的膝盖上,黑衣保镖声音冰冷,和楚乔如出一辙。

    咬着牙站起来,安暖开始沿着马路向前挪。

    太阳像是火球一样照着安暖,天热的仿佛连空气都是滚烫的。只走了几百米的距离,安暖满身满脸都是汗。

    她脚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却蹬着高跟鞋。汗水湿了伤口,脚底贴好的创口贴皱成一团磨着伤口,格外疼。

    双脚肿的不成样子,安暖费了好大力气才忍痛把脚拿出来,跟在身后的宝马X5就停了下来。

    “夏小姐,楚少说了,不许你停下!”

    冰冷的声音,不带丝毫感情。

    “好啊,我脱下鞋子走的快点!”

    干裂的唇勾起嘲弄的弧度,安暖答应着,脱下鞋子拎在手里。

    楚乔,他不就是想要折磨她吗?她偏偏不要脆弱给他看,偏偏不要他得意。

    舌尖舔过干裂的唇,口中血腥味弥漫。安暖撑着笑容,光着脚踩在滚烫的柏油路上。眼前一黑,说话的黑衣保镖又挡在她面前。

    “夏小姐,楚少说了,光脚走路会伤到,他让你穿着鞋子走!”

    抢下安暖手里的鞋子放在她面前,黑衣保镖的语气中满是不容拒绝。

    “夏小姐,楚少说了,多晒太阳有益健康,方便夏小姐下次逃跑,不允许拿着树枝遮凉!”

    “夏小姐,楚少说了,您必须加快速度,她等不及了!”

    “夏小姐,楚少说了,如果实在走不动,您可以爬过去!”

    五公里的路程,安暖从上午走到中午,从中午走到下午。

    黑衣保镖始终一遍遍的重复着楚乔的话,安暖也一一照做。鞋跟断了,脚腕扭了,她也始终不曾吭一声。

    走到乔家古堡的时候,安暖双唇上满是裂开的口子,头发更是被汗水湿透。

    双腿打颤,安暖一点点的,手脚并用的爬上古堡前的台阶,当真狼狈的比狗还不如。

    “安暖,累吗?”

    楚乔坐在门口的藤椅上,一只手端着凉茶,一只手挑起安暖的下巴:“看你热的,恨不得把舌头吐出来吧!真像一条可怜的狗!”

    修长的手指摩 挲着安暖干裂的唇,楚乔笑的双肩微颤。末了,还不忘用手指沾了凉茶抹在安暖的唇上。

    冰凉的触感,安暖后退一步,狠狠擦着嘴唇,从未觉得如此难堪过。

    “楚先生,既然知道安暖是条狗,楚先生何必和一条狗过不去!”

    原本好听的声音沙哑的吓人,安暖倔强的仰着小脸,盯着楚乔的目光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嘲弄。

    黝黑的眸子缓缓的从安暖的脸一直打量到双腿,楚乔起身,丝毫不为安暖的话生气。

    “是啊,我从前都不知道你的卑贱,所以才把你当做人来对待。可是安暖,你就算是狗,也是我楚乔的狗!我就是喜欢折磨你,你说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