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折磨惩罚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22本章字数:3480字

    楚乔的个子极高,挺直了身板站在安暖面前,比她高出一头还不止。

    他气势压人,端着凉茶的杯子悠闲的站在安暖的对面,似魔鬼般的残忍面孔毫不掩饰。

    安暖手指微颤,真想夺过他手中的凉茶杯子,连茶再杯子的丢在他的脸上。

    ‘暖暖,就七天,你就忍耐七天!楚乔不会说话不算话的,你帮妈妈这一次,妈妈求你!’

    目光定定的看着楚乔手上的凉茶,安暖眼前浮现出来的,是她穿着高跟鞋在路上艰难前行的时候,柳荷发给她的短信。

    七天,只有七天。

    那个数字像是魔咒一般在安暖的脑海里重复,安暖咬着牙,忍了又忍,才没有委屈的哭出来。

    柳荷不知道楚乔的残忍,她不知道,仅仅是一个开始,她的女儿已经被楚乔折磨的尊严扫地。

    “楚少,能做楚少的狗,让楚少花费时间和心思折磨,是安暖的荣幸!”

    脸上的愤怒与哀伤尽数变成谄媚,安暖后退,下了一个台阶,让自己变成楚乔眼中更卑微的存在。

    居高临下的盯着收起全部高傲和倔强的她,楚乔忽然有些懊恼,捏着杯子的手指微微收拢。

    楚少,这是安暖第一次这样称呼他,和他古堡里的下人一样。

    这,是在示弱,还是她的另一种手段?

    “呵,不错!安暖,你竟然知道讨好我了,目的呢?是……我手里的这杯凉茶吗?你的讨好可真是不值钱呢!”

    黝黑的眸子盯着安暖的小脸,楚乔的目光最终定格在她干裂出血的唇上。

    那两片唇,格外的美味,尽管此刻狼狈着,依然是诱人的弧度。

    像是被魔障了,楚乔把凉茶送到安暖面前,期待着她的唇瓣可以再变得粉嫩起来。

    “安暖多谢楚少的赏赐!”

    轻笑,安暖接过青花瓷的杯子,沙哑的声音掺了故作的娇柔,声音变得格外难听。

    丝丝凉气顺着杯子蔓延到她的指尖,手臂,让安暖干到冒烟的嗓子愈加难受,拿起杯子向嘴边送去。

    肺部到现在还火辣辣的刺痛,安暖不敢多喝,只喝了小小的一口。

    清凉的感觉顺着嗓子流向四肢百骸,清甜的味道,让安暖像一只偷到腥的猫,眼里都绽开了满足的笑。

    那笑容看在楚乔的眼里,就变成了赤裸裸的,毫不掩饰的挑衅。

    他竟然被这个女人蛊惑了吗?打算好了要好好折磨她的,她是夏家的人,是夏坤的女儿!

    “啪!”

    再没给安暖喝第二口的机会,楚乔扬手,青花瓷的杯子飞出好远,摔成了一堆碎片。

    大半杯凉茶尽数洒在安暖的脸上,冰冰凉的,顺着她淤青的额头,一点点的流过脸颊,滴落在她唯一一件能拿出手的白色连衣裙上。

    “楚少!”

    表情有刹那的僵硬,安暖勾起唇角,声音平静的如一潭死水:“安暖谢谢楚少用凉茶帮安暖解暑,那杯子,挺贵的吧,可惜碎了!”

    缓缓迈步,安暖捡起一片白瓷的碎片,攥在掌心。

    尖锐的边角轻而易举的就割破了皮肉,刺痛袭来,安暖笑的愈加灿烂而明艳。

    只有疼,才能让她冷静,让她隐忍着,熬过这难堪的一分一秒。

    鲜红的血液顺着她的指缝滑落,一滴一滴的落在古堡庭院里的青色方砖上,化作暗红色的污渍。

    站在台阶上,楚乔皱眉,眸底有愤怒一圈一圈席卷开来。

    女人在装可怜吗?从她来到他的古堡开始,没少用过这样的戏码。

    可惜,在他心底有了一丝柔软的时候,她愚蠢的选择了逃离。

    “没什么可惜的!碎了就碎了,总比被你玷污了强!”

    和安暖相处的一幕幕在眼前闪过,楚乔眼底的情绪平息下来,声音凉薄而嘲弄,转身走进古堡。

    随着他的背影消失,安暖的双腿也支撑不住,跌坐在石阶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

    安暖甚至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期间王妈来给她送过一次水,却被负责看守着她的黑衣保镖阻止。

    满满的一大杯水,当着安暖的面,全部倒在了地上。

    下午的阳光是最烈的,那水渍很快就被烤的不见了踪迹。撑着僵硬胀痛的双腿,安暖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开始向古堡的侧面走。

    楚乔不让她进入古堡,她也不愿意走进那如同地狱的地方。古堡侧面有草有树,至少她不会被晒晕过去。

    “夏小姐,你不能离开古堡!”

    安暖刚刚起身,负责看守的黑衣保镖就追了上来。

    面对着那张严肃的没有任何情绪的面孔,安暖微微一笑,明媚的笑容美到让人窒息。

    “是楚少交代的?”

    “你告诉楚少,能够引起他的兴趣安暖觉得很荣幸。楚少不让我离开古堡,也没说不让我在古堡里走动,是不是?”

    明媚皓齿,安暖笑着反问。趁着黑衣保镖思索的功夫,她已经走到了目的地做了下来。

    那是一个用竹条搭起来的高大花架子,上面爬满了碧绿的植物。

    密密麻麻的椭圆心形叶子为安暖遮挡了阳光,安暖微微闭了眼,趁着黑衣保镖放松警惕,迅速的把几片叶子和一个果实采摘下来。

    这种草叫针线包,中医称作消炎止血草,她的伤口不能一直放任不管。

    捏烂了那几片叶子放在掌心,安暖忍痛摩擦着膝盖和脚底的伤,又掰开角状果实,拿出里面的白色绒毛粘在伤口上。

    楼上,楚乔打开电脑,古堡外的监控把安暖的举动看得一清二楚。

    果然,这个女人其实没有那么怕疼的!上一次伤到了脚,他还亲自给她上药,多么可笑!

    一股子怒气升腾而起,楚乔扣上电脑,大步下楼,片刻的时间已经脸色阴霾的站在安暖面前。

    居高临下,安暖娇小的身子蜷缩成一团坐在花架子中间。瓷白的小脸,乌黑的长发,看起来像是大自然中的精灵。

    “楚少,有事?”

    偏偏的,她还不知道自己此时的模样,抬头去看楚乔。

    狭长的凤眼天生带着媚气,乌溜溜的瞳孔湿漉漉的,不需要摆出柔弱的模样,却能引起人的保护欲来。

    大手收紧,楚乔移开目光片刻,黑眸又恢复了残忍的模样。

    “安暖,你在诱惑我吗?如果你想,我可以满足你,现在上楼,取悦我!或者,就在这里我也没意见!”

    唇角带笑,楚乔沉声,伸手挑起安暖的下颚。

    他穿着宽松的白衬衫,领口下的三颗扣子都敞开着。随着弯腰的动作,小麦色的胸膛露出来,散发着热度,野性的魅惑。

    “楚少,安暖不敢窥视楚少的美色!而且,楚少忘了吗,安暖是条狗。楚少是希望,被一条狗取悦吗?”

    眉毛轻挑,安暖顺着楚乔手上的力度抬头,美眸毫不躲闪的去看楚乔。

    迎面扑来的男性气息让安暖有片刻的呆滞,却也仅仅是片刻,就把楚乔侮辱她的话原封不动的还了回去。

    空气瞬间被冰封,楚乔的脸色如同履了一层薄冰,安暖在他的压迫下,呼吸困难。

    “安暖,算你有点自知之明!既然你是一条狗,你就不该乱动我的东西,你说对吗?”

    放开安暖小巧的下巴,楚乔拿出手帕用力擦着手指,好像刚刚触碰的是多么恶心到极致的东西。

    丝毫不被他厌恶的表情影响,安暖一如既往的微笑。

    “所以呢?”

    楚乔不会无缘无故的下楼,不会无缘无故的和她废话。他的一举一动,都是为了折磨她。

    “所以,你既然用了我的东西,就要弥补。或者,让夏家来弥补!夏坤不堪一击的公司如果因为你垮了,你会多难过呢?”

    语气平和,楚乔一字一句的说出他的目的,丝毫不加掩饰。

    安暖静静的听着,眼底雾气弥漫。

    夏坤的公司垮了,柳荷也就垮了。她怎么能顶撞楚乔呢,她该像条狗一样百分百服从才是。

    反正,只有七天。

    “楚少,你说得,是这样弥补吗?”

    起身,安暖光着脚走到楚乔面前,身体一寸寸的贴近。

    她的头也才勉强能靠在楚乔的肩膀上,手臂费力的搂住他粗壮的腰身,似乎觉得不够,安暖挺起胸膛,又用力的挤了挤。

    绵软的触感,楚乔身体僵硬,体温开始升高。

    无数女人对他投怀送抱,用尽各种办法取悦他的身体,俘获他的心,他始终都是保持冷静的。

    偏偏是她,这个姓夏的女人。

    “安暖,你太高估你自己了!你还在侥幸的以为,我会对你这种女人有感觉吗?”

    下身的肿胀感迅速袭来,楚乔挥手把安暖推倒在花架子上,声音不由自主的有些黯哑。

    “你动了我的东西,我就惩罚你把花园打扫干净。明天早上,如果我看不到一根杂草,我就原谅你今天的恬不知耻!”

    背对着安暖,楚乔一字一句的说完,迈开大步离去。

    安暖从被她压趴下的花架子上爬起来,勾起嘴角,淡淡的回了一句:“好!”

    刚好,和对着恶魔摇尾乞怜相比,她宁愿受一些苦。

    真正开始清理的时候,安暖才知道乔家古堡的花园有多大。占据了古堡的整个侧面,足有几百平方的面积。

    花园里种满了各种树木和植被,茂密的像是走进了原始森林。好在中间有一口专门用来灌溉的水井,可以打出水来,安暖不至于渴死在这里。

    安暖整整忙了一夜,衣衫被刮破了无数个窟窿,裸/露的皮肤上更是被蚊虫留下无数痕迹。

    她肌肤敏感,被蚊虫咬过了就会肿起来。一块接一块的红肿,让她整个人看起来都胖了一圈。

    太阳露出一线光芒的时候,安暖终于忙完了,抱着最后一堆草走出了花园。

    花园外已经用青草堆出了一座小山,暖洋洋的太阳光洒下来,让安暖疲劳至极。蜷缩着躺在青草堆上,安暖只想闭眼好好睡一觉。

    “夏小姐,楚少叫你过去!”

    安暖刚刚闭眼,就被黑衣保镖拉起来。

    似是被安暖的模样吓坏了,原本粗鲁的两个人看见安暖肿的变形的脸之后,愣是放了手,跟在她后面走。

    古堡的正门敞开着,还没进门,安暖就看见了楚乔。

    他正坐在餐桌旁,一身白色家居服纤尘不染。在他旁边,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正一口一口的喂他吃早餐。

    “楚少,安暖需要套上鞋套吗?”

    目光丝毫不在楚乔身上停留,安暖盯着干净的地毯,抬起脏兮兮的小脚丫给楚乔看……